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一饭之恩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刘成杰在他爸爸的帮助下进入了卫生系统,有他爸爸和他爷爷的帮忙,刘成杰总算是在中年的时候混到了魔都市卫生局常务副局长的职务,在魔都这么大的城市,算得上是职能部门位高权重的人了。()
而姜不凡则只能靠着他自己,姜家和刘家的感情再好,但毕竟刘家也不是什么豪门大族,能扶起一个的前提下肯定是刘成杰不是姜不凡,所以姜不凡在前面一段路走的很辛苦,而那个时候也都是刘成杰安慰和开解他,并给他最大的帮助。
但是这个社会是很浑浊的,任何一个人纵身跳进了这个大染缸都会变得五颜六色,谁能保证初心不变?在卫生局工作的刘成杰渐渐地接触到了一些医院业务,看着那些制造药品和制造医疗器械的企业,甚至是一些中间的皮条客,他们穿着光鲜出手阔绰的样子,想想自己手里捏着权力却过的远远不如这些人,于是刘成杰就开始变质了。
刘成杰变质开始的时候,正是姜不凡调入特警部门开始走上仕途快车道的时候,经历了十多年的转变,刘成杰熬资历加上一些旁门左道,做到了常务副局长的位置,姜不凡也成为了魔都特警大队的副大队长。
两个人如果可以一直如同最开始般要好的话可以说是最佳组合,但是刘成杰终究还是出事了,一次贪污和收受贿赂被发现,刘成杰差点锒铛入狱,后来还是刘成杰的老爸坐着轮椅到处去求老朋友,加上姜不凡没日没夜地帮忙走关系,总算是让刘成杰换了一个双开的处分,好歹没有坐牢。()
没有了那层官位的束缚,刘成杰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变本加厉,用以前自己存下来的黑心钱和一些朋友之间的关系,开起了这家医院,其中一些草菅人命的勾当更是无法去说。
一直到现在,姜不凡知道刘成杰已经彻底无可救药,但是让他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刘成杰死,他不忍心也不能,因为他记得刘家,记得刘成杰对自己和自己家的大恩大德。
听了姜不凡的话,白俊逸淡淡地说:“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是那是你的事情,我不会因为他对你有恩,就选择没看见他做出过的那些事情。”
其实白俊逸看来犯罪并不代表着一定就是坏人,抢劫,盗窃,甚至是杀人,这些只要不招惹到他的身上他多半会选择没看见,世界那么大,人那么多,总有一些人有着特殊的生存技巧,你可以上班赚工资,我可以做生意赚利润,凭什么他就不可以抢劫和盗窃来快速获取财富?或许这是歪理,甚至是违背了正常的价值观,但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在正儿八经的世界生活过的白俊逸看来,这个星球上就没有正常的价值观。()
历史和书本告诉我们什么是对的,我们就觉得什么是对的,而历史和书本却往往都是胜利者书写的,他们知道自己为什么赢了天下,因为他们卑鄙无耻无可不做无毒不丈夫,所以他们知道自己这样的人才是他们江山的最大威胁,于是他们和他们的子孙后代开始世世代代地教育他们统治下的人们……你们要这么这么做,这么这么想,这才是对的,才能过上好日子。
这也是为什么白俊逸其实并不抵触绝大多数的犯罪行为,甚至类似黑客和经济犯罪在白队长看来简直就是他做梦都想要学会的神技。
而这不代表白队长没有底线,白队长早就说过了他是个有底线的男人,他最痛恨的就是两种罪犯,一种是强奸一种是卖假药。
因为白队长觉得要是强奸犯横行,自己的媳妇或者未来的媳妇某一天忽然遭殃了怎么办?到时候白队长就是把这个孙子抓出来把他切了,至于卖假药……白队长的小命在很多时候都会需要用药物来挽救,这玩意要是出问题了,白队长觉得第一个倒霉的很可能就是自己和自己的弟兄们,就是这种被江印雪看来完全属于神经病思维的想法,让白队长对刘成杰无比的痛恨。()
卖假药啊!简直就是丧尽天良!
听见白俊逸的话,姜不凡并没有意外,他知道白俊逸和慕珂珂的关系不一般,而他也绝对不认为一个能把自己整个特警大队连带大半个刑警大队治的服服帖帖的男人会是一个真的靠着女人做事办事的小白脸。
“让我和他谈谈吧。”姜不凡对白俊逸说道。
白俊逸没有回应,算是默认。
姜不凡走到了远处状若疯癫的刘成杰身边,他的两个属下见到他过来自动离开老远,哪怕是领导的心腹,但越是心腹就越要有自觉,领导有些事情是不能给任何人知道的,特别是心腹。
“放手吧,你不是他的对手。”姜不凡叹了一口气,对刘成杰说。
刘成杰听见这句话面如死灰,之前的嚎叫戛然而止,他一把抓住了姜不凡的衣领,凶恶地说:“姜不凡,你要知道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我和我家里给你的!如果没有我和我家的话,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工地上打工!姜不凡,做人要记得知恩图报!现在我落魄了,你不但见死不救还落井下石?你对不对得起你妈妈在天之灵?你还记得不记得你妈妈临死的时候对你说过什么?”
