第270章 怎么了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雨淅淅沥沥地从天空上落下来,夜幕下的城市被灯光点缀得妩媚多姿,而这一场雨在这妩媚上平添了一份江南水乡才有的婉约和柔和。()
白俊逸背着唐凝一步步地朝着玫瑰园走,大脚踩在路边的水洼上溅起了一片水花。
唐凝趴在白俊逸的背上,唐女神觉得很奇怪,这个家伙看起来也不是那种虎背熊腰的肌肉男,但是他的背怎么趴着这么……舒服呢?
意大利进口的沙发和皇室手工的床都没有这样的感觉,那种人体的温度透过衣服传递在自己的身上,让唐女神觉得面红心跳,柔软又有硬度,唐凝眨着眼睛伸出手指偷偷摸摸地在白俊逸肩膀上戳了一下……好像很结实呢。
因为两只手要举着衣服当做雨伞,所以唐凝的身体几乎全靠着白俊逸双手拖着她的腿来支撑。
此时的唐凝忽然有点后悔了,今天晚上好像吃的有点多,不知道会不会显得很重,之前的瑜伽操因为一直在忙于和atc谈判太忙的缘故也放下了一段时间,不知道身上会不会有赘肉啊……呜……这个念头一旦出现就好像打了激素的藤蔓一样瞬间密密麻麻地占据了唐凝的女儿家心思。
至于白俊逸此时的感受……好爽。
唐凝这么点重量,白队长一只手能提起五个来还健步如飞,而软玉温香虽然没有在怀里,但是后背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唐女神那令人双腿发软呼吸急促的身体玲珑曲线。()
耳边就是唐女神有些紧张的呼吸声,还有那如兰似麝的香味……美女就是美女,浑身上下就没有哪里不是香香软软的。
本来还急吼吼赶着回家的白队长忽然就放慢了步子,虽然天上下来的雨一点都没有减小的趋势,但是白俊逸却也不急了,在雨中这么走着,雨水打在衣服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外面的正个世界都被雨水打湿,而在衣服下,想拥的两人却好像营造出了一个独特的小天地,与外界隔绝,温暖而独立,让人安全感爆棚。
白俊逸刻意放缓了节奏,唐凝又不是笨蛋哪里能感受不出来,虽然她到是不反对,但是总觉得要是不说些什么的话就没有身为女孩子的矜持了。
于是唐凝娇声说:“你怎么走的这么慢,快点啦!”
白俊逸闻言老脸发红,脸上原本**的表情立刻一收,他这才提醒自己唐凝的那一双眼珠子可比什么都尖,要是被唐凝发现自己偷偷摸摸的在占便宜,指不定这个女人会怎么折腾他。
一想到这中间的利弊得失,白俊逸立刻收拾了一下心思,应了一声脚下的脚步明显加快了好多。
唐凝感觉到白俊逸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愣了一下,随即大为羞恼……这块木头怎么就这么不解风情?
可话已经说出口了,唐凝总不可能说你走慢点,我还没有浪漫够呢……于是唐凝只能嘟着嘴怀揣着一肚子的气被白俊逸背回家。()
两人到家的时候,虽然有一件衣服当雨伞,但是这么一路下来那件衣服早就已经湿透,两个人身上也打湿了一大半,站在屋檐下雨水滴下来汇聚成了一个小水洼……
就在白俊逸要开门的时候,别墅的大门却自己开了。
穿着一身毛茸茸睡衣的苏媚打着哈欠靠在边框上,一双狐媚的眼睛在两人身上转了几圈,然后意味深长地说:“挺浪漫的嘛,雨中漫步,哟,还是背回来的,害不害臊?”
“你怎么知道的?”白俊逸错愕道,难道这个女人有千里眼不成?
“一个湿了全身就剩下后背是干的,一个湿了全身就剩下前面是干的,难道你打算告诉我你是把你家的唐女神抱在怀里回来的。”苏媚笑吟吟地说。
白俊逸挠头嘿嘿傻笑。
“站在门口跟个电线杆子一样干什么呢,展览啊!让开!讨厌鬼!”唐凝忽然对白俊逸气冲冲地说,话说完推了白俊逸一把自己就啪嗒啪嗒地走了。
白俊逸愣了,这见过过河拆桥的没有见过拆的这么快的,这才刚到家自己的后背都还热乎着她就把桥给拆了?
回头看着唐凝的背影气鼓鼓地上了楼,苏媚对白俊逸摇摇头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你都能把人家女孩子气成这样?你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了?”
白俊逸立刻就不开心了,怎么能说天怒人怨的事情呢?唐女神趴在自己背上,自己偷偷地摸了两把就天怒人怨了?这要是不摸才真的是天怒人怨吧?
“来,跟姐姐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姐姐提点你一下,要不然你这样的姐姐还真的担心你打一辈子光棍,哪能有女孩子喜欢你呀。()”苏媚让白俊逸进屋来,说道。
白俊逸正冷的厉害,身体大半都被雨水打湿了再给风一吹就显得特别冷,进到屋子里来,恒温控制在26摄氏度的中央空调立刻让舒舒服服地出了一口气,他看到门口立柜上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眼前一亮的他拿起来就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大口,等喝完了这才说:“我也没做什么,就是……你这么看着我干啥?”
