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司马如男很愤怒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公主和马夫的爱情最终能不能成为一个童话般的美好故事,白俊逸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现在正面对一个很大的危机。www.tyjiao.com
“小姐,你在房间里吗?”
门外不断地传来司马如男不厌其烦的叫门声?每次传来司马如男的声音,躲在被窝里的唐凝就用脚后跟蹬白俊逸,“你快点出去应付她啦!反正不准让她知道你昨天晚上留在这里,要不然,要不然我就咔嚓了你然后从这里跳下去!”
被窝里传来唐凝闷闷额声音,白俊逸一头的黑线,这个害羞的根本不敢见人的女人真的有胆子从这么高的酒店跳下去么?都有胆子去找死了还不敢见人?
司马如男皱着眉头,她很清楚小姐的作息时间,按照道理来说现在已经是早上九点钟,无论如何小姐都已经起床了,但是她过来叫了将近六七分钟的门都没有来开门,这让司马如男有些担心。
就在司马如男再一次敲门,并且做好了打算小姐要是再没有回应的话就另外想办法寻找的时候,门开了。
猝不及防之下司马如男差点敲在了白俊逸的鼻子上。
可看到开门的居然是白俊逸,司马如男的脸上的表情经过了短暂的凝滞之后就是无法相信和无法接受的震惊。()
这个,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小姐的房间里?
看到白俊逸一身的睡衣,司马如男更崩溃了,难道这个男人昨晚睡在小姐的房间里?
这个念头让司马如男浑身如同遭到了雷击一样,呆滞如同一个木头人一样看着白俊逸,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之前小姐对白俊逸的态度与众不同,甚至有点暧昧司马如男是知道的,也正是因此她对白俊逸格外看不顺眼,任何靠近小姐对小姐有企图的不管男女都会瞬间拉足司马如男最大的仇恨值,而其中白俊逸就是佼佼者中的佼佼者。
可现在,白俊逸居然和小姐睡在了一起,这让司马如男内心如同有一股火焰蹭的一下燃烧了起来,瞬间几乎要把她的理智全部吞没。
幸好,多年良好的修养让司马如男没有你立刻做出过激的反应,只是她在强行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她还不敢相信小姐居然能真的跟眼前这样根本一无是处的男人发生什么,小姐那么完美无瑕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和一个男人睡在一起!
本着这样的想法,不断地在安慰自己的司马如男干涩地开口说:“你为什么在这里?”
白俊逸没好气地说:“我在自己的房间睡觉有什么好奇怪的,你大清早的跟催魂一样的来敲门把我吵醒了不说居然还理直气壮地问我为什么在我自己的房间,你确定你已经睡醒了吗?”
嘶……
司马如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冷冽的空气进入体内让她勉强保持着最后的理智不被燃烧,她冷冷地盯着白俊逸,咬着牙说:“我知道你油嘴滑舌的,但是请你给我一个解释,为什么你穿着一身睡衣在小姐的房间里!这里明明是小姐的房间!”
这男人婆还真难缠?白俊逸一头的黑线,他就没有见过管的这么宽的下属,偏偏唐凝还对她跟小姐妹似的,这让白俊逸连想要狐假虎威凶司马如男一顿的心思都没有,他板着脸说:“昨天我们换房间了。()”
司马如男狐疑地看着白俊逸,忽然说:“我要进去。”
“你一个女人,大清早的来敲我的门,居然还提出了这么非分的要求,是不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白俊逸闻言就好像吃了什么亏一样的叫嚷道。()
白俊逸的声音不低,此时走廊上已经陆续地有客人走动了,好几个人好奇地转头看过来,见到了司马如男冷着脸的样子一个个都路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
司马如男眼神里都快要冒火了,她咬着牙死死地说:“你,你无耻!欺人太甚!”
司马如男之前就领教过白俊逸有多气人,而也总是耳濡目染地听小姐数落白俊逸的不是,现在再一次亲身地感受到了之后司马如男忽然发现自己居然有一种跟眼前的男人拼了的冲动?太可恨了!
“算了算了,看在我们这么熟悉的份上,你刚才的话我就当做没有听到,以后我们还能做好朋友,毕竟有些想法明知道不可能就不要说出来了,免得大家面见都尴尬连朋友都没得做,你心里的话我已经知道了,哎,但是我已经心有所属,只能说我们有缘无分?我知道现在的你一定很难过,很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一个人静一静,我就不打扰先了。”
砰。
司马如男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禁闭的房门,她的大脑一片混乱。
这个地球上真的会有这么无耻,这么不要脸的男人吗?
