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得罪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听见白俊逸的话,林戬眼神微凌,他转头看着白俊逸,刚要说话,而从来都善于抢白的白俊逸又急急忙忙地开口了,完全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当然了,你千万不要误会我,我这个人说话直,也不会太多弯弯道道更不知道怎么说话能把肚子里的意思表达出来又不那么得罪人……或许就算是得罪人了也让人无处可发作,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啊,听说傅凰和傅一臣的兄妹关系非常好,她一定不太喜欢别人整天把她哥哥的那些糗事拿出来给大家当笑料吧?”
白俊逸的话是笑着说的,脸上也没有一点剑拔弩张的气势,但是白俊逸和林戬之间一来一回的对话,却让人感觉好像身处在一个波涛汹涌的诡异漩涡之中,稍有不慎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要打下来。()
这样的感觉让所有围观的人都下意识地放轻了呼吸,深怕自己就莫名其妙地成了遭殃的池鱼。
林戬深深地盯着白俊逸,眼睛一眨也不眨,他脸上的表情很奇怪,有愤怒也有阴沉还有狠毒,无数种表情眨眼之间快速地转换着,就像是一个不断变化的万花筒,然后忽然他的脸上云散日开,他露出了灿烂无比的笑容,拍着白俊逸的肩膀说:“看来你对我的误会真的很深啊,我是真心想要交你这个朋友的。()我真的没有什么恶意,为什么我们明明是第一次见面非要把气氛弄的这么尴尬呢。”
话说完,林戬对白俊逸很善意地笑了笑,然后转头走向了来的方向。
他的这么一转身,让不知道多少人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遗憾,毕竟眼看着一场热闹就要上演了结果是雷声大雨点小,从来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他们自然有一些情理之中的小失望。
“世子,就这么算了吗?”一直都跟在林戬身边的一个男人低声说,他的声音赫然就是之前一天晚上在车内应下林戬的要求去调查白俊逸的声音。
“要不然呢?足够了,我要做的,和一些人希望我做的,我都已经做到了,再过头就是煽风点火了,我们对这个白俊逸还不了解之前……不能轻举妄动。”林戬微笑接过了服务生托盘上的红酒,说话之间礼貌地加了一句谢谢,那个服务生激动的面色涨红,神色振奋地走了。
看了一眼服务生的背影,林戬的嘴角扬起一个别人看不到的刻薄弧度,他喜欢这样的感觉,戴上一张面具,欺骗这个世界,让所有人都因为他的谎言而翩翩起舞。()
“可是他居然敢对世子不敬。”那年轻男人神色有些阴沉地转头看了白俊逸一眼,不满地说。
林戬轻笑,晃了晃玻璃杯中的红酒,缓声说:“来这里的人都是傅家的朋友,而哪怕不是傅家的朋友,但是在津城这么一亩三分地上,我还是有那么一些面子的。”
的确,林戬的确是有一些面子,或者说是很有面子。
之前林戬和白俊逸的明争暗斗哪怕就是个瞎子,他都能用耳朵听出来,所以尽管对白俊逸的来头感觉很神秘,但大家对傅家和林世子的了解是极深刻的,所以在所有人都避之不及的态度之下,局面就变成了白俊逸一个人被丢在宴会场里冷落着的尴尬画面。
别人眼看着白俊逸和林世子交恶,谁还有那个胆子冒着得罪傅家和林世子两边的危险跟白俊逸说话?
白俊逸所在的地方简直变成了一个瘟疫场,没有任何一个人敢靠近不说甚至他走向了哪里哪里的人就会立刻散开。()
白队长十分的无语,你爹我就是去拿一碗海参汤喝,你一个长得不怎么样身材又不好的老娘们跟见了强奸犯一样的绕着我跑干什么?
