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来自津城的请帖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之后的早晨,苏媚依然比唐凝起的更早一些,白俊逸在她下楼的时候把刘成杰的事情说了一遍,顺带也把那份股权转让协议书给了苏媚。()
苏媚对此到是没有太大感觉,对于苏媚来说刘成杰这样的人不过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是杀了也好是绕过也罢,都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她肯定不会在这样的小事上浪费太多的时间,有这个精力还不如考虑一下上次用的新面膜效果是不是更好了。
不过刘成杰临死之前所做的事情到还真的是让苏媚对他最后的一点厌恶给打消了,点点头,苏媚说:“之前那些受害者的家属那边我会处理好的。”
“虽然多数受害者家属都是可怜人,但是现在这个年头一些人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找到了机会狠狠咬一口下来也不得不防。”白俊逸说道。
苏媚妩媚一笑,说:“从来只有我从别人那里抢钱,我还没有被谁抢过钱。”
得,有了苏女王这么霸气侧漏的一句话,白俊逸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无论如何,收购医院的事情算是彻底的告一段落,接下来的就是医院里从业人员的重新整编和招聘,还有就是对医疗器械的重新采购以及再次装修开张,这些事情自然有苏媚下面的专业团队去管理,不用操心。()
说好话的功夫,唐凝洗漱好之后下楼了,此时早饭也已经做好,坐在餐桌上喝着香喷喷的粥,唐凝忽然说:“你明天陪我去一趟津城。”
津城?那不是京城的卫星城市么,那个地方鱼龙混杂,什么货色都有,之前白俊逸就在那边做过好几起天怒人怨的勾当,弄的现在津城的一群人还在整天扎小人诅他断子绝孙早死,总之白俊逸对这个名字很敏感,闻言就摆出了一张不乐意去的臭脸。
却不想都还没等到白俊逸摆好一张臭脸,唐凝自己就先把脸拉了下来,气哼哼地说:“那些官僚简直就是误国误民!都该杀!”
唐凝虽然经常因为一些公事或者白俊逸而大动肝火,但是却极少说出该杀这样的字眼,可见这一次的事情是真的触怒到唐凝了,难怪昨晚从公司回来就叨叨咕咕地大发脾气,还拉着苏媚念叨了好久。
苏媚好像知道事情的经过,不过她却笑了笑,满含深意地看了白俊逸一眼,慵懒地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说:“我吃饱了,今天还要去把医院的事情处理一下,先走了,你们慢慢聊,再见。()”
说完,苏媚就一扭一摆地走了,看的白俊逸一头黑线,这妖精之前还说医院的事情不用她操心呢,找理由也好歹找一个能照顾别人自尊心的理由啊。
这么拙劣的理由,简直就是明摆着姐姐不打算搀和你们的事情了嘛。
苏媚一走,白俊逸回头顿时发现唐女神气鼓鼓地嘟着嘴看着自己。
白俊逸单手抚额,每次唐女神露出这个表情的时候就代表着有一件事情让她很不爽,而她不爽的时候唯一变爽的办法就是把那件很不爽的事情给铲平了。
“说吧,到底咋回事?”白俊逸无奈地问。
唐凝闻言这才喜笑颜开,不过一说到那让她不爽的事情,脸上瞬间又阴云密布了,她愤愤不平地说:“还是之前提供给军方的那一批高纤维材料的事情,本来合同都敲定好了,但是忽然军方那边说我们送过去的第一批货有问题,现在不但要退货重新考虑合同,甚至还考虑追究我们的责任!”
“货有没问题?”白俊逸问道。()
唐凝郁闷地说:“要真的是货有问题我也不至于这么生气了,因为是和军方的订单,更是第一批货,所以我特意吩咐下去一定要小心对待,所以整个工序和流程都是绝对万无一失的,更何况有点脑子的人都不可能在和军方的订单上动手脚,本身军方就很大方,订单的利润率很高,犯不着为了多出来的一些蝇头小利损失了自己的信誉更得罪了军方,这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白俊逸眯起眼睛说:“既然货没问题,那么人就有问题了。”
唐凝从身上拿出了一份请帖扔到了白俊逸的面前,板着脸说:“你招蜂引蝶的本事真不小啊!”
