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生死危机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俊逸看见这个家伙就乐了,他哈哈大笑道:“乔治?真的是你,哎呦,怎么还戴上手套了,挺文雅的啊,啧啧,几年不见朝着文艺大叔的方向发展了?”
乔治面带微笑地看着白俊逸,看着这个把他的左手砍下来导致他不得不戴着手套掩饰假肢此时却还说风凉话的罪魁祸首,说:“你还是那么一如既往的无耻。()”
白俊逸嗤笑道:“你也还是一如既往的装逼闷骚。”说完,白俊逸的脸色一变,一脸不爽地说:“奥斯汀那个家伙简直就是吃粑粑的,当年他求着我饶了你一命好让他把你带回去绑在火刑柱上烧死,结果你这耗子却隔了几年忽然戴着个白手套跑到我面前了……他是一头猪吗?连一个少了一只手的残废都看不住?”
白俊逸左一句残废右一句耗子,但凡是个有点脾气的人都受不了,但是乔治却有很好的涵养,他一直都微笑地看着白俊逸,一直等到他说完了也没有生气的意思,而是用那种一如既往平静淡雅的语气说:“奥斯汀已经是异端裁判所的大执事了,而他也从来都没有抓住过我,虽然他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并且,当年也不是你饶了我,更不是他求着你饶了我,而是你杀不死我。”
白俊逸的表情窒了一下,随即讪讪地摆手说:“这些细节就不要在意了,不过话说回来,你哪里来的底气一脸骄傲的模样啊?明明被我杀的上天入地无门,我是你的话肯定不好意思这么理直气壮的好像打赢的是你一样。()”
乔治认真地看着白俊逸,淡淡地说:“曾经我不是你的对手。”
“你的意思是现在你就是我的对手了?要不是我赶着回家的话冲着你这句话我就要打你一顿!”白俊逸嗤笑道。
乔治抬起头看了看时间,那张一直都被白俊逸很嫉妒的老白脸上满是虔诚,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容,说:“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看来足够了。”
白俊逸闻言怔了一下,然后大怒道:“无耻!你居然故意拖着我!”
“现在赶回去也晚了。”乔治转头看着白俊逸,脸上的笑容高深莫测地说。
白俊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从兜里抽出一支烟点上,闷声说:“早就知道你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一肚子坏水不说还喜欢装神弄鬼,还好老子也有后手。”
这话落地,乔治脸色微微凝重地看着白俊逸,良久,他洒然一笑,说;“当年你就是用这样的骗局让我进入你的圈套,难道你企图同样的老办法我还会上一次当吗?”
白俊逸嘿嘿笑道:“要不然我们走着瞧?”
乔治的左手缓缓地抚摸到右手的手套上,看着白俊逸认真地说:“从你剁下我的手那一刻起我就很期待今天了。()”
白俊逸挥手弹飞了烟头,一脸不爽地说:“你最好祈祷你跑路的本事没有下降,否则的话我今天拧下来的就是你的脑袋。”
“我既然来到了华夏,那么就有自信对付你。”乔治傲然道。
“那就行,别废话了,******!”刚说出半句话的时候白俊逸的身体已经毫无征兆地冲向乔治,而最后一个字落地,他的手掌已经重重地拍向了乔治。
速度极快,力道极大,那手掌冲破空气竟然产生了极为明显的音爆,轰的一声在尖锐嘶鸣中和抬手防御的乔治对了一掌。
乔治用的是还完好的左手,匆忙和白俊逸对了一掌,乔治吃了一个猝不及防的小亏,他后退了两步盯着白俊逸脸色微微潮红地怒声说:“你还是那么卑鄙!”
“老子又不是骑士,难道还要跟你丢白手套决斗?你有个白手套我可没有,来啊,死残废,你老子我是两只手,你就一只手,有本事你也用两只手打我啊?”白俊逸猖狂大笑道。()
“欺人太甚!”乔治脸色无比阴沉地怒啸一声,抬脚一跺,在地面留下了一个数公分厚的深坑之后身体就好像装了一个火箭筒一样朝着白俊逸冲来。
那速度实在太快,竟然在他之前站着的地方和白俊逸之间拉出了一道炫目无比的幻影,而这幻影之中,一道被拉长成了一条直线的白色格外的醒目,看着冲来的乔治,白俊逸一脸错愕,这耗子,竟然还真的能用两只手打他!
