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损失几千块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等姜不凡出了候机大厅的门,两个人拦了一辆出租车就朝着市内行去。()
“师父,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姜不凡问白俊逸。
白俊逸想了想,他觉得傅凰肯定会来找他,而傅凰找他容易,让他找傅凰的话就不是那么简单了,于是白俊逸决定回去守株待兔,他说:“我们先回去酒店。”
出了机场大道,前面的司机忽然转头说:“兄弟,前面封道了,是换一条稍微远一点的路还是在这里等?”
白俊逸看了看前面的确大车小车停了一串,于是说:“还是换路吧。”
绕上了一条车流较少的大道,姜不凡一个劲地夸奖津城的出租车讲良心,不像是魔都的出租车,不给你拉着绕出个百八十块根本舍不得踩刹车云云。
白俊逸才懒得搭理这没出息的货,堂堂一个魔都特警大队的副大队长出门居然还坐出租车,这不是把官老爷的脸都给丢光了?
不知不觉之间,车子渐渐地开到了荒郊野外。
“师傅,这不太对吧?我们去市里,怎么这都到乡下了?”姜不凡这个时候终于发现了一些不对,问出租车司机说。()
那司机呵呵笑了笑,把车子开进了一个独门独院的小院子里头,然后打开车门,走下来拉开了白俊逸这边的车门,说:“接下来你们将迎来一场神奇的旅途,欢迎你们正式开始这段你们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旅行……现在下车吧,你们马上就要开始新的生活了,不先恭喜一下自己吗?”
白俊逸和姜不凡对视一眼,然后师徒两个很有默契地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这个大变脸的司机。
“见过装逼的。”白俊逸说。
“没见过这么装的。”姜不凡很配合地说。
“这么装逼也就算了。”白俊逸继续说。
“怎么能装成傻逼呢?”姜不凡接完这一句之后就咧开嘴大笑,似乎对自己的妙语连珠十分的满意。
砰。
这是恼羞成怒的出租车司机一巴掌拍在车顶上的声音,他恼羞成怒地大吼道:“你们有完没完?现在你们是人质!懂不懂什么是人质?给我滚下来!”
说话之间,这货已经掏出了一把黑乎乎的枪对着两人。
被枪口对着,姜不凡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停住了自己嘲讽技能点到了满级的笑声,耸耸肩说:“早这么说嘛,现在这年头什么事情都讲个效率,你一上来就说你是绑匪然后我们被绑架了不就什么事情都没了,非要把脸凑上来给我打几个巴掌。()”
那伪装成出租车司机的劫匪似乎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质,他的表情一阵扭曲,咬牙切齿地瞪着姜不凡。
白俊逸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这样的事情到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过没有想到这么快罢了,不过无所谓,唐凝已经回魔都了,那么这群人怎么折腾他都无所谓,来一个捏死一个,来两个捏死一双,唯一的区别就是……很麻烦啊。
一直看到两个人下车来,那劫匪好像才找到了身为劫匪的那种我说什么你们就要做什么的优越感,不过随即,看到白俊逸和姜不凡脸上非但没有一旦应该有的害怕反而一脸好奇地东张西望的时候,他再次忍不住怒声说:“你们是人质!我有枪!你们懂不懂这是什么?我一开枪你们就要死!这不是水枪!不要东张西望!你们来这里不是旅游来的!王八蛋……!”
“师父,他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姜不凡小声地对白俊逸说。()
“那你还不配合人家一下?现在做劫匪也很难的好不好,不但要担心人质逃跑,甚至还要担心人质吃不饱穿不暖人家不给钱了,完了还天天害怕警察找上门来,你以为绑匪这么好做?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的难处啊,互相体谅,理解万岁。”白俊逸语重心长地说。
姜不凡震惊地说:“这么说来他的压力岂不是比我还大?”
“不要说的你有压力一样,你知道那玩意是什么东西么?”白俊逸没好气地说。
姜不凡很认真地思索压力是什么……最后他挠头憨笑。
而那劫匪……要哭了。
在这个劫匪快要被师徒搭档玩弄得精神失常的时候,院子里头的门打开了,一个三十多岁,身材欣长气质温文尔雅的男人走了出来,他的身边还跟着两个体格魁梧的小弟,他笑眯眯地看着白俊逸说:“这位一定就是白先生了。”
“既然是有目的的绑架,我和这头猪站在一起你肯定一眼就能看出来我才是白俊逸了,否则的话你就太让我失望了。”白俊逸说道。
瞬间被队友狠狠地捅了一刀的姜不凡愤怒地说:“他为什么就不能把我当成你了?”
