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你要老实点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苟延残喘的白俊逸惨白着脸站在浴室里,明晃晃的浴室里头瓷砖折射着灯光,让他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全世界给抛弃了,越想唐凝的话越可怕,白俊逸的表情一阵扭曲猛地转身抱着马桶狂吐起来。()
听着身后浴室里面撕心裂肺的呕吐声,唐凝雀跃无比地对自己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让这个混蛋欺负自己,自己也骗他一次!看他那傻样就开心的不行!
“姐姐,哥哥不舒服吗?”糖果躲在被窝里头露出一个小脑袋,眨巴着眼睛一脸担忧地问。
唐凝乐不可支,可惜糖果还是太小了,没法跟她分享现在自己恶作剧得逞的快乐,于是她安慰说:“没关系的,哥哥在洗手间里做发声练习呢,过一会就好啦。”
糖果还是很担心,不过唐凝一再说没有关系于是小丫头也放弃了跑过去看看的想法。
一直到十分钟之后,把今天的晚餐算是吐的干干净净的白俊逸双目无神地走了出来。
“大哥哥,你是不是不舒服呀?”糖果不放心又问了一句。
白俊逸勉强地笑了笑,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坐在被窝里靠着床头和糖果在一个被窝的唐凝,然后说:“没事,我……我只是在发声练习。”
发声练习……白俊逸哭笑不得,亏得唐凝能想的出来。
无论是白俊逸还是唐凝,或许在很多普通人看来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上能处理的游刃有余,比如那么庞大的一个集团唐凝能管理的井井有条,再复杂的企划案唐凝也能一眼就看出这个企划案的优点和缺陷在哪里,是否具有实际的可操作……尽管这在普通人看来完全和天书没有区别。()
而白俊逸则更直接暴力了,让他杀个人只要他觉得有必要不管这个人跑到哪里去他都有办法把人找出来给宰了,各种方式随便挑选,有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简单直接方式也有气的人吐血再活生生血管爆裂而死的贱死法……
但是这两个人真的没有带孩子的经验。
糖果每天晚上都要听故事才能睡着,之前几天糖果住在这里的时候白俊逸甚至背下了整整一本故事书……
今天的糖果似乎特别的开心,从这个被窝钻到那个被窝,抱抱唐凝又抱抱白俊逸,无论怎么哄就是不肯睡。
然后,当这个小丫头说出一句话的时候白俊逸和唐凝两个人的睡意也全部被轰杀了。
“哥哥,我和姐姐一大一小两个美女陪你,你要老实点哦!”
当糖果抱着白俊逸的手臂很认真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白俊逸和唐凝的表情是这个样子的。
“你哪里学来的?”白俊逸一头黑线地问。
糖果咯咯笑着倒在白俊逸的怀里,小小的身子就像是小奶猫一样蜷缩着就能整个儿躲在白俊逸臂弯里头,小丫头很喜欢这个姿势,让她觉得很有安全感,她说:“本来就是嘛。()”
对糖果绝大多数时候很单纯简单,和所有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该有的表现一样,而有的时候又语出惊人让人哭笑不得的行为,白俊逸和唐凝也算是习惯了,小丫头最喜欢看电视,认不得几个字的她也会有模有样地抱着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有很多话可能都是电视里学来的。
“现在的电视简直就是荼毒祖国未来的花朵!”白俊逸郑重其事地说。
糖果虽然很兴奋不肯睡觉,但是毕竟还只是个小孩子,精力有限,在白俊逸给她讲了两个故事之后一开始还眨巴着眼睛问白俊逸剧情的小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呼吸平稳地睡过去了。
而这个过程中,唐凝也没有睡,小姑娘怕黑,所以灯也没有关,只是把床头的台灯旋到了最低的亮度,昏黄的灯光下,粉雕玉琢就如同一个精致的陶瓷娃娃一般的小丫头轻轻地呼吸,手掌微微握拢放在嘴边,整个小小的身体如同虾米一样蜷缩着,一切显得那么安详又温馨。
轻轻地帮小姑娘拉了拉杯子,唐凝对白俊逸轻声说:“你还挺有做奶爸的天赋的。”
白俊逸轻笑道:“我是不是该谢谢你的夸奖?”
说话之间,白俊逸抬起眼皮看着唐凝,此时两人同样穿着睡衣一左一右地躺在床上,中间还是一个已经睡着的糖果,同时感觉到有些尴尬的两人顿时沉默了下来。()
唐凝心想幸亏现在房间里的灯光很暗很暗,否则的话自己脸颊上的火热就要被对方发现了,慢慢地躺下来在床上,唐凝有些生自己的气,怎么就这么不争气,不就是,不就是在一张床上睡个觉嘛!自己怕什么呀!要是,要是这个死人敢怎么怎么样,自己就把他给那个什么了!
这么想着,唐凝心里的底气足了很多。
白俊逸砸了砸嘴,他可不知道唐凝的心里在转动着这么“恶毒”的打算,不过他的确没有打算兽性大发什么的,毕竟好歹糖果还在不是……
至于糖果不在的话自己会怎么选择,白俊逸意识到糖果真不在的话唐凝才不会答应和自己谁在一张床上之后立刻就伤心了。
床头的台灯灯光很昏黄很朦胧,在这沉默的尴尬中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在两个人的心里慢慢地滋生。
为了避免尴尬,唐凝是背对着白俊逸睡的,她瞪着眼睛却怎么样都没有一点睡意,有心想要关掉这越来越暧昧的灯,但是开关却在白俊逸那一边,这让唐凝觉得好为难……
她不敢让白俊逸关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尴尬的厉害,恨不得立刻消失了才好,哪怕是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她都觉得浑身僵硬动弹不得。www.loxow.com
就在这要命的节骨眼上,白俊逸忽然开腔了。
“要关灯吗?”
