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奴才的命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林戬很不痛快。()
他觉得自己这几天都不痛快,怎么不痛快说不上来,但是自从知道了地球上有白俊逸这么一个人之后他就没有痛快过。
今晚他和一个朋友应酬过之后把朋友送到了华侨国际酒店住下,然后他就打算离开,因为心情不痛快的缘故,他决定快点回去,这样烦躁的心情状态不适合去做别的事情……烦躁的心情会影响他的判断力。
可当林戬要上车离开的时候,却被一个人叫住了。
“平安大哥?”林戬看着眼前的男人,心中的不耐一闪而逝随即就换上了一脸的笑容,热切地说道。
郑平安笑呵呵地说:“世子您太客气了,都说了不要叫我大哥,我可担当不起啊。”
林戬回之一笑,诚恳地说:“从小时候开始我爸就一直跟我说要把平安大哥当自己的亲大哥看待,而后来我也明白这是为什么了,郑叔叔和我爸爸是比亲兄弟还亲的关系,更是我义父一样的领路人,那么平安大哥你就是我的大哥,有什么担的起担不起的,平安大哥你这么说就太见外了,我们是一家人。”
听听听听,人家文化人就是文化人,这个话说的多么敞亮,不管这真情实意有多少,最起码这诚恳的语气和真挚的表情就让人打心眼里头舒坦,光是这么一句话就恨不得让人把心窝子都掏出来给他看了,这就是差距啊。()
郑平安无比的感慨,他哈哈笑着说:“那也不能这么说,我爸和我忠诚林家是因为没有林家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好日子,我这些年也承蒙了很多林家的照顾才有点资产,真的说起来,林家对我的好已经远远地超出了我能给林家的。”
林戬哈哈大笑道:“平安大哥你说这个就太没意思了,有什么林家郑家的,在我看来都是一家,自然是一家人就没有什么给予和超过的,你的我的不都是一样嘛。”
看着眼前笑容满面的林戬,郑平安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从骨子里头冒出了一股凉意,他可没有忘记他22岁大学毕业的时候他爸爸找他谈的那一次话,其中一句话更是让他推翻了之前22年来的人生观……林家始终是林家,主子也始终是主子,做奴才的就应该有做奴才的觉悟,魏忠贤之所以会死无葬身之地是因为他想要自己当主子,李莲英之所以能岁满甲子得一个善终就是因为他始终记得自己的身份地位。
奴才,主子。()
这就是郑平安的父亲给他们郑家和林家之间的定位。
一开始年轻的郑平安自然不服气,他无法想象现在这个年头居然还有这样的说法,更加无法接受的是自己还就是那个奴才,这让郑平安很不满。
但是后来经历了很多事情他明白了,做了林家的奴才,转身就可以成为其他很多人的主子。
而眼前的林戬,换个意义上来说,就是他郑平安的主子。
幸好,他一直都对自己很客气,不像是自己对自己的那些奴才一样……郑平安居然觉得松了一口气。
可是这种客气……却让人感觉到一股子森冷,郑平安清楚,林戬是不可能真的把自己当成什么兄弟大哥看待的,奴才,就是奴才,要有做奴才的觉悟啊。
郑平安忽然有些后悔今晚来找林戬了。
“平安大哥,你脸上是怎么回事?好像……打过架?”林戬忽然严肃地看着郑平安说。
说到这个,郑平安心里头的怒火蹭地一下就烧了起来,满眼凶光的他立刻就把刚刚产生的找林戬的后悔心思给灭了,龇牙咧嘴地说:“的确刚被人打了。()”
林戬闻言顿时不满地说:“平安大哥,到底怎么回事,在这津城的地方还有人不长眼打你?你告诉我是什么人,我帮你讨一个公道回来!”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郑平安神情兴奋又激动,他说:“事情是这样的……”
听着郑平安说完了事情的经过,林戬皱眉说:“你的意思就是你让两个跳舞的人给打了?”
“……”林戬哑口无言,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在叙述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不是的,其实是其中一个男的打我的是跳舞的,另一个男的好像还是他的什么徒弟。”郑平安努力地解释,但是他又马上发现不管自己怎么解释都掩饰不了丢脸这件事实。
林戬是什么人,郑平安事情说到一半的时候他就明白了事情的大致经过,呵呵笑着拍着郑平安的肩膀,说:“我明白平安大哥你的意思了,总之就是这么两个人是吧,他们还住在这里?行,我帮你查一下。”
说完,林戬掏出手机打出了一个号码。
接通电话林戬走到了一边,片刻之后他回来对郑平安说:“我已经帮你疏通过了,等会你去前台把这个人查出来就行……要不要我帮忙?”
