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夜的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果然,在黑影闪电般靠近的时候,在里头唐凝的房间里头,另外一个黑影却纤细了很多的身影挡在了唐凝的身前。()
毫无疑问,两者之间的交手在电光火石之间展开。
砰砰砰。
明明是肉身和肉身之间的接触,但是发出的却是如同擂鼓一般的沉闷声响,就好像沙袋和沙袋之间的碰撞,两者之间的力道之大几乎让人不敢想象。
而此时唐凝默默地站了起来,后退到了阳台最角落距离那来者不善的黑影最远的位置,双眼冷峻地看着两条黑影在打斗。
唐江山的为人并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君子,哪怕是君子也会有小人惦记着,而唐江山更是小人中的枭雄,他一辈子得罪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其中的绝大多数被唐江山彻底斩草除根,但是还有一些哪怕是唐江山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同样的,那些人拿唐江山本人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于是唐凝身为唐江山唯一的女儿就成为了这些人最好的泄愤目标。
这样的画面,唐凝一直以来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她知道用什么办法能够最大程度地保护自己。
两道黑影之间交手的力量极大,速度极快,闪电之间那碰碰的闷响声如同炒豆子一般炸响,唐凝完全分不清这响声到底响起了多少次。()
一直到几分钟之后,十多个黑衣西装大汉呼啦啦一下子冲进来,如临大敌地用自己的身体挡在唐凝身前,死死地盯着在交手的两人。
这些黑衣大汉,一个个身上气息凌厉而霸道,气势不凡,这样的人任何一个随便出来都足够以一当十,而这个十,绝对不是普通人。
他们身上的气息,个个都是杀过人的,凶狠而冷血。
砰!
随着最后一声响声,两道黑影和他们之前的交手一样再次毫无征兆地分开,纤细的黑影后退两步,勉强站定之后抬眼盯着自己的对手。
这个纤细的黑影是个女人,其貌不扬,甚至脸上还有一道从眉梢一直到下巴的刀痕,这更是让她看起来有些狰狞和可怕,这张脸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冰冷地如同看着死物一样盯着来人。
此时,之前那黑影的面容也暴露在了所有人的目光下。
一个高大魁梧的外国男人,三十多岁,体格魁梧健壮,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感,和他卑鄙的出场方式不同的是此时他的笑容很阳光,就好像偶像剧里那种永远得不到女主的暖男的笑容,比起一个杀手的形象,普通人一定更愿意相信他是隔壁刚搬来的邻居来问好的。()
只是这个问好的方式,实在太特殊。
“大人说的不错,华夏的确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这里的人似乎那么的友好和善又那么的强大,在我的国家文化中,只有凶狠的人才能够得到强大的力量,你们的的确是我想象不到的一种存在,庆幸的是我一直都对这个国家和这片土地充满了尊敬,所以我并没有和很多以前的同行一样在这里吃大亏。美丽的小姐,这是我们人生中的第一次见面,你不打算和我面对面地说两句话吗?或许很快,我们就没有这样和善的交流的机会了。”
英俊男人一口流利的华夏语,声线很有磁性略带一些低沉,属于那种无论是面对面地听见还是在电话里听见,都会让人觉得很有魅力的男性声音。
唐凝分开了自己身前的人群,虽然有所顾忌,但是唐凝的命令他们不敢违抗,还是让开了,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们还是紧紧地盯着这个外国男人,把他包围成了一个圈,一旦他动手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他拿下。()
“他很强,我不是对手。”相貌有些可怕的女人在唐凝耳边轻声说,说完之后就站在唐凝身前一些的位置面对着外国男人,这个姿势和动作表明的很清楚,想要伤害唐凝,必须从她的尸体上踩过去。
唐凝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而后便看着距离自己不过是五米左右的外国男人,说:“我们这样第一次见面的方式的确来的很别开生面。”
