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寂静夜空被煮沸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不知道乔治有没有告诉你,我这个人很容易紧张的,而一旦紧张了就容易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当年乔治的手就是这么没有的,那么你现在能把你左手无名指上藏着毒针的戒指丢掉了吗?”虽然在和朱威廉说话,但是白俊逸的注意力完全都集中在了艾丽莎的身上,他忽然扭头一脸诚恳地对艾丽莎说。
艾丽莎表情僵硬,然后愤愤地把手上的戒指丢掉了,她很不满,因为在这个男人的语言里侮辱大人的时候,自己首先产生的是害怕的情绪,而不是更加理所当然一些的愤怒,丢到戒指之后她就更生气了,生自己的气,因为她察觉到面对这个男人自己真的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或者用心有余力不足来形容更加贴切一些。
戒指被艾丽莎丢下来,滴溜溜地转着掉到了朱威廉的身前,朱威廉就好像一条饿了好几天的疯狗看见肉骨头一样,疯狂地扭动挣扎起来,好吧,这疯狗还是被捆着的。
朱威廉的幻想里面是自己拿着这枚号称有毒针的戒指,然后用它狠狠地扎进眼前这个让他这辈子所有的脸,都在今天晚上刚过去的十分钟里丢光了的女人身体里。()但是现实却是他自己扭动着挣扎着想要拿到近在咫尺的戒指,可怎么都拿不到。试了几次之后朱威廉无奈地放弃了抵抗,他很悲哀地接受了自己还必须跟个变态受虐狂一样****地被捆在地上的事实。
白俊逸慢条斯理地走到了艾丽莎的面前,饶有兴趣就像是看一件物品一样地把她上上下下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让艾丽莎出离愤怒的是这个混蛋男人看猎物一样看过自己之后,还摇头一脸遗憾的模样,自己的脸蛋,自己的身材,到底自己身上什么地方让这个混蛋男人看不上了?这个挑剔的男人到底知道不知道,在组织里想要和自己睡一个晚上的人有多少!
“乔治呢?”白俊逸评头论足之后对艾丽莎问道。
艾丽莎板着脸,冷笑一声,这个天真的男人,难道以为自己会告诉他吗?
“我知道你不会回答我的,所以我也没有打算你能告诉我,不过我很好奇的是为什么你们这些对乔治忠心耿耿的人,在眼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又一个地被乔治当沙包一样出卖掉之后还前赴后继地给他跑腿?”白俊逸好奇地问。()
艾丽莎愤怒地说:“卑鄙小人,不要污蔑大人,大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清洗掉你们这些世间的罪恶!死了一个我,还有无数信徒愿意为大人付出一切,你不过是大人考验我们虔诚程度的一块试炼石,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否则的话我绝对不会让你逍遥的!”
白俊逸惊讶地说:“让我逍遥?看来你的中文学的不错啊,这样的字眼都会用。不过我这个人一直都很乐于助人的,你既然有这个要求,我一定会满足你,所以去死吧,被彻底洗脑了的人果然比疯子还可怕。”
白俊逸说到做到,没有任何放水,在他话落地的时候,艾丽莎犹自带着惊恐和不敢置信的美丽面庞就逐渐僵硬了起来,然后脖子一歪,倒地气绝。
一脚踩在艾丽莎的脑袋上,那美丽的头颅就好像是一个西瓜一样被一脚踩爆,红红白白的东西喷的四处都是,而一股子浓郁的血腥味在房间里弥漫开来,让人几欲作呕。
不是白俊逸有虐尸的嗜好,而是黑玫瑰这个组织的高级杀手身上都有一种无比恐怖的东西,一种生物炸弹,这种炸弹是和杀手体内的心脏相连接,一旦心脏停止了跳动那么这个生物炸弹会瞬间爆炸,威力虽然不大,但是一旦真的炸开,朱威廉估计很难活下来。()
因为那生物炸弹是带毒气的。
那个生物炸弹放在这些杀手的颅腔里头,所以白俊逸才一脚踩碎艾丽莎的脑袋,为的就是确保这玩意不会自我引爆。
这就是黑玫瑰,这个凶名赫赫让无数人都不敢招惹的杀手组织,哪怕是再强大的人也不会愿意招惹上这么一群连自己的尸体都能当做武器的疯子,这也是为什么之前白俊逸不太愿意面对这个杀手组织的原因。
除非把他们整个连根拔除,否则杀掉了一个还有一双,杀掉了一双还有一打,这样无休止的用尽所有办法的疯狂报复是个人都扛不住。没有人一辈子不犯错,而有这样一群毒蛇无时无刻不在阴暗的角落伺机咬上你一口,一次小小的失误很可能就会造成无比巨大的损失。
