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傅凰的软弱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坦白地说,跟一个女孩子……特别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单独在这深山老林里相处还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的,虽然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有些诡异,但是这并不妨碍白队长嗅着身边的傅凰身上传来的香味儿一脸**地祈祷时间过的慢一点。()
最好再下一场大暴雨,然后两个人被困在山上下不去,然后自己就可以一展身手表现出身为一个爷们的保护能力了……想着傅凰一脸娇羞和惊慌地躲在自己怀里的景象,白俊逸忍不住嘿嘿嘿地笑起来。
“你有朋友吗?”傅凰毫无征兆的奇怪问题打断了白俊逸的意淫,愣了一下,白俊逸说:“朋友?有啊。”
傅凰神情有些恍惚地说:“有吗?你的朋友,都是什么样的呢?”
“坑!”白俊逸简单地用一个字做了总结。
傅凰似乎被白俊逸简洁明了的回答给逗乐了,她轻轻一笑,饶有兴趣地说:“之前听说过男人之间的友谊就是相处的时候越没有礼貌越满口脏话越是感情深厚,反倒是彬彬有礼客客气气的那种到没有什么感情了,是这样的吗?”
白俊逸揉着下巴想了一会,他觉得傅凰的话还是挺有道理的,于是点点头。()
“不过对于我来说,朋友似乎真的是一个很遥远的名字,认识我的人很多,我认识的人也很多,但是真的说起来,却都只是利益和利益的结合,如果我不是傅家的女儿,或许那些天天对我嘘寒问暖的人就要减掉三分之二,如果我不是长得漂亮,那么剩下的三分之一也要砍掉大半,我有钱,也有地位,很多东西我想要就能够得到,但是感情却是惟独我要不来的。”傅凰的表情有些忧伤,她轻轻地说。
白俊逸想了想,还是觉得傅凰说的很有道理,其实不但是她,唐凝,苏媚何尝不是一样呢,特别是唐凝,高高在上,那女人估计从小到大就是现在无数钓丝们幻想的女神姿态中过来的,漂亮,家庭好,气质好,这样的女孩子不是女神是什么,但是相对的,她们的周围似乎真的没有什么知心的朋友。
唐凝有苏媚,苏媚有唐凝,还有一个软妹子红豆和谁都能相处的很好,而身边的傅凰呢?或许朋友对于她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奢侈的名词。()
“我没有朋友,我习惯了这样的状态,很小的时候希望跟周围的小朋友玩,但是渐渐的长大一些,她们都会躲着我,一开始我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才知道原来因为我的身边永远都会有那些为了我的安全而随时随刻地跟着的黑衣保镖存在,于是我渐渐地学会了不和小朋友一起玩,我选择和大院里一样大的孩子玩,但是我又发现有的时候我的爸爸妈妈会让我疏远哪个孩子,会让我多和哪个孩子一起玩,与之相同的是经常会有一些大院里头的其他孩子莫名其妙地就讨厌我了,也有莫名其妙地就喜欢和我玩的,后来我知道,因为家族的利益和关系亲疏,这种关系是会影响到下一代。”傅凰一只手掌撑着脸,雪白细腻柔软的脸蛋儿满满的全部是一种柔软的感觉,而她雪白手腕上晃动的玉坠子和那白皙如牛奶的肌肤相得益彰,美得没天理。
“然后我就学会了不需要朋友,我不需要和别人一起玩,我喜欢看书的习惯也是那个时候养成的。”傅凰侧头看着白俊逸轻笑道,“而一直到现在,我一直都觉得其实友情这样的东西我是可以找得到的,但是事实上,很多事情都不如人意,尔虞我诈太多了,我没有办法强迫别人和我一样的想法,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变得和他们一样。()”
白俊逸忽然说:“你是说林戬?”
