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别总在一个地方偷听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把我的车修好?
那个女人说把她的车修好?
意思就是那辆总裁从一开始就不是这个姓白的,而是这个女人的?然后眼下这一幕,似乎也是因为自己把人家的车给弄花了……
这次,林涛和狗头真的有要死的心思了。()
合着转了一圈回来,这最大的问题还是在那辆车上!
林涛回头怨毒地盯着狗头,他悲愤地怒道:“我早就说过了,这样低级的方法不要用不要用,结果你非要去弄花了别人的车子,这种跟小孩子打架在他家门口拉粑粑一样的事情有什么好得意的?你偏偏说一个流氓就该做流氓做的事情,现在好了!闯祸了!”
林涛的愤怒不是没有道理,之前他提出要狗头帮自己的时候狗头的确出了这么一个主意,但是现在为了拉仇恨林涛自然没有把全部事实的真相说出来……
而他这么一隐瞒,眼看着事情好像变成了自己最大的不对了,狗头立马就跳脚指着林涛大骂道:“姓林的,你还真不是个东西,要不是你说让我帮你出口气的话我和他认识都不认识我犯得着去得罪别人?没错,是我说弄花他的车的,但你不也说了,就喜欢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然后再找个机会狠狠地弄他?就算是这次过来都是你要求的,说什么事情都给我摆平,现在老子给人摆平了你就放马后炮要搞老子?”
说实话,林涛这样的人是有着不小的优越感的,要是这的如同傅一臣或者周复那样的高官家族之后,那么也还好一些,起码傲气和从小被培养起来的城府修养是相辅相成的,而若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就更加不用有这样的担心,偏偏是林涛这样的,家里父母从政的或许有一定的位置,也有一些实权,但是绝对到不了让他高喊我爸是xxx横行魔都毫无顾忌的地步,家里有一些钱,一些灰色收入也好经商而来也罢,比绝大多数的普通家庭都要富裕是肯定的,但肯定不可能让他过上挥金如土的日子。()
就是这样,官宦子弟有的,他也有,差一些而已,普通人家没有的,他也有,好多了。
周围更是从来都不缺少讨好他的人,林涛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他也知道那些人都是为了自己父母的权势而来,但是他不在乎,什么不要家里的帮助不要家里的一分钱一定要靠着自己闯出一片天地,让别人因为自己而讨好自己,而不是因为自己是xxx的儿子而讨好自己……这样的想法他从来都没有过。
傻逼吗?自己的爹妈有本事那也是自己的本事,起码,自己投了个好胎不是?有本事羡慕嫉妒恨,你也去投个好胎去啊。()
所以,林涛一直以来就很看不起狗头这样的人,拼命地巴结着自己,和他的名字一样真的跟一条狗一样,若不是看在狗头混的还算是有些名气自己有些用的话,他怎么可能跟狗头这样到处都泛着一股子没素质的穷酸味的人称兄道弟?
但现在,大难临头你各自飞也就算了,反正林涛也没指望狗头能给自己真的两肋插刀,可你临走之前还把自己的后腿狠狠地扯了一把让自己成挡箭牌这太不厚道了吧?
林涛气的眼皮子直疼,深吸一口气,现在绝对不是和狗头闹翻脸的时候,他强忍着扭过头去看着白俊逸,艰难地说:“今天的事情哥们我栽了,兄弟你直接说把,想要怎么样,只要能把今天的事情和平解决了,我愿意听你的。”
“你们在崇明岛弄坏了我的车,然后追踪着我到了这里之后带着二十多个人人手一把砍刀,就是为了问我想要怎么办的?”白俊逸一脸惊奇地问。
林涛死死地咬着腮帮子,看着一脸认真严肃的白俊逸说:“兄弟,不要太过分了。”
“别叫我兄弟,我没有你这样的兄弟,你别妄想引起我的家庭矛盾,要是给我妈听到了,指不定要说我爸早些年没管好自己呢,我们老白家也丢不起这个人。()”白俊逸正经地说。
擦擦擦擦!
