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信任去哪了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枪!
一想到自己还拉着这个外国男人走了小半个魔都,司机的冷汗都下来了。()
似乎那不正常的脸色落在了女人的眼里,她低头看了看自己露出来的枪柄,而后淡淡地说:“你该找我钱了。”
司机猛地哆嗦一下,丢下钱用前所未有的速度开着车就一阵疯跑。
阴冷地看着出租车的背影,女人刚抬腿要追上去,肩膀却被一只左手搭上了。
“玫瑰,不要随便杀人,虽然我们是杀手,但是我们每次杀人都代表着一次对这个罪恶世界的清洗,我们的目标必须是肮脏的,罪恶的,但这个朴实的人,不是。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只是个普通的父亲而已。”左手乔治抬起头,深邃的湛蓝色眼眸看着魔都并不清晰干净的天空,眼神虔诚得就像是一个最虔诚的信徒在诵读圣经。
玫瑰火热而崇敬地看着乔治,她低下头,恭声说:“乔治大人,我知道了,多谢您的教诲,我一定谨记于心。”
微微笑了笑,乔治蹲下来,伸手缓缓地抚摸过脚下的土地,喃喃地说:“就是这块土地,养育了那个神一样的男人吗?”
听见乔治的话,玫瑰的眼神战栗,显然,她知道乔治嘴里所说的神一样的男人是谁……这个名字对于整个黑玫瑰组织来说都是莫大的耻辱,又是笼罩在心头永远挥之不去的乌云。()
“姐夫,听说你在市局里有相好的?”
能这么问出这么猥琐的问题肯定只有朱威廉这个家伙了。
白俊逸斜眼看着朱威廉,板着脸教育道:“什么相好的?说话要注意一点,那怎么能算是相好的呢?只是一个红颜知己而已!还有,千万别让你姐知道了!”
朱威廉嘿嘿傻笑,搓着手凑到了白俊逸身边,用胳膊顶了顶白俊逸,一脸讨好地说:“姐夫,有个忙你能不能帮我?”
白俊逸警惕地看着朱威廉,这小子最近这段时间到是找他找的少一些了,不过每次找自己肯定没好事,比如这一次,才刚被唐凝拖来上班还没有半个小时,刚打算下楼去公关部慰问一下的自己就遇到了他,这小子简直跟个门神一样专门守在电梯门口等着,这么大张旗鼓的……肯定没好事!
“到底怎么回事?”白俊逸很警惕地问道。
朱威廉挠了挠头,左右四下看了看,他先要确定周围没人……整个大唐集团都是唐凝的人,他不能不小心啊,接下来要说得内容要是让唐凝知道了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见到朱威廉这猥琐的跟地下党接头一样的动作,白俊逸更警惕了……
“是这样的,你也知道,我最近负责生物科技那边的公司嘛,不过我这个人技术不行,就是谈谈业务还好,那边的分公司一个新项目一直在和几家客户在谈,昨天我这不是把一个公司的关键人物给请过来了,于是我们一顿酒足饭饱之后就去找了一些娱乐项目,结果悲催的是被警察给抓住了,那边公司的经理到现在还被关在公安局里,我也找了一些朋友,但是因为昨晚的行动是市局直接插手的,听说现在市局有个领导对这些抓的很严,很不好搞,我又不敢让我姐知道这个事情,所以姐夫,你在魔都人脉广,你看?嘿嘿嘿……”
白俊逸震惊地看着朱威廉,实在无法想象这个之前还一脸纯洁的小处男这才几个月居然都学会了玩这样的东西,他惊道:“你去****?”
朱威廉脸色大变,伸手捂着白俊逸的嘴跳脚道:“我的哥哎!你别这么大声啊!只是玩玩而已啊,我也没敢真的怎么样,所以我没事,你看你这么大声要是让我姐知道了我要被拔下一层皮来!”
白俊逸拉开了朱威廉的手,愤怒地说:“你去****就算了,居然还不叫上我?”
“……”
朱威廉一脸难过和自责的表情……
好几分钟之后,经不住朱威廉的哀求,白俊逸仔细地考虑了一下要是自己打电话让慕珂珂帮忙捞人,依那个女人嫉恶如仇的性格,捞人肯定要盘问自己到底什么事情,而要是给她知道是****被抓的,那么……想到了这里,白俊逸果断地拒绝了朱威廉的哀求。()()
“哥!姐夫!我的亲哥!亲姐夫!你不能见死不救啊,现在我事情还压的住,不过那个经理的老婆已经知道了,那简直就是一个超级大醋坛子,一直到立马就坐飞机飞过来了,这刚下飞机就打电话过来要到公司里来闹,这事情弄大了我就倒霉了啊!”朱威廉都要哭了,拉着白俊逸不肯撒手一个劲地哀求道。
白俊逸一头的黑线,然后循循善诱地说:“你看,做错了事情就要勇于承担责任,你带客户去****本来就是不对嘛,不过你的出发点毕竟是好的,为了公司嘛,你自己又没有做什么,你姐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太过责怪你的。”
“不行啊姐夫,我姐最讨厌这些事情,要是给她知道了我还怎么抬得起头来,更何况,要是她跟我爸妈说一声,那我不是死定了!姐夫,你一定要帮我……要不然,不然我就告诉我姐是你带我去的!”朱威廉使出杀手锏道。
白俊逸震惊地看着朱威廉,难以接受地说:“你居然这么卑鄙!”
