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傅凰的致命招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故事的结局是怎么发展的,最后郑平安是否寻找到了他人生的真谛,白俊逸到是不知道,不过早上他起来的时候姜不凡是神清气爽地坐在他面前吃早饭的。()
白俊逸给了姜不凡一个眼神,示意询问他昨晚的事情解决了。
姜不凡回了白俊逸一个眼神,微微点头,表示完美解决不需担心。
白俊逸给了一个满意的眼神,表示自己非常的满意。
对于昨晚的事情,唐凝和司马如男是一点都不知道的,不过房间住得和白俊逸相隔不远的唐凝抱怨地说:“昨晚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睡不好,好像有什么声音一样,但是仔细听又什么都没有,烦死了。”
司马如男闻言神情一凌,说:“小姐,要不要去投诉?”
唐凝摆摆手说:“算了,都已经过去了。”
“那小姐,晚上我和你换个房间睡吧?”司马如男斟酌着说。
唐凝笑了一下,接过白俊逸递过来的牛奶小口小口地喝着,说:“不用了,我打算今天就回去。”
白俊逸的眼神看了过来,唐凝对白俊逸说:“你还不能回去。()”
白队长闻言就不太乐意了,明明是因为你我才被迫跟着来出差的,没有出差津贴就算了,怎么你这个主事人能回去了我还要在这里卖命呢。
当然是卖命了,林戬在暗处虎视眈眈,还有一个神经质女人傅凰,对这两条毒蛇一样的家伙白俊逸一直都没有掉以轻心,能躲的远一些自然还是不要接触更好。
唐凝喝着牛奶,用筷子夹起了餐盘里的一块小西瓜说:“我回去是要处理公司的公务,你回去除了让我心烦就没有别的作用了……还有,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办好,你替我跟进。”
“什么事情没有办好?和军方的人对话?你真的确定让我去?我去的话估计能打起来啊。”白俊逸揉着下巴说,他是真心没有乱说话,他在军方的人缘真心不怎么样,特别是这次和大唐集团对话的还是总后勤那边的,当初为了给自己的小队争取经费,他没少殴打这个部门的人,现在这么些年过去了,当年的虾兵蟹将现在多半都有点权力了,要是看见他出现的话估计能直接把大唐集团的事情给吹了……
问了一大串问题,白俊逸才猛地反应过来然后不爽地说:“还有,怎么叫做让你心烦就没有一点作用了?我明明就还能让你很幸福很甜蜜的好不好,不要忽视了我巨大的作用。()”
唐凝咬着嘴唇瞪了白俊逸一眼,然后说:“让你留下来办理这件事情自然是有道理的,因为今天早上傅凰给我打电话了。”
白俊逸闻言头皮一麻,警惕地看着唐凝的双手,确定了这双如莲似藕的小手没有朝着自己手臂上攀爬的趋势之后这才说:“我跟她没什么的。”
“不心虚的话你解释什么?如男,那句话怎么说的?告诉给他听。”唐凝神色不善地说。
“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司马如男想都不想地就说。
白俊逸黑着脸瞪了司马如男一会,然后毫无征兆地扭头对因为幸灾乐祸而笑得跟一朵菊花一样的姜不凡说:“你笑个毛啊,你跟我一起留下来!”
姜不凡愣了一会,然后委屈地叫道:“为什么,我要跟男男一起走!”
“你要是再怎么恶心地叫我我就用这根叉子把你的上下嘴唇缝起来。”司马如男手里握着叉子,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子阴冷的气息说。()
姜不凡委屈的要命,他觉得自己就是现代的杨白劳,一边深受白俊逸这个地主的欺压还要时不时地被司马如男鄙视,心中越想越悲怆的他忍不住泪汪汪地看向唐凝,希望好心善良的师娘能给他一点点温暖。
“也是,那么姜不凡,就麻烦你帮我看着他了。”唐凝对姜不凡微笑着说。
姜不凡瞪大了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良久,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整个人都萎靡了下来,坐在椅子上浑身都散发出一股子阴风惨惨的气息。
“你真打算让我留下来啊?到底是傅凰重要还是我重要了,她一句话你就把我留下来,你这不是把小羊羔往大灰狼的嘴里丢么?”白俊逸对唐凝压低声音说。
唐凝想也不想地说:“就你这大灰狼还吃不掉那个小羊羔。”
白俊逸愣了一下,认真地解释说:“不,我的意思是我是那只小羊羔。”
“……”
唐凝扭头严肃地看着白俊逸说:“你不恶心我能死么?”
