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可以考虑一下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和女人相处对于男人来说绝对是一件极其考验智商的事情,这种考验的残酷程度绝对和女人的风华绝代程度成正比。()
和一个唐凝周旋已经让白队长绞尽脑汁,加上一个苏女王,于是白队长的生活就变成了:随时都要考虑这个女人在这个时候说了这么一句看似什么都不代表的话到底代表了什么?那个女人的眼神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自己又做错了?还是自己之前勾搭人事部的软妹子又被发现了?
白队长觉得自己都快要得神经病了,比如现在,他觉得苏媚把这个包袱丢给自己绝壁是有阴谋的。
尽管这样……白俊逸还是没好意思憋住被苏媚称之为“我家男人”的得意之情。
这个女人忽然这么称呼自己,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如同惊弓之鸟的白俊逸被坑了太多次,现在甚至产生了会不会唐凝忽然瞬间移动到了车里头,然后躲起来偷偷地听就见自己会不会顺着就应下来这个身份……白俊逸甚至都觉得自己看到了唐女神磨着小白牙准备自己一应下来之后就扑上来咬自己一口两口三四口的样子。
随即,白俊逸就陷入了深深的羞愧之中,他觉得自己太没出息太没底线了……这么不可能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呢?
不过,说不定苏媚拨通了电话,唐凝拿着手机在那头听着什么的……这样双簧一样的坑已经让白俊逸粉身碎骨过好多次了。()
用唐凝不屑的话来说就是:一头猪都该长记性了,你怎么还是见坑就跳?
警惕的白俊逸没有吭声,因为他觉得苏媚这个时候搞不好正妩媚地笑着用铁锹挖出一个深坑,就等着自己再一次跳进去……而他的沉默,在姜不凡和刘成杰看来无比的高深莫测,他们的心也随之提了起来,苏媚话语里的意思已经表现的非常清楚,只要白俊逸点个头,刘成杰的命算是保住了。
姜不凡看着一直沉默表情严肃的白俊逸,咬了咬牙,他最终还是走到了白俊逸面前,深吸一口气,膝盖缓缓地下弯……
他,竟然要给白俊逸下跪!
为了刘成杰,他这个从骨子里就带着骄傲的人,居然要给白俊逸下跪。
刘成杰的脸色铁青,不是愤怒的,而是震惊的。()
“不要!”刘成杰声嘶力竭地大吼,他想要跑过来,只是当他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却见到姜不凡的膝盖被白俊逸用脚挡住了。
“这是你第二次要向我下跪。”白俊逸皱眉说,姜不凡的行为也的确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男儿膝下有黄金,随随便便下跪的男人注定不可能赢得别人的尊重,但是白俊逸却并没有因此看不起姜不凡。
这个男人这一跪,连白俊逸都觉得情深意重。
“第一次是我想要拜师,你没有收我,如果收下了你就是我的师父,一跪天,二跪地,三跪父母,四跪恩师,这是道理。而没有收下,你也不会让我跪。”姜不凡的嘴唇微微抖动,艰难地说道,说完,他抬起头看着白俊逸,眼神里有着深深的疲惫和……哀求,“这一次是我为了刘成杰向你求饶,是私情,是我求你。”
白俊逸还未说话,此时刘成杰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和勇气疯狂地跑到了白俊逸的面前,扑通一声跪下,他声泪俱下地说:“是我对不起你,一切错的都是我,我不该赚那些黑心钱,更加不该害的不凡为我下跪,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要杀要刮请你随便,但是不要牵连不凡!求求你了!”
白俊逸平静地看着刘成杰,忽然说:“你知道我为什么阻止姜不凡下跪而不阻止你吗?”
刘成杰回答说:“我知道,因为我本身就罪该万死,我是个罪人,是个忘恩负义挟恩图报的混蛋王八蛋啊!”
看着刘成杰声泪俱下悔不当初的样子,白俊逸硬生生地把那一句因为你开了个卖假药的医院万一以后你老子我去那医院给你假药害死怎么办的话咽下去,转而说:“我一直都有一个信条,任何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无论是谁。()”
在姜不凡面如死灰的时候,白俊逸轻轻地说:“去自首吧,去接受你该得到的惩罚,枪毙还是坐牢,都是你该得的。”
这话,其实已经算是放过刘成杰了。
姜不凡从来没有奢望过白俊逸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也是不切实际的事情,而刘成杰的确需要得到他应得的惩罚,这是每个人都一样的,举头三尺有神明,做什么事情都要怀着敬畏之心,不信抬头看看天,放过谁?
