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飞往津城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唐凝被逗的不行的好心情终于因为白俊逸恼羞成怒的一句“唐先生”而彻底宣告结束。()
尽管还是没弄明白这个芷晴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在第二天,白俊逸还是和唐凝踏上了去津城的飞机。
飞行在三万英尺的高空,白俊逸的眼神不着痕迹地在身前弯腰为自己送上一杯矿泉水的空姐胸前飘过,最后得出了传说中的空姐都是需要在国际航班上才出现扬我国威,而国内普通航班是个女人基本上就没多大问题的结论之后白俊逸失望地把眼睛放在了窗外看似很缓慢地后退的洁白云层上。
飞机飞行中的轰鸣和略微颤抖的机身让人其实很容易入睡,唐凝就坐在白俊逸的内侧,此时戴上了眼罩正如同小猫儿一般蜷缩在商务舱几乎都能当躺椅来睡的位置上,唐女神的睡相从来就不太老实,比如现在就把脑袋搁在白俊逸的肩膀上,时不时地还伸出小手抓抓捏捏,总之就是不太安分。
而每一次唐凝睡梦中无意识的在白俊逸身上的动作都会引来一道火辣辣的视线……白俊逸郁闷地叹了一口气,把司马如男这个女人带来干什么,这不是糟心呢么。()
司马如男的出现对白俊逸的影响是巨大的,比如如果现在她不在的话,白俊逸就可以很绅士地向空姐要一条毯子,然后把自己和唐女神一起盖起来,也可以在毯子下面对唐女神抓抓捏捏报复回去了。
可司马如男如同守护着小鲜肉一样防备的眼神让白俊逸的愿望落空,只能被动地被唐女神占便宜。
说到不该来的人,白俊逸又扭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看了一眼,脸上苦涩的表情更浓了……注意到白俊逸看过来,姜不凡的脸上路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用眼神示意白俊逸是不是有什么吩咐要自己过来。
看到白俊逸一脸的苦涩和无奈,姜不凡挠了挠头,然后作出要起身过来看看的意思,但是他才起了半个身,白俊逸就心烦意乱地摆摆手示意他不用过来了。
白俊逸怎么都想不通,这个之前还在处理刘成杰丧事的家伙是怎么神通广大地在今天早上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抱着自己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表示要一起走,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就算死都要跟师父死在一起……一想到这个家伙好歹也算是个中层干部,是魔都特警大队的副大队长白俊逸就一阵的蛋疼,没节操到这样的地步也算是一朵奇葩了。()
郁闷的叹了一口气,看着窗户外面洁白的云层就像是少女一样纯洁而美好,白俊逸有预感自己的这一趟津城之行不会太平静了。
因为飞机晚点的缘故,所以当白俊逸和唐凝一行四个人落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本该华灯初上的时候却因为是冬天的缘故而天色已经全黑,走下飞机来空旷的停机坪充斥着狂风在呼啸,冰冷刺骨的寒风和空气让人一瞬间就领略到了北方的严寒。
唐凝是土生土长的南方人,极不适应这乍然袭来的寒风,下意识地缩了缩身体,然后就感觉到了一个宽厚的怀抱帮她抵挡住了多半的寒风。
抬起头看了白俊逸一眼,嘴角带着满意的笑容但是嘴上却一点都不肯认输地说:“哼,算你识相,不过不许占我便宜哦。”
白俊逸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穿的里三层外三层跟个天线宝宝似的,就是一头猪包了这么多衣服手感都是一样的,还占什么便宜呢?”
唐凝觉得一瞬间这火气冲上来立刻就把严寒给冲散了,她怒气冲冲地说:“你不贫嘴你能死啊你!”
“我这怎么就贫嘴了,我的意思是我没有占你便宜的意思。()”白俊逸解释道。
“你就有你就有!你贫嘴了还不承认!你讨厌!”躲在白俊逸怀里,唐凝仰起小脸哼哼着说。
白俊逸刚张嘴想要反驳,唐凝却把那双美得能让人沉醉进去的眼眸一瞪,委屈地说:“你就不能被我说一次啊!”
