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哄你入睡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当白俊逸赶到唐江山的庄园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再过两个小时天边就该泛白了。()
一身疲惫的白俊逸推开门,而唐凝养着的三条藏獒听见这异动凶猛地冲了上来,但是这三头畜生看到白俊逸的时候却并没有如同往常那般亲热地上来讨好白俊逸,而是眼神畏惧地呜咽着夹着尾巴跑了。
白俊逸身上的血腥味和淡淡还未弥散尽的杀气把这三头畜生都吓跑了。
走上楼,白俊逸不出意料的第一个看见的是江印雪。
房门开着,因为是深夜的关系,天上的银月光芒正盛,铺洒在大地上留下一层淡淡的银灰色,而江印雪就靠着门边站着,出现在白俊逸眼前的是一道修长完美如月神一般的侧影。
白俊逸走到了房间里,拉了一张椅子随意地坐下来,深深地出了一口气,抬头对正专注地看着天上明月的江印雪说:“谢谢了。”
江印雪的表情不变,淡淡地瞥了一眼白俊逸,眼神里有些微的不满意,她是不满意白俊逸对她客气了。
以前的蛮王可从来都不会说谢谢这两个字。()
“别这么看着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客气一点,不学会出门进人家办公室递根烟过去陪着笑脸说话谁理你?”白俊逸慵懒地靠在椅子上,此时的他浑身的杀气彻底退去,又变成了那个被人所熟悉的白俊逸,嬉皮笑脸没个正形,一张嘴更是大规模杀伤性化学武器,而不是那个被世人所战栗的蛮王。
江印雪还是没有说话,但是眼神里却悄然有不满和怒火在升腾。
白俊逸干咳一声,讪笑着摆手说:“不过你也不用太失望,这年头就是这样的,当初我选择从部队里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打算,世界都变的这么快,谁敢保证自己一成不变呢?随波逐流才是趋势啊。”
江印雪冷哼了一声,清冷地说:“都杀了?”
白俊逸点点头,说:“除了乔治。”
江印雪眼神森冷,杀机弥漫。
“这个小子变狡猾了,之前我只说他最好逃跑的功夫别落下,否则就要给我拧了脑袋,他到是有恃无恐的,没想到这孙子这么腹黑,偷偷摸摸地苦练跑路的本事,丫愣是没抓住他。()”白俊逸不太开心地说,提起乔治都一脸的晦气。
江印雪表情凝重,说:“你吃亏了?”
别人感觉不出来,但是江印雪和白俊逸之间朝夕相处这么多年,可以说是这个星球上最了解蛮王的人之一,所以他还是从很细微的地方察觉出了白俊逸的不同寻常。
白俊逸脸色微微白了一些,像是压制不住伤势,点点头,嘴角渗出一抹嫣红,不过随即他就咧嘴笑道:“不过他吃的亏更大,一只耳朵没了,还给我打了一掌,没一个月根本缓不过劲来。”
江印雪看着白俊逸脸上的红色血气,皱眉说:“这么做值得吗?”
白俊逸摆手说:“如果是你的话我也一样的。”
江印雪扭过头去,并没有再说话。
唐凝缓缓地睁开眼睛,只觉得头疼欲裂的她嘴巴发干,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她扶着头起身刚想要去拿一杯水,房门却开了,然后她就看见白俊逸端着水杯走了进来。
看着白俊逸,唐凝瞬间就想起了昨天晚上所经历的一切,哪怕是再坚强,此时唐凝的精神也有些恍惚。()
“先喝水吧。”白俊逸把水杯递到唐凝面前温声说。
唐凝接过了水杯,喝了大半杯水,这才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白俊逸。
“该报的仇我都报了。”尽管不想在这个时候再在唐凝的面前提起这些事情,但是白俊逸知道唐凝很想知道,所以他不得不说道。
唐凝这才露出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容,握着水杯的她低声说:“谢谢你。”
白俊逸揉着下巴眯起眼睛说:“谢就不用了,如果真的想要表达一下你的感激之情的话……”
还不等白队长把话说完,唐凝忽然冷冷地说:“你要是再靠近我我就拿水杯里的水泼你了!”
白俊逸赶忙停住了已经坐在床上并且偷偷摸摸地朝着唐凝蹭过去的身体,不满地叫嚷道:“你刚还说谢谢我的!”
