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表情不一样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被吓坏了的服务员屁滚尿流地跑了,他跑到了角落大口大口地喘气,之前那一瞬间他甚至有自己的喉咙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死死地捏着让他完全喘不过气来的感觉,那一刹那,他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距离死亡这么的近,虽然他从来没有过类似的经历,但是那一瞬间他知道那种感觉就是快要死亡的感觉。()
感觉浑身发冷的他摸了一把额头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脑门上竟然全是冷汗……
“我会留下来的。”恢复过来的白俊逸对着唐凝笑眯眯地说,好像之前那个几欲杀人的人不是他一样。
这一次到是轮到唐凝犹豫了,她没有想到白俊逸的反应竟然会这么的激烈,之前那一瞬间的杀气沸腾虽然并不是针对她,但是她依然感受到了那种刺骨的阴寒。
这是她很少很少几乎从来都没有在白俊逸的身上体会过的感觉。
一直以来,白俊逸给她的感觉就是很好欺负,完了还很贫嘴,那张嘴特别欠,让人气的直跳脚,偏偏的因为第一个很好欺负的特质,唐凝总是乐此不疲地欺负他,但是此时此刻,唐凝才恍然,这个死人……其实是一个会让别人死的人。()
“要不,还是算了吧。”唐凝像是下了什么决定,咬牙说。
在追查哥哥的真正死因和白俊逸之间,她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倾向于后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后悔,但是起码在这个瞬间,她并不希望白俊逸因此而出什么事情,连自己的哥哥都死了,要是让白俊逸留下来追查这件事情,会不会发生什么更加恐怖的事情?唐凝不敢想,也不愿意多想。
她只是知道,哥哥毕竟已经死了,但是白俊逸还是活蹦乱跳的能给自己欺负,她已经失去过一次最重要的人,她承担不起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苦了。
“没关系的。”白俊逸笑着说,然后满含深意地压低声音说:“放心,我一定会死守贞洁,冰清玉洁地回去见你的!”
唐凝愣了一下,随即跺脚气道:“你就不能正经一会!”
白俊逸无辜地看着唐凝。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一会,唐凝哼了一声,说:“我回房去收拾东西去了!”
说着她就起身要走。()
“不再吃点了?你盘子里的东西都没动啊。”白俊逸叫住唐凝说。
“气饱了!”
那个死人,根本就不该关心他,他爱死就去死好了,干什么管他!唐凝气呼呼地把自己的衣服丢到行李箱,不忿的想到。
此时,房门静悄悄地开了,唐凝回头的时候见到的却是笑眯眯的白俊逸靠在房门口。
“你来干什么!”唐凝板着脸说。
“这不是你就要回去了,我给你送行来了。这么伤感的时候,我怎么能不来。”白俊逸哈哈笑道。
哼了一声,唐凝嘟囔着说:“我看你是欢送吧,还伤感,看你的嘴都快咧到后脑勺了……你还笑!”
白俊逸走到了唐凝的身边,伸出手把倔强的唐女神揽在怀里,并没有在说话,只是紧紧地拥抱着唐女神柔软馨香的身体然后静静地感受着这一刻。
唐凝本来还打算拧一下白俊逸出出气,但是感受到男人坚强而宽厚的怀抱之后就像是一只乖巧的猫儿一般安静了下来,她转过头用自己的侧脸贴靠在白俊逸的胸口,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的唐凝忽然想起了妈妈和自己说过的一句话……一个男人无论他在外面多么的坚强风光或者懦弱落魄,其实他的内心都是希望有一个依靠的……男人也会需要依靠,而这最好的依靠就是他的女人……
唐凝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做什么说什么,她只能伸出手反抱着白俊逸的后背,用自己柔软温暖的身体给这个男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安慰。()
这样的安慰,说不清道不明,也不需要说清楚道明白,总而言之就是一种淡淡的温情在两个人中间静静地流淌。
“你把我抱得轻一点,我都快喘不过去来了。”
“那你也松开捏着我手臂的肉……”
“你混蛋!”
“这是公平交易啊!”
“哼!你要是敢和别的女人勾勾搭搭的话你就死定了!你一定一定一定死定了!”
“话说回来,为什么是别的女人而不是傅凰?”
