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意想不到的小客人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你说呢?”伊卡洛斯冷淡地说。()
揉了揉太阳穴,白俊逸苦笑道:“这也算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吧?”
他的确没有想到哈迪斯居然还活着,当初之所以找上哈迪斯还把他全家都灭门,就是因为哈迪斯是导致小三死掉那一次被埋伏的直接因素,小三就是为他挡下了哈迪斯的一刀而死的。
盛怒之中的白俊逸几乎杀红了眼……那个晚上用知情者例如伊卡洛斯的话来说,是一个所有人都不愿意回忆的血红夜晚。
白俊逸连夜奔袭一千里,徒手杀掉了哈迪斯座下冥王军团中七十二人中的七十个,剩下两个若不是本没有参与那一次行动而在地球的对面的话也难逃死劫,至于哈迪斯更是被白俊逸直接找到了老巢,灭门之后白俊逸更是亲手把哈迪斯的喉咙割断扔进了大火之中。
哈迪斯居然没有死,而那时候的哈迪斯是绝对没有半分钱独自逃生的可能的,那么唯一能够解释的通的就是有人暗中把哈迪斯救了出来。
而救他的人,很可能就和祸害小三的直接凶手有关系。
那么此时哈迪斯的重新出现,对于正在寻找当年那件事情任何蛛丝马迹线索的白俊逸而言算是一个喜讯。
哈迪斯必然会知道这件事情背后关联的人,而白俊逸的目的就是把当年和害死小三所有有关系的人一个个找出来,用极刑来报复。()
白队长……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被动挨打,挨打之后还不还手的人。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别人骂了他一句,他要骂回去两句,别人打他一下,他要打回去两下才算是舒服。
见到白俊逸的表情,伊卡洛斯知道自己的话算是说到了点子上,她叹了一口气,其实她自己也不清楚告诉白俊逸这个消息到底是好是坏,她知道当年的事情对白俊逸的影响有多大,或许如果没有当年的那件事情的话,白俊逸现在依然是蛮王,征战在这个世界任何一个需要他的地方。
而那个夜晚杀红了眼的白俊逸,连伊卡洛斯这样的女人想想都觉得害怕。
可想而知白俊逸当时的形象有多可怖。
世界黑暗势力中公认最强的有两大王,冥王哈迪斯和蛮王白俊逸,而那一战之后,冥王哈迪斯彻底除名,从此奠定了蛮王登顶的巅峰。
可是蛮王也消失了,伊卡洛斯看着眼前这个表情沉静的男人,这个油嘴滑舌喜欢盯着美女看看起来很没品的男人,居然就是鼎鼎大名的蛮王,这是多可笑和讽刺的事情?
“你说的第二件事情呢?”白俊逸抬头问,哈迪斯的事情虽然重要,但是现在并不是动手的时候,白俊逸还有一些后手没有用起来,哈迪斯自己会找上门来,这件事情必然要解决,但现在却不是他主动去找哈迪斯解决的时候,那样的话万一打草惊蛇,背后最主要的那些人做鸟兽而散那么白俊逸这些年布的后手就都白费了。()
所以他更关心被伊卡洛斯将其和哈迪斯重新出现一样重要的事情放在一起的第二件事上。
“你让我找的黑玫瑰的消息有了。”伊卡洛斯很不情愿地说。
白俊逸眉毛上挑起一个很嚣张的弧度。
这个意思是让伊卡洛斯继续说下去。
“原本黑玫瑰第一次动手的时候发现你插手这件事情就没有打算继续执行,并把花红都退了回去,但是这个发布任务的人却是直接把任务发布在世界暗黑榜上,你知道这个榜单的,一旦是接下了这个榜单上的任务如果不完成的话,黑玫瑰的信誉会遭受巨大的损失,并且第一次失败之后发布任务的人把金额提高了十倍,并且指定必须要由黑玫瑰完成,根据目前得到的消息来看,这个人或者说是势力动用了很高层面的力量,让黑玫瑰下定了决心必须要把任务继续完成。”
伊卡洛斯的话,直接把黑玫瑰针对唐凝的刺杀提高到了一个非常高的地步,这已经不是一件简简单单的买花红的暗杀事件,似乎被提升到了关乎黑玫瑰荣辱的事情,而对于杀手组织来说,信誉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根本,没有了信誉,黑玫瑰再强大也不可能存在。()
“很高层面的力量……是卡门?”白俊逸问道,世界暗黑榜,这个榜单本身就是卡门的赏金部发布的,而这个榜单专门为需要这项服务的全球各大势力或者个人提供,杀手和赏金猎人则靠完成上面的任务来换取巨额的报酬,当然,这个榜单本身就是极其隐秘的,一般的杀手组织或许听都没有听说过,哪怕是有资格接触到这个榜单的杀手或者赏金猎人也不一定有资格接上面的任务。
这上面的任务固然价值不菲,甚至一个最低级的任务就足够一家人在这个世界上舒舒服服地过上一辈子,但是它的难度和价值是成正比的,好完成的任务怎么可能会发布在世界暗黑榜上?