不过伟大的马克思告诉我们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白俊逸在成了瘟神的同时他发现了一个好处……他能够很轻易地拿到自己想吃的东西了。
跟白俊逸的待遇截然相反,唐凝都快要被那些围着她的人烦死了。
之前白俊逸和林戬的冲突她是看到了,唐凝下意识地要过去和白俊逸站在一起对付林戬,虽然她连林戬是谁都不知道,可这样的时候老娘管你是谁啊,谁让你欺负我的人来着的。
不过被白俊逸的眼神示意之后唐凝就停住了脚步,也打消了心里头的想法,其实她到不是很担心,因为在她看来白俊逸不去欺负别人就已经很好了,现在这个看起来很有威势的陌生男人找上门来肯定也是因为他以前被白俊逸欺负过。
要是白队长知道唐女神的想法的话一定会含冤而死。
之后,林戬和白俊逸的对话唐凝也听到了,也从里头品出了一些味道,之前傅一臣的事情她是知道的,至于那个未婚妻,虽然在场知道的人不太多,但唐凝自己心里有数自己就是那个被抢走的未婚妻,这让唐凝的心里有些复杂。()
好不容易摆脱了一些人,唐凝走到了白俊逸身边。
在这个过程中,不知道多少人眼睁睁地看着宴会上最靓丽的女神走向那个被所有人冷落的可怜虫,心里头满不是滋味,甚至一些人还打算提醒唐凝,白俊逸已经被列为了不受欢迎名单,但是也不知道谁说出了唐凝是和白俊逸一起来的,两个人关系似乎还很好之后就都闭嘴了。
眼下的局势发展很诡谲,林世子就在不远处被另外一大堆人包围着攀谈,谁也不知道林世子会不会因为唐凝的举动而把唐凝也看做了对手……
这样的话,到真的有看头了。
会场上的人多半不知道白俊逸的来历,可没有人不知道唐凝的来历。
大唐集团总裁,这个身份已经足够吓人,甚至可以毫无疑问地说这个女人绝对是全场最有钱的富婆……要不是因为这样的话,那些人也不可能这么放低姿态地讨好唐凝。
而更加让人心情复杂的是唐凝的老子,唐江山!
会场上一些有点年纪的人,多半都听过这个男人的故事,而一些年轻的,或许碰到凑巧的他们家里的老头子就被这个男人欺负过。
总之,唐江山代表着的是一个已经过去时代的璀璨传奇。
真正草根逆袭半个高富帅阶层的故事,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那个人怎么回事?”唐凝很不开心地问白俊逸,唐女神不开心自然是有理由的,自己欺负白俊逸她会觉得很开心,但是要是别人给白俊逸脸色看,唐女神就要发脾气了。
“猫抓耗子多管闲事,或者说是想要讨好他的女神,吊丝备胎一个。”白俊逸随意地说。
说完,白俊逸咀嚼着食物翻着白眼想了想,又补充说:“也可能只是演戏,演给他的女神也演给我们看,想装却怎么都掩盖不住一身的骚味,总之乱七八糟的想法我没有兴趣去了解。”
唐凝娇嗔着瞪了白俊逸一眼,表示对这个家伙粗俗的话语的不满,然后展颜一笑,说:“要不我们走吧?”
唐女神说话自然是有技巧的,她觉得任何一个男人骨子里都是骄傲的,特别是身边这个家伙,骄傲的要死,只是一般人看不出来而已,让这么一个骄傲的男人在这样的场合成了被所有人冷落的人,唐女神觉得不满,但是她也觉得不稀罕,这些人根本没资格。
不过,咱们也没有必要在这里看别人的白眼,不待见我们走就是了。
“不能走。”白俊逸咧嘴一笑,他看出了唐凝的心思,柔声说:“走了我们就输了。”
唐凝负气道:“输赢就那么重要?反正我看不出来你输在哪里。”
白俊逸哈哈笑道:“都说恋爱会让女人的智商降低,以前的唐女神可是很睿智一眼看破万法直指本心的,现在怎么就看不出来了?”
唐凝咬牙切齿中,要不是穿着晚礼服不方便动手的话早挽起袖子狠狠掐这个死人一把了。
谁,谁恋爱了!
谁智商降低了!
唐凝这一趟来津城,与其说是为了这个无聊的宴会不如说是为了挽救军方的那笔订单,而这么一走固然酣畅淋漓了,可订单的事情必然会走向最差的结局,白俊逸今晚就要告诉傅凰,有什么冲他来,对唐凝玩花样算什么,万幸的是大唐集团和唐凝都不是好捏的软柿子,哪怕是有着这个什么装逼林世子撑腰的傅凰都不敢轻易地把事情做绝。
这个信号传递出去了,傅凰要是再不识相的话,就不能怪蛮王辣手摧花了。
白俊逸揉着下巴眯起眼睛,要是当着林戬的面调戏调戏傅凰,那画面一定很精彩?
“你想什么呢!”旁边忽然传来了唐凝幽幽的声音。
“这个海参汤很好喝。”机智的白队长脱口而出。
“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你在想坏主意,我告诉你,你要是乱来的话我回去就踹死你啊!”唐女神很严肃地威胁道。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