傅凰苦笑道:“之前我的确没有想到他会对我动手。”
“或许他只是想杀我,而你只是一个意外。”白俊逸若有深意地说。
摇摇头,傅凰说:“不是的,我太了解他了,我感觉的出来。”
“他那么喜欢你,怎么会杀你呢。”白俊逸说道。
傅凰淡淡地说:“喜欢?爱和恨只在一念之间,更何况只是喜欢,得不到的东西毁了就是了,别人也别想得到,神不知鬼不觉,谁都不会想到是他。而且,你不知道吧,其实之前我的家里和周家有了共识,打算让我嫁给周复,可能如果没有我哥哥的事情的话我已经和周复结婚了,这件事情林戬是知道的,他试图阻止过,但是没有成功。所以他内心清楚他是不可能得到我的。”
白俊逸惊讶道:“嫁给周复?这可千万不行,我告诉你,周复这个人简直就是一个真小人和伪君子的结合体,所有该有的缺点他都有了,这个东西不但心胸狭窄锱铢必较,而且还有口臭,更加更加让人无法忍受的是他是个心理变态!你嫁给他一定得不到幸福的!”
白俊逸竭尽全力地在傅凰的面前给周复上眼药,白队长从来不介意在别人的面前说自己不喜欢的人的坏话,甚至乐此不疲,因为他觉得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自己是个不会说谎的老实人这一点有点眼力劲的人都能看的出来,而这么一来自己的话可信度就更高了,更何况……这个别人还差点儿成了周复的未婚妻,那么这个眼药上的就更有必要了。()
“他是心理变态?”傅凰错愕地说,对白俊逸的话她实在有些难以接受,周复这个人她也接触过,虽然没有什么好感,但总不至于成了被白俊逸话语中描述的那样一个怪物吧。
白俊逸表情深沉地点点头,凑近了傅凰,眼睛四下瞄了瞄,压低声音说:“他是个太监,那玩意没用的,所以根本不可能带给你幸福的!而且你知道的,男人嘛,身体没用了,你还能指望他心理正常?”
傅凰:“……”
傅凰忽然好想知道唐凝那样的女人是怎么看上这个家伙的。
“我不可能嫁给他的。”傅凰的话让白俊逸露出了满意的表情,他觉得自己的游说一定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你看,人和人之间是需要沟通跟交流的嘛,要是自己不跟傅凰沟通不和她交流,她说不定就一脚踏进了这辈子最大的悲剧深渊之中呢?
感觉自己救人一命的白俊逸正想说点敞亮话,傅凰却叹了一口气,把侧过头毫无征兆地把脑袋靠在了白俊逸的肩膀上。
“……”
白俊逸的表情僵了,动作也僵了。
他完全不知道事情居然会这么发展。
难道自己只是摸着良心说了几句公道话,这个女人立刻就对自己倾心了?
这会不会太随便了?自己要不要拒绝?要不然的话会不会显得自己也很随便?
白俊逸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中。
“我很累,让我靠一会吧。”傅凰语气飘忽地说,今天经历了两次险死还生的刺杀,差一点点她或许就身首异处了,而此时的她脑海里全是那两个卡车司机和后面的杀手那凄惨的死状,这对傅凰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冲击。
而之前跟林戬的接触,也让傅凰有些心灰意冷的感觉,此时的她只是想要安静一下。
白俊逸僵了一会的手缓缓地环在傅凰的手臂上,他一边拍着傅凰的手臂,一边说:“这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嘛,以后寂寞了尽管找我。”
“你说的。”傅凰轻轻一笑,脑袋转动一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说:“我会当真。”
“我随口说说的。”
“你还是闭嘴吧。”
山上发生的一切被人一五一十地告诉林戬知道,而林戬平静地听完之后挥挥手让人退下,他自己走出车子,看着车道边九龙山的浩渺风景,眼神深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世子,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致命的毒药,一个成功的君王必然不能被女人的感情所牵绊。”一个四十多岁脸色蜡黄的男人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走过来,和其他手下……或者说下人不同,他可以很自然地直接站在林戬身边。
“郑叔,我知道。”林戬缓缓地闭上眼睛,但是他死死地抓着栏杆微微颤抖的手出卖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很多次我和朋友的聚会邀请傅凰参加,也有邀请傅凰单独出来,但是每一次她都说下次,其实我自己也知道很多时候女人说下次其实就是没有下次,但是我依然再次再次无数次地尝试,哪怕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但是我依然不肯放手,但是现在,她却轻而易举地靠在了另一个男人的肩膀上,呵呵呵,郑叔,你说这是不是很可笑?”林戬的语气狰狞地说。
郑叔平静地看着林戬说:“现在的你已经失去了冷静,这不是你一贯的作风。”
“我是个男人,我无法忍受我喜欢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勾勾搭搭!”林戬猛的扭头疯狂地看着郑叔说道。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