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动口和动手哪个严重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姜不凡打架很凶,在这个方面他从来没让白俊逸失望过。()
让堂堂的魔都特警大队副大队长对付一个小混混和一个三十多岁的普通男人,这简直就是大材小用了。
这个小角落发生的事情无比的凄惨,而为了不让这凄惨的一幕影响到其他人玩乐的兴趣,白俊逸很贴心地站在外面把一切目光都阻挡了下来。
一边兢兢业业地当一个守门人的角色,白俊逸一边在心里为自己感慨,真是个好人啊,你看虽然和这里的老板郑平安不对付,但自己这不还是为了他酒吧的生意着想而不让人发现这边的动静么,白俊逸自己都快被自己感动了。
在这边的动静其实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甚至一个保安还过来看了看,但是身为保安出身的白俊逸实在太了解这个行业的内幕了,穿着一身保安制服其实心里头巴不得找个地方躲起来偷懒睡觉去,于是他应付起来也十分的方便。
“哥们,自己解决矛盾可悠着点啊,别把事情闹大了,要不然我不好做。”那保安接过了白俊逸递过来的烟之后点燃了,对白俊逸一副你小子自己注意点别让兄弟我为难的表情。
白俊逸嘿嘿笑道:“那是那是,就是遇到了一个不长眼的,没什么本事也没有什么背景,随便教训一下就差不多了。()”
听见白俊逸说被教训的那个没什么本事也没什么背景,保安点点头放心的走了,酒吧这样的地方鱼龙混杂,在道上的混子也都会过来玩,既然是混子自然有敌人,所以隔三差五的打起来那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们也都见怪不怪,不过天使之翼酒吧不是寻常的酒吧,一般的混子就是有矛盾也会克制不在酒吧里把事情闹大,所以保安十分的放心。
他觉得没人有胆子在天使之翼酒吧里头搞事。
只是他想破脑袋都不可能想到在里头发出一声声凄惨嚎叫的是他的老板……郑平安。
而在里头扯着嗓子嚎的郑平安都快要疯了,他故意叫的这么大声,但是酒吧里头的人好像死了一样居然一个都没有过来看看!
“你叫这么大声干什么,我觉得我下手很温柔的啊。”姜不凡一脚蹬在郑平安的大腿上,把身上衣服破了好几个口子脸上红肿得和一个猪头差不多的郑平安踹翻在地,不满地说。
他觉得郑平安的叫声太大了,这样的话会不会让外面的师父觉得自己太残暴了?
这样可不好,自己怎么会残暴呢。()
于是姜不凡决定把郑平安打得喊都喊不出来。
足足十多分钟之后,姜不凡还舍不得出来的时候唐凝和司马如男过来了。
“里头怎么了?”唐凝好奇地看了一眼白俊逸身后,但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她问道。
“没什么,姜不凡在里头练拳。”白俊逸笑眯眯地说,那么残忍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唐女神比较好。
女神嘛,接触的应该都是这个世界上真善美的一面,纯洁如雪莲花,比如自己。
唐凝哼了一声,随即一脸灿烂的笑容扯着白俊逸的袖子说:“今天玩的好尽兴,不过也有点累了,我们回去吧?”
白俊逸说:“行。”说着,白俊逸朝着里头的姜不凡招呼了一声。
过一会,神清气爽的姜不凡从里头走出来,一见到司马如男立刻就变成了一张狗腿脸,笑哈哈地跑过去点头哈腰地说:“你是不是累了?要不要我去弄点夜宵给你吃?”
“你离我远点。()”司马如男绷着脸说。
姜不凡一脸的挫败,他想了想,觉得心情郁闷的他拿起了旁边一把吧椅朝着他出来的方向砸了进去。
“啊!”
里头是一声惨叫,听这个声音,估计是那个悲催的郑平安中招了。
深深地出了一口气,姜不凡觉得心头的郁气果然畅快了不少。
“你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是不对的。”走出酒吧的时候,白俊逸对姜不凡教训道。
姜不凡不开心地说:“那师父,要是刚才是师娘让你离她远点你会怎么办?”
白俊逸仔细地想了想,然后拍着姜不凡的肩膀说:“干得漂亮。”
在那阴暗的角落,郑平安颤抖着推开了压在身上的吧椅,沾着血的手抖的厉害,勉强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只手机,拨通了之后他像是一头中了狂犬病的疯狗一样大喊:“老子在酒吧一楼的拐角,你们都是死人啊?老子在这里让人打了个半死你们一个都不知道?我诅咒你全家祖宗啊!”