把朱威廉身上的绳子解开,这货依然一脸惊恐,毕竟之前眼前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过恐怖,作为一个在红旗下长大,出国留个学回来只想做一个安安静静的美男子的朱威廉来说,看见死人在自己眼前已经是很脱离现实的事情,更何况他清晰地看见了这个人是怎么死的,然后杀人凶手白俊逸是怎么把她的脑袋一脚踩爆的。()
天知道,这个女人在几个小时之前还和自己眉来眼去,自己还在想着晚上怎么把这个女人弄到床上去好好地温存,虽然在十多分钟之前她让自己很尴尬,但是朱威廉从没想过她会死,还是这么残忍暴力的死法。
这让朱威廉有些接受不了。
白俊逸估摸着也能猜到一些朱威廉的心思,他伸手拍了拍朱威廉的肩膀,说:“你自己回去穿上衣服吧,马上离开这里,住到那里去都行,他们应该不会在你的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了,毕竟你只是个不相关的人。”
朱威廉泪流满面,他都不知道成为了根本不重要的透明人,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不爽被无视掉。
等他回过神感觉到风吹屁屁蛋蛋凉的时候,白俊逸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看着近在咫尺的艾丽莎的尸体,朱威廉的脸色都变了,一个脑袋变成了碎渣的死人就在身前,正好还横在他回去房间的半道上,这让他怎么有胆子回去穿衣服?
朱威廉的麻烦并不在白俊逸考虑的范围之内,在朱威廉鼓足勇气朝着房间里蹭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了这小区的楼下。
而就在此时,这座城市的另一边。
唐凝端着水杯打算去泡一杯咖啡,可当把咖啡粉倒进水杯的时候,这才想起来那个家伙似乎一直都很反对自己喝咖啡,并且极力推荐自己喝茶,想了一会,唐凝还是把水杯里的咖啡粉换成了茶叶。
注满了热水,唐凝端着水杯蜷缩着坐在藤椅上,这里是她很喜欢的位置,在她房间的阳台上,天气冷的话周围会用隔热玻璃隔开,一些装饰的花花草草有一种令人神清气爽的清香,而这里的灯光也很柔和,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刺眼。
这几天苏媚和梁红豆去外地了,似乎苏媚又打算开一家私人医院,而这家医院也肯定是为了梁红豆开的,唐凝隐约的知道一些却并不清楚,不过私底下也挺羡慕梁红豆的,有一个把她全心全意地保护着,给她最好的一切却不让她承受一点点危险和罪恶的好姐姐,或许自己和苏媚其实是一种人。
捧着茶杯喝了一口,唐凝摇摇头抛开了思绪,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表,原本她是没有晚上看时间的习惯的,而自从和白俊逸这个家伙在一起纠缠那么久之后,她几乎养成了那个死人一旦超过11点不回家就发短信去催的习惯。
现在的时间是晚上10点30分,还有半个小时,希望这个家伙像是上次跟自己保证的那样准时准点地回家,否则的话,哼哼!
一边看书一边喝茶的唐凝并没有发现,一个如同幽灵一样的黑影从天台的玻璃上缓缓地挂下来,悄无声息,就好像是一条蛇一样没有引起任何察觉。
这个黑影在玻璃之外静静地看了唐凝一会,忽然,一声喝声打破了整个夜空的宁静。
“什么人!”
这是唐江山安排在唐凝身边的保镖发出的警告声,而这一声喝声,来的毫无征兆,吓了唐凝一跳,等她一脸惊容地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却先听见了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
哗啦,很清脆,就像是普通的玻璃被石头砸碎。
但是天知道,这是钢化玻璃,其坚硬的程度足以在近距离防弹,而此时居然被那个黑影轻松地击破!
一声喝声,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两次声响彻底把这个寂静的夜空煮沸。
黑影如同幽灵一般朝着唐凝靠近,而躺坐在藤椅上的唐凝瞪大了眼睛,有惊慌,却没有失去理智。
从那钢化玻璃干脆地碎掉来看,唐凝就知道自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绝对不是这个人的对手,但是她也不是没有底气,她的身边有贴身的保镖,白俊逸不在的时候这些人就是她安全最大的保障。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