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人间惨剧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自己的女儿,从小到大都当宝贝养着,那真的是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唐江山这么一个凶名昭彰的大枭雄,一辈子杀人不眨眼的事情不知道做了多少,直接或者间接因为他家破人亡的人更是数都数不过来,现在他的成功脚底下就累积了无数累累的白骨,而就是这么一个人,对自己的女儿却从小到大舍不得说一句重话。
在唐江山的心里,自己的女儿就是公主,谁敢凶自己女儿一下他就要宰了他全家,而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唐凝长这么大,什么时候受过委屈?现在居然被人把车给砸了,居然还要带人上门来找麻烦。
唐江山觉得是不是自己沉寂太久了,什么猫猫狗狗都敢跑上来叫嚣两句?
最可恨的还是白俊逸那个满肚子坏水的小子……虽然没有人告诉他事情的真相,但是这么点破事唐江山用膝盖都能想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在唐江山一脸阴沉地想着事情的时候,门口,林涛和狗头他们带着的弟兄们已经打算动手了。
“狗哥,这门关着啊。”一个小黄毛看了一眼紧紧关闭着的铁门,用砍刀的刀背在上头比划了两下,回头说。
狗头走上前,拉了拉大门却发现纹丝不动,他哼了一声,说:“我们爬进去。”
说着,第一个带头爬上了铁门。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明明是来砍人的,怎么弄得跟偷鸡摸狗似的?
不过老大都带头在爬了,做小弟的怎么能拉下,于是一个个收起了片儿刀开始爬铁门。()
在别墅里头的白俊逸看见这一幕相当无语,而旁边的唐凝则更生气了,就这些人居然还砸她的车……
狗头和林涛两个人带着二十来个弟兄们好不容易从将近三米的大门上翻下来,一把跳落在地上,捡起了地上的片儿刀,狗头呸了一声说:“住这样的地方每天进门出门都是个问题,真不知道这些有钱人是怎么想的。”
话说完却发现没有人回应自己,狗头扭头却见到林涛那僵硬和颤抖的表情正看着前面,慢慢地回头,狗头赫然看见十多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里出现的西装男人正站在自己一伙人面前。
黑色西装,白色衬衫,墨镜,戴着微型通话耳麦,统一的发型统一锃亮的皮鞋,甚至连身高都差不多……这忽然就是美国大片里头那些顶级保镖的造型啊!
要是只是这样的话,狗头或许还不会太震惊,真正吓得他和林涛这一群人一动不敢动的是这十多个西装男人手上拿着的枪。
枪!
狗头就算是再天真幼稚,都不可能去怀疑这大半夜的这庄园里出现的这十多个一副顶级专业保镖架势的男人,会拿着玩具枪来和他们开玩笑。()
这是真枪。
而且绝对不是那种土的掉渣的自制手枪,狗头咽了一口唾沫眼神惊恐,这是在华夏,在魔都,在现实世界,这并不是电影或者小说里头动不动就军火满天飞的幻想世界,在魔都,混子混的再好都不敢轻易地动枪,这玩意一旦被政府发现了是真的要掉脑袋的,谁都救不了你。
要是寻常道上之间的恩怨,拿着片儿刀砍个你死我活的只要别吓到了太多普通老百姓自己把后面的事情摆平,公安那边也懒得太追究,可要是拿枪这性质就完全不同了,或许有些大枭大混子用枪,但狗头知道绝对不是自己这样档次的人有胆子敢碰的。
自己连枪都没有摸过,现在却被十几把枪对着脑袋,狗头觉得电视剧里演的那种冷汗一下子就出来的感觉是真正的出现在自己身上了……
“兄,兄弟,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狗头呵呵干笑道。
此时此刻,自己的小弟眼神都看着自己呢,狗头虽然想跳脚大骂这些小弟靠不住,明摆着把自己是头儿这么重要的信息给出卖了,但却不得不硬着头皮上。
否则的话人心散了不说,要是对面这伙人心情一个不好扣下了扳机自己就死的太冤枉了。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但是西装保镖们却都动了。()
西装保镖们行动迅速,整齐划一,一看就有一种专业出身的标准范儿,不过,他们的动作却让吓得直哆嗦的狗头和林涛有些看不懂了。
他们统一地把枪交到一个人的手里,然后就这么赤手空拳地朝着他们走过来。
这是什么意思?
狗头他们都看傻了,这是要实打实地打群架的意思?这年头还有这么讲道义的江湖好汉?
“狗,狗哥,现在我们怎么弄?”一个小弟扭头看着狗头,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
狗头回头看了看紧紧地关闭着的铁门,他不是不想跑,相反,他很想现在就跑路,但是门关着,人家这是摆明了要关起门来打了,狗头再看了看自己这边二十多号人,一咬牙说:“妈个比的,怕个毛啊,他们就十个人,我们人多,抄家伙跟他干了!”
周围的小弟们一个个敬佩地看着狗头,跟着这样的老大果然没有跟错,有气势,就算是对方有枪也从来不认怂,有这样的老大,何愁自己这些做小弟的没有飞黄腾达的日子?
二十多个小弟也懂得算账,自己这里人多,多了一倍,人家还把枪放下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人家自己要找死关老子屁事啊!