男人无声而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明晃晃的让人对他的笑容印象很深刻,他说:“的确,但是对美丽的女士而言寻常的搭讪方式也不会有太大的效果不是吗,我先自我介绍一下,你可以称呼我做夜,有人要我杀了你,所以我就来了。”
“我猜你一定不会告诉我是谁想要我的命?”唐凝微笑着说。
夜耸耸肩,说:“没错,我是个有职业操守的杀手,所以我是不能说的。”
“那么我出对方十倍的价格,让你放弃对我的刺杀你也会拒绝了?”唐凝淡淡地说。()
钱,唐家从来不在乎钱。
唐凝需要的就是可以用和平手段解决的事情,尽量地不出人命,这个叫夜的男人很强,这一点刚才自己的保镖已经告诉自己了,一旦动手,必然会死人,唐凝不愿意看见有人死掉,特别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死。
夜没有说话,只是用阳光的笑容回答。
“既然你是杀手,那么你的一切行动都是为了刺杀目标而为的,我猜你浪费这么多的时间让我认识你,一定是你还有其他的同伴在做着别的事情吧。”唐凝又说。
这句话说出来,所有人的身体都紧绷了起来,而唐凝身前的女人更是脸色严肃,身体紧绷到了一定的地步,几乎如同一张满弓一样随时要动手。
夜愣了愣,然后才苦笑着说:“你真的是一位很有智慧而且漂亮的女士,如果不是在执行任务的话,我想一定会乐意认识你并且追求你的。”
“你来之前我恰好在看一本叫做《夜的第七章》的书,说的是一个杀手刺杀西敏寺大主教的故事。里面的情节和现在的你我很像。”唐凝平静地说。
夜笑容渐渐地扩散,他张开双手,仰起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深夜微凉的空气,说:“多么美好的空气,我想今晚一定是一个浪漫的晚上,哪怕在很久之后我都不会忘记,我开始有些舍不得杀你了。”
说着,夜缓缓地把手伸进了衣服内兜里。
这个动作,引起了保镖们的躁动,哗啦啦,一片枪拿出来同时对着夜,此时只要他有任何不同寻常的动作,迎接他的必然是无数子弹。
夜却好无所绝,他的手缓缓地从衣服内兜里拿出来,拿着的是一支诡异无比的纯黑玫瑰,他轻轻地把玫瑰放在地上自己的脚边,神情而虔诚地说:“每一条生命的凋零,都会让黑色的玫瑰更加浓郁一分,这黑色的玫瑰,代表着这个世界上最肮脏的污秽,我是个杀手,也是一个净化者,我的任务就是跟随大人,净化这个世界。”
白俊逸走向小区的出口,这高档的住宅最烦人的地方就是,出入口距离你的屋子足足有半个世纪那么远,要命的是白俊逸根本没车,靠着双腿走路的他,一脸愁苦地看着手机上的时间,22时30分,奶奶了个熊啊,就半个小时了,这里打车回去玫瑰园最快也要50分钟,果断的要迟到了!
一想到唐凝板着脸冷眼看着他的模样,白俊逸浑身都打了一个哆嗦,脚步都加快了不少,麻辣隔壁的,等老子找出了黑玫瑰那群耗子一个个捏死!
而忽然,白俊逸的脚步停顿了下来,此时夜凉如水,他在空气中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这是耗子的味道。
妈个比的,白俊逸愤怒了,他朝着空无一人的周围怒声说:“老子正打算找你们这些耗子,现在就送上门来了啊?妈个比的,今天肯定要迟到了!”
相比对黑玫瑰的忌惮,白俊逸更在意的是回家晚了让唐女神不开心来着。唐女神一不开心,他就没好日子过,而但凡是让他没好日子过的,他一定要那些人连日子都没得过,比如这些耗子。
黑夜之中,一个清脆的皮鞋才在地砖上的声音由远而近,一步一步,间隔居然精准到了毫秒的级别,这在肉耳听来是完全没有任何差异的,由此可见,对方每一步跨出的距离、时间,都是无比精准的一致。
高手,绝对的顶级高手,符合白俊逸之前嗅到的耗子味。
白俊逸眯起眼睛看着黑暗之中,那皮鞋声传来的方向,这熟悉的耗子味道,让他找到了一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合着还是老朋友来了?
呸呸呸!谁跟耗子是老朋友了!
黑夜之中,一个魁梧的男人走了出来,这个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白色衬衫,脖子上还打了一个领结,让他看起来充满了一种贵族的风韵,就好像是《教父》电影中黑手党的教父一样,整个人阴鸷而充满了一种黑暗的贵族优雅,矛盾又突兀。
这个男人,他的右手带着一只白色的手套,这白色的手套和他如同从黑夜之中走出幻影一般出现的黑色西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和反差,让人的注意力下意识地就集中在他的手套上而不是脸上。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