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你要了解我就不会这么想了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说完,他就转身走上楼,来到楼梯转角的时候,还对着看似空无一人的转角没好气地说:“偷听什么偷听,我的书房不准你来偷听,你也偷听不到什么,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现在还没把你嫁出去!”
说着,醋意漫天的唐江山就走去书房了。()
白俊逸屁颠屁颠地跑到了楼上,绕过转角果然见到嘟着嘴一脸不开心的唐凝猫在墙角。
“知女莫若父啊,下次你就不能换个地方偷听?每次都在同一个地方,谁都知道了,别人想配合你演个戏都觉得好困难。”白俊逸摇头叹气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说。
唐凝气得直跺脚,她怒道:“你别不识好人心,我不还是怕我爸骂你!”
唐女神有些尴尬也有些羞恼,老爸也真是的,居然就这么戳穿了人家,还当着白俊逸的面,这让她在白俊逸的面前怎么抬得起头来。
为了确保自己能抬得起头来,唐女神把自己的小脑袋昂的高高的,气鼓鼓地瞪着白俊逸以增加自己的威慑力。
“哎,我总是被人误会……比如很多人都说我贱,但我表示很想不通,就好像小的时候我们老家那里常年缺水……在南方长大的孩子是不会体会那种感觉的,连洗澡都要省着洗,那时候我就喜欢趴在别人的窗户头偷偷地看别人洗澡,羡慕啊,但是为什么他们都会打我呢?我觉得那是他们不够了解我的原因,就好像现在的你一样……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后来我们村子里的人了解了我以后就没有再打我了。()”白俊逸很认真地对唐凝说。
唐凝不敢置信地看着白俊逸,她实在无法想象这个家伙居然还有偷看别人洗澡的嗜好,听这语气,好像还是很小的时候就有了……果然三岁看到老,唐凝忽然就决定了回去以后检查一下自己的浴室密封性是不是还好,不过听着白俊逸的话,唐凝还是忍不住好奇地小声问:“没有打你然后呢?”
唐凝好想知道白俊逸这么从小就与众不同的贱孩子会是什么下场。
果然,白俊逸沉默了一会,然后怒气冲冲地说:“他们把我赶出了村子!对一个九岁的孩子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需要彼此加深了解。()”白俊逸干咳一声说。
唐凝板着小脸毫不客气地说:“谁要跟你加深了解了!做梦!妄想!快走开!”
说着,唐凝女神扭着小屁股和蛮腰一路小跑地回去自己房间了。
白俊逸对唐女神的背影评头论足了一番,一直到关门声碰地一声响起来这才走进了唐江山的书房。
刚进书房,白俊逸就发现唐江山用一双很不满很不爽很窝火的眼睛看着自己。
白俊逸整理了一下心情和表情,用一双充满了正直和善良的温和眼神回应唐江山。
唐江山黑着脸,他低声怒道:“刚才那个被你调戏的女孩是我的女儿!你知道不知道你调戏她的时候她的老子就在隔壁的房间?你敢调戏我女儿?”
“别这么严重,我又没有调戏你老婆……好吧好吧,我们好好说话,你拿烟灰缸干什么,我的意思是……你迟早要接受这个现实的,自己的女儿总归要被人调戏,为什么不选一个善良可靠她还喜欢的人呢?”白俊逸一脸无辜地说。
唐江山一只手把烟灰缸抓的咯吱咯吱直响,好像把手上的烟灰缸想象成了白俊逸的脖子,狠狠地捏碎然后在拉长拧巴成一个麻花打个蝴蝶结……那感觉一定很爽!
闷哼了一声,唐江山烦躁地把烟灰缸丢在办公桌上,他知道这个东西对白俊逸这样的人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就算是砸过去了也不可能砸中白俊逸,既然这样的话唐江山就不白费力气了,投入大过于回报的时候应该立刻放弃,这是唐江山为人处世的宗旨。()
同样的,他也决定不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这个问题上最麻烦的不是白俊逸而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唐凝,这个发现让唐江山很气馁,因为他发现自己身为养了唐凝二十多年的亲爹在唐凝的心里居然还不如一个白俊逸来的重要。
打定了主意要找个时间和唐凝谈一谈,唐江山看着白俊逸说:“我向来都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
白俊逸听见这句话表情有些古怪。
“你那种表情是什么意思?”唐江山皱眉怒道。
“小三以前跟我说过一件事情,他说他小的时候你们家里的情况虽然没有现在这么夸张但是也绝对算的上是富有之家了,不过你的零花钱被管的比较死,于是你就跟那时候还天真的小三说借他的压岁钱,借一百还两百……你没法想象他跟我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的眼神有多幽怨。()”白俊逸小心翼翼地说。
唐江山的表情一僵,沉默了一会,这枭雄了一辈子的半老头子猛地挠了挠头,笑骂道:“这臭小子,还耿耿于怀,难怪那阵子总觉得他对我欲言又止的!兔崽子!”
