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其实我很介意的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津城之眼,是全球唯一一座建设在大桥上的摩天轮,直径110米,最高处有120米,相当于30多层的高楼,在最高处能够俯整个津城的中心城区,甚至有人说在天气晴朗的时候能够看到浩荡的渤海,当然,这只是噱头了,渤海距离津城之眼所在的城区的距离摆在哪里,就算是再高都不可能看得见渤海。www.jiaoyu123.com
“这下面的是子牙河,上面的是永乐桥,永乐桥上面的是津城之眼,北方缺水,而津城却不一样,水道经过了津城的城区一直汇入渤海,这子牙河全场七百多公里,更迭绵延数千年,灌溉了这一片土地,不知道是多少人的母亲河。”傅凰站在永乐桥的桥边,看着下面静谧流淌的子牙河说道。
白俊逸瞅了瞅这脏兮兮的河水,忽然憨厚地问:“子牙河?跟姜子牙有关系吗?”
傅凰摇摇头。
“永乐桥,跟永乐帝朱棣有关系吗?”白俊逸问。
傅凰还是摇头。
“这不是挂羊头卖狗肉嘛!骗人的!”白队长生气地说。
傅凰转头看了这不解风情的家伙一眼,没好气地说:“那你还叫白俊逸呢,你俊逸吗?这不也是骗人?”
说完,傅凰扭头就走向了津城之眼的售票处。
白俊逸气得发抖地看着傅凰的背影,他觉得这个女人实在太没有眼光太不可理喻了,自己这名字取的多好!不知道多少人被他打的半死之后都说自己的名字名副其实,她怎么能说这名字是骗人的呢?
也不知道傅凰是怎么做到的,原本八个人一起的透明座舱被傅凰和白俊逸拿来专用,而这样的地方自然是人满为患的,当人们排队的时候见到这两个人居然占了八个人的位置顿时大为不满,大声喊着那个小白脸一定是这里哪个单位领导的亲戚,指不定他爸就是李刚王刚周刚各种刚,于是一群人就开始群情激奋地喊着有黑幕。()
白俊逸都不知道为毛又是自己躺枪,他很想解释一句其实真正用特权的人是自己身边的女人而不是自己,但一想到这样的话可能被人看成吃软饭的小白脸,说不定更难听的就来了,于是白队长保持了沉默,任由一群保安过来维持秩序……这个社会,有权力和有地位的人总是能享受更多普通人享受不到的福利的,他们叫骂是因为他们羡慕。
座舱关上,随着摩天轮的转动而缓缓地升空,转一圈需要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所以两个人有很多的空闲来交流。
白俊逸的眼睛一直看着窗外,好像外面有一朵花,实在看腻了他就转头看另一边的窗外,总之就是不看对面的傅凰……而傅凰和他恰恰相反,一直都专注地盯着他,好像他的脸上有一朵花。()
“你看着我干什么!”觉得自己被占便宜了的白队长终于忍不住了,他扭头严肃地看着傅凰,白队长很生气,这个女人之前明明说他长得不帅,现在却又这么看着自己,这说明什么?自己长得很好玩吗?
傅凰好像看穿了白俊逸的窘迫想法,扑哧一笑说:“你知道吗,其实你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虽然不是很好玩……但是也差不多了,白俊逸生气地说:“我感觉到你侮辱我了。”
微微一笑,傅凰不再这个话题上继续,她看着窗外,缓缓下沉的钢筋水泥的城市和慢慢地占据了视线的高空白云,她说:“为什么我们会是敌人呢?”
“我可不这么想。”白俊逸严肃地说,“要是我把你当敌人的话,我可能会把你从这里丢下去……因为我胆子很小,最害怕有敌人了,他们会找我的麻烦想我死,而唯一能阻止这种事情的办法就是在他们动手之前先解决掉他们……所以我的敌人很少,因为他们都死了。”
傅凰饶有趣味地转头看着白俊逸,说:“把我丢下去?为什么不呢?”
“我不觉得你是我的敌人。()”白俊逸诚恳地说。
是的,白队长就是这么一个善良正直的人,他甚至不忍心打死一只蚊子……除非那只蚊子咬他了。
傅凰轻轻地说:“这样的谎言听起来似乎很能当一块遮羞布呢……好吧,今天我们只是来约会的,所以不要谈这些沉重的话题了。这里这么大,只有我们两个人,现在我们在慢慢地升到120米的高空,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你不想对我做点什么吗?”
120米!
半个小时!
我们两个人!
你,不想对我做点什么吗?