“你以为他瞎了吗?这么帅气英俊的名字怎么可能长在你的身上?”白俊逸反驳道。()
姜不凡手脚颤抖,他觉得自己又被狠狠地捅了一刀。
微微一笑,似乎对两人的表演一点都不在意,男人走到了白俊逸的面前伸出比一般女人还白净的手说:“你好,我叫凤鸣,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白俊逸瞥了一眼他的手,板着脸说:“我没有和男人握手的习惯。”
凤鸣丝毫不在意地收回了自己的手,耸耸肩说:“之前就听说白先生你不是一个很好对付的对手,现在看来白先生也不会是一个很配合的人质了。”
白俊逸闻言生气地说:“你们不问青红皂白地绑架了我,还想我好好地配合你们?这是什么逻辑!你们知道不知道我回去有多么重要,那个酒店的房间一天要好几千块,空了一天就等于让我白白损失了几千块,这么大的损失你们赔的起吗?”
凤鸣狭长的眉毛微微上扬,说:“我请白先生你来肯定是有比这几千块更加重要的事情。”
“……”
“白先生,你也知道你在这里得罪了一些不该得罪的人,坦白的说,我挺佩服你的勇气的,不过任何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而白先生,现在轮到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凤鸣依然保持着风度翩翩的笑容,从容地说。
“所以你决定让我损失这好几千块?”白俊逸不满地说。
饶是从容如凤鸣,此时脸皮也狠狠地不受控制地抖动了两下。
这个星球上,真的有一种人五行属贱,这种人以白俊逸为典型代表。
当然,这是别人甚至包括唐女神对白队长的评价,白队长本人是对这种评价非常的不满的,因为他觉得自己想的自己说的都是言之凿凿的大道理,怎么能说是贱呢?
就像是现在,他就真的觉得不管是凤鸣也好,还是他背后的什么人也好,这一次是真的抓到他的软肋一刀致命了……几千块啊!对于常年处于破产然后去街头卖艺生存边缘的白俊逸来说,这是一笔多么巨大多么不容忽视的巨额财产简直就没法说。
是的,没法说。
凤鸣现在心里的复杂他也没法说。
今天算是开了眼了,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质。
不过凤鸣的心理素质显然比他的伪装成出租车司机的手下要好多了,他呵呵干笑了两下,说:“白先生,这么下去对我们双方都没有什么意义不是吗?现在显然你处于弱势方,而如果我是你的话会选择乖乖地配合,因为你也知道,我们绑架你并不是为了钱财,所以我们不在乎你的身体零件是否完整甚至在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撕票,这样的话我们的顾忌也会小很多,相应的,这一部分风险就转嫁到了白先生你的身上,为了我们接下去会有更愉快的谈话,你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地选择听从我的安排呢?”
白俊逸看着凤鸣没说话。
凤鸣觉得是自己的话产生了作用,毕竟有些东西都不用他说出来,大家都是聪明人一眼就看明白,现在的局势下,自己尽是优势,任何一个聪明人都不会擅自选择对自己不利的举动的,因为那样的后果真的很可怕。
他微笑看着白俊逸说:“白先生,你已经想明白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太好了,我也不希望伤害你,所以我们应该更加友好一些,所以现在请你进门去吧,我们坐下来慢慢谈。”
听见凤鸣的这句话,一直都瞪着凤鸣的白俊逸忽然松了一口气,他如释重负地说:“终于听懂一句了,你让我进去是吧?好的。”
说着,白队长就带着自己的徒弟大摇大摆地走进屋子里去了。
凤鸣僵在原地,事实上在听见白俊逸那句“终于听懂一句”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已经石化了。
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自己之前都在用外星语和这个人在交流吗?还是这个人根本就是个外星人完全听不懂人类的语言?
凤鸣恼羞成怒地发现自己之前一系列的言辞,白俊逸根本不当一回事,甚至……他都没听懂!
这种羞恼来的比讲了一个酝酿很久自己觉得好笑到爆炸的笑话然后说出来之后发现大家都平静地看着自己的冷场尴尬一样,让人恨不得立刻杀掉几个人来发泄一下。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