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了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苏媚是靠什么起家的。()
这个问题魔都很多人都想要搞明白,而如果把这个问题很好地烂在肚子里面,那么或许还没事,可那些想要用行动来寻找这个问题答案的人,他们多半都被沉到了黄浦江里头。
事实上,用白俊逸的话来说苏媚就是一条正宗修炼成精的竹叶青,所有人看到的都是这条竹叶青纤细而魅惑的外表,却看不见它的毒牙能够致命。
一个女人要是狠辣起来,所产生的能量绝对比一个同样狠辣的男人要大的多。
刘成杰之前自然调查过苏媚,但是他所在的位面能知道的却只是这个女人是一个忽然出现在魔都有钱的很夸张的女人,仅此而已。
本身但凡是在魔都****上有点头脸的人都会对苏媚这个名字敬若神明,但是刘成杰又哪里能把一个二十多岁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朝着****方面想?他生性谨慎,也不过是把苏媚当成了某个大人物包养的情妇之类的角色,但是一番调查没有发现这方面的苗头之后他很自然地把苏媚看成了身带巨额财产国外回来的富婆。
此时苏媚的话,让刘成杰犹豫了片刻。
但是也仅仅是犹豫了一下,刘成杰还是选择了相信自己之前的猜测。()
一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女人,再有背景能厉害到哪里去,唯一麻烦的就是她可能是哪个自己招惹不起的大人物的二奶,可是自从知道苏媚是从香港那边过来的之后,他就彻底地放下了心,香港牛人是多,但是再多又怎么样,这里是内地,是魔都,不是一个香港人说了算的地方。
“好,很好,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么我们也没有什么谈下去的必要了,请离开吧,不送了!”刘成杰阴鸷地冷笑道,神色阴沉的他已经做好了打算等一会苏媚这伙人一走立刻就动用关系整死苏媚,他就不信了,一个女人赶在他的办公室里狂傲到这个地步,不教育教育她是不知道这个社会说话做主的还是男人了!
“走?”苏媚冷笑一声,淡淡道:“打算坑我的人,就这么算了?”
刘成杰脸色变得更加铁青和阴沉,他怒声道:“看来你是打算彻底撕破脸了!”
说话的功夫,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了,然后就听见一阵哇啦哇啦的惨叫声,阔别半个多小时不见的麻子脸又飞了进来。
白俊逸一看麻子脸就乐了,自从见到这小子起他好像一直都在空中飞来飞去的,不过你这一次明显要凄惨的多了,满脸是血不说,一条手臂的胳膊还被扭曲的跟麻花似的,这显然是被人用蛮力硬生生拧巴断的,看这样子里头的手臂骨不用想都知道一定粉碎性骨折了,没得治,就是好了都是一条软面筋挂在肩膀上,这只手就是废了。()
麻子脸一脸凄惨地趴在地上,他今天都做了三次空中飞人了……好死不死地正好落在白俊逸脚边,忍着剧痛勉强仰起脖子看见的却是白俊逸那莫名的笑容,这一瞬间麻子脸恨不得立刻晕过去才好。
门口呼啦啦地走进来了十多个男人。
一个个男人在这大冬天的都穿着统一的黑色短袖,一条西裤,皮鞋锃亮,板寸头,肌肉结实,浑身的气焰嚣张,杀气凛然。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混****的,有肌肉有武力有脑子,酒吧里敢杀敢拼敢一个打两个,穿上西装就是正儿八经的施瓦辛格,至于麻子脸这样的,说他是混混其实都算是抬举他了。
看见眼前这一幕,刘成杰的嘴皮子狠狠地跳了跳,他怒声说:“苏媚,你什么意思?”
……让刘成杰更加恼羞成怒的是这一次他又被华丽丽地无视掉了,根本没人搭理他。
“姐,就这个人?”进来的十多个黑衣t恤猛男中走出来一个为首的刀疤脸男子,指着刘成杰带着一脸浓郁的港台口音说。()
苏媚淡淡地瞥了刘成杰一眼,说:“拉出去剁了,喂鱼。”
那男人闻言嘿嘿一笑,他可不管苏媚要剁了的是什么人,只要是苏媚说把他剁了这就足够了,他扭身就走向刘成杰。
这一次刘成杰是真的害怕了,这样的人习惯在办公室里头用权势让所有人面对他的时候点头哈腰不敢得罪,也习惯了面对自己讨厌的人的时候用电话叫别人来解决一切,因为他的权势足够让很多人巴结着他,为他做很多事情,但是现在,他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头遇见了这么流氓的人,居然一言不合上来就要拉出去剁了,这,这是形容人的吗?
哪怕就是杀一只鸡都要用个稍微含蓄一点的形容词吧?