根据以往吵架拌嘴的经验,这个时候自己要是再废话的话估计就是一顿粉拳招呼上来了,白俊逸叹了一口气,这个世界真的是越来越难了。
看着前面一边吵吵嚷嚷一边紧紧相拥的两个人走着,身后跟着的姜不凡和司马如男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表情。
姜不凡一脸的羡慕和赞叹,而司马如男则是一脸如同死了老娘又瘫痪了老爹的表情,那张施了淡妆且穿了职业装而显得很正式严肃的脸上更是板起来都能当砧板来用了。
“哎,真是羡慕师父和师娘的感情这么好啊。()”一路上司马如男都没有说话,姜不凡觉得自己身为一个男人应该主动一些,于是感慨着说了一句。
他以为能得到司马如男赞同的话来着的,结果却感受到了身边一道冰冷的杀机冲天而起。
姜不凡满脸错愕和小心地看着暴怒中的司马如男,小心翼翼的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说错了。
冷冷地看了姜不凡一眼,司马如男重重地哼了一声,空气里因为她的这么一哼充满了一股子百年老醋被打翻的酸味,她说:“不说话的没有人把你当哑巴,还有,以后不准再叫小姐什么师娘,丢人!”
话说完,司马如男一甩自己的齐耳短发,扭头就走。
错愕地看着穿着职业小高跟一身苗条笔直的女士小西装走远的司马如男,在停机坪上辉煌灯火下,竟把司马如男其实很苗条纤细很适合职业装的身材衬托的无比完美,砸吧了一下嘴,姜不凡咽了一口唾沫,喃喃地说:虽然没有师娘那么无懈可击,但是这小辣椒一样的女人也别有味道啊……
大唐集团业务遍布江南,不过在北方分公司到很少,这和唐江山早年的布局也有关系,不过因为之前和军方订单合作的缘故,唐凝专门派了一批人在京城弄了一个常住办公室来为军方服务,本来京城那边的意思是派车来接,但是唐凝见京城过来津城也不近,加上下飞机的时候已经不早,于是就打发他们别来搀和。
这样一来,白俊逸和唐凝就只能坐出租车去市区。
唐女神是好久没有坐出租车了,神情有些小兴奋,把行李往白俊逸手上一丢就钻了进去,白俊逸也很兴奋,把行李朝着姜不凡一丢就也钻了进去……白俊逸忽然发现姜不凡过来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出租车上,看着周围灯火辉煌的路灯被拉成了一条长龙快速地朝着后方移动,唐凝对白俊逸说:“上次来津城好像还是我读大学的时候,跟同学一起过来参加一个考试,那时候我们偷偷地跑出去逛街,津城的包子和油条都很好吃呢。”
听这话,前面的司机到是先应开了,操着一口纯正的天津腔笑着说:“你们是外地刚来的吧,哈哈,我们津城的特产就是狗不理包子和油条,话说回来,你们知道油条这个东西有个典故不?”
唐凝和白俊逸相视而笑,油条的典故一般人都知道,不过这个时候两个人也不想破坏这司机大叔的谈性,于是很配合地摇头。
“以前南宋的时候,老百姓都很痛恨秦桧,但是又没有办法,后来秦桧死了,老百姓为了表达自己对这个大奸臣的痛恨,就用两根面筋捏起来放在油里炸,那个时候叫油炸桧,后来时间慢慢的过去,秦桧也没有人提起了,但是这个油炸桧的作法一直流传了下来,慢慢地就变成了油条,油条是比较通俗的叫法,也有叫油馍和麻糖的。”司机显然不是第一次介绍这东西了,说起来朗朗上口。
唐凝好笑地说:“大叔,你这不像是一个出租车司机,到更像是一个导游啊。”
大叔爽朗地大笑道:“我女儿就是导游,经常见她回来备课,这么多年听都听会了,你们要是想去什么景点的话和我说,我介绍你们去我女儿在的旅行社,一定给你们打折。”
唐凝只是笑着,看着窗外飞退的景色因为靠近市区而渐渐的繁华热闹起来,眼神里有着淡淡的温馨,她忽然转头在白俊逸耳边说:“其实这样的生活也挺好的,平凡,简单,柴米油盐。”
“那是你新鲜。”白俊逸一语道破天机地说。
唐凝给了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一个大白眼,娇嗔着说了一句“木头”。
两辆车四个人来到了之前预定好的酒店,白俊逸走下出租车抬头看这金碧辉煌高耸入云的建筑物,扭头对唐凝问:“一个晚上多少钱?”
唐凝愣了一下,弱弱地说:“不知道啊……”
唐凝怎么会去管这样的小事,出行的机票酒店什么的,一般都是司马如男安排的,此时见到白俊逸问起,扭头看向了司马如男。
司马如男正好付了车钱过来,淡淡地说:“小姐的套房是13888,我们三个人的是普通标间,2666一间。”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