白俊逸受不了了,他受不了的是傅凰的语气,那语气就好像他要是真的不做点什么会被严重地怀疑他身为一个男性的能力一样。
一个女人,怎么可以不矜持到这样的地步!不过,白队长喜欢。
“当然,你什么都不能做,因为我有这个。”傅凰从手边拿出一个小小的圆环,那小巧不过一个巴掌大小的银色圆环在周围透明的座舱中阳光的折射下反射出金属般的光泽,很漂亮,让人以为它就是一个给孩子戴的那种讨彩头的项圈。()
而白俊逸看到这挺漂亮的项圈的时候汗毛都要竖起来了,这玩意他怎么可能不认识,江印雪有一个,伊卡洛斯有一个……这玩意看起来小巧,但一旦按下它上面的一个按钮,能瞬间爆发不亚于一条高压输电线的电能,巨大的电能被引爆之后唯一的下场就是直接让周围三十米之内的一切物体变成粉末……是真正的粉末。
这个娘们要是现在把这个东西点燃了,那他就是神仙都死定了。
看着白俊逸惊恐的眼神,傅凰笑得像是恶作剧得逞的孩子,不过她很快就把圆环收了起来,说:“你放心,我也不想死,所以我不会用这个东西的……除非我感受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能让我受到比死还大的屈辱。”
白俊逸揉了揉太阳穴,他之所以不想跟这个娘们出来,就是因为这些娘们的心眼子太多了,简直就是一根睫毛拔下来都是空心的,这对喜欢用真心交朋友的白队长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其实你不用这么煞费苦心的,我真的没有太大的恶意……说起来,你想方设法地把我从魔都弄过来该担心的那个人是我才对啊!”白俊逸说道。
傅凰莞尔笑道:“如果我说从一开始我就只是想把你叫来和我约会你信不信?”
“不信。”白俊逸毫不犹豫地说,信了才是傻子呢。
傅凰轻笑一声,说:“你的确不应该相信,事实上也的确不是这么单纯,我是想谢谢你来着的,你知道,在我们这样的家族里其实重男轻女的观念还是根深蒂固,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的命运和下场我自己都已经规划好了,过几年被家族安排嫁给另一个家族举足轻重的继承人,或许他能够继承他的家族,那么我就可以成为我的家族和他的家族联系的纽带,然后我会有个孩子,成为那个家族的天之骄子,因为我有我的家族支持,所以我的孩子会有很大的可能成为那个家族下一任的继承人……如果他自己足够争气的话。可悲啊,几千年了,自从父系氏族开始女人的命运似乎都是这么悲惨,成为纽带,生儿育女的工具,而之前我做的假设还是最好的可能下,万一我嫁的人竞争继承人失败了,我的日子也会过的很凄凉……”
说着,傅凰抬起眼看着白俊逸,双手十指交叉放在膝盖上,像是一个教养良好的十足标准贵族式淑女,她说;“而现在,我的哥哥傅一臣进入了监狱,他要十年还是二十年才能出来?这谁都不知道,总而言之,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我可以不在乎继承人的位置,但是我不希望成为家族联姻的棋子……我觉得这很公平,我不需要家族最高的权力,他们也不要奢望我用我接下来一辈子的时间给他们创造利益。虽然从小到大我都享受着傅家的女儿这个名头带来的便利,我不用担心升学考试不用担心没有零花钱不用担心毕业之后工作问题……但是在我毕业之后我给家族赚的钱已经足够还清楚这些了。”
“我居然觉得你说的这些话很有道理的样子。”白俊逸揉着下巴认真地说。
“本身就很有道理。”傅凰笑着说,“你是个讲道理的人,我也是个讲道理的人,所以我们在讲道理的时候是最容易达成共识的,对吗?”
白俊逸露出我要给你点个赞的笑容,然后对傅凰伸出手说:“为了庆祝我们找到了知音,握个手吧。”
“不用了,我的手环没有在手边。”傅凰含蓄地说。
白俊逸脸色一僵,这个女人脑子里就不能少想一些事情吗?这么直接****地揭穿了别人还怎么好好继续聊天?
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傅凰说:“所以我挺感谢你的,你的出现成为了我改变我自己命运最好的契机……事实上你解决我哥哥傅一臣只是你自己的行为,而我改变我自己的命运也完全和你的主观意愿无关,甚至这件事情中我什么都不用做,他们自然而然地会把我推在前台成为一个不得已但却最合适的继承人,等我拥有了足够的权力和话语权之后我就会把一切都还给我的家族,我不需要这些。但是我也不想成为一个牺牲品,我要感谢你给我争取了这么几年的时间。”
白俊逸干咳一声,说:“你这么说我感觉好害羞啊……不过,你要是不把手环带出来我觉得你的话我会更容易相信一些。”
傅凰眨眨眼睛,俏皮地说:“我毕竟是个女孩子啊,跟你一个男人孤男寡女的这么出来总要有点防范的,你不会介意的是吧?”
白队长其实想说自己很介意,非常介意,介意的不行不行的!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