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告诉我,傅凰在哪里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面对走来的白俊逸,凤鸣的表情很凝重。()
高手之间是相互有感应的。
之前凤鸣一直都没有把白俊逸太当一回事,因为在这个人的身上凤鸣实在感受不到一种高手之间的感觉,但是这一刻,他忽然发现对面的男人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这种落差有点大,就好像之前还只是拿着一把杀猪刀告诉你今天猪肉很便宜要不要买点回去做菜的大叔,忽然就变成了一个身披战神甲,手持裁决棍的高级战士。
凤鸣的眼睛微微眯起,这样能够帮助他更好地集中焦距,他死死地盯着白俊逸。
白俊逸的每一步跨出来,轻轻地抬起轻轻地踩落在地面,每一步之间的间距把握的恰到好处,虽然没有拿尺子测量过,但是凤鸣感觉的出来白俊逸每一步的间距都是一模一样的!
没有误差!
这太恐怖了。
没有人能够跨出两步之间的距离是完全一样的,更不要说三步四步每一步都一样,而眼前这个男人,赫然就是每一步的间距都完美一样。
白俊逸慢慢地逼近,他的速度不快,气势也不强盛,完全没有之前姜不凡冲过来的时候那哇哇大叫的气势不凡的模样,但是……凤鸣却在慢慢地后退,他额头上的冷汗一滴滴的渗出来,看着满面笑容走来的白俊逸居然露出了丝丝恐惧。()
“老大,你怎么了?”凤鸣的小弟显然还没有到凤鸣这样能看出白俊逸多恐怖的境界,在他们看来,眼前这个小子完全就是在彻头彻尾地装逼!
“先干了他!”那个伪装成出租车司机的小弟已经憋了很久了,现在看到有了机会,他的双眼里立刻燃烧起了熊熊的火焰,报仇的时间到了!之前对自己的羞辱,对自己的攻击,现在全部要十倍百倍地还给他!
脑海里想着把白俊逸踩在脚下的爽快,这小弟简直觉得自己已经站在了人生的巅峰,他疯狂地抄起了一张椅子朝着白俊逸冲来。
“别!”距离太近,时间太短,凤鸣只是来得及喊出一个别字,但是这个时候司机小弟已经举着椅子冲到了白俊逸面前。
白俊逸连身体都没有晃动一下,只是一举手的功夫,那气势汹汹而来的司机小弟的脖子就已经被白俊逸抓在了手掌心。()
那感觉,就好像是拎着一只毫无反抗之力的小鸡仔。
明明是差不多身高的两个人,但是司机小弟就是感觉好像自己的脖子被吊机给吊了起来,一股平稳持续而且不可抗拒的强大力量拉扯着他的脖子让他的双脚离地。
这种窒息的感觉一瞬间让他的身体处于了一个缺氧的状态,他的脸色因为血液上冲而通红,眼珠子瞪得圆滚滚的,手中高举的椅子居然怎么都砸不下来。
“放开我兄弟!”凤鸣身边的两个大汉大吼一声,愤怒无比地朝着白俊逸冲来。
“还真是兄弟情深啊。”白俊逸感慨了一句,手指稍微用力。
手上的司机小弟闷哼一声,手中再也抓不住那椅子,本来是用来砸在白俊逸身上的椅子应声落地竟砸在了他自己的身上。
本就呼吸不过来的司机小弟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疼,两眼一翻干脆地晕了过去。
那两个大汉只当时白俊逸下了毒手,一个个眼睛都红了,他们怒吼着一左一右朝着白俊逸猛攻过来。www.hotenshare.com
“左边这个是沧州的八卦掌变种而来,加了一些自己的东西,虽然有新意但还是改变不了八卦掌的套路和痕迹,显然这个后加变招的人功力还不够,对付这样的你只用手打他手掌背,点他手腕关节上三寸的位置卸他的劲就可以了。”白俊逸评价道,说完伸手也不见他怎么动作,左边的这个大汉就好像是一个称职无比的陪练被白俊逸精准无比地拍中了手掌背,然后白俊逸的手腕一翻,手指不着痕迹地划过了这大汉的手腕关节上三寸。
这大汉只觉得自己的右手一阵酸软无力,好像一根麻筋被白俊逸狠狠地抽了一下,他的脸色一变,身体爆退。
在白俊逸一掌打退了左边的大汉,白俊逸扭头一把抓住了右边大汉的肩膀。
这大汉表情惊讶,使劲地挣了一下,但是却好像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头老虎给扑住了,完全就挣扎不开。
白俊逸笑眯眯地回头对姜不凡说:“看的出来他刚才用的是什么招数吗?”