笑骂过后就是沉默,显然,为人父,白发人送了黑发人之后一旦被提起儿子,唐江山哪怕是心智在坚强也有些难以承受,更何况是到了这个年纪,对天伦之乐的向往只会越来越大。
白俊逸走过去拿起了唐江山的杯子,去倒了一杯热水之后放在唐江山的面前,说:“我和三儿是兄弟,他的爹妈就是我的爹妈,我的爹妈……我也不知道在哪里,但是能找到,三儿还在的话也不会当外人,我知道我现在没有说这话的资格,所以你也别骂我了。”
唐江山看着眼前的茶杯,淡淡地说:“如果骂你可以让我儿子复生,我恨不得杀了你!”
白俊逸无言以对。
“为什么不杀了那两个人?你并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唐江山终究还是转移了话题,说道。
白俊逸本想告诉唐江山杀人是犯法的,并且对他进行一场法律科普教育,但是见到唐江山的脸色实在不太好看他放弃了这个主意,转口说:“有些人很讨厌,但是最不该死,有些人看起来和善,但是恶得让你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今晚的这两个人只是不太长眼,而这一点并不是杀掉他们的理由。”
“你以为你是谁?审判所有人的善恶?”唐江山闻言冷笑道。
“我不以为我是谁,我就是我,世界上好人那么多坏人也那么多,要是都需要我来审判我没这个时间,也没有这个本事,他们的事情都和我无关,但是如果招惹到了我的身上,我肯定不会让他们太舒服。”白俊逸平静地回答。
唐江山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白俊逸,认真地打量一番路出了的确如此的神情点点头,这才说:“不过你似乎对那两个人有些区别?”
白俊逸露齿笑道:“还是那句话,他们的罪不至死,狗头是道上的混子,心狠手辣但是也有敬畏之心,因为从最底层摸爬滚打上来的他知道自己脑袋上的天有多大,满天神佛他谁都招惹不起,对于那些他能欺负的人他自然是嘴脸丑陋,可一旦他意识到了有些人他招惹不起,他连一点报复的心思都不会有,这些混子,还是最底层的混子比较麻烦,什么都没有彻彻底底的一个光脚的,大不了掉了脑袋跟你拼了,而狗头这样熬出头有了一些小资产的人最怕死,他们舍不得死,美女和钱,他们都有,就是享受过了知道活着多美好这样的人才有理智。”
“至于那个叫林涛的,家里有点小势力,从小到大都是在优越的环境成长起来的,满肚子的傲气虽然也懂得人外有人的道理,但是这样的人骨子里是吃不得亏的,吃了一次亏就会想方设法地报复回来,比如今晚找到这里来,我敢打赌之前他们在楼下互相狗咬狗的时候说出来的话都是真的……追到这里来是林涛的主意,对这样的人下手就要狠一些,煽他几个重一些的耳光让他憋屈的吐血却没有办法,这也是为了他好。”
听了白俊逸的话,唐江山好笑道:“你这么一说,他还要谢谢你了?”
“不是他要谢我,他的爹妈都该谢我。”白俊逸腼腆含蓄道。
唐江山从书桌后头站了起来,绕道书房门口,忽然回头对正因为他走了要结束这次谈话而松了一口气的白俊逸说:“之前提起小三,就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吧?你知道我不会白白被你利用的,哪怕是这些芝麻绿豆大点的小事。你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幕?”
白俊逸严肃地说:“你真了解我。”
唐江山摇摇头,终究是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了书房。
临走的时候,他的表情有些恍然有些失落,不像是一个枭雄该有的表情,而像是一个想念儿子却永远不会说出来的父亲,有句话他没有说,白俊逸很像唐小三,这狡猾劲,这滑头的样子,都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他明明记得自己的儿子小三进部队之前不是这样的,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被白俊逸给……带歪了。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