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放松的人质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以前从来都是当绑匪,却不想今天居然过了一把当人质的瘾,坐在屋子里面沙发上的白俊逸赶紧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显得更符合这个身份一些……哪有这么放松的人质的。()
不过……好新鲜的说。
“你当过人质没有?”白俊逸看着姜不凡的表情就好像是兴奋地问身边的小伙伴你玩过这么刺激的游戏没有的样子。
姜不凡摇头,说:“从来没有过,以前到是救过不少人质,不过我们现在的样子好像不太像?”
白俊逸仔细地考虑了一下,他觉得姜不凡说的挺有道理的,于是他扭头不满地对此时才走进来的凤鸣说:“身为一个绑匪你就不能积极点?你应该随时随地地跟在我的身边防止我逃跑,难道你是看不起我觉得我没办法从你的手底下跑掉?”
凤鸣阴狠地盯着白俊逸,冷笑道:“逞一时的嘴皮子厉害没有一点用处,很快你就会后悔你现在的得意和猖狂。”
白俊逸难过地揉了揉太阳穴……他又听不懂了。
“你这个表情和这个反应到底是什么意思?”凤鸣再也忍不住了,他朝着白俊逸咆哮道。()
凤鸣最得意的是自己的身手,其次得意的是他高达大专的学历,他觉得自己的遣词造句每一句都拥有无比深刻的内涵,值得那些连大字都不认识几个的小混混去翻着字典膜拜好几个星期了,可是现在,面对白俊逸的时候他感受到了深深的挫败感。
这种挫败感不是在他自己引以为傲的学识方面被心服口服的打败而产生的挫败感,而是被当成外星人的挫败感,就好像对牛弹琴,他还必须要让这头牛随着自己的琴声跳舞。
哼!这样的人一看就知道是没文化没修养的低素质人,跟他没有什么好计较的!
努力地把自己的心态掰正之后,凤鸣冷淡地说:“从现在开始你们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
“你看他又开始了。”白俊逸扭头对姜不凡说,丝毫不在意自己打断了凤鸣的话。
姜不凡认真地点头,用同样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凤鸣。
呵呵呵……凤鸣惨笑了两声,他干脆利落地掏出枪对着白俊逸,手指头已经打开了保险。
这样的人,还是让他去死了干净吧。
“老大,别啊老大!”眼看着受不了刺激的凤鸣真的要开枪,他身后一个小弟赶紧跑过来抱着凤鸣的手,说:“世子要的人,我们不能随便动手的。()”
凤鸣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之前被折磨过的伪装成出租车司机的小弟狞笑了两声,惨淡地说:“你们根本不能体会这种痛苦的,否则你们也会想杀了他!”
“原来是林戬让你们来绑架我。”白俊逸说道。
“放屁!”凤鸣条件反射地否认道。
“他刚才说了。”姜不凡指着一直都抱着凤鸣的手的小弟说。
那小弟满脸的无辜。
凤鸣闷哼了一声,一把甩开了小弟,他深吸了一口气,把枪收起来,对着白俊逸说:“既然大家都是聪明人,那么有些话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是什么意思?你说我是聪明人我不反对,但请你不要高估你自己,毕竟和你这样一个低智商的劫匪站在同一个位置上会让我觉得很尴尬。”白俊逸严肃地说。
“我要杀了他,你们不要拦着我!”
就在凤鸣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要暴走的时候,这小院的大门被打开了,多日不见依然潇洒的林世子笑着推门走进来,说:“白兄弟,每次有你在的地方总是少不了热闹,虽然我对你的感觉不太好,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跟你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的关系……但肯定不会觉得无聊的。()”
白俊逸扭头看着正主,之前他觉得这搞不好又是傅凰的一次表演,但是当林戬出现的时候这个可能性被降低了很多……多天真啊,绑架你老子我?你不知道我正满世界找你麻烦嘛?
“就算你心里不是在夸奖我但是我也把这话当夸奖的听了……你为什么绑架我?”白俊逸对林戬说。
林戬笑了笑,他说:“想念白兄弟你想念的紧,又不好意思亲自上门去请,谁不知道白兄弟你只爱美人,我一个长得不太漂亮的大老爷上门去请要是被拒绝了的话多尴尬?所以只能用这样的办法来请你了。”
自林戬进门来之后凤鸣和三个小弟就自动地退到了后面,呈出环状把林戬拱卫在中间,显然他们也是害怕白俊逸爆起伤人之类的。
白俊逸又一次扭头看向了姜不凡:“听了这话你什么感觉?”