林涛觉得自己的牙齿都要咬碎了,他双目喷火脸色铁青,但是……周围跟木桩子一样守着的西装保镖让他不敢轻举妄动,能住这么大庄园的,身边有几个保镖一点都不奇怪,而无论是住这么大的庄园还是带保镖这两点中的任何一点……都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人。
最让林涛感觉要崩溃的是,眼前的这一切都和白俊逸没有半毛钱关系,他充其量就是认识能住得起这么大庄园能带的起保镖出门的人而已,比如刚才那个漂亮到简直不像话的女人……你得意什么啊!你凭什么那么得意啊!这又不是你的,你不过就是狐假虎威而已啊……林涛的内心在疯狂的咆哮,可他不敢说出来,因为他很悲哀地提醒自己,自己连单打独斗都不是白俊逸的对手。
之前在车里被打的毫无反抗之力的一幕,给他留下了太深刻的恐怖回忆……说起来,脸上的伤口又隐隐作疼了。
“呵,呵呵,白大哥,今天的事情是小弟我不懂事,我给你陪个罪,你看这么多弟兄在旁边看着,那边还有几把枪,万一要是擦枪走火了,大家都会很为难把。()”林涛扯了扯干裂的嘴唇,艰难地笑着说。
林涛觉得自己这话是个聪明人才听得懂,比如狗头那样的最多就听懂字面上的意思,而他内里那层这些人也不是你的人,万一真的出了什么大事你也吃不了兜着走的软刀子狗头这样的货是肯定不会明白的。
一边说着话,林涛一边目光灼灼地看着白俊逸,他觉得白俊逸不太可能杀了自己,现在是法治社会了,自己的家里也不是什么软柿子,稍微一查就查出来自己今晚的行踪,而白俊逸肯定不可能直接杀了他,话说回来,两个人本身也没有多大的仇,充其量就是一些不深不浅的误会而已。
白俊逸眯起眼睛看着他,似乎在等他继续说什么。
林涛愣了愣,白俊逸听得懂也好听不懂也罢,各种各样有可能的反应他都想过了,但就是没有想到过白俊逸会是这么一个反应的,他还在等什么?该说的话自己都已经说完了啊?
见白俊逸老半天都不上道,白俊逸怒了,他的手搭在林涛的肩膀上,低下头压低声音说:“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想要把事情了解了,你……不意思意思?”
说道意思意思这两个词的时候他的左手食指中指还和大拇指搓了搓,做了一个通俗易懂的手势……
林涛一口气老半天没上来,大脑缺氧的他觉得自己脑子不太够用……
为毛……为毛人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
这样的事情难道不是应该在私下里谈的吗?自己给诚意,他觉得合适,收下了之后大家相视一笑,一笑泯恩仇的那种,然后这件事情就算是这么了了。难道剧本不都是这么写的吗?
见林涛傻乎乎的跟痴呆一样看着自己,白俊逸就不开心了,你不上道我好心地提点你,你还是这么傻乎乎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白队长一不开心就喜欢嚷嚷,他现在就嚷嚷开了,“弟兄们,他刚才偷偷摸摸地对我说你们就是给人看大门的狗腿子,我听了感觉非常的气愤,这个人怎么能看不起别人呢?”
那些穿着西装的男人瞬间全部转头,一个个面无表情地看着林涛。
林涛额头的冷汗刷地就出来了,一滴滴的汗液浸到了伤口,一阵火辣辣的疼……
“不,我没有这么说!”林涛赶紧解释道,随即他扭头哭着对白俊逸说:“两百万!当是兄弟我给白大哥的辛苦费?”
两百万?白俊逸沉吟了一下,似乎在认真地盘算。
林涛欲哭无泪,他觉得现在就像是一头待宰的肥猪,是横着下刀还是竖着下刀全看对方的心情……
沉吟了一会,白俊逸忽然又朝着那些西装男人说:“他刚才又说……”
“四百万!大哥,四百万真的是我的极限了!要不然我宁可给你打死了啊!”林涛噗通一声跪在白俊逸的面前,抱着白俊逸的大腿哭着喊着说。
白俊逸叹了一口气,把林涛拉了起来,还很贴心地拍打掉了他膝盖上的灰尘,语重心长地说:“何必呢?咱们之间客客气气的好好说话就可以了,我刚才听错了,你可以直接告诉我嘛,你没有说过的话我肯定不会诬陷你,我想咱俩可能真的有误会,现在解释开了一切就都好了嘛,我也看出来了你是个很正直的人……那四百万什么时候给我?”
林涛战战兢兢地说:“一个月之内?毕竟这不是个小数目……”
“你怎么可以骂人呢?”白俊逸忽然指着林涛大声说,“你骂我就算了,还骂这些这么冷的天还出来招待你的弟兄们,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哥……我现在就转账给你!”林涛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惨白着脸说。
白俊逸变脸一样地路出笑眯眯的表情,拍了拍林涛的肩膀,说:“咱们是朋友嘛,偶尔说一两句脏话是朋友之间亲密的表现……这是我的银行卡。”
完成了转账之后,林涛和狗头他们连滚带爬地跑了,他们发誓这辈子都不要再来这个地方,更不想在看到白俊逸那张脸,这个名字都会成为他们这段时间内忘不掉的噩梦。
心满意足地看着手机短信里头发来的转账通知,白俊逸忽然很感慨,人缘好就是没办法,无缘无故的出去认识了两个新朋友就送了九百万过来,这……大家真的太热情客气了。
钱也收了,人也跑了,白俊逸念叨着谁说现在社会人情冷漠的话摇头晃脑地回到了别墅里头,刚进门就被唐江山冷冰冰地盯着。
“呃……”在白俊逸想什么开场白能让这个处于愤怒和不爽中的老头子消消气的时候,唐江山已经冷硬地开口了,“跟我到书房!”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