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和傅凰的约会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无论如何,这一次的夜宵之行总还算是愉快的,起码白俊逸和唐凝都挺开心,不过白俊逸也注意到了姜不凡看着他的眼神很幽怨,但这不是白队长考虑的范畴之内,一直到姜不凡找了个机会跟白俊逸单独说话的时候。()
“师父,你这样干不人道。”姜不凡幽怨地说。
“咋了?”白俊逸疑惑地问道。
姜不凡被白俊逸那疑惑又自然的表情激怒了,他抓着头发痛苦地说:“那明明是我的创意!”
白俊逸闻言表情严肃地对姜不凡说:“这话就错了,糖人是我们民族传承了数百年的手艺,好吃好看又有趣,你怎么能说是你的创意呢?”
姜不凡抓狂地说:“我是说捏糖人给喜欢的妹子,那是我的创意!师父你太不讲究了!连徒弟的创意都好意思剽窃!”
白俊逸怒道:“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怎么就叫剽窃你的创意了,我这是借鉴一下……之前我还打算把司马如男的一些小习惯啊小爱好什么的告诉你,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姜不凡一愣,然后猛地扑在地上双手抱着白俊逸的大腿干嚎道:“师父!我的亲师父!你就是我人生的导师,是我迷途中的航灯,是我黑夜中……”
“怎么这么耳熟呢?”白俊逸听着姜不凡恶心肉麻的话,疑惑地说。()
“以前的道歉信上抄来的。”姜不凡脸不红耳不热地说。
“……”白俊逸忽然发现唐凝之前跟自己说的一句话其实好有道理的感觉……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
虽然白俊逸还是告诉了姜不凡一些其实连他自己都所知有限的关于司马如男的信息,但是白俊逸还是隐晦地提了一下司马如男不好追这么一个事情,毕竟在白队长看来司马如男是标准的男人婆,虽然长得不赖身材也还行,但是这性格实在扛不住,最重要的是她似乎压根就没有谈恋爱的意思,而对于这样的女人一般男人都没辙。
不过姜不凡还是表达了自己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志向,按照他的说法是一般的女人根本勾不起他那蠢蠢欲动的骚情……白队长听到这句话也是醉了。
不过坦白地说,白俊逸还真有点期待厚脸皮的话唠姜不凡和刻板的跟机器人一样的司马如男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虽然对于白俊逸送的糖人很开心,但是唐凝依然没有满足白俊逸的阴暗心理,特别是之前一天晚上已经被这个混蛋折腾了一晚上的唐凝再也不要被他占便宜了,于是回到房间立刻一脚把白俊逸踹出房门之后咔嚓一声倒锁上了门,嘴角抽搐地站在门口,白俊逸咬牙切齿地说:“早知道这样……你,你把糖人还给我!”
“去死啦!小气鬼,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男人,走开!我要睡觉啦!”唐凝得意地笑着,手里头拿着糖人宝贝似的跑回去床上躺着,看着上头自己的面容和自己还有他的名字,唐女神的眉角春水汪汪,幸福都快要满溢出来。()
第二天,傅凰所答应的事情果然没有爽约,一大清早大唐集团在京城办事处的负责人就把电话打到了唐凝的手机上,说是军方那边的态度不但松动了而且还主动要求和大唐集团这边对话,那负责人的话语之中满满的全部都是敬佩,他是知道唐凝这一次过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情的,这不才一个晚上过去,唐总的面都还没有出,那边就有一个位置极高的领导专门打电话过来说这件事情。
这代表什么,代表着唐总背后的能量大的让人不敢想象。
能做大唐集团在京城办事处的负责人,这人自然也是有一些八面玲珑的本事的,在京城时间久了总是能见到各路的神佛,因而也比别人更加清楚唐总这显露出来的能量意味着什么东西。
自己的老板背景强大,自己做员工的总归是更有安全感一些,所以那负责人在态度恭敬之余也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在大唐集团好好干。
不过这却不是唐凝会考虑的事情了。()
那边的领导要和大唐集团对话,无论与公与私唐凝都要亲自出面,所以她一大早吃过早饭之后就立刻要去京城会面,白俊逸本想自己去,不过发生了一些事情之后他只能让姜不凡当司机送唐凝和司马如男过去。
等到唐凝他们走了,白俊逸回头郁闷地看着早早地就过来蹲点的傅凰,叹了一口气说:“女人的矜持都到哪里去了?”
