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那些过往的风花雪月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东临渤海,因为一条海河而贯穿全程的天津是北方难得水路发达的城市,而事实上它的兴起也正是因为京城为核心的政治中心因为对漕运的需求而开始发展起来的,总之,津城在北方可以说是难得依山傍水的好地方。()
在津城滨海新区,因为靠着渤海,有着天然深水港优势的滨海新区发展的很快,和其他城市的开发区那半死不活的样子,如今的津城俨然成了真正的两个核心城区的规模,在滨海新区也是热闹非凡。
灯火辉煌的滨海大道上,宽阔的双相八车道是南方多山的城市绝对羡慕的奢侈画面,左边是海,右边是繁华的现代化城市,笔直的滨海大道横穿而过,像是一个平静淡漠的旅客,从容地看着城市的崛起和繁华,看着大海的沧桑不变。
一辆宾利缓缓地在路边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一双穿着高跟鞋的修长****轻轻地踩在地面,而后从里头出来一个女人。
这女人极其精致,身上的气质宁静而致远,带着淡淡的佛性,她含眉而立的样子容易让人想到一朵与世无争的水莲花,从容地接受着众生的膜拜。
这个女人就是傅凰。
走下了车,离开温暖的车内,外面迎着大海的海风让人下意识地缩了缩身体,而穿着单薄的她好像感觉不到冷,听着耳边的海涛声,迎着海风走到了滨海大道的栏杆边,此时她的脚下,就是波涛了千年不变的渤海。
“秉钺来渤海,三载始一逢。有人说渤海不是海,只是承蒙了黄海的福音而成的一滩死水,西灌京城。()”傅凰迎着海风淡声说道。
此时,一个穿着剪裁得体的休闲西装的男人走到了傅凰的身边,这个男人长得很俊朗,他双手插在裤兜里侧头看着海风下发梢微乱的傅凰, 眼神柔和,随即笑道:“一些无知竖子的可笑之言,怎么能当真?”
傅凰转头看了这个男人一眼,笑着说:“周家太子复,林家世子戬,人们都说京城不管怎么说都是个有龙气的地方,出现的人杰便是太子,而津城始终差了一些底蕴,陪都也只是个陪都而已,所以周复是太子你林戬只是个世子,一直都觉得你不会这么甘心地屈居人下的,现在看来似乎的确是这样。”
林戬仰头哈哈大笑道:“这话从何而来?太子未必那么好当,世子也就未必真的那么窝囊,你和其他人一样觉得我很窝囊憋屈,但是我自得其乐又有谁知道呢。”
傅凰微微摇头,说:“想知道周复是怎么评价你的吗?”
林戬眉毛微微上扬。
“他说……”傅凰卖了个关子,拉长语调之后见到林戬果然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之后便得意一笑,随即语气猛地冷淡下来,一秒钟不到的功夫前后的变化几乎如同两个人一样,“他说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会杀了你,毫不犹豫的下死手,而现在没有机会,所以他和你是好兄弟。”
林戬好像没有想到会得到周复这样的评价,愣了好半天之后哈哈大笑,笑得气也喘不过来,说:“这个周复,哈哈哈,这话是他说的我真相信,哈哈,不过我我到是挺自豪的,号称京城五十年来的人杰,能得到他这么郑重其事的评价我还真的有点受宠若惊。()”
“旁人要是被周复这么惦记着第一个反应恐怕就是有多远跑多远,就你们这样的疯子才会觉得兴奋吧。”傅凰平淡地说。
林戬敏锐地察觉到了傅凰用的是“你们”而不是“你”这个字眼,他挑起眉毛微笑着说:“你特意从魔都邀请来的你个家伙也是其中一个吧?”
林戬到是觉得挺好奇的,周复是什么人他很清楚,而身边的傅凰是什么人他更是知根知底,而能同时让这两个人这么惦记着,据说这个人之前还让周复吃了好几次闷亏,此时更是让傅凰大老远想方设法地把他从魔都请过来,似乎之前傅一臣出事和这个人也有说不清的关系,总之好像周围他所知道的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人都跟这个神秘的男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到底是何方神圣?