郑平安的胸腔都快要被怒火给点燃了,他每次呼吸都觉得肺里火辣辣的疼,他不知道自己是内伤了还是气的,但是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杀了那两个人!一定要杀了他们!
酒吧里玩的客人忽然见到了这样一幕,保安们和看场子的混子们忽然起身,呼啦啦地推开人群朝着酒吧的角落冲去……“发生什么事了?”有人傻傻不懂地问,但是没有人回答他,因为所有人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分钟不到的功夫,一群人冲进角落里头,足足二三十号人把这个角落挤的水泄不通,啪,灯被点亮,一个穿着西装头发被啫喱水摸得油光锃亮的男人连滚带爬地跑到了郑平安的身边,哭嚎道;“老板,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啊老板!我的天啊,到底是谁把你打的?老板,你到底怎么样了老板?”
“我靠!”郑平安一甩手就把这个男人一巴掌抽得跟脱落一样原地转了两三圈,挖的一声一口鲜血从他的嘴里喷出来,混着还有一颗疑似为牙齿的东西。
“你再摇老子,老子就真的死了!”抽了一巴掌还不解气,再接过去一脚的郑平安看着跟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男人觉得顺气了很多,此时灯光照耀下,他看见了自己一身狼狈全是脚印和血迹,连裤子都被撕开了一条大口子,一条花内裤在所有人古怪的目光下迎风招展……
“看你们吗个比啊!”郑平安的脸色一阵扭曲,但是已经无所谓了,因为红肿成猪头的他跟戴了面具一样没人能看得清他的表情。
“马上派人追出去,那两个人应该还没有走远,还有,马上调出监控,我要把这两个人给抓住!快去!”郑平安狰狞地低吼道。
“怎么了?这么火急火燎的?”唐凝疑惑地看着迫不及待地上出租车的白俊逸,她总觉得今晚的白俊逸有点不正常。
“刚姜不凡把那个酒吧的老板打了。”白俊逸神秘兮兮地说。
旁边的姜不凡闻言就不开心了,这要是给司马如男听到了误会自己怎么办,果然,坐在前面的司马如男闷哼了一声。
姜不凡赶紧解释说:“师父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明明是你让我打的。”
“动口和动手哪个性质比较严重?”白俊逸问道。
姜不凡愣了一下,下意识地说:“动手……吧?”
总觉得有些什么不对的姜不凡还用了一个疑问的口气做结尾。
“那不就结了!”白俊逸理直气壮地说。
“为什么这就结了?”姜不凡还没听明白。
“白痴。”司马如男冷冷的声音给这个话题做了终结。
回到酒店,唐凝去换了衣服之后对外面啃苹果看电视的白俊逸说:“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白俊逸挑眉问:“你事情办完了?”
唐凝坐在白俊逸身边的沙发上,皱眉说:“今天和军方那边的人谈了谈,事情的问题到是不大,他们一句话的事情而已,但是口却咬的很死,有些麻烦。”
“不好办?”白俊逸问道。
唐凝揉了揉太阳穴,说:“之前我还简单的以为是傅凰那边的问题,但是现在看来事情也不是那么简单,是有人眼红我们这一笔订单呢,利润丰厚,又是独家生意,一旦做开了就是垄断一样的暴利,这样的好处谁不想过来润一润。”
白俊逸皱眉说:“能知道是哪边的手脚吗?”
唐凝摇头说:“要是只是一家或者两家也就算了,但怕就怕是一群狼都想要来分一杯羹。”
白俊逸揉着下巴,唐凝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只是傅家或者林戬对这个订单产生了觊觎之心到也还好对付,但怕就怕在所有人都眼红这么大一块蛋糕,这个蛋糕到底有多大白俊逸到是没有仔细地问过,但是看此时唐凝也郑重其事的样子,就知道这块蛋糕一定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也正是因此才会引来无数人跟嗅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一样围过来。
众怒不可犯,无论在哪个行业哪个时代,这都是铁律。
“不过我也不担心,有白纸黑字的合同在,这官司就是打到最上面去我也不怕。”唐凝信心满满地说。
“我支持。”白俊逸举双手说。
“算你识相,我要睡觉了,你回去你自己的房间去!”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