“姐夫,拉个垫背的总比自己一个人死好!”朱威廉破釜沉舟道。
白俊逸很悲哀地发现这个世界是越来越难了,人和人之间,姐夫和小舅子之间的信任都去哪了?
“不行,我不能助纣为虐,个人荣辱是小,可要是你这次侥幸逃过了你就会养成习惯,下次再去,下下次再去,你总有一次要失足的,我不能害了你!”白俊逸悲天悯人地说。()
朱威廉嘴唇颤抖,他重重地说:“姐夫,你……你实在是太冷血了!既然这样,我现在就去我姐的办公室自首去!”
说着,朱威廉就朝着办公室走。
刚走没几步,身后就传来了白俊逸的声音,“等等,那个泼妇很难对付?”
白俊逸还是第一次到生物科技的分公司,最近经常从唐凝的嘴里听见这个地方,而当他来的时候发现大唐集团对这个分公司的确是下了血本的,充满了科技感的现代化大楼显得高端大气,而进入里面看了一圈之后,白俊逸忽然挺能理解朱威廉跑去外面那些花花世界找乐子的了……你能指望一个研究为主的公司里头有什么美女?
在会客室里,白俊逸见到了那个据说是个超级大醋坛子很难对付的女人。
五十来岁,因为年纪的关系身材臃肿,不过架不住她有钱,一身从头到脚全部是奢侈品牌,一头黄色的波浪卷,说实话要多没品位有多没品位,正儿八经的欧巴桑一个,而这样的女人也代表着一件事情:她很难对付,绝对的泼妇。
这样年纪的女人,又是这样的身材了,千万别指望她能有什么涵养。
果然,白俊逸和朱威廉刚进门就见识到了她的泼辣程度。
“你!就是你是吧?你把我们家老王带去那些地方?好啊!你们大唐集团就是这么做生意的是吧!我们家老王多老实的一个人,居然被你们带坏了会去嫖女人了!到现在还关在公安局里出不来,你们要是不给我一个解释的话这事情没玩!”
朱威廉都还没有来得及上去打个招呼表示一下大唐集团的友好热情,就被女人指着鼻子一顿大骂。
朱威廉脸色灰白,对付这样的女人他的功力实在不够,只能求助一样地看着白俊逸。
白俊逸叹了一口气,走到了朱威廉前面坐在女人的对面,说:“王夫人,我想这中间有些误会。”
那个女人双手叉腰大骂道:“误会?能有什么误会?我看到的现实就是你们大唐集团为了拉业务把我们家老王给带去****!现在被警察抓了,你们的人到是好好地出来了!你们这是破坏了我们的家庭!我们家老王的脸面还都丢光了!你让我们怎么办?还有什么误会?你说啊?”
白俊逸清咳了一声,一脸沉痛地说:“其实王夫人,王经理之前并不是因为****被抓的。”
听见这话,别说王夫人,就是朱威廉自己都不信,他跟见鬼一样地看着白俊逸……姐夫啊,这就是你来之前所说的山人自有妙计?把人家当傻子看呢?
王夫人果然暴怒了,她豁然站起来尖声说:“公安局都打电话让我来保释领人了,电话里说得清清楚楚是****,你敢说不是?”
白俊逸点了点头,说:“的确不是,事情的真实情况是昨天晚上我们的朱经理请王经理吃了一顿便饭,当然,喝了一些酒,说实话,朱经理之前是有打算请王经理去酒吧玩玩的,但是王经理严词拒绝了,说家里有他深爱的美丽妻子和孩子,他不能做对不起老婆孩子的事情,今天我一看果然觉得王经理好福气,也觉得羞愧,毕竟就算是我有您这么美丽的妻子我也不会出去乱来的,那些都是庸脂俗粉啊……言归正传,我们朱经理听见王经理的话觉得十分的羞愧,就安排了一辆车打算送王经理回去酒店,结果呢,王经理坚持要自己开车,结果昨晚就被警察给抓住了,一吹,完蛋了,是醉驾。”
白俊逸的语气抑扬顿挫,十分的有节奏感,那笃定的语气让王夫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哑火了,特别是在白俊逸说到美丽的妻子的时候她看向白俊逸的眼神都温柔多了……
“醉驾啊,王夫人你也知道现在醉驾是十分严重的,直接就要入刑,谁去说面子都没有用,但是毕竟这件事情是因为我们而起的,没有照顾好王经理的确是我们的失职,我们朱经理千方百计地找人情托关系,总算是把醉驾给改成了****,王夫人你想,醉驾最少要6个月刑,而****缴个几千块钱罚金就能走了,孰轻孰重?”
听了白俊逸的话,王夫人露出思索的表情……
而朱威廉已经彻底震惊了,白俊逸的语气真实得连他都开始想事情是不是真的就像是白俊逸所说的那样……震惊过后,朱威廉就五体投地地看着白俊逸……见过能吹的,真的没见过这么能吹的……
事情的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的,王夫人一脸感动的泪花儿去公安局把人带出来了,而后那素未谋面的王经理偷偷摸摸地打了个电话回来自然是一阵千恩万谢,并表示之前的合同没问题,他一定尽全力配合朱威廉云云……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