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正好一分钟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有了白俊逸这么一句话,接下来的整个谈话都在一种欢乐和愉快的气氛中度过……起码,白队长是这么认为的。()
林戬觉得自己念头不通达,念头不通达是因为心有执念,内腑有气,而这执念和这气的根源就在嬉皮笑脸地跟傅凰开玩笑凑热乎的白俊逸身上。
林戬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很无耻其实更加无耻的男人是不是真的录音了,但是他清楚就算是白俊逸真的录音了,他也不可能把录音还给自己,所以林戬干脆就做好了白俊逸已经录音了的准备。
还好,只是录音而已,不是录像就什么都好说,毕竟这个世界上长得一样的人都有,更别说声音相像了。
有了这样的打算,林戬就看白俊逸更不爽了,这样的感觉就好像你明明知道这个人不会给你造成多大的麻烦,但是他就是乐此不疲地在你眼前出现然后给你制造各种各样的麻烦……这些麻烦真的很麻烦。
特别是他居然还和傅凰相谈甚欢。
傅凰难道忘了她的亲哥哥傅一臣是怎么进去的么?怎么搞得现在自己跟白俊逸苦大仇深好像是自己的什么家人给白俊逸害了一样?
而很快,一个手下带来的消息就让林戬的脸色更加不好看。()
“傅凰,你们之前在山底下出车祸了?”林戬神色关切地对傅凰问道。
傅凰点点头,平静地说:“是的,我的车报废了。”
“人没事就好,车不车的没有关系,你要的话我送你十几二十辆车都行。”林戬诚恳地说道,那表情好像傅凰一点头,他真的能送上十几二十两车过来,旁边的白俊逸听了顿时好生羡慕,他也好像大方地对一个妹子说我送你十几二十辆车都行,但是想了想自己已经严重干瘪的小金库,白队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人比人气死人,他现在只能很大方地对妹子说我买个十几二十碗馄饨给你吃……不过估计没有妹子喜欢吃十几二十碗的馄饨吧。
“不用。”傅凰的回答并不处于意料之外的拒绝和冷淡,白俊逸听见又郁闷坏了,他觉得傅凰太败家了,居然一口气就拒绝了这几百万的好事……不对,傅凰开的车,林戬送的车最少一辆也要上百万啊?完蛋……一想到这个数额从几百万飙升到了几千万,白俊逸更郁闷了。()
“一定是白俊逸救了你吧?”林戬的眼神转到了白俊逸的身上,这是他自从之前的录音事件之后第一次正眼看白俊逸,而之前他从手下那边得到的消息也是这么说的,白俊逸抱着傅凰逃离事故现场!
抱着!
一想到这两个字眼林戬的内心就一阵憋闷,他追求傅凰这么多年,连小手都还没有拉过,但是眼前的这个小王八蛋却已经抱过了。
这种情绪让林戬有一种自己心爱的宝贝被别的男人先尝了滋味的愤怒感,这种愤怒的感觉也被牵连到了傅凰的身上……林戬觉得傅凰很不检点,所以他对傅凰的眼神也有些变化。
一个男人的占有欲,是一种很奇怪的情绪,有的时候就算是这个男人自己都知道这个女人不是属于他的,但是那种长久的喜欢会很自然地发酵成一种纯粹的占有欲,这种占有欲会让男人下意识地把女人看做是他的禁脔。()
面对林戬酸溜溜的问题,白俊逸犹豫了一会,他忽然抬起头对林戬说:“是到的确是我……你会送我车么?”