玫瑰园别墅,唐凝的心脏跳的很快,此时她躲在储藏室里,而在她的身边,只有之前保护她的女保镖还在,但是后者此时身上也满是血迹,鲜血一点点地从她的身上渗出来,因为储藏室很狭小,而且空气流通不畅,唐凝呼吸的全部是带着浓郁血腥味的浑浊空气,这种难受的感觉让她脸色发白。
虽然很想问问对方还要紧不要紧,但是唐凝知道现在的自己不要说话听从她的一切安排才是最聪明的作法,否则引起了那三个变态杀手的注意自己两个人都要死。()
之前那些保护她的保镖,此时为了掩护她已经死的差不多了。
可就算是只剩下了几个人,但还是能够听见剩下的保镖努力地吸引那些杀手的注意力,他们在用尽全力保护自己。
一声声短促而凄厉的惨叫如同紧箍咒一样在唐凝的耳边回荡,唐凝死死地咬住嘴唇,这样的事情她已经经历了很多次,但是这并不代表她能够平静地对待,每次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些平日里一板一眼的保护自己的保镖都会死伤惨重,她几乎是看着一批批的保镖来到然后在不久的时间里倒下死去。
这种感觉很难受,唐凝觉得自己才是让他们死掉的罪魁祸首,虽然自己用金钱买他们的时间甚至是生命来保护自己,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的生命就可以随意地被践踏,如果可以的话唐凝希望自己白白养着这些人一个都不要有事。
人和人之间的地位可以不同,命运可以不同,但是生命的本质,都是一样的,唐凝从不觉得自己的生命就比他们金贵多少,他们就必须死……
捂着嘴唇,唐凝的脸色苍白,那双完美的大眼睛里头满是泪水和哀伤,而此时,外面的惨叫声忽然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吗?
……都,都死光了吗?
女保镖和唐凝躲在储藏室里一动不敢动,自从之前在阳台上那个叫夜的杀手等到了他的两个同伴之后,噩梦就开始了,当时太混乱,如果不是女保镖拼着后背被砍了一刀把唐凝救出来,此时两个人都已经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而此时此刻,两个人的存活还是用了足足三十多个保镖的生命换来的。
但是她们都知道还没有脱离危险,那些杀手这么大费周章地下杀手,既然展开了行动那么不得手是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那些死掉的保镖们到底还能够拖延多少时间,一切都是未知数。
呼吸轻缓而平稳,女保镖尽量地让自己的呼吸保持最低的频率,背后的伤口依然刺痛,每次她呼吸而肺部张开的时候都会撑开后背伤口上的皮肉,但是这种程度的痛苦她早就已经能够忍受,她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可以多拖延一段时间,只要一点点的时间,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消息一定第一时间传到了老爷那里,到时候那些高手过来,最起码可以保护小姐的生命安全。
手中死死地握着一把匕首,女保镖面对着门,把唐凝保护在身后,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黑暗之中如同一扇封印着地狱的门。
她有预感,那是一种武者天生对危险的感觉,就好像哺乳动物总是能够察觉到食肉者的靠近,她感觉到了危险在靠近,虽然听不见脚步声,也看不见门外的景象,但是女保镖知道门口一定有人在靠近。
“那两个人躲到哪里去了?该死的这个地方真大,一点点找过来太浪费时间,但是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一个沉闷的男声说。
唐凝记得这个男人,这个身高足足有两米多的野人力大无穷,他一出现就把一个保镖像是撕破布一样撕裂了,一个大活人被活生生的撕成两半,那内脏和鲜血喷洒满地,把野人染得血红的景象唐凝永远都忘不了。
“动作快一些,我们的时间的确不多。这些保镖真难缠,哪怕死也要拖延一些时间,该死的,要是大人责怪下来我可不愿意被大人责罚!”夜的声音淡淡地在储藏室外面响起。
女保镖和唐凝的身体都紧绷了起来,而那女保镖更是做好了随时冲上去的准备。
忽然,毫无征兆的一把刀冲破了木制的储藏室门刺了进来,那锋利的刀尖即便是在黑夜中都闪烁着冷冽的寒光。
这刀来的极为突兀,瞳孔在这一瞬间缩成了针尖,女保镖心中瞬间就做出了决定……她没躲!任由锋利的刀尖刺进她的体内。
一只手死死地握着匕首,因为太过用力的缘故,从来拿着武器都不会手抖的她此时微微颤抖,而另一只手则握着刺进自己胸口的刀刃。
鲜血,一滴滴的滴落,有刀刺入体内的伤口的,也有手掌和刀刃摩擦的。
女保镖眼神冷冽残酷的好像被刀刺入的不是自己,她硬生生地没有发出一点声响,任由那刀子刺进自己的体内然后拔出去。
而在刀锋拔出去的一瞬间,鲜血擦在了她的手掌上,竟没带走一丝血迹……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