小弟们紧紧地握着手上的片儿刀,呼号着朝着对面的十个黑西装男人冲了上去。
小弟们豪情万丈,而林涛却有些发憷,他越来越觉得今天的事情有些蹊跷了,咽了一口唾沫,他啦了啦狗头,说:“他们有枪……虽然没有用,但随时随刻就可能开枪,你要不要让你的小弟也把手里的刀给放下?”
一听见林涛的话,狗头立刻就毛了,他大怒道:“乱说什么,他们有枪不敢用就让我的弟兄们把刀也给扔了?我们是流氓你懂不懂!流氓!不是骑士,难道我们还要公平地决斗吗?要不要派上几个人跟三国演义一样地在阵前单挑?”
说出这句话的狗头有些得意,他这辈子最大的伤痛就是读书读的太少,压根就没有什么文化,之前听说过有其他区的混子不知道招惹到了什么人居然被人一通不带脏字的话说得气哭了,哭着喊着要回去读夜校成人教育,这给狗头敲响了警钟。()
现在自己张嘴也能说出三国演义来了,很显然自己的素养有所提高,这个发现让他很是满意。
被狗头一顿劈头盖脸的喝骂,林涛脸色乌黑,他咬了咬牙,低沉地说:“我觉得这件事情不太对。”
狗头心里咯噔一下,就在两人说这两句话的功夫,狗头的小弟们和那十个黑衣西装男人已经交上手了。
一场战斗……也不能说是战斗,好比是大人教训儿子一样的人间惨剧就这么上演了。
一个小黄毛拿着砍刀嘴里哇啦哇啦地喊叫着,瞅准了早就被他瞄上了的一个黑衣西装男人手臂上砍过去,脑袋和胸口这些要害的地方他是不敢砍得,那样真的会出人命,在小黄毛看来,教训教训对方让他见识见识自己的厉害就可以了。
但是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小黄毛眼看着自己的刀就要砍中了,但是忽然,那个西装男人的脑袋动了动,转头看向他,虽然隔着墨镜,但是小黄毛依然感受到了一股子深入骨髓的冷气猛地冒了上来,这种感觉就好像眼睁睁地看着一条毒蛇对自己窜了过来,大脑反应过来有危险,可是身体却完全不能随之做出动作。
小黄毛的手僵住,抽也抽不会来,递也递不过去……他的刀,被西装男人抓住了。
小黄毛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刀可是开过锋的,不是玩具,一个人怎么可能用手抓住刀刃?
害怕,惊恐,所有类似的负面情绪涌进了小黄毛的脑海里,他颤抖着看向了黑衣西装男人。
然后,他就惨叫这飞出去了。
小黄毛的遭遇在另外他十多个同伴身上都在上演。
只是眨眼的功夫,之前还气势汹汹磨刀霍霍的二十来个小混子就被打的七零八落,躺下的躺下,跪着的跪着,之前还显得很有气势的雪亮刀片就那么凄凉地躺在地上,折射出惨淡的月光,让人心里更是莫名地添了一份悲怆……
狗头浑身都在颤抖,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一切发生的太快让他觉得有些不太真实的感觉,但是……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的小混子们一直都在告诉他……他看到的就是真实上演的。
林涛脸色蜡黄,他觉得自己闯祸了,闯大祸了。
咽了一口唾沫,林涛想要跑。
一转身,他看到的却是笑眯眯的白俊逸正对他招手。
林涛从来没有觉得一个人的笑容可以这么可怕过。
几个小时之前,也就是这个男人把自己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他现在脑袋上到处都是纱布,纱布下面的伤口就是这个男人抓着自己的脑袋朝着车上撞的,此时看见白俊逸的笑容,林涛又觉得脸上的伤口开始隐隐作痛了。
“姓白的,你好卑鄙!”林涛觉得自己是被白俊逸给阴了,一想到自己之前被打了不说,现在气势汹汹地带着人来,结果搞不好又要被打一顿,林涛就有一种憋屈的要吐血的郁闷感。
白俊逸闻言就不太开心了,黑着脸说:“我好心好意的跟你打招呼,你怎么能骂人呢?”
白俊逸一说话,完全被吓傻了的狗头也扭过头来,看见白俊逸他更是吓得直哆嗦,这次连他都预感到自己没好果子吃了。
一听见骂人这话,狗头跟见到瘟疫一样大跨步地远远离了林涛好几步,他可没有忘记之前被白俊逸用什么“理由”给狠狠打了一顿。
林涛对狗头这么明显不讲义气的行为很愤怒,但是现在不是和狗头算账的时候……
白俊逸扭头对身边的唐凝说:“你看你看,他这话说得多气人,我就说了吧,是他们先招惹我的,我这个人怎么样你还不知道?别人要是不糟践我的话,我是不会和别人过不去的。”
林涛和狗头这才注意到唐凝的存在,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对唐凝的美丽表示惊为天人的时候,唐凝就哼了一声,不满地说:“你就非拉着我过来看这个?烦死了,赶紧的处理掉,我走了,外面好冷……还有,把我的车修好啊。”
说着,唐凝走了。
林涛和狗头听见最后一句话,浑身都是一震……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