“不错。”伊卡洛斯点头,但显然她并不愿意过多的提及卡门这个组织,白俊逸是知道的,伊卡洛斯很早之前似乎就是卡门内脱离出来的,只是这中间到底有什么故事却并不是他所详知的,这是伊卡洛斯自己的秘密,她不说,白俊逸也不会多问。
“这一次,黑玫瑰的左手乔治会亲自来华夏,但是具体的时间我并不知道。”伊卡洛斯说。
白俊逸闻言乐了,说:“乔治?黑玫瑰的脑子抽了让一个手下败将过来?他们都忘记了乔治的右手就是我砍下来的?”
“现在的乔治,和以往的乔治已经不一样了,之所以能叫做左手并不简单的因为他失去了右手只剩下左手,现在他的左手似乎比被你砍掉的右手更强,但是在这方面只是传言并没有得到确切的情报,毕竟那一次出事之后乔治几乎销声匿迹了,无论如何,这一次他敢来华夏找你,那么他肯定有自己的信心,你不要阴沟里翻船。()”伊卡洛斯冷淡地说。
“我知道。”白俊逸点头应道。
伊卡洛斯深深地看了白俊逸一眼,说:“有些事情你逃避不了,该来的总归还是要来,而即便是你躲在这里,也并不意味着那些想要找你麻烦的人和事就找不到你,总之你好自为之。”
话说完,伊卡洛斯走到了窗口,起身脚步轻灵地一点窗台,一声细微得几乎不存在的破空声传来,白俊逸知道伊卡洛斯已经走了。
走到了窗边,看着伊卡洛斯消失的方向,白俊逸轻轻地说了一声谢谢,虽然伊卡洛斯没说,他也没有问,但是他明白得到这些情报伊卡洛斯一定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这些,伊卡洛斯都没有提。
缓缓地关上了窗户,也把外面的风雨隔绝开,白俊逸轻轻地出了一口气,躺回床上。
魔都这段时间的天气很奇怪,昨晚还是淅淅沥沥地下雨,今早起来的时候赫然发现整座城市都被银装素裹给包围了。
魔都下雪,这可是十几年来的头一遭,而之前最近的一次下雪也还是下一些可有可无的小雪籽,下了几个小时就停了,路上根本就看不到什么积雪,唯独一些阳台上,栏杆上或许能够找到一点点下过雪的痕迹,可就算是那样也把魔都人给兴奋坏了,在南方从没有见过雪的人多了去,像是今天这样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闪亮闪亮的雪白色毫无疑问更是让魔都人无比的惊喜。
白俊逸打开门的时候见到外面的积雪足足有十几厘米厚,这对经常在北方被大雪甚至暴雪摧残习惯了的白俊逸来说不算什么,而对于唐凝和梁红豆这样一直都在南方长大的人来说可是喜事。
两个女人起的破天荒的早,而因为是周末的缘故也不用考虑上班的事情,更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看着唐凝和梁红豆在院子里踩雪玩,白俊逸笑眯眯的端着一杯姜汤一口一口的喝,这自然是软妹子梁红豆大清早为他准备的,小丫头一直都惦记着白俊逸淋雨这件事情,昨晚送上了姜汤不说今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煮了两杯姜汤,白俊逸和唐凝一人一杯。
此时天空上依然还有雪花飘洒下来,洋洋洒洒的很有一种意境美,白俊逸虽然司空见怪但是也挺怀念,当年好几次他差点被这雪给活埋了……算了,这么风花雪月的时候就不去想那些痛苦的回忆了。
而就在唐凝一个劲地叫白俊逸出来打雪仗的时候,白俊逸却忽然抬起头表情古怪地朝着别墅外面的来路看去……
玫瑰园这样的地方自然有清洁工人二十四小时保持道路的整洁,因此路面上积雪都被清理掉了,而在那条笔直笔直的柏油路上,一个小小的浑身包裹的和粽子一样的小人儿正朝着他飞奔过来。
“大哥哥!”
听见那老远老远就扯开清亮的嗓子大喊的小精灵,白俊逸的表情就像是看见外星人降临地球还告诉他他是失踪了多年的外星人王子一样。
老天,糖果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迎过去,一把抱起了一只手抓着一只毛茸茸玩具熊小小的身子上还背着一个小书包的糖果,白俊逸错愕道:“糖果你怎么来了?”
糖果一张小脸不知道是因为冻的还是因为跑的而通红通红,如同红透了的苹果一样,小嘴哈吃哈吃地喘着气,好不容易匀了一口气,听见白俊逸的话小姑娘这才把脸蛋儿一板,气鼓鼓地说:“我离家出走啦!再也不要妈妈做我的妈妈啦!”
白俊逸的表情更是诡谲,指着一直都弯着腰小心翼翼地接着糖果深怕她一个不小心就摔倒的黑衣男人说:“那他呢?也跟你一起离家出走了?”
糖果白了那个一脸尴尬的黑衣西装男人一眼,气嘟嘟地说:“他是人家的小尾巴呢,甩都甩不掉讨厌死了!”
那黑衣男人脸色更是尴尬,苦笑着对白俊逸说:“白先生您好。”
伸手不打笑脸人,白俊逸笑着和他打了一个招呼,这个男人他到是有过一面之缘,之前糖果的妈妈来接糖果的时候这个男人就跟在身边,显然是糖果妈妈的贴身护卫之类的角色了,白俊逸也看的出来这个男人的功夫不弱,比林怀恩都强一些。
“糖果小姐和夫人吵架了,吵着收拾东西要离家出走,夫人实在担心的厉害就让我跟着过来,等糖果小姐安全找到了白俊逸再回去。”黑衣男人说道。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