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幸福来的太突然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对于一个敢为了报仇把自己置之死地的女人,白俊逸觉得还是躲的稍微远一些比较好。()
其实在回来的路上,白俊逸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这个女人是怎么有胆子自导自演一场那么危险的大戏的?她怎么就敢肯定当时自己一定会救她?说实话,白俊逸自己都不敢肯定再来一次自己还会不会救她,但是那个女人为什么就敢拿这种虚无缥缈的可能来赌?一个不小心的话,她的计划是成功还是失败暂且不说,最起码她自己就肯定死定了。
在那么惨烈的车祸中,经过两辆卡车碰撞的小车肯定是没有任何存活下来的道理的。
但是,她还是这么做了,让人不得不惊叹的是,她成功了。
自己救了她,而她也差一点点就彻底完美地完成了这个计划……毕竟,到了最后自己还是发现了。
不过这也无伤大雅,傅凰的计划其实已经成功了,或许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亲手杀了自己报仇,她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和林戬站在一个绝对的对立面,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那么她想要做的事情,林戬会心甘情愿地为她去做。
一石二鸟,偏偏还是个明知是坑也要跳进去的阳谋,白俊逸揉了揉太阳穴,想起了不管怎么不开心一见到自己就能笑得跟一朵花儿一样灿烂的软妹子梁红豆,想到了再怎么生气哄哄就烟过云散的唐女神,哪怕就是江印雪和伊卡洛斯,这两个女霸王最多也就是拿着刀子直接冲上门来一声不吭地就开杀,比傅凰却是要好多了……
只是这么一想,白俊逸又很悲伤地感觉到一直以来自己的日子过的好艰难,要哄的人太多了,软妹子,唐凝,苏媚,慕珂珂,江印雪,偶尔伊卡洛斯还来凑个热闹……哎,天降大任啊,这么繁重的任务也只有自己这坚强的肩膀才能扛得起来吧。()
对自己安慰了一番之后,白俊逸重拾信心,觉得阳光……噢,现在没有阳光,准确的说是连雪花都变得漂亮了。
雪花的确很漂亮,一直都在南方很少见到真正大雪的唐凝就是这么想的,南方的孩子,特别是南方的女孩子每每见到下雪就一惊一乍的大呼小叫,好像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样,唐凝也不能免俗,她一回到酒店立刻就拉着其实也是刚回来只来得及洗个澡换一身衣服退下了一身血腥味的白俊逸出去看雪。()
“有条毛好看的啊,满大街的人都是见怪不怪的表情,就你一副乡下人进城的新鲜劲,多丢人。”白俊逸郁闷地说。
唐凝横了白俊逸一眼,微怒道:“你这人就不能有点情趣?乡下人怎么了!我就是乡下人,你讨厌死了!如男,我们前面走,不管这个家伙,反正他今天和一个大美女出去逛了一整天心里正不知道多美着,现在陪我一下都懒得了,你回去吧,最好去死去!”
情趣?我很有情趣啊。白队长呆了一下,然后很想跟唐女神解释一下自己各方面都表现很有情趣,只是此时唐女神已经拉着司马如男在前面走了,他叹了一口气,忽然变脸瞪着身边的姜不凡没好气地说:“你为什么在这里!”
被莫名其妙吼了一嗓子的姜不凡觉得自己很委屈,明明是师父在师娘面前吃瘪了,但是为什么遭罪的却是自己,可委屈他也只敢表现在脸上不敢说出来,他弱弱地说:“我,我来帮忙提东西来的。”
感觉姜不凡其实也不是全没用处,好歹能当一个出色的出气包之后白俊逸看着姜不凡也顺眼了很多,他拍了拍姜不凡的肩膀,说:“很懂事嘛,上次跟你说过要教你擒拿手?晚点回去了你到我房间来,我先教你两招。www.esilkino.com”
姜不凡闻言两眼放光,一张脸上满是兴奋,他重重地点头说:“谢谢师父!”
白俊逸满意地点点头,说:“谢就不用了,如果你真的想要表达你的感激之情的话去前面份瘦肉丸来,这天寒地冻的喝点热乎的下去才舒服……”
几分钟之后,各自端着一份瘦肉丸的师徒俩跟在两个女人身后慢慢地走,忽然,姜不凡一脸好奇地对白俊逸说:“师父,我能问你个问题么?”
