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姜不凡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俊逸忽然之间的动作吓了刘成杰一大跳,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脖子被勒的生疼,那张因为常年的养尊处优而显得格外肥胖丰满的老脸被硬生生地从车窗缝隙里头拉扯着挤进来,老脸涨的通红,有羞恼也有疼痛。()
惟独苏媚对这一幕一点儿都不惊讶,甚至嘴角微微上扬路出一个满意的弧度。
苏妖精好像忽然找到了为什么会喜欢白俊逸的理由,这个小男人总是懂得用最正确的方式做出自己最喜欢的选择呢。
“你……你,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救命啊,杀人了啊!快来人啊!要杀人了啊!”刘成杰十分彻底地表现出了一个怂包该有的样子,慌张地大喊大叫着企图通知他身后那辆特警车上的“朋友”过来。
杀人?你怎么不说我强奸你呢!白俊逸扬起拳头照着那张怎么看怎么讨厌恶心的老脸上就是一拳,尽管他已经最大可能地让自己的力道柔和一些,可刘成杰这早就给酒色掏空了身体的人怎么可能扛得住白俊逸的一拳,他哎呀的惨叫一声捂着鲜血飙射的脸就向后仰去,幸亏白俊逸在打上去之前已经松开了刘成杰的衣领,否则这些鲜血可就要脏了苏媚的爱车了。
白俊逸一推车门,捂着脸站在车边惨叫的刘成杰被车门势大力沉地再一撞,整个人就像是翻过来的乌龟一样四仰八叉地倒在了地上。()
伴随着的还有他近乎凄厉的惨叫。
砰砰砰。
当白俊逸走下车的时候不远处那辆特警车里的人也总算是发现了这边不同寻常的情况,车门一下子呼啦啦地全部打开,从上头跳下来了三四个身穿制服的特警。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其中一个中年汉子看起来是个头领,一脸凶蛮气息地就走了过来,而白俊逸抬起头看向他,当这伙人看见白俊逸的时候一个个本来还趾高气昂的表情一下子就呆滞了。
特别是为首的那个,一米八多的汉子,居然活生生的给吓得哆嗦了一下。
白俊逸裂开嘴笑,合着是遇到熟人了啊。
刘成杰完全没有意识到局面已经再一次脱离了他的掌控,只知道自己的朋友过来了的他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一把就抓住了那个汉子的手臂,指着白俊逸颤抖怨毒地大吼道:“就是他!不凡,你刚才都看到了,就是他把我打成这个样子的,他还打算谋杀我!快点把他抓起来,我要他把牢底坐穿!”
刘成杰的声音怨毒而疯狂,如同歇斯底里一样,现在的天气很冷,滚烫的热血一流出来很快就变硬,而黏糊糊的鲜血粘在设上,刘成杰就感觉一阵滔天一样的怒火,偏偏单打独斗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是年轻力壮的白俊逸的对手,但是他认为自己总是有办法报复回来的,这个世道,毕竟还是权力最大,能打算什么?你能打一个人两个人,能打十个二十个?能打警察和特警吗?你有这个胆子试试看?
刘成杰的眼神疯狂而阴鸷,一想到等会自己疯狂的报复会让白俊逸和苏媚无比后悔自己做出的愚蠢选择,他就爽的一阵骨头都轻飘飘的。()
沉浸在自己幻想里的刘成杰等了一会,却没有等待自己预想之中的自己朋友的怒喝声,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却被自己朋友一句话给震得瞠目结舌。
“教官!”
“师父!”
可以想象,这一声教官是那几个普通的特警叫的,而一声师父则是姜不凡叫的。
姜不凡见到白俊逸听见自己下属一声教官的时候还乐呵呵的,自己凑趣地叫了一声师父,白俊逸的脸居然猛地拉了下来,这让姜不凡有些委屈,凭什么嘛……
能在这里见到自己的便宜学员白俊逸也挺开心的,他笑眯眯地拍了拍两个特警的肩膀,感觉这群小子的身体素质保持的还算不错,说:“还行,总算没有把之前的训练都落下。”
听见白俊逸的夸奖在之前特训的时候可是可以连晚饭都多吃一碗的特殊光荣,虽然两个特警现在已经不在特训营了,但对白俊逸的敬畏和尊重却依然在,此时听见白俊逸的夸奖一个个龇牙咧嘴的傻笑。()
“笑什么笑!有没有一点出息了?丢人!”姜不凡极度不满地扭头朝着两个下属喝了一声,官大半级都压死人,更何况姜不凡还是他们的直属上司,两个特警一点郁闷地不吭声了。
姜不凡教训完了自己的下属,一扭头的功夫脸上谄媚的笑容堆成了一朵花,他点头哈腰地对白俊逸说:“师父,你也拍拍我,我也很结实的,一直到现在我都用在特训营的要求来要求自己从没有放松过的!”
看着眼前笑得跟一朵花一样要是再拿个拂尘就是活生生的大内太监,白俊逸一头的黑线,这货好歹也注意一下场合和影响嘛,为了讨好自己连脸都不要了……不过,白队长其实挺喜欢这样的人。
那两个被教训了的特警眼珠子一瞪,满脸的不忿,但是却敢怒不敢言,奶奶个熊的,你要拜师就自己拜师去,犯得着这么嫉妒我们哥俩被教官夸奖了一句?