操!把老子当成给你徒弟的陪练了!那大汉神色一阵青一阵白,无比的羞愤,他觉得这简直比被白俊逸一巴掌打死还要屈辱。
但是他却没有办法,无论如何挣扎,甚至他咬着牙使出了吃奶的劲来都挣扎不开白俊逸的手掌,不但如此,因为太过用力的缘故,他被白俊逸按着的半边身体都是发麻的。()
姜不凡皱着眉头露出很认真地思索的表情,说:“似乎是……锁龙手?”
白俊逸满意地点点头,说:“名震闽南一代的锁龙手被他练成这么一个四不像的悲惨样子你能看的出来,不错,这一关算是合格了。”
“操!你说什么!我这是正宗的!”那大汉愤怒地朝着白俊逸喷着唾沫星子。
白俊逸拉着他的手臂一带,他一直都想要移动的身体顿时就恢复了自由,但是却是朝着白俊逸撞来的,白俊逸伸手揽雀尾,手掌只是在他的下巴一晃,这大汉的下巴卡拉一声就发出了脱臼的声音。
暂时安静下来之后,白俊逸对姜不凡说:“锁龙手算是流传在外面比较高级的一种擒拿手法,名气很大,练到了极致单手拿一只三百斤的熊瞎子不是问题,但是这种擒拿手却有一个很致命的硬伤,也可以说是修炼锁龙手不可避免的罩门……因为修炼锁龙手必须常年用手去抓提重物,所以任何一个修炼这门功夫的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死穴……虎口。”
白俊逸说话之间,大拇指朝着同样因为听见这句话而脸色无比惊恐的大汉虎口一按,那大汉只觉得一阵无法忍受的剧痛袭来,他怒吼出生,感觉自己的手好像活生生地被人撕裂了。
手臂无力地下垂,大汉的神色充满震惊和不敢置信,他修炼锁龙手二十多年,之前他的师父就曾告诉他这锁龙手知道的人很少,而这个死门知道的人就更少了,但是一旦被人打破,那么一身的功夫就算是废了。
现在,手臂上一阵阵的冰冷刺骨的感觉告诉他,他苦苦修炼了二十多年的一手功夫,真的废了!
“天下没有任何一种完美的招式,招式本身就是在运动,而人在运动的时候是不可能没有破绽的,所以只要是招式就有破解的办法。”白俊逸丢掉了已经完全失去威胁的大汉,神色冷淡地转身看着此时已经脸色惨白说不出话的凤鸣,他忽然笑了,笑着说:“那么你呢?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我保证,这一次就算是我同样听不懂,但我会努力装作听懂了的样子配合你一下。”
凤鸣的嘴唇颤抖,有吓的,也有气的。
从之前闪电般的过招之中……甚至都不算是过招,完全是他的弟兄一面倒地被虐,不,能被虐都不是了,明明是气势汹汹地上去打架的,但是却被控制得如同稻草人一样现场给他的徒弟教学了一番,这要恐怖到什么地步,凤鸣说不出来。
而就算是这样,他也气愤不已,白俊逸的话……实在太伤人了。
“你不要欺人太甚了!”凤鸣如同走到了绝境的野兽般怒吼道。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从一开始你就在我面前装逼,而对于同样喜欢装逼的我来说,你知道不让我装逼反而还要看着你拙劣的装逼素质是一件多么难受的事情吗?你肯定不知道,否则的话你现在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你们这些人真的是太可恨了,自己装逼就是天经地义的,轮到我了你却说我欺人太甚,天底下有这样的道理吗?”白俊逸生气地说。
“……”
凤鸣的嘴唇一阵阵的颤抖,他神色忽然变得狰狞而疯狂,指着白俊逸怒声说:“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舒服的!”
话说完,就在白俊逸、姜不凡,甚至在一边失去了战斗力的两个大汉都满心期望凤鸣能冲上来为他们报仇的时候,凤鸣……跑了。
跑的干脆利落,朝着窗口冲去,因为那是最近的出口。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白俊逸为此对凤鸣的机智感到深深的佩服。
但是凤鸣终究还是没跑掉,就在他以为马上就要逃出生天的时候,他忽然闷哼一声,被白俊逸一脚踹到了角落,他捂着自己的后腰,之前被白俊逸踢中的时候身体里传来极其细微的水袋破碎声让他知道自己的内脏一定破碎了,他的神色惊恐,因为太惊恐他甚至忘记了疼痛。
白俊逸一把抓起了凤鸣的衣领子把他提起来,冷淡如同看着死人一样看着凤鸣,“告诉我,傅凰在哪里。”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