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下来我们谈谈赔偿的问题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说实话,星空下天空似穹庐盖野,在这样露天的环境里躺在温暖的温泉里头舒舒服服地泡着,寒风和温暖的温泉形成一种截然不同的反差对比,有一种别的地方肯定感受不到的享受。()
在温泉里泡了一个多小时,当时间差不多是晚上十点左右的时候一行人终于打算回去。
既然是苏媚开的,自然不用买单,三人一起出来,白俊逸才知道两个女人居然没有开车来。
“难怪叫我来,合着是把我当备用的司机用了?”白俊逸十分愤懑地说。
“白大哥,要不,我来开车吧。”软妹子低着头小声说。
“那怎么行,能给红豆妹子当司机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了,我乐意。”白俊逸腆着一张贱脸笑嘻嘻地说,看了一眼旁边的苏媚,正一脸困倦地等着上车眯一会……这个女人!
车子在停车场,白俊逸走过去找到车的时候却气炸了。
原本锃亮崭新的总裁此时被人划了一道又一道,后视镜给掰下来了不说,连大灯都让人给敲碎了,而前后的玻璃上更是给人用红色的油漆泼得惨不忍睹。
总之原本一辆低调内敛的总裁现在就像是难民营里出来用一堆五颜六色的废铁凑在一起的铁疙瘩。
这总裁是唐凝的,而且对唐凝来说是她用第一桶金买来的,据有很特殊的意义,除了白俊逸别人想要碰一下都休想,今天给他开出来结果却弄成这样,还不知道唐凝会气成什么样。()
最重要的是,唐凝一生气……白队长就没有好日子过。
马戈壁的,谁让老子没好日子过,老子就要让你没日子过!
白俊逸双眼冒着杀气寻找着罪魁祸首。
但现在动手的人早就已经跑掉,这停车场此时又四下无人,哪里还有什么线索?
此时,梁红豆和苏媚走了过来,她们看到总裁的惨状的时候也吓了一跳。
“怎么会变成这样?”梁红豆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地问。
她知道这车是唐凝的,也知道唐凝对这辆车的宝贝程度,眼下变成了这个样子,梁红豆自然是无比的震惊。
“给人做了手脚,我原本以为只是追你的,本来他喜欢谁,谁喜欢他跟我没有关系,但是居然玩这样的手段,那就不能怪我心狠手辣了。”白俊逸眼中杀气四射地说。
“你知道是谁干的?”苏媚看向白俊逸,表情也不太好看,作为最早和唐凝认识的人,苏媚当然知道这辆车对唐凝的意义,自己好闺密的车在自己开的店里给人弄成这样,她能忍得下火气才叫见鬼。
白俊逸在总裁的车身边蹲下来,这里依稀还有一些脚印和车轮印,排除掉了自己人和总裁本身的车轮印之后,三个可疑的痕迹引起了白俊逸的注意,伸手摸了摸两个脚印,之后白俊逸便猫着腰在地上寻找脚印。()
“地下室车来车往这么多,人走动也不少,你找脚印找得到吗?”苏媚问道。
“有监控?”白俊逸抬头问。
苏媚摇摇头说:“这里刚装修好,停车场还没有来得及安装监控。”
“那就只能靠这个办法找找看了,那些人搞这样低等的恶作剧一定迫不及待地想要看我满脸怒火的样子,那么他们一定不会距离这太远。”白俊逸说道。
三个人顺着脚印一直走,神奇的是无数杂乱的脚印之中白俊逸还真的就准确地认准了之前被他锁定的两个脚印,哪怕是在外人看来完全是一团乱麻的乱七八糟痕迹好像也无法影响他的搜索,一直找到了一处拐角。
这里是停车场的边缘,一般不会有人来这里,但是绕过了拐角之后三个人却看到一辆路虎正停在不远处,因为偏僻的缘故周围一辆车都没有,停车场的光线也无法照射到这里,黑漆漆的环境下路虎就像是一头丑陋的怪兽在趴着休息。
在那路虎车里,坐着的正是林涛和狗头。
“我草,这个小子属猎狗的?这都能找来?”狗头的脸色有些错愕,手里头还拿着一个夜视望远镜,之前他们就是靠着这个夜视望远镜看见了白俊逸脸上愤怒的表情,还没有来得及开心就见到白俊逸居然摸索着朝这边走过来。()
这简直就超出了狗头的想象力极限。
“找到了又怎么样,他没有证据能拿我们怎么办。”林涛阴沉地说。
白俊逸能找到这里来林涛也意想不到,不过他并不担心,自己身边的狗头在魔都****上也算是一号人物,而自己家里在白道上也算是有些势力,虽然对方是开总裁的,说明不会是什么缺钱的人,但是魔都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有钱有什么用?狗头叫几个弟兄上门去就怂了,自己这边给什么部门打个招呼他要是做生意的能搞得他生意都黄了。
林涛有这个自负,所以他并不担心。
而此时白俊逸已经阴森着脸走到了路虎的边上。
“你喜欢红豆那是你的权力,而红豆不喜欢你是你没本事,但是你弄坏了我的车就是你犯的错了,既然犯错了,那么下来说说吧,怎么解决?”白俊逸冷笑道。
坐在副驾驶的林涛抬起眼看了一眼白俊逸,面不改色地说:“我根本就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和朋友刚好从里面泡完温泉出来要走,什么弄坏了你的车我根本就不知道,请你不要挡着我,我要走了。()”