一想到搞不好回去还要被穿小鞋,两个特警的表情顿时如丧考妣。
“到底怎么回事?”白俊逸没搭理姜不凡的不要脸,下巴朝着那边一脸血迹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刘成杰扬了扬说。()
之前白俊逸对姜不凡的影响仅限于一个没什么城府的大老粗,小气一些也是性格使然,人不坏,从他被自己那么整了第一个想的不是报复而是去想自己是怎么输的从而来拜师就能看的出来,能屈能伸未必就是城府极深之辈,也有憨直不会拐弯的憨人,总之印象不是太差,其中慕珂珂的评价是占了很大比重的。
不过印象归印象,让白俊逸收徒弟这是不可能也是不科学的事情,和为人无关……但如果人品不怎么样的话就更不可能,还收你做徒弟?不打死你算对你法外开恩了。
现在见到姜不凡居然和刘成杰这样的货搅和在一起,白俊逸已经开始打算打慕珂珂的电话了……所以说白队长觉得自己是个仁慈的人真没错,就刘成杰这样的,要是给慕珂珂知道了不扒下他一层皮算是白队长走了眼,那娘们发飙起来他自己都拦不住,你说这刘成杰怎么就那么不知道好歹呢。
“这个……”姜不凡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来之前刘成杰已经把事情的大概说给他听了,姜不凡自己都知道其中肯定有一些讲不清楚的事情,比如在刘成杰的描述中对付他的人是一个目无法纪根本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恶棍,虽然姜不凡也觉得这句话从某种意义上没说错,可现在看到了那个人居然是白俊逸,姜不凡立刻就很纠结。
“师父……好吧,别这么看着我,教官,我觉得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姜不凡试探性地问道。
“误会?”听见这话刘成杰第一个就跳了起来,他指着白俊逸对姜不凡怒声说:“刚才他把我打成这个样子你也看到了,你还说什么误会?姜不凡,你到底是帮我还是帮他?”
从之前姜不凡的反应中,刘成杰已经看出了恐怕姜不凡和白俊逸之间有着一些他不知道的关系,此时暗暗后悔的他却已经知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死命撑着,尽一切努力让姜不凡站在自己这边,否则的话,不说眼前的白俊逸,那一直都在车里头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的苏媚会让他连今晚都活不过去……想到了这里,刘成杰的眼神里露出惊恐,神色也更加的狰狞。
姜不凡微微皱眉,之前他的确打算在中间做个和事老,但是现在看来刘成杰和白俊逸之间的矛盾比自己想的还要严重的多,刘成杰的一番话也让他有些无奈,这几乎是把他逼到了不得不选择的死角。
白俊逸扬起嘴角,淡淡地说:“这件事情你不用插手,不过你非要插手的话……其实你也插不了手。”
“呵呵……”姜不凡干涩地笑了笑,脸皮抽动着,教官你老人家说话还是这么简单直接啊。
“教官,能让我和单独你谈谈吗?”姜不凡请求般地看着白俊逸说。
白俊逸微微皱眉看着姜不凡。
姜不凡苦笑一声,对自己的两个手下摆了摆手,那两个人立刻会意拉着还在不断地叫嚷的刘成杰拖走到一边去。
“教官,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知道一定是刘成杰的问题……我知道他是什么人,虽然我也很不齿他的为人,也劝过他很多次,但是他就是不肯收手,可是我也没有办法,他早年对我有大恩,他就是再坏,死上八次十次都不够他赎罪的,但是对于我来说,他就是我的大恩人,我不能见死不救。”姜不凡微微苦笑着对白俊逸说。
“他对你有恩?”这一次,白俊逸到是惊讶了,刘成杰这样的畜生,昨天没当时就宰了他还是看在苏媚还有用得着他的地方,现在姜不凡却对自己说刘成杰对他有恩,这样的人不被人扎小人就算是人家宅心仁厚了,还能施恩?
“早些年我还没有工作,家里过的很清贫,爷爷在那段很混乱的时候被迫害死了,我爸爸也瞎了一只眼睛,整天买醉为生,一直以来都是靠着我妈妈负担起家庭的重担把我和我姐姐拉扯大,我职高毕业的时候因为那时候年轻气盛做了一些混蛋事,不但分配的工作没有了连我妈妈被我气到了,而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就是刘成杰求着他爸爸帮我安排了个警察的工作,那时候工作好安排一些,但是也要求人,连我妈的病都是刘成杰偷偷地拿家里的钱帮我看好的,我妈临死之前让我一辈子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情,教官,我……”
姜不凡低下头,一米八多的魁梧汉子此时一脸的羞愧,看的出来他也很懊恼,懊恼刘成杰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原本刘成杰的家庭比他姜不凡的要好很多,两个人算是祖辈就有交情,两人的爷爷是战友,只是姜不凡的爷爷没有撑过去那段时间,而刘成杰的爷爷支撑到了平反恢复工作,两个人的家庭情况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