“啥问题?”白俊逸喝了一口酸酸辣辣的汤,爽爽地哈出了一口热气随口说。
姜不凡咽下了嘴里的瘦肉丸,贼眉鼠眼地四下张望了一阵,搞得跟要和地下党接头似的,发现周围没有第三只耳朵,这才小心翼翼压低声音问:“师父,你说女孩子的胸摸着什么感觉啊?”
“……”
卧槽,这可能是新年最悲伤的问题了。
白俊逸一阵无语,他怜悯地看着满脸好奇和求知欲的姜不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重重地拍了拍这徒弟的肩膀。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白俊逸一脸难过和悲伤的表情,姜不凡忽然鼻子一酸,他哽咽着说:“我都没摸过……”
“他们在说什么?”唐凝扭头看了一眼身后两个满脸悲怆相互安慰的男人,疑惑地问身边的司马如男。www.tangkx.com
司马如男张了张嘴,然后感觉自己很挫败地皱起眉头,因为她发现自己遇到无法回答小姐的问题了,以前无论是什么事情她都能简单明了地回答小姐,但是现在……关于男人的问题本身就已经很困难,更何况还是关于后面两个根本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衡量的男人,这种无法回答小姐的恼怒和挫败感让司马如男很气馁。
司马如男向来是个很务实的人,无论在忙都每天保持着最少一个小时充电时间的她为的就是能更好地做好小姐助理的职责,而遇到了解答不上来的问题她会第一时间去寻找解决方案,现在……也是一样。
当面对板着脸严肃的好像在讨论全人类未来命运这么严重问题的司马如男,白俊逸实在没有办法坦白地说出姜不凡的可怜之处来。
总不能告诉她:我这个可怜徒弟活到三十好几了还是个处男,跟女人最亲密的接触就是去买东西的时候从女服务员手里接过找零时偶尔产生的手指头的触碰,然后他现在很想摸一下女人的胸感受一下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白队长觉得这个句子太长了,这么作死的话司马如男是一定不会给自己把它说完的机会的。
白俊逸没吭声,姜不凡更是不敢把真相说出来了,支支吾吾吭吭哧哧半天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皱着眉头扫视两人一眼,司马如男刚要说话,前面的唐凝忽然回头叫了她一声。
唐凝的呼唤很好地解决掉了姜不凡的窘境,而等司马如男一走,白俊逸对姜不凡压低声说:“要不,师父我今晚带你去见识见识?”
白俊逸觉得,为人师的应该全面地关心自己徒弟的生活,最起码人家这声师父不能让人家白叫不是,现在这个便宜徒弟都三十开外了还是个处男简直就令人发指,这要是传出去了多丢白队长的脸?
姜不凡哆嗦了一下,震惊地看着白俊逸,一双眼珠子瞪的老大……拜师,还有这福利?
“你要去哪里?”回到了酒店房间的唐凝狐疑地看着过来打报告请假几个小时的白俊逸,神色不善。
“姜不凡说在这里有个老战友,非要拉我过去叙叙旧。”白俊逸指着身边的姜不凡面色不改地说。
唐凝的眼睛立刻横到了姜不凡的身上。
姜不凡移开了自己的眼神,他可不敢跟自己师娘对视,光是这么看着他就觉得好像师娘什么都知道似的,他敢打赌,要是师娘知道了今晚他和师父出去的真实目的,师父死不死他不知道,但他绝对要被扒下一层皮来。
“是,是的。”
姜不凡没出息到结巴的表现让白俊逸很失望,怎么找了个徒弟连个谎都不会撒呢,这个样子还怎么把妹泡妞?
“战友?”见到了姜不凡的表现,唐凝更加狐疑了,她冷笑一声,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地说:“既然是战友那么就去吧,早点回来少喝点酒。”
这么简单?
幸福来的太突然,本以为还要经过艰苦工作的白俊逸立马眉开眼笑地拉着姜不凡跑了。
关门声传来,唐凝冷哼了一声,她冷笑着对身边一直没吭声的司马如男说:“如男,你觉得这两个家伙的话有几成可信度?”
“零。”司马如男生冷地回答。
唐凝豁站起来,拿起了围巾说:“那么咱们走!”
“去哪里?”司马如男疑惑地问,现在再过一会都要十点了,小姐还要出门?
“看看这两个男人去哪里花天酒地去。”唐凝咬牙切齿地说,本来不得不让白俊逸今天白天一整天都和傅凰在一起唐凝就满肚子的不爽,没想这个混蛋家伙回来还一门心思地往外跑,唐凝决定跟过去抓个现行,看这个家伙还怎么面对自己。
“这个,不太好吧?”司马如男有些犹豫。
“怕什么,快点儿,你不去我去了!”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