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糖人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司马如男从来没有想过被人喜欢这样的事情,虽然以前也有过男性对她表示过爱慕,但是她从来都是干脆利落地拒绝,恋爱和结婚这样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在她的脑海里出现过。()
而拒绝了别人之后,司马如男也没有遇到那种死缠烂打类型的,所以被人追求,这对司马如男来说真的是一件很陌生的事情。
现在被白俊逸和唐凝一说,司马如男还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了。
犹豫了一会,司马如男忽然说:“小姐,我刚才的方式太激烈了?”
唐凝和白俊逸一起点头。
司马如男又纠结了一会,小心地看了一眼唐凝,说:“可是小姐,以前你把那些追求你的人的鲜花扔到他们脸上的举动比我要激烈多了……”
唐凝一阵无语……
白俊逸爆笑。
很快,老板把一道道烧烤上了上来,但这么几分钟过去却始终见不到姜不凡的人,唐凝就捅了捅白俊逸的腰眼让他去看看,毕竟这样的事情想想挺令人伤心的,说不定姜不凡想不开了呢?
白俊逸也觉得应该去看看,就让两个女人照顾好自己有事随时电话打给他,然后就起身走入人群中去找姜不凡。
人潮熙攘,在这么一条狭小拥挤人流量很大的小吃街找一个人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特别还是一个男人找另一个男人,就更让人觉得麻烦了。
不过白俊逸的运气不错,没走多远就见到了姜不凡……这****的居然一脸兴奋地在一个做糖人的摊位旁边跟那做糖人的老师傅说着什么。()
白他妈同情这****的了,这货哪里有半毛钱难过的样子。
白俊逸扭头就要走,却被眼尖的姜不凡看见叫住了。
“师父,你看,这里居然还有做糖人的!”姜不凡兴奋地说。
“你也老大不小了,这玩意值得这么开心?”白俊逸黑着脸说。
姜不凡丝毫不在意白俊逸话语里的埋汰,挤眉弄眼地说:“师父,我在想,要是学会了这个手艺,亲手给男男做一个糖人,她会不会感动的以身相许?”
这话言者无心听者有意,白俊逸的心思一动,忽然拍了拍姜不凡的肩膀,严肃地说:“交给你一个任务。”
姜不凡好奇地看着白俊逸。
“想办法把唐凝叫来。记住,要用一个让她们觉得很合理还很自然的借口!”白俊逸说。
姜不凡一愣。
“别问为什么,去就是了。”白俊逸转头看着那个做糖人的老人,神秘地说,那表情贱的可怕。
“为什么?”姜不凡憨憨地问。
感觉这货完全破坏了气氛的白俊逸生气地说:“我不是说了别问为什么?”
“可我想知道啊。”姜不凡委屈地说。()
白俊逸一把抓住了姜不凡的衣服,狰狞地说:“你猜我想不想知道下一期大乐透的开奖号码?”
姜不凡愣了一下,仔细地想想师父的人品,然后郑重地点点头。
“我他妈那么想知道,但是没有一个人告诉我,所以这件事情你也不用知道为什么了,滚去叫人!”白俊逸一脚把姜不凡踹飞。
“可是师父,把师娘叫过来和大乐透的号码有什么关系?”姜不凡在人群里头问。
走向做糖人老师傅的白俊逸一头黑线,咬着腮帮子控制着自己不回头把姜不凡狠狠地揍一顿,他忽然好理解司马如男。
气喘吁吁地跑回去的姜不凡一路上都在思考一个很严肃的问题……用一个她们觉得合理又自然的借口?这是什么意思?
想了半天,姜不凡绞尽脑汁在跑到烧烤摊的时候终于想出了一个很符合师父性格所以会让人觉得很合理又自然的借口。
于是事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唐凝好奇地看着姜不凡,说:“他不是去找你了吗?怎么你回来了他人不见了?没遇到?”
姜不凡气喘吁吁地站在烧烤摊位前面,一脸悲愤地指着自己来的方向,痛心疾首地说:“师父,师父刚看到了一个门口挂着按摩足浴的发廊,他叫我回来把你们送回去,然后自己就进去了!”
按摩!
足浴!
发廊!
三个关键字,加上话语里白俊逸那口气,所做出来的事情,让唐凝完全……没有产生任何怀疑。()
唐女神觉得自己肚子一股邪火蹭地就上来了。
这混蛋,敢去那种地方?
他是真的以为自己踹不死他啊!
唐凝觉得自己要爆炸了。
啪。
筷子被拍在桌子上,唐凝站起来朝着外面走去,冷着一张脸打开了生人勿进的光环,自动冰霜周围五米范围的一切存活生命。
司马如男也完全没有想到事情居然转变的比小说剧情还跌宕起伏,转眼之间居然发展的这么快……白俊逸居然跑去发廊,司马如男几乎要给白俊逸的行为点赞了,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忍受这样的事情的,白俊逸简直是自己作死啊……看着小姐杀气腾腾的背影,司马如男好期待接下来的画面……想想还让人有点小激动呢。
连带着,司马如男对带来这个消息的姜不凡都看顺眼了好多,加上之前的一些小内疚,她破天荒地给了姜不凡一个好脸色说:“刚才我反应过激了,你没事吧?”
原本姜不凡看着唐凝的反应还有些担心,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弄巧成拙了,不过此时司马如男忽然的好脸色让他立刻就把这件事情丢开了,他一脸受宠若惊地说:“没事没事,对了,我们过去看看吧?”