傅凰猛地扭过头,她努力地想要做出不认识白俊逸的样子,犹豫了一下,傅凰似乎觉得光是表情表现的不认识白俊逸还不够,她又后退了两步拉开了和白俊逸的距离。
林戬的表情奇怪地抽了抽,从来能言善辩的他面对白俊逸的话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张了张嘴,林戬却说不出话来,最后尴尬了那么一会,林戬哈哈笑道:“白兄弟你真是太能开玩笑了。”
除了这么一句比白菜豆腐还没营养的话,林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白俊逸那张充满了期待的脸去回答这个问题。
一听见林戬的话,白队长立刻就拉下了脸,你又不送我车,我干什么给你好脸色看。
彻底地冷场之后林戬带着气走了。
寒着脸走到山脚下的车边,林戬等车子开了一段路,忽然说:“停车。()”
车子立刻靠边停下,放下车窗,林戬点了一支烟,他平时不抽烟,也没有烟瘾,但只有心烦意乱让他觉得有些危险的时候才会点一支烟,尼古丁会让他冷静下来,而不冷静的大脑往往容易做出错误的判断和错误的选择……这一句话林戬深信不疑。
“派人去看看他们在做什么,我要时时刻刻都知道他们的动向。”林戬咬着牙说。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白俊逸疑惑地看着傅凰。
“你是怎么做到的?”傅凰不但没有回答白俊逸的问题还提出了一个问题。
“在问我问题之前你应该先回答我的问题。”白俊逸不满地说。
傅凰嘴角一扬,说:“我只是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很少有什么事情和人让林戬生气成那样,甚至我都很少见到他心境波动的样子。”
“听过一个寓言故事没有?说的是一群善于说假话也习惯了说假话的人中间忽然来了一个说真话的人,于是大家都不喜欢这个说真话的人,因为他们之间的谈话往往会变得很尴尬……”白俊逸得意地说。
傅凰了然,她忽然说:“那么你的意思是我也是说假话的人了?”
白俊逸揉着下巴,深沉地说:“你要是喜欢我那么你也是说真话的人,如果你不喜欢我的话那你就是……所以,看你对我的态度了。”
“这是我听过最无耻的话了。”傅凰微笑说,气度雍容而清雅,和这自然山景很匹配。
“多谢夸奖。”白俊逸面无愧色地接受了。
傅凰好像听见了白俊逸的话也好像没有听见,总之就是没有任何回应,她走下了枫林亭走到了栈道边,双手支撑着木制栏杆,此时迎风而立,她深吸一口气说:“这里的确是林戬的地方,我来过几次,很喜欢这个地方,因为我站着的位置很危险,但恰恰是这种危险能让我感受到一种别开生面的刺激感,每次体验,似乎都能让心神开朗很多,一些本来缠绕在心头的俗事也散开了不少。”
白俊逸走到了傅凰的身边,脚下踩着好像很不安全每一脚都会发出咯吱咯吱声音的栈道,说:“你们这些有钱人就喜欢玩这些吃饱了撑着的把戏。”
傅凰扭头看着白俊逸认真地说:“你可以说话不那么讨厌吗?哪怕只是一分钟?”
“好吧,要不,我说几句你大概会喜欢听的?”白俊逸斟酌着说。
“哦?你知道我现在喜欢听什么?说来听听,不过什么你是大美女啊之类这样**裸的马屁就不要了,听了反胃。”傅凰饶有兴趣地说。
被一语戳中了心事的白俊逸干咳了一声,他的眼珠子转了转,伸出手缓缓地握住了栏杆,迎着山景,忽然朗声道:“大地为砚,江海为墨,我欲扯蓝天做纸,执五岳群峰做笔,尽这万里江山如画!”
白俊逸其实很浑厚的声音在群山之间回荡,蔼蔼的白雾如同丝带缠绕在群峰之间,盘旋缠绕着将这一方寸的天地点缀的如同仙境一般,而在这样的意境之中,这么一段简单的话,却将一个男儿胸中的豪情和壮志点得如同沸腾的热血一般,令人心神激荡,很不得立刻闯荡天下去。
白俊逸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有一种酣畅淋漓的爽快感。
傅凰手肘支在栏杆上,手掌拖着脸颊,身体前倾趴在栏杆上,手腕上的一串吊坠晃晃荡荡显得灵气盎然又很好看,她说:“很有气势……但这是你们男人心目中的梦想呢,可不是我喜欢的。”
“我喜欢就行了。”白俊逸认真地说,其实白队长真的是这么想的,你喜欢不喜欢又不碍着我长半两肉,我干什么在乎你的看法,而且,你又不是唐女神,又不是我女朋友,我就更不用在意你的看法了。
傅凰转过雪白细腻的手腕看了看上头的表,叹了一口气,说:“果然正好一分钟呢。”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