姜不凡任由刘成杰抓着自己的衣服,他平静地看着刘成杰说:“我记得,我一切都记得,可就是因为我记得这些事情所以我才劝你放手,否则的话你一定是死无葬身之地!你知道不知道他要弄死你甚至都不需要自己动手?刘成杰,你已经疯了,你彻底的疯了,那些钱有什么好?我问你,你告诉我啊,有什么好?你贪污受贿了几千万,开医院黑心钱赚了几千万,你的身价已经足够让普通人一辈子不敢想象,以前的你就爱钱,你也不敢想象有一天你会拥有这么多的财富,但是你扪心自问,自从你开始拿那些不该拿的钱,你哪一天过的像个正常人了?”
姜不凡越说越激动,说到后面他忽然出手一拳重重地打在刘成杰的脸颊上,刘成杰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上,姜不凡恶狠狠地指着刘成杰说:“我知道你是我的大恩人,当初虽然我爷爷和你爷爷是战友,你爸爸和我爸爸是好朋友,但是我家最落魄的时候其实你爸爸不想搭理我们家,就是因为你的哀求你爸爸才帮了我们一把,要不是你的话,我的确可能只能在工地上打工,但是刘成杰啊,这么多年来,该还的我都已经还了,但是哪怕你有那么一点点的良知,我都愿意拉着你,哪怕是你被双开,所有的人都对你退避三舍,可什么时候我对你冷眼过了?在魔都,以前的你朋友满天下,现在呢?你有几个朋友?”
“你爸早些年瘫痪了,你那时候为了自己升官的事情忙前忙后,是我大半夜的背着他老人家送去医院的,到现在我都不敢告诉你他老人家从手术台上清醒过来之后拉着我的手哭的事情,老人七十多岁了,到了现在,你照顾过他多少次?一直到现在老年痴呆了,你呢?你为他做过什么?刘成杰,你变了,你已经彻底的变了,我一直都觉得不管你是好是坏,你自己做的选择我改变不了没有办法,可有一天你落魄的连饭都吃不上了,有我姜不凡一口肉就不会让你只啃骨头,可是人要有自知之明啊刘成杰!”
“你知道不知道你要对付的这个人是什么人?他和我们慕局长一起去苏城执行完任务回来,是慕书记亲自到高速公路口去迎接的,你知道不知道,他一个人把我们整个特警队治得服服帖帖一个说不字的都没有?你自己也曾经是体制里的人,你自己考虑。()你一直都觉得你有点权力,哪怕是从位置上下来了,也还有一些影响力,但是其实已经没有人愿意搭理你了,真的,刘成杰,回头吧,你愿意回头,我求他给你一条活路,否则……把你送完了终之后你爸的终我替你送!我对你们刘家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姜不凡的话,就像是一声声的大钟撞响,在刘成杰的脑海里嗡嗡地回荡,刘成杰表情僵硬地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道是被你打懵了,还是被姜不凡的一番话说懵了。
话说完,姜不凡看也不看地上彻底瘫软掉连坐都坐不住的刘成杰一眼,转头咬着牙走到了车前,对着车里的苏媚深深地弯下腰。
之前他已经看到了车里的苏媚,刘成杰不认识苏媚是什么人,但是姜不凡知道。
可笑,刘成杰一个被双开的魔都卫生局前任副局长居然想要对付一个随便吃个饭都能让魔都起码常务副市长级别的人作陪的女人。
“苏小姐,我代替刘成杰向您说一声对不起,有什么冒犯和得罪的地方请您高抬贵手,放他一条活路。”姜不凡深深地弯下了自己的腰,不要尊严,不要名利,为的只是一饭之恩!
车里沉默了。
车外也沉默了。
刘成杰看到姜不凡背对着自己对车子深深地弯腰,忽然他的嘴角动了动,想要说什么但是喉咙却堵住了一样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知道姜不凡,两个人数十年的交情对彼此的了解已经无人能比,姜不凡骨子里的傲气是天生的,哪怕是最贫穷落魄的时候,他都没有求过人,可现在,他求人了,还是这么彻底。
车里不说话,姜不凡就一直都保持者弯腰的姿势,汗一滴滴的从鼻尖落下,这么大冷的天,姜不凡却像是深处在炙热的六月。
良久,车里终于传来了苏媚的声音,还是那么娇媚慵懒,还带着一点点小遗憾,好像是没有好戏看了的样子。
“行了,我就是一个没本事的女人,有事就跟我家男人说,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苏媚淡淡地说。
姜不凡的身体一颤,而白俊逸的虎躯也是那么一震,他觉得自己被苏女王坑了。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