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捧杀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队长觉得自己一定长了一张天然带着群嘲技能的嘲讽脸,而且这个嘲讽技能还是被动的,天然无冷却不用耗蓝不消耗能量,拉嘲讽与仇恨于无形之中……要不然的话为什么这么多人都要欺负他呢?
从部队出来到魔都,当保安开始一直到和唐女神认识,后来辗转去了兰城去了苏城回到魔都现在又来到津城,这些人赶着躺地来欺负他,一个个排长起了长龙队伍,简直连一口喘气的功夫都不给他。()
后来白俊逸自己仔细的想了想,他觉得那些欺负他的人一定不了解他,只是粗浅地看到了自己的外表就因为嫉妒而产生了仇恨,要是他们能够静下心来好好地了解自己的话……一定会想方设法地搞死自己。
没错,自己是一个正是善良的好人,一个彻底地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好人,自己阳光正直,惩恶扬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见到老奶奶扶着就过马路,见到瘸腿的老爷爷扛起来就走楼梯,像是自己这样的一个好人,恰恰是那些坏人们最憎恨,最讨厌,最恨不得杀了剁碎的。
自己的存在,就像是冬日的阳光,温暖了天地融化了冬雪,就像是清晨的第一缕晨光,戳破了天地间的黑幕,点亮整个天空。()
像是自己这样的人,那些坏人怎么能够容忍自己开开心心舒舒服服地活着呢?
不过既然选择了这么一条标杆好人的偶像之路,那么就注定是孤独的,必须要面对无数坏人伸出的魔爪。
比如现在,又有坏人伸出魔爪要欺负自己了。
虽然这个叫林戬的骚包男没有表现出立刻就要欺负自己的意思,但是白俊逸已经预感到他要欺负自己了。
“我跟他也很熟,他对我的记忆一定很特别。”白俊逸说。
林戬仰面而笑,他的五官其实很深刻,就好像是刀削斧凿一样刻画在脸上,给人的印象非常深刻,而他笑起来的时候动作幅度很大,能让人很轻易地看见他雪白牙齿后面的牙床,这种笑容很容易感染人,让人觉得他的笑容非常的开朗和自然。
现在也是一样。
不知道多少名媛被林戬这帅气又豪放洒脱的笑容迷住了,一个个两眼冒光地看着林戬,家世好,长得好,能力好还温柔体贴,这样的好男人哪里找去。
“你果然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虽然我和他一起长大算是个发小,但是和你跟他的关系一样,我们之间也相互看彼此不太顺眼,或许我们可以做个朋友……你会愿意吗?”林戬笑着说。()
你会愿意吗?愿意吗?你愿意吗?
全场的人都要暴动了,林世子要和人交朋友,那个人不还跳起来高兴的回去摆个三天三夜的酒席然后回去祖宗份上点几炷香好好地感谢老祖宗?这是多大的福分?你造不造林世子的朋友,那是一个什么档次的人?
现在林世子居然问人愿意不愿意和他做朋友,这是多么大的殊荣啊!
所有人看着白俊逸的眼神都嫉妒的要冒火了,个别还带着理智的则在思索这面貌很生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值得林世子这么重视?
不过一些女人看着白俊逸的眼神就更加玩味了,毕竟和林世子发生点什么的难度摆在那里,竞争者太多了,相比之下,能得到林世子这么青睐的这个男人再怎么样也比寻常男人好的多了吧,这个时候这些女人们才发现原来白俊逸也是一个挺英俊帅气的小伙儿,很符合时下女人们对小鲜肉的审美标准,跟这样的男人交换个手机号码微信号,偶尔出来喝个咖啡泡个茶什么的似乎也是一件挺不错的事情。()
“我怕高攀不起啊。”白俊逸笑着说。
林戬再笑,他很亲热地把手搭在白俊逸的肩膀上,转身面对着其他人笑着说:“这位是白俊逸,可能大家都还很陌生,但是我说一件事情大家一定都知道,傅一臣你们都知道的,最近出事了的公子哥,相信在场的没有几个不认识他的,而我身边这位你们还在猜测什么来路的白俊逸,就是亲手把傅一臣送到监狱里的人。”
哗啦啦。
什么叫做跌碎了一地的眼镜,此时宴会上的人们就是这么一个状态。
这个宴会是傅家的小姐傅凰举办的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而林世子和傅凰的关系暧昧不清更是所有人都津津乐道的,说白了,这里就是傅家的主场,虽然傅家的大本营在苏城,但是因为林世子对傅凰的态度,而这津城又是林家说了算,所以可以说傅家在津城有着非常特殊的地位,因此,几乎可以说在津城傅家是很超然的。
甚至一些人在私下里把林世子说的和傅凰已经私定终身了,哪怕还没有到这样夸张的地步,但是林世子对傅凰有意思这是满大街的人都知道的事实,换句话来说,傅一臣是什么人,他是傅凰的哥哥也就是林世子的大舅子。()
白俊逸,这么一个把傅一臣送到监狱里的人,怎么可能能出现在傅凰主办的宴会上?