郑平安赶紧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让您帮忙查一下那个人的房间已经很麻烦了,这么点小事情我自己解决就好。()”
林戬笑着点点头,走向车里。
他的脚步刻意放的很慢,快要走到车门边的时候郑平安一个激灵快步跑到了林戬的身前抢先为他打开了车门。
看着笑容可掬的郑平安,林戬笑呵呵地说:“平安大哥,你啊,还是老样子,太客气了。”
郑平安点头哈腰地说:“不客气不客气,小事,小事。”
坐进了车里,车门关上,车子离开。
看着车子离开的背影,郑平安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不客气,他这个奴才就要倒霉了。
来到了酒店的大堂,因为有了林戬打的电话的缘故,这一次异乎寻常的顺利,当郑平安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一个穿着西装胸口挂着经理牌子的男人在等着,确认了彼此的身份寒暄几句之后,感受到那经理异乎寻常的客气,刚做了孙子摇身一变成了大爷的郑平安抬头挺胸地说:“帮我查两个……不,他们应该是四个人一起的,两男两女,都很年轻,二十多岁的样子,其中一个男的大概年纪有三十多,一个多小时之前刚来这里。”
本来,泄露客人的信息无论在哪家酒店都是天大的忌讳,毕竟没有人愿意去住一家可能把自己的住房信息随便告诉别人的酒店,但是在权力的作用下,这么点事情就显得很无伤大雅了。
郑平安很快就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
带着一大堆十多个人气势汹汹地冲进电梯的时候,郑平安的脸都是扭曲的……兴奋的,一想到马上大仇就要得报,他就激动得浑身发痒。
那是一种不吐不快的痒痒,只有揍人才能够缓解。
19888,就是这个房间号。
郑平安幻想着白俊逸看到自己的时候那惊恐的表情,幻想着等会自己的人马冲进去把他打得哭天喊地的情景,他的脸就因为兴奋而一阵阵的潮红,这潮红混着他脸上的红肿和淤青显得格外狰狞可怕。
当听到敲门声的时候姜不凡已经被打得抱头鼠窜了。
“师父,别打了,真别打了,要出人命了,你也不想黑发人送白发人吧师父……哎呦,我的手……”
姜不凡的惨叫被敲门声打断,姜不凡此时无比的感激敲门的那个人,要不是他的话估计自己今晚就要睡到医院去。
“滚去开门。”白俊逸喘着粗气说道,现在来敲门的是什么人?唐女神?不可能,唐女神的作息时间雷打不动,这个时候谁打扰她睡觉就是影响了她的皮肤美容,而谁让她变得不漂亮的话……唐女神真的会杀人。
司马如男?更不可能了。
……莫非是送小卡片的?
这个念头让白队长激动了,住了这么多次酒店,第一次遇上传说中送小卡片的,不知道漂亮不漂亮贵不贵?
“不去!”姜不凡梗着脖子说:“你把我打成了这样还让我去开门,万一是我们家小男男怎么办!我这个样子还要不要见人了!”
“你是猪啊?你们家小男男平时看到我们就烦的不行,这个时候还怎么可能来敲门,还有,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打你怎么了,别人求我打我都懒得打,你师父我不惜损耗内劲帮你疏通你这些年都僵硬封闭了的筋脉,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当我喂你吃砒霜一样的表情是几个意思?”白俊逸不满地说。
“那我还要感谢你了?”姜不凡怒声说。
“不要?不要你还给我!”白俊逸没好气地说。
“怎么还?疏通了筋脉还能还?”姜不凡愣了一下疑惑地问。
“再被我打一顿把你的筋脉给打封闭就行了。”白俊逸冷笑道。
“师父,我这不是开玩笑嘛,哈哈哈,师父你不是经常教育我要有点幽默感,我这不是努力学习呢嘛,你等着,我这就开门去……”姜不凡一脸堆笑……再被白俊逸打一顿,姜不凡是真没这个自虐的打算。
而当这师徒俩终于做出了谁去开门的决定时,门外的郑平安……手都敲疼了。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