体恤猛男的一步步靠近,让刘成杰一步步的后退,单从身体素质上来说,作为一个五十来岁大腹便便的普通人刘成杰很清楚地认识到哪怕是三个四个自己加在一起都不是眼前这个肌肉t恤猛男的对手。
这个发现让刘成杰很恼怒,现在这个社会,他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什么时候沦落到了竟然要和一个混****的人渣比武力的地步了!
“你,你不要乱来,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动我,不管你是什么背景什么来头,我都要你吃不了兜着走!”刘成杰故作凶恶地威胁道。()
只是他对面的t恤猛男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脸狰狞的加期待的表情朝着刘成杰继续逼近,他似乎真的很期待慢慢地折磨刘成杰这样自诩为上等人的家伙的画面,而这种期待,更是让刘成杰浑身都毛骨悚然,这种感觉就好像是面对一个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可以随意揉捏完全不在意死活的玩具的恶魔,这样的感觉让刘成杰几乎要崩溃。
生和死或许还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最最可怕的是在你即将面对死亡的时候得知自己即将度过一段比死亡本身更加可怕的过程,这个道理和一个人更害怕的永远是即将塞入自己脖子里的冰块而不是已经塞进脖子里的冰块是同样一个道理,因为未知所以更加可怕。
“我一个最好的兄弟是市特警大队的副队长,你要是敢动我,我发誓不管你们是什么来头,我一定要让你们脱下一层皮!苏媚!你真的想要和我鱼死网破?”
刘成杰有些底气不足的威胁声让他看起来狼狈而凶狠,就像是一头被逼到了绝路的孤狼,焦躁不安,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但是却又不可能就这么束手就擒。
市特警大队的副队长?白俊逸听见这话到是有些表情古怪,因为他忽然想起了一个曾经哭着喊着要拜自己做师父的特警副队长……总不能是一个人吧?
刘成杰威胁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作用,最起码逐渐地朝着他逼近的那个t恤猛男就刻意地停顿了一下脚步,这个停顿可不是因为他被刘成杰威胁住了,完全是因为他在等苏媚的命令,因为总是能发生怎样的情况,就是当他在考虑是捏死还是踩死一个苏媚下命令要杀了的目标的时候,这个目标最后总是能说出一些让苏媚很感兴趣的话,于是他在脑海酝酿的血腥打算就只好放弃,t恤猛男觉得这样的事情多来几次自己都快要阳痿了,这次他怕故伎重演。
但是……显然,刘成杰的话并没有让苏媚产生任何兴趣。
片刻的停顿之后没有听见苏媚改变命令,t恤猛男朝着刘成杰嘿嘿笑了笑,那脸上的面皮扯动开来路出了白森森的牙齿和鲜红的牙龈,就好像是一头刚刚清洁过自己血盆大口的巨兽。
刘成杰浑身哆嗦,绝大的惊恐让他不断地颤抖和后退着,他完全没有想到苏媚居然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大家都是有些身份有些地位的上等人了,哪怕我们彼此之前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是表面上好歹要维持个基本的风度和面子吧,你这么一点情面不讲,跟地下那些地痞流氓一样一言不合上来就叫人要把我拉去剁了,你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啊!
更何况,你好歹也说下你的条件啊,给我一个台阶下啊,这要是真的死了,你随便给我个几百万也把我打发了算了啊!一分钱都不给,你让我怎么下的来台?
刘成杰都快哭了,他实在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居然不但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甚至已经变得让他看不懂了。
苏媚的狠辣和果断让他措手不及,他根本没想到苏媚在来之前已经预料到了现在这个局面,所以她已经把人都叫了过来,此时的刘成杰觉得自己就好像是浑身有力量但是使不出来,不管背后的能量如何,眼下他在苏媚的面前他已经没有任何话语权了。
“我,我们有事好商量,价格方面完全不是问题,苏小姐,你不要冲动!”刘成杰的视线越过了越来越靠近的t恤猛男对着苏媚大喊大叫道。
苏媚等的就是这句话,她微微一笑,淡淡地说:“现在我们可以好好地谈谈了?”
刘成杰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咬着牙说是。
刘成杰微微底下脸,不让人看见他眼神里的恶毒和怨恨,同时一个阴毒的计划也在他的心里浮现出来,他现在已经不打算拒绝签字了,只要苏媚拿出合同,他肯定签字,甚至内心出现了那个计划之后他巴不得苏媚拿一份无偿换取整个医院股份的合同出来,因为这样的合同百分之一百是无效的,而他的办公室里也有监控,到时候这些证据拿出来,他就不信苏媚再强大还能力量上比他更强。
更何况,这是明摆着的事实,到时候哪怕不能把苏媚怎么样,这个医院她肯定是要把钱投进来投资,那么她那些钱百分之一百是拿不回去了。
而自己到时候通过法律把医院取回来之后那么苏媚投入进来的资金就都是自己的了,再把医院这个空壳一扔,他才是最大的赢家!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