这货莫非是偷偷进来砸场子的?
更诡谲的是林世子对他的态度……这哪里像是面对一个把自己的大舅子送到监狱里头去的敌人的态度?
没听到呢?刚还问人家愿意不愿意和自己做朋友……
所有人都难过地发现这个世界忽然变得好复杂,自己的智商已经有点儿不够用的趋势了。
而在林戬的亲热拥抱下和热情介绍下,在所有人满目错愕的表情下,白俊逸眼角的光芒闪烁,杀机凌然。
林戬,比他想象的还要难对付一些。
欺负上门的人现在水平是越来越高了,这么一招捧杀就这么不着痕迹地用了出来,来这里的都是傅家的朋友,是买傅家面子的,而当众把这么一件事情说了出来,这不是把他丢到所有人的对立面是什么。
说实话,白队长真心不在乎是不是与所有人为敌,但是被人这么举起来捧杀的事情,白队长不喜欢。
看着身边面无表情的白俊逸,林戬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内心却有些感兴趣,气度沉稳超出他的想象,但是却毕竟弱了一些,要做自己的对手,还不够,这样的人怎么配当傅凰的敌人?
太弱,太弱。
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做到了这一步,林戬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半途而废的人,于是他的笑容更加热情一些,再次开口说:“还有一件事情,说起来更加有意思,之前傅一臣在魔都是订婚过的大家可能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不知道,不过知道那件事情的人也会选择性地不提吧,毕竟那一次失败的订婚是傅家的耻辱……不管是谁,在自己的订婚宴上未婚妻被人抢走都是一件丢人丢到了家的事情,而抢走傅一臣未婚妻的……没错,还是这位白俊逸。”
轰!
如果说之前的话是在湖水里头丢下了一颗石头,那么这一次简直就是直接丢深水炸弹了。
抢了傅一臣的未婚妻还把他丢到监狱里?这么霸道的桥段怎么越听越像是小说里头的大反派才会做的事情呢?
所有人看向白俊逸的眼神已经不是一开始的审视和疑惑了,而是震惊和不敢置信了。
要是对一个普通人,抢了人未婚妻还把他丢到监狱里,这的确是大反派做的事情,可要是对傅一臣这么做,那么这个就是……大枭了。
傅家,谁敢招惹傅家?而这样的事情,简直就是骑在傅家的脖子上拉屎了。
齐刷刷的,靠近白俊逸的人都好像有人指挥一样齐刷刷地后退一步,胆小的还退了好几步,像是招惹到了什么洪荒猛兽一样。
之前还觉得白俊逸像是一块小鲜肉的女人眼神惊恐,恨不得跑去躲起来,小鲜肉她们喜欢,但是把傅一臣这么给欺负了的人,就不是她们愿意招惹的了。
女人们忽然觉得之前看还挺帅气英俊的小鲜肉忽然变成了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死活不自量力的白痴。
本来被傅家刻意隐瞒下来的事情,经过了林戬这个高音喇叭这么一宣传,这一分钟或许还在这个宴会里,可下一个分钟或许就能飞遍大江南北成为所有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而此时,也没有人觉得林世子这是过来交朋友的了。
“我这个人喜欢和有能力的人交朋友,傅一臣那个家伙以前我也说过他,做人太张扬太不留底线了,这样下去总会招惹到一些招惹不起的人,但是他不愿意听,我也就不说,这不,兄弟你果然教训了他,希望他在监狱里面能够好好地反省,说起来你还是帮了他的忙的,所以我要谢谢你,也希望和你这样的人交朋友,你会拒绝我吗?”林戬看着白俊逸热情洋溢地说。
这人满嘴都是大粪,一靠近就乱喷。
白俊逸眯起眼睛笑,笑的很开心,他说:“怎么会呢,不过这样的话,傅凰应该会不太开心吧,毕竟家丑不可外扬,虽然我很想让大家都知道我很厉害很牛,可毕竟这样的事情也要考虑一下傅家的感受,你这么一说的话,我个人是挺爽的,但傅凰听到了,就不太开心了吧?”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