姜不凡不负所托地微微皱眉,难受地说:“有点恶心。()”
白俊逸忽然发现带着姜不凡以后有个人和一起演双簧比以前一个人有意思多了……
林戬哈哈笑了笑,一点都不介意自己被黑了一把,他舒舒服服地靠在沙发上饶有兴趣地看着白俊逸说:“说实话,我真的很好奇。”
“我查过了,你的过去很平凡……除了和唐凝的接触之外,你不过是一个再普通过的人。所以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你有底气坐在这里?你居然能扳倒傅一臣?到底是他昏了头还是你身上有什么我还没有发现的东西?”
“他一直都很精明。”白俊逸仔细地想了想傅一臣,给了一个很中肯的评价……
其实愿意的话,白队长更乐意把傅一臣吹的天上没有地上一个,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自己的高大上,毕竟……这么厉害的人都是给自己丢到监狱里去的,说说都觉得很有面子。
林戬淡淡一笑,他站起来说:“精明也好,昏头了也罢,其实我更加愿意相信是你的身上一定还有我没有发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让傅一臣在你的面前折戟沉沙,甚至我之间查过傅一臣和唐凝的订婚……很蹊跷啊,竟然瞒得密不透风,当我专门去查一件事情还得不到什么消息的时候,那么证明这件事情真的很不一般,所以我就更加好奇了……傅凰,一个能让傅凰另眼看待的男人,怎么看都不会太差吧,所以白俊逸,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话说完,林戬拍了拍凤鸣的肩膀,说:“为我好好地招待这位魔都远道而来的朋友,如果他承受不了你的热情,那么我只能遗憾地表示是我看走眼了,而如果他承受了你的热情,那么太好了,想必之后的津城不会太冷清。”
林戬说完,扭头就走了。
凤鸣嘿嘿笑了笑,舌头舔了舔嘴角……他看白俊逸不爽很久了,从第一次见到白俊逸的浑身上下就没有一个地方没有一分一秒不在透露着让他不爽到了极点的气息,特别是那张嘴,凤鸣忽然好兴奋,之前不敢动手是投鼠忌器,毕竟这是林戬点名要的人,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世子让老子亲自伺候他,哇哈哈哈,大仇得报了。
可很快,凤鸣就发现一些不对劲,因为他看见白俊逸和姜不凡……比他更兴奋。
哼!
凤鸣闷哼了一声,他朝着自己的三个手下示意了一下,然后冷笑一声,说:“看来现在我们是没有必要继续废话下去了。”
“那你还等什么?快点来送死吧,我已经饥渴难耐了,哈哈哈!”姜不凡仰天大笑。
话已至此,的确不用废话太多了,白俊逸是老神在在地坐在沙发上,而姜不凡已经一闪身朝着凤鸣冲了上去。
两分钟之后,姜不凡鼻头飙血地倒退了回来,他大怒道:“你敢毁我容!”
凤鸣揉了揉发疼的拳头,表情不屑一顾但是心中却暗暗地惊讶,一个姜不凡居然能扛得住自己这边四个人的联手进攻,这和他之前所以为的摧枯拉朽一般的战斗完全不一样。
“师父,貌似打不过了。”姜不凡对白俊逸求救道。
白俊逸严肃地看着姜不凡说:“总是一面倒的战斗有什么用?实战实战,就是要这样势均力敌的战斗才能更好地激发你的战斗潜力,去战斗吧我的徒弟,放心,你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我在这里帮你看着。”
姜不凡被白俊逸一番话说的重燃了信心,他咬牙说:“师父你说的对,只有这样势均力敌的战斗才能激发我的潜力,我上了!”
白俊逸欣慰地看着姜不凡舍身忘死地冲上去,然后再屁滚尿流地被打回来,感觉这个徒弟有的时候智商真的和自己相差太大了。
不过就是这么憨直才讨人喜欢嘛。
“师父,我真的打不过。”姜不凡抹了一把嘴上的血,这是之前被凤鸣身边的那个最魁梧高大的小弟打的,一拳打在嘴角差点没把他的门牙打掉了。
“看着你师父是怎么打架的。”白俊逸拍了拍姜不凡,站起来拧了拧脖子说。
姜不凡热切地看着白俊逸,他等这个机会好久了,手把手的教毕竟只是教,只有这种现场观摩高手的对决才是真正进步最快的办法。
而同样的对手,他很想看看白俊逸是怎么对付这四个让自己全然我无法招架的对手的。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