“我觉得你侮辱了我。()”白俊逸诚恳地说。
唐凝实在受不了这个家伙了,她哼哼一声,说:“总而言之,根据我和傅凰达成的协议,只要你留在这里几天时间,那么傅家将会和大唐集团展开一系列的合作,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不是把你卖了,只是一个交易而已啦,还有你后悔也没用了,我早上已经和她签署了一系列的初步协议。”
白俊逸难以置信地看着唐凝,怒声说:“你居然为了钱把你男人都卖了!你还说这不是卖,这不是卖是什么!”
唐凝气鼓鼓地说:“听我说完啦!讨厌死了。最主要的不是这个,最主要的是……傅凰给了我这个。”
唐凝把一份文件从小包里掏出来递给白俊逸。
白俊逸拿过来扫了一眼,忽然微微皱眉。
“这是周恒参与害死我哥哥的证据,虽然不是直接证据,但是起码是一个方向了,我知道虽然你嘴上不说但是其实一直都在查找这件事情的线索,我希望能帮到你,也是帮我自己,我不想我哥哥死的不明不白。”唐凝轻声说。
白俊逸握着那份文件,良久无言,这份东西的出现……的确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傅凰是怎么知道的,而周恒的性格,傅凰又怎么可能得到这样一份文件的,甚至她准确无误地抓住了自己最大的软肋,的确,光是为了搞清楚这两个问题,他就必须留下来查个清楚。
唐小三的死,不能死的不明不白。
周恒就是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这个模糊的概念早就形成在白俊逸的脑海里,但是始终没有明确的依据,而对付周恒这样的人不可能和对付郑平安一样随手打两顿就老实了,周恒这样的敌人,任何人都掉以轻心不起来,一个不小心,那就是船毁人沉大海的结局。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已经不是一年之前的孤家寡人了,大不了带着兄弟出国老死不回来,但是现在,白俊逸的确有了牵绊,他做不到。
白俊逸皱眉的时候,唐凝也没有说话,自小感情最好的哥哥唐三的去世一直都是她内心最大的伤,只是平日里不表现出来,现在想起了这件事情,让她还怎么开心的起来。
察觉到气氛有些异样,姜不凡刚打算表现一下自己从师父处学来的幽默感说几句话,却被司马如男狠狠地瞪了一眼,然后他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司马如男起身拖着走了。
姜不凡一边被拖走一边幸福的要醉了,小男男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奔放,是不是她忽然想明白了自己才是她的真命天子?是不是她忽然就饥渴难耐要把自己拖到一个无人的小角落做一些人神共愤的事情了?自己要怎么反应?要不要双手抱胸惊恐地大喊大叫?可这样的话会不会显得自己很没出息……结果只是被司马如男拖到一边的位置上扔着坐下的姜不凡发现自己真的是想多了。
白俊逸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怎么点上烟的,现在的他已经很少抽烟了,因为每次身上有烟味唐女神总是很不喜欢,而他也的确对尼古丁不太感冒,这玩意会降低武者的神经灵敏程度,这种细微的差距普通人感受不到,但是对于他来说是要命的。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是身边的一个服务员的提醒。
“先生,这里是公众场所请你不要吸烟。”一个服务员不客气地说,他最讨厌这些存好几个星期的钱来吃一顿自助早餐的吊丝了,没文化没素质,这么高档的地方是能随意抽烟的吗?这高档的酒店到处都是国际友人,让那些外国老板看到了多丢脸?一看就知道你是农村出来的土鳖。
“滚!”白俊逸眼神瞬间血红的低吼,此时内心满是戾气的他只觉得一股子烦躁和杀意抑制不住地从内心沸腾而起,就好像被压抑了太久的火山一朝喷发,他身上积累无数年的杀气轰然爆发,这一闪而逝的凶狠把周遭的空间渲染得如同地狱一般。
“俊逸。”一道柔和的声音忽然传来,如同春风拂过大地,抚平了白俊逸内心的戾气,让他的眼神片刻就恢复清明,而之前的杀气也眨眼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着一脸担忧的唐凝,她的确很担心,刚才白俊逸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戾气让她毫无准备,也下意识地改变了平时对他死人头,大色鬼大混蛋之类的称呼,而是用了一个从未有过的昵称。
给了唐凝一个放心的眼神,白俊逸和颜悦色地对那个吓得脸色苍白两腿打哆嗦的服务员说:“不好意思,我这就掐灭。”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