“林涛!你太无耻了!你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梁红豆指着林涛的鼻子骂道,软妹子能想到最恶毒的骂人的话也就是无耻不要脸诸如此类的了,虽然听起来毫无攻击力但是能让软妹子说出这样的话,可想而知梁红豆此时有多愤怒。
至于到底是不是林涛做的这一点,梁红豆根本就没有去考虑,哪怕白俊逸说天上的月亮是方块的她都会相信,而现在白大哥说凶手是林涛,那么肯定就是他。
林涛本就苦恋梁红豆近十年未果,今晚之所以要找白俊逸的麻烦也完全是因为对白俊逸和梁红豆关系这么好的嫉妒,现在见到梁红豆指着自己的鼻子劈头盖脸的一顿骂更是心中火气旺的厉害,他怒哼一声对梁红豆说:“臭女人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把你捧着是你的福气,还真的把自己当成是什么冰清玉洁的公主了?你这样的女人我要多少有多少,识相的就滚远点,否则让你今晚就尝尝男人的滋味。”
梁红豆哪里被人这么骂过,她气的脸色发白,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头打转。
谁都没有发现一边黑暗中的苏媚此时脸上的笑容很柔和,而苏媚的手下此时要是在这里的话一定吓得一个哆嗦然后有多远跑多远,苏姐每次露出这样柔和的笑容就说明黄浦江的鱼又要加餐了……
对于苏媚来说,梁红豆就是她唯一的妹妹,她对这个妹妹的在乎程度几乎无法用言语来说,之前在和乔九的斗争最白热化,苏媚自己的安全都保障不了的时候她依然把最可靠的保镖安排在梁红豆的身边贴身保护,而在苏媚从****崛起的整个过程中,她始终把梁红豆保护的好好的,一点污染都没有被沾到,但是现在,却有人敢当着她的面这么骂梁红豆,苏媚很生气,非常生气。
比她更生气的却是白俊逸。
白俊逸一伸手抓住了林涛的头发,林涛完全想不到白俊逸居然一声不吭直接就动手,他挣扎着怒吼道:“姓白的,你要干什么!你知道不知道我爸是……”
“我没有兴趣知道你爸爸是谁,我现在只想代替他教育教育你这个儿子,做人不是这么做的。”白俊逸直接打断了林涛的话,实在太腻歪了,现在出来转一圈一脚踢出去听到的不是惨叫而是一句句我爸是xxx,我管你爸是xxx还是ooo啊,我要打的是你,关你爸什么事情?
白俊逸话落地,揪着林涛的脑袋砰地一下就朝着路虎的控制台撞去。
砰砰砰。
拉着林涛的脑袋撞上去,提起来,再撞。
无法想像,林涛这么一个好歹也二十好几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在白俊逸的手里竟然好像是一个随意摆弄的玩具一样,在一次次的撞击中,林涛想要挣扎,但是他却发现自己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避免自己脑袋再次撞到控制台的下场。
砰砰砰。
连续撞了七八下,那控制台砰的一声裂开,锋利的切口瞬间割裂了林涛额头的皮肤,鲜血炸开,溅得挡风玻璃和车窗上到处都是斑斑点点的血迹,而坐在林涛的身边在驾驶位上的狗头都傻掉了,眼前的一幕太劲爆,饶是砍过人也被人砍过的狗头都有些接受不了,看着之前林涛好像螃蟹一样疯狂挣扎的样子,狗头就知道林涛在拼尽全力地反抗,但是迎接他的却是更凶猛的撞击。
显然,白俊逸的力气大的惊人,狗头能够猜测到的也就是这么一点。
狗头心惊肉跳,从白俊逸打林涛跟打儿子一样的动作里他就知道自己还真的不是白俊逸的对手,现在四下无人,要是自己****翻了丢在这里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恐惧之下,林涛的鲜血溅到了狗头的脸上,狗头条件反射地一闭眼,温热的鲜血喷在脸上带着浓郁的血腥味,整个车厢里头此时血腥味浓郁的弥漫开来,而狗头竟然连擦都不敢擦一下。
白俊逸最后一下抓着林涛的脑袋狠狠撞在已经碎裂得千疮百孔的路虎控制台上,哗啦的一声,整个高聚合强度塑料纤维的控制台终于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冲击,整个碎裂开来,而林涛的整个脑袋也都塞进了破开的黑洞里头。
凄惨又恐怖,林涛的脑袋已经看不到了……全部塞进了破裂开的黑洞里,而鲜血顺着控制台一滴滴地滴落下来,林涛的身体更是一动不动,浓郁的血腥味中,他好像死掉了一样。
狗头眼神惊恐,咽了一口唾沫,眼珠子缓慢又艰难地挪到了白俊逸的身上。
此时,白俊逸已经笑眯眯地看着他了。
经过这一阵发泄,好像之前的戾气发泄的差不多了,起码白俊逸脸上已经看不到阴沉的脸色,但真正了解他的人知道,这个时候的白俊逸远比之前更危险,让白俊逸脸上都是生气的表情,最多就是吃一顿苦头,大不了送一条小命,但是若是白俊逸的脸上笑眯眯的,那么等待这个人的绝对是痛不欲生的下场。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