正中下怀!司马如男笑着点点头。()
于是哈巴狗姜不凡又绕着司马如男叽叽喳喳地跟在唐凝身后走过去。
王八蛋!
混蛋!
唐凝气的眼眶发红,她只觉得自己胸口好像针扎一样,呼吸都刺刺的,他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
一想到白俊逸去发廊,唐凝就气得呼吸不畅,她死死地咬着牙,她发誓,要是亲眼看到白俊逸抱着那些不三不四的下流女人,她就一辈子都不理白俊逸了。
姜不凡眼见走到了之前做糖人的地方,这里不知道为什么人特别多,他谨记之前白俊逸的话,于是说:“就在那边。”
唐凝顺着姜不凡指的方向走过去,前面一群人围起来不知道在做什么,气不过的唐凝哪里还管得了这些,她想要进去,姜不凡哪里能让师娘和一群臭男人挤,更何况这是在司马如男面前表现的好机会,于是自告奋勇地跑出来一把推开几个人,让开一条通路之后唐凝走了进来。
看着眼前的画面,唐凝愣了。
姜不凡愣了。
司马如男张大了嘴巴。
这里白俊逸到是在,不过,却哪里是在发廊里头。
此时的白俊逸,站在一个做糖人的小摊位后头,正眼神专注地做着什么。
旁边还有两三个小孩子手里头拿着糖人在欢呼,另一个挂着鼻涕的小男孩唯一没有糖人,正焦急又泫然欲泣地看着白俊逸。
片刻的功夫,白俊逸做好了一个糖人,把糖人拿过来蹲下递给小孩子,在小男孩的欢呼声中说:“你看,这次你也有了吧,你的是最大的哦,不要哭鼻子了,男子汉大丈夫,随随便便哭就不帅了。”
小男孩大声喊着谢谢叔叔,欢呼着和自己的小伙伴玩耍去了。
叔叔?
白俊逸忽然想抓住这臭小子把糖人给拿回来,叔你个头的叔啊!
白俊逸一转头,这才看见呆滞的三个人站在人群外面,笑着走过来对唐凝说:“来了?你等我一下,之前的礼物没有送成,现在送给你一个。”
说着,也不等唐凝说话,转头继续回到摊位后面忙活着。
白俊逸做糖人的手艺很花哨,所以能够引来很多人的围观,他用勺子在滚烫的麦芽糖滚筒中勺了一勺麦芽糖出来,粘稠的麦芽糖在空中拉出一道丝,而顺着白俊逸距离的拉开,这丝越来越细,白俊逸一拍桌,麦芽糖像是煮沸了一样跳动起来。
无数人欢呼和鼓掌,看着白俊逸如同泼墨一般把麦芽糖在空中拉出一道道细如发丝的痕迹,欢呼声更是不绝于耳。
这样的功夫,也就是在白俊逸的身上能看到了。
别人做麦芽糖,都是用一个挤压用的锥子在工具上画模样,而白俊逸不同,他直接在空中做,冷冽的寒风让麦芽糖瞬间就冷却凝固,白俊逸的手法很快,非常快,眼花缭乱的让人眼睛都跟不上这个节奏。
只是一两分钟的功夫,在欢呼声和羡慕的眼神中,骚包完毕的白俊逸拿着一个大大的糖人走到了唐凝面前,把糖人递给唐凝,说:“送你的,礼物。”
唐凝看着眼前的糖人,那糖人是显然是一个惟妙惟肖的她的肖像,在旁边还有她的名字,中间是一个爱心,另一侧写着白俊逸的名字。
这样的糖人,天底下惟一份。
唐凝感动的稀里哗啦,眼眶依然通红,只是之前是气的,现在……是感动的。
旁边,司马如男表情复杂,不知道在想什么……剧情真的发展太快,司马如男觉得自己习惯了处理公文的大脑已经应付不过来了。
而在司马如男身边的姜不凡终于明白了一切,他热泪盈眶……是气的!气的他身体不断地打摆子,他觉得师父太无耻太狡猾太奸诈了,完全不能好好地做师徒了,居然就这么干脆利落地剽窃了自己的创意!
偏偏的,姜不凡还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都说不出来……太可恨了!
还能不能好好地玩耍?师徒之间说好的信任都到哪里去了?
木然地接过了那糖人,唐凝咬着嘴唇,柔情似水地说:“太大了,不好放呢……”
“吃了啊。”白俊逸理所当然地说。
“你!”唐凝瞪着这个木头,要不是看在这个家伙表现还不错的份上,她,她早就一脚踹上去了,真不解风情!这个糖人怎么可以吃掉!
“糖人就是吃的嘛,难不成你还打算带回魔都去?”白俊逸嘿嘿笑着说,“这个是有喻意的。”
看着白俊逸****暧昧的样子,唐凝娇哼了一声,她觉得白俊逸太小看人了,谁,谁不知道这个喻意啊,还说出来,这么多人呢,讨厌死了。
而即便是唐凝,也低估了白队长的****程度……
“这个喻意是我们要一起吃……我吃掉你的名字,你吃掉我的。”白俊逸压低声音在唐凝耳边说。
不知道是因为这姿势太亲热还是因为这话太暧昧,唐凝的脸蛋儿瞬间红到了耳垂,她气恼地对白俊逸说:“你调戏我!”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