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悲剧的姜不凡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姜不凡毫无征兆的转变让白俊逸警惕心大起,这货之前听见自己要带他来酒吧夜店的时候可不是这个反应的,那兴奋的样子好像要爆血管一样,可就是这么一个专业闷骚三十年的老吊丝,他却忽然一本正经地站在正义的一方了,这……只能代表有危险!
白俊逸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只见白队长微微一笑,对姜不凡说:“我当然不能背叛我心爱的凝凝了,更加不会做出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说实话,要不是你跟我说你很想来酒吧把妹的话我是根本不可能来这样的地方的,我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这些充满了阴暗和****的地方!”
姜不凡一脸震惊难以置信地看着白俊逸,嘴巴合动,但是却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因为面对着他的白俊逸正在用凶狠的眼神警告他别聒噪,聒噪就不教你功夫了。
虽然白俊逸没说,但是那眼神……姜不凡觉得自己看懂了。
姜不凡犹豫了好久,他发现在聒噪和背锅学功夫中间他只能选后者,于是他只能委屈地看着白俊逸。
坦白地说,一个三十来岁的大老爷们一脸委屈地看着你真的是一件很毛骨悚然的事情,但是现在情况紧急,白俊逸挤出了一脸诚恳和唏嘘,拍着姜不凡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你想要摆脱自己处男的身份我能理解,但是你要用一颗有爱的心去追求一份爱情,一个真正属于你的女孩,而不是在这样声色犬马的地方虚度青春,只追求**的快感是没有任何好下场的,所以你一定要……嘶……哎哟,唐女神,您轻点,轻点啊!”
白俊逸那道貌岸然的表情没有维持够一分钟就被一只雪白的手腕拧着耳朵拉扯成了一张苦瓜脸,回过头的白俊逸脸上路出惊讶和惊喜的表情,看着唐凝开心地说:“凝凝,你来了啊?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是不是想我了?想我的话打个电话说一声我就回去了嘛,你看还大老远地来这,累着了怎么办?”
“要不是奥斯卡已经过了,我真想让组委会给你颁发一个最佳男演员奖,你这演技不去演戏真的可惜了。()”唐凝冷笑道。
白俊逸的表情连变都不带变化一阵的,立马就严肃地说:“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噢,对了,你累不累渴不渴?快点坐下休息一会,我去帮你要一杯饮料过来,喜欢喝橙汁还是冰红茶?或者纯净水怎么样?”
唐凝坐在沙发上,冷哼一声说:“别演了,刚才你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到了,算你识相把那个不三不四的女人赶走了,要不然你就死定了!”
最后三个字,唐凝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那横眉冷目的样子显然在给予白俊逸最高级别的警告。()
白俊逸嘿嘿讪笑,凑到了唐凝身边说:“哪儿能啊,我怎么可能真的跟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发生点什么呢,之前我就是给我这徒弟演示一下怎么泡妞来着的,绝对没有二心啊。”
说着,白俊逸还把一脸悲催的姜不凡拉了过来,以证明自己绝对没有主动想要泡妞的想法。
唐凝冷笑道:“你泡妞的本事很高?”
白俊逸嘿嘿一笑,对唐凝说:“当然高了……不高的话怎么把你追到手的?”
听见白俊逸前面半句话刚要生气的唐凝猛然地红着脸瞪了白俊逸一眼,这个混蛋,也太口没遮拦了,这,这样的话是在这里能说的嘛!
为了保持自己的威严,唐凝赶紧正襟危坐地说:“你正经点,谁,谁被你追到手了,不要脸。()”
白俊逸嘿嘿笑道:“脸?我很要脸啊,你摸摸看,这细腻光滑的脸蛋儿可不是哪个男人都有的,做小白脸也是要有资本的不是,要不然怎么能对得起这个神圣的职称呢?”
唐凝实在是被白俊逸恶心坏了,她推着白俊逸说:“你赶紧给我去拿一杯纯净水来,要不然我要吐了。”
白俊逸嘎嘎怪笑着去拿纯净水,唐凝白了白俊逸的背影一眼,觉得这个男人现在是越来越无耻了。
“小姐,你被他转移注意力了。”司马如男冷淡地说。
唐凝一愣,随即大为恼怒地追着白俊逸的背影去了……要不是司马如男提醒的话,她还真差点被忽悠过去了,这个混蛋,狡猾死了!
等白俊逸和唐凝一走,姜不凡的眼神很自然地就挪到了司马如男的身上。
一开始,司马如男还能保持着淡定,但是在姜不凡跟个二愣子一样的直视下,司马如男的眉头越皱天越深,越皱越深……
姜不凡咳了一声,他忽然站了起来,司马如男立刻警惕地望了过来,这个,这个家伙要干什么!