白俊逸狐疑地看了一眼唐凝,接过那请帖一看,顿时就眯起了眼睛。
唐凝小姐与白俊逸先生敬启,幸得芷晴先生照顾,于舍下九州会所开业两周年之际到场奏琴,此乃盛事,舍下夜不能寐,左思右想,觉若无唐凝小姐与白俊逸先生到场一聚实为憾事,故今日奉上请柬一封,还望唐凝小姐与白俊逸先生准时到场,傅凰敬上。()
白俊逸看着这请帖愣了半天,本还等着他发表意见的唐凝等了一会见白俊逸不吭声,表情古怪地对白俊逸说:“你总不会看不懂吧?”
唐凝的语气小心翼翼的,之前这样的乌龙事情不是没发生过……一次唐凝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就把一份真正的商业机密的文件给白俊逸让他帮自己审批一下,结果这个死人头信誓旦旦地接过去之后十分钟没到愣是被一份文件给催眠的睡了过去,完了还死鸭子嘴硬不承认自己看不懂……唐凝每次想到这件事情就想笑。
有了这样的前车之鉴,唐凝现在也实在不敢用一般人的常识来衡量白俊逸。
白俊逸显然也想起了这件事情,就是这个被他视为人生污点的事情让他恨不得把唐凝脑子里这段记忆给删除掉,他板着脸说:“乱说什么呢!我是那么没文化的人吗?不就是一封咬文嚼字的请帖,这么做作装逼的东西谁看不懂?”
见白俊逸梗着脖子的样子,唐凝抿唇一笑,却也不多说什么,这个家伙就是这个德行,绝大多数时候都处于一个死要面子的状态。
“不就是让我们去参加这个什么九州会所的两周开开业纪念?不过这和你公司的事情有什么关系?”白俊逸疑惑地问。
唐凝冷笑道:“军方的通知前脚到,后脚这请帖就送到了司马如男的办公桌上,你说有没有关系,这傅家是真的还不甘心呢。”
白俊逸耸耸肩说:“你也别太恶意揣测别人了。”
“你想说的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哼哼,之前对付傅一臣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想的,恨不得在我面前把他说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大混蛋,现在换了一个傅凰怎么,全世界在你眼里都是大善人了?”唐凝啪的一声把筷子拍在桌子上一脸不乐意地对白俊逸说。
白俊逸看着唐凝的反应愣了一下,让后一脸诡笑说:“你吃醋?”
唐凝错愕了老大半天,这才羞恼地起身一个劲地拍打白俊逸,说:“你才吃醋呢!吃你个死人头啊!谁要吃你的醋了啊!”
打闹了一阵,白俊逸这才把事情转移到了正事上,指着那被两人丢在桌子上的请帖说:“你打算去?”
“当然要去了,怎么能怕了她?更何况,这里要是不去的话,军方那边的事情的确是个麻烦,毕竟从现在军方拿出来的东西来看他们是有着确凿的证据证明是我们提供了伪劣的产品,对方又是军方,不是普通的生意伙伴,我们就算是想要取证证明自己都很难,这一步是被他们抓住了先机。”唐凝气恼地说。
白俊逸干咳了一声,说:“要不,我让人帮你问问情况看?”
唐凝斜眼看了白俊逸一眼,说:“这事我连我爸都没说,你觉得我会希望你也用这样的办法去解决这件事情吗?”
白俊逸无语。
“虽然他们用这样龌龊的办法来阻挠我,但是我不能和他们一样,否则的话我就会变成连我自己都看不起的那种人,趋炎附势永远都只是旁门左道。”唐凝冷声说。
白俊逸一脸敬佩地说:“有骨气!我喜欢!”
唐凝瞥了白俊逸一眼,说:“你从来不会这么直接的夸奖我的。”
“的确,你真的是了解我,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一下。”白俊逸努力地让自己的表情不是那么没尊严。
唐凝静静地看着白俊逸,一脸正经的表情下有点点的小期待,居然像是在等着打开礼物盒的小女孩。
“那个芷晴先生到底是谁?”白俊逸尴尬地问。
唐凝愣了一下,然后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白俊逸说:“你连芷晴先生都不知道?”
白俊逸被唐凝这好像看外星人的眼神激怒了,他板着脸说:“我为什么要认识他?又是芷晴又是先生的,是公是母我都不知道!”
唐凝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等到白俊逸的脸越来越黑,唐凝这才扶着腰上气不接下气地解释说:“芷晴是个女人,她之所以有名气是因为她是现代真正的琴道大家,还有,先生是对她的尊称,从一开始就没有规定说先生必须是男的……”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