“是的,我已经谢过了,所以你别企图因此让我给你什么额外的福利。”唐凝冷哼道,这个男人难道上辈子是色鬼投胎吗?怎么这种时候了还满脑子乱七八糟的东西,看到自己心情这么差,身体这么难受这个混蛋男人除了刚才端了一杯水给了自己一点温暖之外还做了什么正常人都会做的事情!
白俊逸难以接受地看着唐凝,最后不得不在唐女神冷冰冰的俏脸下妥协,低声商量着说:“要是不以身相许就算了,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休想!”唐女神再一次在白队长话说到一半刚要到精彩部分的时候打断了他……
白俊逸怒气冲冲地瞪着唐凝,后者更加怒气冲冲地回瞪过来。()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一会,白队长忽然板起脸说:“我本来就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是你自己想多误会了!”
唐凝闻言挑起眉毛,对白俊逸无比熟悉的她一把拉开了白俊逸挡在自己身前的身体,果然……自己老爸正黑着脸站在门口。
这家伙果然是听见自己老爸走过来了才一脸道貌岸然的!简直,简直就是无耻!
唐凝愤愤地盯着白俊逸,恨得牙痒痒的厉害。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唐江山黑着脸说。
其实之前他在门口听到了一些只言片语,但本身两个人说话就和打哑谜一样,唐江山也只能靠猜地猜出一些,就猜出来的一点东西让本身就心情大坏的老头子更是愤怒,所以现在他的口气也很生硬。
“爸,你怎么来了。”唐凝没有回答唐江山的话,转移话题道。
唐江山虽然早就知道这个女儿心生外向,但每次真正面对唐凝想尽办法地维护白俊逸的时候还是醋意滔天,自己辛苦拉扯大养的这么水灵灵的女儿居然给别人家的臭小子给骗走了!要真是别人也就算了,反正女儿不可能一辈子留在自己身边,稍微劝解一下自己也就想开了,但是这个臭小子却是白俊逸,这让唐江山的心里更是憋闷的厉害。
“来看看你的状况,身体舒服一些了没有?”唐江山说道,虽然语气不怎么好,但是问到唐凝身体情况的时候明显柔和了许多,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唐凝点点头,给白俊逸使了个眼色,后者就很知情知趣地表示要去看看伯母的早餐做好了没有于是跑了出去,看着白俊逸的背影,唐江山黑着脸对唐凝说:“你现在就这么向着他了,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当老子的存在?”
唐凝笑着伸手拉唐江山坐下,说:“爸,你乱说什么呢,我哪里向着他了,你还吃醋啦?”
唐江山闷哼了一声,板着脸不开心地说:“你就差把我这个爹一脚踹开跟着他双宿双飞了,你自己说,跟他认识以后你回家的次数有多少?多少次没跟我好好说话了?”
唐凝把脑袋靠在唐江山的肩膀上,说:“爸,这么说来妈妈还更喜欢他呢,以前妈妈就做饭给我们吃,上次我还听见了妈妈念叨着问我白俊逸喜欢吃什么,要做一顿好吃的给他。”
唐凝的话毫无疑问是火上浇油,立刻把老头子的怒火点燃了,他怒气冲冲地说:“我要出去找他算账!抢我女儿就算了,连我老婆都快站在他那边去了!”
唐凝伸手挽住了唐江山的手,声音如同梦呓般地说:“爸,我知道,你和他这么说这么做其实都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谢谢你们,有你们在真好……”
唐江山脸上的表情一窒,随即抚摸着唐凝的后背叹气道:“爸爸早年得罪了太多的人,让你一直都处在一个很不安全的环境下,这是爸爸不对,其实爸爸一直都觉得对你很歉疚,不过你放心,很快,很快一切就全部都解决了。昨晚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
话说完,唐江山却没有听见唐凝的回答,转头看却哑然见到唐凝居然已经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坐在床边,让唐凝的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唐江山轻轻地拍打着女儿的后背哄着她入睡,一如十年前,二十年前,唐凝还在襁褓中的时候,还在咿呀学语的时候,刚带起了红领巾开始上学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个****夜夜,唐江山就是这么哄着唐凝入睡的,现在唐凝二十三岁,唐江山四十九岁,唐凝已经是个大人,已经代替唐江山主持集团的工作,但是在唐江山看来,丫头永远是丫头,那个要自己哄的女儿。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