唐凝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点点头,随即意识到自己点头他应该看不到才对,于是立刻想要说话,而这个时候,房间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原来这个家伙一直都看着自己……唐凝心里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有点羞恼,也有点脸红,只是觉得自己贴在枕头上的脸蛋火辣辣的。
白俊逸瞪着眼睛看着黑暗中的天花板,他觉得身为一个男人,这个时候应该主动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唐凝是不是睡了,于是他有些犹豫和踌躇。
“那个……”
白俊逸嘴里才吐出来两个字,唐凝就抢白道:“别说话,我睡着了。”
“……”
呵呵,你的特殊技能真神奇,睡着了还能说话……白俊逸一头的黑线,顿了没有一会,旁边居然真的传来了唐凝平稳的呼吸,白俊逸头上的黑线更多了,身为一个女人,和男人躺在同一张床上你居然一点戒备心理都没有地就睡着了,白俊逸觉得自己身为男人的尊严严重地被挑衅了!
自己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白俊逸很严肃地在想这个问题,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尊严是无价的,不能白白地被这么践踏了……好歹,你也露出点紧张的意思啊?
但是糖果还在……并且还不排除被唐凝给咔嚓了的严重后果,这个娘们搞不好还真的在枕头下面藏了一把剪刀,这样的事情她之前又不是没有前科……虽然白俊逸觉得十个唐凝加在一起都不可能用剪刀把自己给咋样咋样了,但是在这样气氛“融洽”的时候,忽然拿出一把剪刀来不是很伤感情?
就在做点什么事情挽救一下自己的尊严和什么都不做默认尊严被践踏的纠结中,白俊逸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清晨,温暖明媚的阳光铺撒进房间,唐凝慵懒地转过身,一条腿很没有形象地压在被子上,伸出手摸了摸,却没有摸到自己床上熟悉的抱抱熊,唐凝愣了一下,然后猛地睁开眼睛,正好对着窗户的她被明媚的阳光刺得刚睁开的眼睛又猛地眯起来,伸手挡着阳光,唐凝转头看了看房间,适应了光线之后这才回过神来自己昨晚睡在白俊逸的房间里。
从床上做起来,唐凝的脑袋上出现几个问号,糖果和白俊逸呢?
正这个时候,一阵轻快的啪嗒啪嗒声传来,然后房门的把手被拧开,糖果踮着脚尖打开门跑了进来,见到唐凝醒过来就张开双手一把跳在了唐凝的身上,清脆地呼喊着:“姐姐,姐姐起床啦!”
糖果清脆的声音很有感染力,原本还有些睡意朦胧的唐凝笑着把糖果抱了起来,神清气爽地说:“好,起床!”
洗漱完毕的唐凝带着糖果走出房间,站在二楼的走廊栏杆边低头看见白俊逸系着围裙正在厨房里头忙活着,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把整个别墅的大厅和厨房照得很明亮,而一身白色衬衫的白俊逸系着围裙正端着豆浆放在餐桌上。
糖果最喜欢粘着白俊逸,见到白俊逸之后就放开了唐凝提着自己的小裙子走下了楼梯,朝着白俊逸扑过去。
看着糖果扑向白俊逸,而白俊逸蹲下来一脸笑容地迎接糖果,唐凝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画面好像忽然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触动了一下……妈妈说过一家人平凡的幸福,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的?
如果自己和白俊逸也有糖果这么可爱的孩子多好?
这个念头刚刚从脑海里面冒出来就让唐凝脸颊微红,自己为什么会忽然有这样的想法,实在太不知廉耻了!
“一个女人,不管她在哪个领域再成功,再怎么优秀,其实这都只是证明自己的一种方式,只是多数女人没有成功,少数成功了,但是本质上女人还是女人,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大的幸福就是有自己爱着也爱着自己的丈夫,一个……最好是两个可爱的孩子,家庭的幸福比任何成就都来的更容易让女人满足。”
不知道什么时候,宋瑾出现在唐凝的身边,轻笑着说。
唐凝回头看着宋瑾,轻声问:“你的丈夫一定很爱你吧?”
宋瑾一愣,随即笑着摇摇头说:“我和你们不同,我的丈夫……我没有丈夫。”
没有丈夫?糖果难道不是宋瑾亲生的?唐凝虽然很疑惑,但是看的出来宋瑾并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多谈什么,于是就说:“你说的话,我妈妈也和我说过,她说对一个女人来说这辈子最大的成功就是找到了一个好男人然后经营好了一个家庭,你的话跟我妈妈的话其实是一样的,但是我总觉得我现在还年轻,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还没有做好安安心心地做一个家庭主妇的准备。”
宋瑾轻笑摇头道:“那是因为你潜意识地害怕一个家庭带来的责任,这跟管理公司不同,你的丈夫不是你的下属也不是你的同事,适应一个妻子的角色可比适应一个总裁或者科学家的角色要难多了,后者用智慧就可以解决,但是前者却需要哲学……”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