苏媚瞪了白俊逸一眼,说:“你喝的是我泡的咖啡,用的是我的杯子……算了算了,你说吧,到底你们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很好奇呢。”
看着苏媚满脸感兴趣的表情,白俊逸顿时怀疑这妖精到底是想要替他解惑还是只是单纯地八卦一下。()
不过他还是把背着唐凝回来的事情说了一遍。
等他说完之后,苏媚古怪地看着白俊逸,说:“你真的还不明白?”
白俊逸表情纠结,支支吾吾老半天之后心虚的回头看了一眼后面楼上的位置,确认唐凝确实不在之后这才压低声音说:“难道我不该摸?”
饶是精明智慧如苏媚一时半会的也没有反映过来,摸?
不过苏媚毕竟是苏媚,很快就明白了白俊逸是什么意思,她好气又好笑地瞪了白俊逸一眼,说:“难怪唐凝说要给你个死人头气死了,要搁在我身上我早一脚把你踹飞了,木头,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着,苏媚就起身风情万种地上楼了。
白俊逸傻乎乎地坐在沙发上,这还是没说清楚到底是为什么啊?苏媚你给我回来,白白听了一会故事一点建设性的建议都没有还把大爷我搞的更糊涂了。
郁闷地去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燥的衣服,白俊逸擦着头发走出来的时候见到软绵绵的梁红豆软妹子双手捧着水杯惊慌地看着自己微微后退了一步。
回头看了看自己的房间,白俊逸对梁红豆灿烂地笑道:“找我?”
梁红豆软妹子浅浅地嗯了一声,弱弱地说:“我听姐姐说,白大哥你今天出去淋湿了呢,我就做了一些姜汤,白,白大哥你先喝了吧,别感冒着凉了。”
说着梁红豆软妹子红着脸跟受惊了的小兔子一样跑了。
白俊逸握着手里发烫的姜汤,看着逃跑的梁红豆轻轻笑了笑,拿着姜汤转身回屋里去。
回到房间,在房间的的窗口,赫然有个女人的纤长黑影坐在窗台。
白俊逸赶紧关上门,对不请自来的伊卡洛斯说:“我说你就不能通过正常一点的方式来找我?”
“比如说给你那三个小宝贝送一张拜帖什么的?”伊卡洛斯玩味地道。
白俊逸乐了,说:“不错啊,最近苦补华夏知识了?连拜帖这种东西都知道了。”
伊卡洛斯从窗台上跳了下来,走到白俊逸面前目光灼灼地说:“蛮王,你现在就和三个女人玩玩感情游戏真的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吗?曾经那个意气风发让全世界都颤抖的蛮王哪里去了?”
白俊逸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说:“什么全世界颤抖的蛮王,拜托你说的轻一点好不好,要是给人听到了还以为我们两个神经病在商量统治世界的邪恶计划。”
伊卡洛斯冷冷地看着白俊逸。
白俊逸在床上跳了跳,感受着这张床的柔软和舒适,对伊卡洛斯说:“你看看我,现在吃好的穿好的,连睡的床都是最好的,有了这么滋润的生活我为什么还要去想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伊卡洛斯,你太偏执了,和以前的我一样,我用了很长时间才明白过来这个世界没了谁都一样转,没有谁缺了谁就活不下去的,你看我这么久下来,哪颗陨石掉下来造成第二次世界毁灭了吗?世界末日了吗?没有,都没有。”
伊卡洛斯皱眉说:“你的斗志已经磨灭光了,安逸的生活是一把软刀,会一刀一刀地在你毫无察觉的时候把你变成一个庸碌无为的废物。”
“废物吗?”白俊逸眯起眼睛重复了一遍,然后淡淡地说:“连自己的兄弟都保护不了,眼睁睁地看着他为了自己死在面前,这和一个废物有什么区别?”
“那不是你的错。”伊卡洛斯说。
白俊逸摆摆手,心灰意懒地说:“好了,我要睡觉了,麻烦你走的时候帮我把窗户关上,好冷的。”
伊卡洛斯气的一把抓起了白俊逸的衣服把他从床上提起来,怒道:“看见你现在要死不活的样子我真的很烦。”
“喂喂喂,就算是我们很熟但是你也不要太过分了啊,我会还手的。”白俊逸不满道。
伊卡洛斯冷笑道:“要动手?”
白俊逸举起双手说:“得,说吧,到底什么事情把你刺激到了?”
以前的伊卡洛斯虽然对他的退隐非常不满但是也不会说什么,像是今晚这样忽然出现再发一大通牢骚是很少的事情……白俊逸觉得肯定是伊卡洛斯发生什么事情了。
伊卡洛斯冷冷地看了白俊逸一眼,松开手说:“两件事情,第一,当年被你杀掉了全家的哈迪斯又出现了,现在的他非人非鬼,但是却强大的可怕,他在满世界寻找你的下落,迟早会来华夏,而要是让他发现了你,恐怕你身边的这些宝贝们会成为他报复泄愤的首要目标。”
白俊逸的眼神在听见哈迪斯这个名字的时候猛地缩紧了瞳孔。
“他没死?”白俊逸问,感觉很不可思议,哈迪斯当时是他亲手割断了喉咙丢进大火里头去的,这样的人居然还不死这有没有天理了。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