姜不凡求的只是白俊逸不要出手,而如果是法律裁判,他知道只要是刘成杰诚心悔罪有自首表现,枪毙是不可能的,牢狱之灾却是免不了,但好歹,人还活着不是吗。()
姜不凡低下头没有再说话,再多说什么就是不知好歹了。
而刘成杰则深深地把脑袋磕在地上,身体不断地颤抖着,这是一种痛恨,更是一种忏悔。
这个人总算是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良知。白俊逸摇摇头,转身就走。
姜不凡弯下腰拉起了地上的刘成杰,正一步步地朝着警车走去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白俊逸的声音。
“拜师的事情,我可以考虑。”
姜不凡愣愣地看着车子走远,木然站在原地良久,这样的结局,却是他之前怎么都没有想到的。
叫醒他的还是刘成杰。
“不凡,对不起和谢谢的话我也不说了,你能先带我回家吗?”刘成杰说……
姜不凡微微皱眉看着刘成杰,之前说好了自首,难道他到了现在依然还有别的心思?这样的话,刘成杰就真的彻底没救了。
“你误会我了,我是想要好好地再孝敬一下我爸,你说的对,这么多年了,我再也没有孝敬过他,当时我出事的时候他还坐着轮椅去为我求情,但是我却把一切都当成了理所当然,现在我已经醒悟过来了,就一天,明天我就去自首,我所有的积蓄我都会做个账,把我以前存下来的工资留给我爸爸养老,多余的那些不该得的,赔偿那些被我害过的人,算是我力所能及的一点点赎罪。”刘成杰诚恳地说。
此时的他虽然还是一脸血污,但是表情却比以前要丰富太多了,有即将解脱的释然,也有痛改前非的决心,总之,整个人都亮堂了起来。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姜不凡叹了一口气,说道……
第二天一大早,白俊逸在家门口看到了眼睛通红的姜不凡。
“你在这里站了多久?”白俊逸错愕道,此时的姜不凡身体虽然依然笔直,但是身上的衣服却被露水打湿了,而身体也在微微的摇晃,没有几个小时绝对不会变成这样。
“刘成杰昨晚跳楼了。”姜不凡没有回答白俊逸的问题,声音嘶哑地说。
白俊逸愣了愣。
“他写了一份遗书,还有一份悔罪书,他把他所有的财产都拿出来要赔偿那些受害人,而他自己在照顾了他爸爸之后就跳楼了。他说他不愿意去坐牢,但是他也知道他没有脸再活着了,或许真的如同他自己说的,死才是最好的解脱。”姜不凡的眼睛越发通红。
“先进门吧。”白俊逸让开门说。
姜不凡走进了屋子里,坐在沙发上,双手抓着头发,表情痛苦。
“现在什么打算?”白俊逸倒了一杯热水给他,说。
“他爸爸还不知道这件事情,我打算瞒着,老人的时间也不多了,我打算代替他孝敬老人。”姜不凡低声说。
白俊逸点点头,姜不凡能这么做的确算是仁至义尽了。
“这个,是刘成杰的遗书里让我交给你的。”姜不凡从怀里摸出了一份文件袋,送到白俊逸面前。
白俊逸打开一看,赫然是一份股权转让协议书,把刘成杰名下医院所有的股份都转让给了苏媚,而这么一来,苏媚就可以节省很多步骤了。
“谢谢。”白俊逸收下了这份文件,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医院其实已经不剩下什么东西,就大楼和地皮还值钱,而既然接过了股份相应的那些之前医疗事故的医疗赔偿也要承担相应的比例,哪怕刘成杰用所有的积蓄去偿还了大部分,但是剩下的也不是个少数目,所以这算是一种各取所需,刘成杰想要无牵无挂的走,苏媚得到医院,公平交易。
“因为他刚死,事情还很多,我就先走了。”姜不凡站起来说。
白俊逸没有挽留,把他送到门口说:“什么时候忙过了可以来找我,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跟我学东西,不会轻松的。”
姜不凡露出第一个笑容,重重地点头之后大步流星地走了。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