大家同样是人类,同样的基因为什么长出来的脑子会差距这么大?这个男人到底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东西?
就在司马如男无法接受的时候,一个带着惊喜的声音传了来。()
“啊,如男特助,好巧啊,你也起来了?我们一起去楼下吃早饭吧?”经过了一个晚上的考虑终于下定决心要追求司马如男的姜不凡舔着笑脸凑过来,一脸讨好地对司马如男说。
“请你离我远一点!”司马如男嘴角抽搐着,强迫自己把之前差点到了嘴边要吼出来的滚字用比较长和比较客气的句子表达出来之后扭头就走。
姜不凡委屈地站在原地看着司马如男的背影,挠挠头的他觉得自己出现的不太是时候,但是又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说错了什么。
“你连司马如男你都调戏,你要死了你!”在房间里头竖起小耳朵把两个人的对话听了个清清楚楚的唐凝等白俊逸一回来就龇着小牙拧着白俊逸的手臂嚷嚷道。
白俊逸无奈地说:“这不是你让我把她应付过去的,要不,我把她叫回来请她进房间里参观一下?”
唐凝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着睡衣的样子,恼怒地继续龇着小牙拧白俊逸的手臂?拧他才不需要理由呢,反正理由都会被他说的无地自容的。
吃早饭时候的气氛有点儿诡异,白俊逸和唐凝一起下楼的时候,注意到两个人一起出现,司马如男立刻就走到了两个人的中间硬生生地把他们拆散了。
“小姐,之前我找你了。”司马如男隐晦地说,虽然唐凝一直都把她当成小姐妹看待,但是司马如男时时刻刻都记得自己的位置,始终都只是唐凝的属下,而不是其他的什么人,所以像是现在哪怕她很想很想立刻就问小姐昨晚到底睡在哪里,然后为什么这个无耻的雄性会早上穿着睡衣出现在小姐的房间里,但司马如男依然用一种很婉转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疑问。
说白了,主就是主,仆就是仆。
“我觉得我的房间睡的不太舒服,就和白俊逸换了一下。”唐凝说道。
司马如男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知道小姐和白俊逸没有发生什么的她一下子整个人都显得恢复了生气,随即她又皱皱眉,说:“小姐,需要我找酒店方面投诉吗?”
唐凝本就是找借口来着的,哪里能真的让司马如男去投诉,于是摆手说不用。
四个人坐下,唐凝下意识地打算和白俊逸坐在一起来着的,但是司马如男却不着痕迹地又一次坐在了两个人中间的位置。
“师娘,坐我这里吧,你跟师父一起坐!”在司马如男还没有来得及为自己分开两人而开心的时候,对面的姜不凡忽然高兴地说道。
“好。”见到姜不凡都站起来了,唐凝下意识地过去坐下,然后一脸严肃地对姜不凡说:“不许叫我师娘,多难听呢,给人笑话死了。”
姜不凡嘿嘿笑道:“要不叫嫂子?”
唐凝无奈,扭头瞪了白俊逸吃茶叶蛋的白俊逸一眼,说:“我要喝牛奶!”
“我去,我去。”姜不凡完全把自己徒弟的角色履行成了一个标准的狗腿子,站起来就屁颠屁颠地去取牛奶了。
而此时,从姜不凡说出那句话开始就感觉自己第二次遭遇了雷击的司马如男还没有回过神来,呆呆地坐在位置上,她的内心就好像被石化之后再被劈成了无数块?
“宴会在今天晚上,等会我们去准备一套礼服吧。”唐凝对白俊逸说。
“就身上这套不行?”白俊逸错愕道,他觉得自己身上穿着的挺好的。
“那怎么行,等到时候到场的都是礼服,就你一身居家装,这是不礼貌的。”唐凝摇头说,这些社交礼仪她自然是心中有数。
“那行,听你的。”白俊逸到是没有多少感觉,穿什么不是穿,不过?白俊逸扭头对唐凝补充说:“你的礼服不能选那种露肉太多的。”
白俊逸是很喜欢看那些前面露条沟的礼服,也喜欢看后面全空恨不得把股沟都漏出来的,但却不喜欢自己女人穿成这样。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