傅凰微笑着说:“我怕你把要跟我约会的事情忘了,所以早点过来提醒一下你。”
想到之前唐凝临走的时候若有深意的眼神, 白俊逸嘴角抖了抖,他说:“这个,我想,我和傅一臣之间的事情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的确,事实的真相往往比人们想象的更加复杂,但也可能更加简单,放心,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而对于你,我想一般的兴师问罪你也不会当一回事,要么就是致命一击,否则我不会贸然出手浪费我的时间和精力还有心思,而今天,我只是单纯地跟你约会而已。”傅凰的笑容依然很清浅平淡,平静的话语中却把白俊逸种种的退路都给封死了,言语之犀利,让白队长觉得很恼火。
白队长当然恼火了,自己身为一个大老爷们,居然给一个娘们,还是敌人的妹妹给说的哑口无言, 这在白队长看来是一件十分没有面子的事情。()
不过仔细地想了想,白队长难过地发现除了恼火一下他还真的没有太好的办法,因为傅凰……真的不好惹。
傅凰的不好惹体现在很多方面,而其中最明显的就是这个女人真的如她自己所说的,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必然是致命一击,白队长到是挺想把隐患解决在萌芽之中,可傅凰能这么轻装上阵地出现在他的面前,没有任何准备是不可能的,白俊逸敢肯定,自己在这里把傅凰怎么样了,那么他一定连津城都出不去。
毕竟,白俊逸很清楚自己在朝廷里头的敌人太多了,不知道多少人巴望着自己死。
而之所以能解决了傅一臣,是这货自己找死碰那些不该碰的东西,有理有据,就是傅家手眼通天都没辙。
“津城说实话,虽然也是一座历史名城,但是隔壁有承德和京城这两个地方挤着,所以并没有太有名气的景点,不过这样也是有好处的……一些很不错的地方游客很少,避免了如同其他的景点那样看景不如看人头的尴尬局面,而我们今天要去的第一站就是津城之眼。”并不知道白俊逸的心中所想,其实也不需要知道的傅凰站起来说道。
“你还真正儿八经的旅游去啊?还第一站?听你这意思是还有二三四五站?”白俊逸错愕地说。
“难道你打算毁约?”傅凰看着白俊逸,轻笑一声说。
垂头丧气的白俊逸和昂首挺胸的傅凰一前一后进入一辆车里,这一幕被一双有心的眼睛看在眼里,一直等到车子离开了,他这才转身走到了酒店街道对面的一辆房车中。
打开车门,林戬正坐在里头品尝着一杯红酒,神色平静看不出喜怒。
“世子,傅凰小姐和白俊逸已经上车了。”那男人神色严肃地说。
林戬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自顾自专注地看着手中的红酒杯,神色平静不知道在想什么。
犹豫了一会,男人见到林戬好像真的没听见,他小心翼翼地说:“世子?”
林戬好像这才回过神来,他抬起头和颜悦色地看着男人,微笑着说:“你刚说什么?”
男人一点不满的意思都没有,他依然认真地说:“我亲眼看到傅凰……”
话还没有落地,男人忽然不敢继续说下去了,因为林戬正端着手中的红酒杯在他的脑袋上面淋下来。
鲜红的液体顺着男人的头发和脸流淌下来,而酒液醇厚的香味在车厢里弥漫开,这酒一定是极品的好酒,否则不会有这么浓郁的香味。
“傅凰的名字也是你这样卑贱的下等人能叫的吗?”林戬一边欣赏着自己的杰作一边温声地说,他的语气和表情就像是在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开玩笑一样。
男人吓得连脸上的酒水都不敢擦掉,他深深地低下头说:“对不起世子。”
笑眯眯地伸手拍了拍男人的脸颊,林戬说:“没关系,我不会怪你的。那么接下去应该怎么做你知道了吗?”
男人哆嗦了一下,他小心翼翼地看着林戬,说:“得罪世子的人都不得好死,我去安排人做了那个姓白的?”
林戬脸上的笑容扩散的更开了,他看着眼前的男人,后者完全摸不准此时林戬的息怒,只能胆战心惊地看着林戬好像是在接受审判一样。
“那么,你现在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呢?”林戬温声说。
男人一个机灵,赶紧低头说:“是的,我知道了世子。”
说完,男人一转身恭敬地关上了车门,一路跑去安排去了。
重新靠在柔软舒服的座椅上,林戬看着车子缓缓地启动周围快速倒退的景色,他喜欢这种执掌着别人命运的感觉,就好像是之前那个男人,只要他一句话他可以让这些人升上云端也可以让他们坠入地狱,这种掌控别人生命的感觉让他无比的迷醉。
缓缓地闭上眼睛,林戬现在需要思考,白俊逸不好对付,之前调查来的资料已经显示出了这一点,哪怕是不需要资料,光看傅一臣栽在他的手上还让傅家无话可说就能够看出来,林戬并不是一个喜欢轻敌的人,这样的问题不会存在他的身上,哪怕只是街边的一个乞丐,他也会用尽一切资源和办法去解决掉他……如果有这个必要的话。
而有了昨晚的接触,让林戬更加重视起这个看似很好对付其实很不好对付的男人,从白俊逸的身上,林戬感受到了一种让他非常不舒服的气息,这种气息让每次林戬想到白俊逸的时候都会心浮气躁。
深吸一口气,把内心的躁动压下去,林戬忽然睁开眼睛说:“去枫林亭。”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