林戬还未等傅凰回答他的话就说:“你的目的达到了,我的确对这个人产生了好奇心,很有意思啊,还没有见面就让我开始期待的人现在已经越来越少了。”
傅凰淡淡一笑,对林戬的话不置可否,她说:“他的确是其中一个,不过他是很特殊的一个,对于周复……他从来都不关心,而周复恨他入骨,拿他却没有太好的办法, 确切的说,如果不是因为我哥哥的话,我不会选择和这样的男人成为敌人,从他的身上我感受到了一种令人不安的危险感。()”
林戬脸上的笑容越发的迷人,伸手揉着下巴说:“看来,这个家伙我还真的要会一会啊,听见你这么说,我都有些迫不及待明天的宴会了。”
转头看了林戬一眼,傅凰转身回到车上,然后宾利缓缓地离开。
站在海边,目送着傅凰离开,林戬脸上的笑容缓缓地收敛,此时一辆低调的黑色房车缓缓地停靠在林戬的身前,林戬上车之后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淡淡地说:“查一下之前傅一臣出事的经过。关注一下一个叫白俊逸的男人。”
“是的。”一个人应道,然后,车内就陷入了沉默。
任何一个海边城市最贵的房子永远不是市中心而是……海景别墅,不管你面前看到的是一个死水一样的人工湖还是一条臭水沟,开发商都会信誓旦旦地告诉你这里的确是海景房……距离海边仅仅二十公里而已。
不过傅凰住的房子自然是真正的海景房,甚至连楼上都不用去,站在一楼就能够听见阵阵的海浪声,咸湿的海风吹拂沙滩,走出门就是大海,这是城市里不知道多少小资们梦寐以求的房子。
回到家里,傅凰的神色有些疲惫,刚推开门,就见到一个穿着居家便装的女人端着一杯姜茶走过来。
傅凰微笑着接过了姑姑傅莹送来的姜茶,说:“谢谢。”
傅莹说道:“外面风大,如果不注意身体的话很容易就感染风寒,回到家里也喝一杯姜茶驱寒,不管怎么样照顾自己的身体总归是最重要的。()”
傅凰捧着姜茶浅浅地喝了一口,坐在沙发上说:“会场已经布置的差不多了,之前去见了芷晴先生一面,芷晴先生似乎有些累,很短的时间就结束了谈话,她还是那个意思,并不打算接受任何商业签约,就算是这一次答应我们的邀请也还是看在姑姑早年你和她有些缘分的因素上。”
傅莹坐在傅凰的对面说道:“芷晴先生是真正的大家,名利根本不在她考虑的范畴之内,我敬佩的人不多,这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就是我敬佩的人之一,她不接受商业签约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如果她想要走到前台的话,也不会等到今天。”
傅凰点点头,并不意外姑姑傅莹给了芷晴先生这么高的评价,事实上在和芷晴先生接触过之后任何一个人都会不吝啬最好的赞美之词来形容她。
“不过姑姑,和芷晴先生的缘分是很难得的事情,用在这一次的事情上,会不会有些不值得了?”傅凰抬起头问道。
傅莹轻轻一笑,说:“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有资源总是要利用起来的,放在那里时间久了反而淡了。”
傅凰并没有说话,虽然姑姑没说,但是她知道为了邀请芷晴先生过来,姑姑付出了很多努力。
“不说我了,你之前的事情办好了没有?”傅莹问。
傅凰点头说:“林戬已经走进这个棋盘里了,虽然他对我的目的心知肚明,但是这么骄傲的男人是不会允许自己最骄傲的领域里出现一个竞争对手的,男人之间可怕的征服欲在他和周复这样的人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你哥哥之前何尝不是这样,所以一直以来我都不觉得他是目前的傅家最合适的接班人,你有着不弱于我见过的任何一个年轻俊杰的能力,而且因为你是个女人,所以你比那些男人更冷静更有优势,我一直都希望你能站出来挑起家族的重担,这一次你哥哥出事了,偌大的傅家不能落在旁人的手里,家里那些亲戚多半都是居心叵测的人,或者干脆就是扶不起的阿斗,我和你爸爸的心血都在你的身上了,这一次能否圆满就是家族对你的考验,一定要小心为上。”傅莹凝声说。
傅凰轻轻地把茶杯放在桌上,说:“这件事情我还没有考虑好。”
傅莹叹了一口气,站起来怜爱地看着傅凰说:“一旦开始承担起家族的责任,那么一个女人很可能会失去自己一辈子最重要的东西,所以之前虽然我和你爸爸一样觉得你是最合适的人,但是我从没有让你出来承担什么,甚至单纯地从一个姑姑的角度来说我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地这样过下去,可现在世易时移,身为家族的子女,总要有些取舍,姑姑是过来人,知道其中的苦楚,你要做好准备。”
“一辈子最重要的东西?爱情吗?还是家庭?姑姑,你一直都没有嫁人,难道唐江山在你的心里真的那么重要?”傅凰忽然说道,说话之间,傅凰的神情有些肃然地看着傅莹,在傅家,唐江山这三个字一直以来就是禁忌,一直都不允许被提起,以前还小的时候傅凰不懂为什么说到魔都大家都会沉默下来,后来知道了一些事情,傅凰却始终不能相信,连自己的姑姑都走不过所有女人都会遇到的这一关?
本来,傅凰也不会在姑姑的面前提起唐江山这个名字,但那时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总有些事情要说明白的, 例如姑姑和唐江山之间的关系,这一直以来都是傅凰很想要知道的。
傅莹在听见唐江山这三个字的时候愣了一下,但是表情并没有以往那样勃然大怒,此时的她却显得格外的平静,本已经站起来打算离开的她重新坐下,说:“我知道你很想知道,现在眼看着你在走上一条和我一样的老路,那么我就把我们之间的事情说给你听听吧。”
“那时候他才刚刚起家,可以说穷的叮当响,我和他认识是因为在路边的摊位上,当时他在摆摊,我刚好路过,见到寒风里一个青年蹲在摊位的后面,面对人来人往的街道想要叫卖自己的东西但是却不好意思开口,我觉得很有意思,就过去问他东西怎么卖,那个时候他面对我脸红的厉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不过我还是买了一件东西,后来他和我说我是他的第一个顾客。”
傅莹的表情有些恍惚,时而恍惚时而微笑,在她的叙述中傅凰好像在经历一段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的故事。
“我们确定了关系,但是我知道家族是不可能让我嫁给这样一个穷小子的,他什么都没有,而我却是傅家的小姐,当时你的爷爷一直都在催促我尽快回去,为了我们的未来,我让他等我,我想我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给他们看哪怕是不成为联姻的工具我也能够为家族带来足够的利益……为了这么目标,我竭尽所能地工作, 努力地把一切都做到最好,但是时间过去,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却被告知他已经结婚了。”
傅莹苦笑,看着傅凰说:“一开始我很恨他,是他不等我,让我的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他抛弃了我,于是我回去魔都,我想要报复他,但是结果你也知道了,我输了,在最关键的时候我心软了,而他……那时候他已经不是那个不好意思叫卖自己商品的小贩了,他已经成长为了真正的的枭雄。我一败涂地,他带着战胜傅家的荣耀,登顶魔都。”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