“提起傅凰的时候你的眼神不一样,说别的女人你都激动的不行的样子,惟独说到了傅凰你一脸的冷静,虽然我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你一定不会对傅凰怎么样的,这是我对你的了解。()”
“你真了解我。”
“这只是一个大概的猜测,你要是敢和傅凰怎么样让我觉得我我猜错了没面子,那么你就不用回魔都来了,反正你回来也是找死。”
“我们之间非要把事情说的这么绝么?很伤人的。”
“……你打算抱我抱到什么时候?”
唐女神的脚步坚定又迅速,她还是走了,当天最早的一班从津城到魔都的飞机。
如果忽略掉了临走之前唐女神一系列详细到了恨不得你每天要是敢少想我一遍你就死定了诸如此类的唠叨的话,这还是一件挺让人感觉伤感的事情的。
当然,最感觉伤感的就是姜不凡了。
他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必要留下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走不掉,面对白俊逸那张和颜悦色的脸,他实在没勇气说出自己也要跟着小男男一起回魔都这样的话……天知道会不会被立刻剁碎了打包带回去?这样的回去方式姜不凡可不敢要。
在机场,白俊逸哈了一口热气,搓着手掌的他看着飞机攀升上了高空然后呼啸着消失,和姜不凡一起转身走出了机场,白俊逸轻轻地出了一口气,拍着身边的姜不凡的肩膀说:“这一次留下来其实是很危险的,因为肯定会得罪很多人……但是我没想到你会愿意留下来,这让我很感动、”
姜不凡两腿一哆嗦,扭头包含着热泪看了一眼各大航空公司售票台的位置,他滚去买机票的冲动忽然空前地强烈起来呢……
走出候机大厅,此时苍茫天空鹅毛大雪飘飘洒洒,其实这几天或大或小的雪就没有停歇过,所以从这高出地平线的机场候机大厅外看去,正好是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大好时候,穿过了车行道和停车道,白俊逸来到了高架的一侧,脚下就是二十多米的高架悬空,大雪纷纷扬扬,一眼望去北方那一马平川的地面让人豪气顿生。
“傅凰,林戬……周恒。”白俊逸喃喃地念叨,神情温润如玉。
津城人民医院的病房里面,一个穿着打扮和周围高级酒店一样的病房格格不入的老男人神情忿怒地站在病床边,看着病床上两条腿两只胳膊总共四肢有一半都打着石膏,身上密密麻麻地缠绕满了绷带只路出了一双眼睛,毕竟还有嘴巴的郑平安,越看越气,气着气着,他身体就是一阵的哆嗦。
“你是说,打你的人是一个叫白俊逸的!”郑叔的语气沙哑,就好像是熬夜通宵抽烟的人说话一样。
床上的木乃伊使劲地点头,看着眼前的老父亲,都已经三十多的郑平安忽然眨巴了一下眼睛,挤出了两滴热泪……也不完全算是挤的,想到昨晚自己经历的那地狱般的一切,他就悲从中来……被打的那叫一个惨啊,连从地上爬都爬不走,完全就是摁在地上狂殴,那滋味实在是太令人无法忘怀,现在的郑平安完全靠着镇定剂,否则的疼痛和精神的痛苦让他完全不能承受。
郑叔拧巴着眉头,要不是郑平安现在的样子已经足够凄惨,要不是他想打都找不到一块完好的地方让他下手的话,他真的恨不得给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一巴掌。
这个白俊逸,是他能招惹的?
同时,郑叔的内心也对这个之前他一直都看不上眼,拿来作为世子的垫脚石和试炼石的小角色起了心,津城数百万人,怎么就这么巧合让自己的儿子和他对上?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若说是个巧合也计算了,可要是阴谋策划的话,那么也未免太心机深沉了一些。
郑叔考虑的事情很多,但郑平安想的事情就是一件……报仇。
这一次他自己不能出面了……最起码没风险。
郑平安是这么想的,他觉得自己给人打成这个样子,要是不报仇的话,他就是死了进棺材里面都会有一口气咽不下去。
此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神色焦急的林戬匆匆地走了进来,他走进病房就对着郑平安说:“平安大哥,听说你住院了……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郑叔,到底怎么回事?平安大哥是给谁打的?”
郑叔看到了这么快就来到病房的林戬,苍老的脸上愣了一下然后露出感动的神色,说:“世子,怎么麻烦你亲自过来了,就是一点小事。”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