只见姜不凡一脸淡定地慢慢脱掉了自己的外套,丢到了沙发上,然后解开了衬衫上的两粒纽扣,露出一片结实的跟小钢板一样的胸肌,伸手想要拨乱自己的刘海,却悲剧的发现自己的板寸头连根超过三厘米的头发都没有……
干咳一声,姜不凡告诉自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然后努力地回忆着之前白俊逸勾搭妹子的动作和眼神,拿起了茶几上的一杯酒,深情款款地对司马如男说:“我能请你喝杯酒吗?雪山眼泪,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种鸡尾酒,来自俄罗斯广袤远东的纯粹伏特加是国内的小作坊永远做不出来的最纯粹酒精饮料,加上冰岛茶和冰山山顶晨曦融化的雪水,混入一勺卡萨西西里亚酒庄出产的极品甜葡萄酒让它在爽口之余多了一抹果香和超过45%的糖分,更精彩绝伦的是调出来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这种红色让它就好像是一个少女最深情的那一滴眼泪,雪山眼泪,在我眼里你就是最纯洁的雪山。()”
如果白队长在的话他一定会震惊于姜不凡这货的记忆力居然如此之好,活生生地把他只说了一次的话给完整地重复了出来。
但是……但是!
很多万金油一样的办法肯定不是适合每一个人的,对付不同的妹子,肯定要用不同的策略,姜不凡很快就明白了这个深刻的道理。
司马如男冷静地瞥了一眼姜不凡手上的酒杯,平静地说:“只是用简单的伏特加和调味酒勾兑出来的最简单的鸡尾酒而已,哪里有什么冰岛茶和所谓的冰山山顶的晨曦?你在开玩笑嘛?冰山上融化下来的水除非你在冰山脚下的河水里头舀一桶出来,你以为是叶子上的晨露伸手就能采到?另外,这颜色和甜味不是什么冰岛茶,而是康师傅冰红茶。”
凭良心说,司马如男身为一个专业四级的品酒师,这么说已经算是很注意措辞了。
姜不凡保持着自己的姿势僵在原地,脸上那沧桑的表情……更沧桑了。
尼玛啊,师父你快回来啊,这个女妖精她不按常理出牌啊!接下去我该怎么回啊?
“对了。”司马如男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加了一句,看着姜不凡,说:“就连这里面的伏特加都是国内生产的,不过贴了国外的牌子而已,俄罗斯远东地区的伏特加?呵呵……国内酒吧的洋酒全部是在淘宝上一箱一箱买的假货,你不知道吗?”
姜不凡是真的要哭了,他捂着自己好像被啪啪啪地抽得又红又肿的脸欲哭无泪……我真不知道啊……
……
在吧台,气势汹汹地冲过来要算账的唐女神拉着白俊逸又打又咬地撒了一阵娇之后被白俊逸在耳边说了几句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流氓话把唐女神说的俏脸红艳艳,水光渍渍,居然没有继续找白俊逸的麻烦了。
舒舒服服地靠在吧台上,白俊逸打量着这个酒吧周围的环境,微微地摇晃着手里的酒瓶,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们去跳舞吧!”唐女神忽然拉着白俊逸的袖子跃跃欲试地说。
白俊逸错愕一阵,狐疑地看着唐凝说:“你会交际舞,芭蕾我都不怀疑,但是这酒吧的街头舞,你会?”
“是你不会吧?”唐凝骄傲地翘起了下巴,哼哼着说。
白俊逸哈哈一笑,从吧台的吧椅上跳下来,说:“开玩笑,你男人我什么不会?”
“别口花花地占我便宜,我在大学的时候也会玩的。你等着我。”唐凝说完,扭头去找到了司马如男一溜烟地跑了。
白俊逸走回来,见到沙发上的姜不凡垂头丧气好像是被被无数个大汉强暴了的小处男一样的姜不凡,疑惑地问:“你怎么了?”
姜不凡抬起头,眼里居然含着泪光,“师父……”
听着姜不凡说完整个事情的过程,白俊逸嘴角抽搐。
“师父,你忽悠人!害的我丢了大脸了!”姜不凡愤怒地说。
“咳,我说你也是,装逼也要看对象是谁啊,那些见钱眼开的酒吧妹你来点装逼范的话当然没错了,在司马如男这样的女人面前玩这一套你不是班门弄斧嘛。”白俊逸赶紧推卸责任。
姜不凡还没来得及继续控诉,就见到坐在沙发上的白俊逸忽然瞪大了眼睛看着前方像是见鬼一样骂了一句:“卧槽?”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