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你这么腹黑你爹妈知道吗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傅凰!
这两个字就好像是平地的惊雷,炸的凤鸣整个人都如同过电一样狠狠地哆嗦了一下。()
“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凤鸣怒声说。
“你很快就明白了。”白俊逸耸耸肩,说道,话说完,把转身把凤鸣丢到了姜不凡的脚下,说:“有兴趣学习一下专业的刑讯逼供的手法吗?”
姜不凡整个人都激动的要颤抖了。
之前的战斗虽然很快,但是每一秒每一个动作都是无比的精华,他不但有很多晦涩的地方一下子豁然开朗,甚至还隐隐的觉得有不少感悟,特别是那一句任何招式都是运动,只要运动就会有破绽,简直让姜不凡恨不得立刻去感悟一下自己的招式还有什么要进步的地方。
但是现在……真正有用的东西来了!
在姜不凡看来,这种刑讯逼供的知识价值可是仅仅比泡妞的技术低了一个档次的极品技能。
新技能怎么能不get?
白俊逸看了一眼姜不凡就知道这货骨子里也是有着******基因的疯子,不过……这样的人才有前途。
“但愿你能真的学下来。()”白俊逸笑眯眯的,学习刑讯逼供的手段,之前他和现在的姜不凡一样还是个菜鸟的时候对此也十分的向往,但是一直到上了第一堂课,他才了解什么叫做真正的变态。
那段痛苦的阴暗记忆一直折磨了他一个星期没吃下饭,现在虽然不至于了,但是有些折磨人的法子,连他现在想想都觉得还是不要拿出来比较好,太恐怖了。
姜不凡显然不知道白俊逸所谓的刑讯逼供手段是什么级别的,他兴奋难耐地看着白俊逸,一脸的雀跃。
白俊逸吩咐姜不凡找了一把水果刀和一桶汽油来,水果刀好找,房间里就有,而汽油就麻烦了,最后还是机智的姜不凡去外面的出租车上抽了一些出来,不多,半个啤酒瓶的样子。
白俊逸坐在了满脸倔强的凤鸣面前,抓起了他的手,手上的水果刀画出一个漂亮的刀花,然后就见到凤鸣手臂胳膊上的衣服忽然就掉了下来。
整个袖子对被白俊逸割了下来,他那白净净却不缺乏肌肉线条的手臂暴露在空气中。
凤鸣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姜不凡忽然有一种好戏上演的期待感。()
白俊逸笑了笑,水果刀的刀尖轻轻地压在凤鸣的手腕上,说:“你猜我接下来会干什么?”
“干什么?你最多就是割我的腕,我告诉你,我入了这一行早就有了今天的觉悟,今天算我栽了,好死歹死不过是一死,有种的你尽管来,吭一声都算是我怂了!”凤鸣怒笑道。
“你知道,我很欣赏你这样硬骨头的人,因为这种事情不像是练武,练武的话找个人对练一下,自己想想,时间久了总归会有感悟的,但是刑讯逼供就不同了……肯定没有人愿意给我做试验品的,而找到的一些试验品又往往生命力不怎么顽强,于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寻找你这样的硬骨头就是我的目标,现在又找到了一个你……但愿你能坚持的更久一些。”
白俊逸十分满意凤鸣的硬骨头,他最喜欢这样的人了,有骨气,讲义气,这样的人才经得起折磨。
“不过我不会割你的腕的,那么血腥的事情我怎么会做呢?让你的血沾在了我的身上怎么办,洗衣服很麻烦的……我又舍不得丢掉身上这身好看的衣服,所以我决定用一种更别开生面的办法。”白俊逸微笑着说,说话之间,水果刀的刀尖轻轻地下压,已经刺破了凤鸣手腕上最为纤薄细嫩的皮肤。()
“我会在的手臂上化出一道血槽,放心,只是很浅的一条,不会让你怎么样的,抽骨头那种事情我也不会,太恶俗了,毕竟你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我怎么会把你的骨头活生生地抽出来呢?那样的话也会有血,所以我会先在你的手臂上画一条足够长的血槽,然后这些汽油就派上用场了,这些汽油会被倒在你的血槽里,你最好祈祷我的手不会发抖,那样的话很可能会把你的手臂沾的全是汽油,这样一来,我点燃这些汽油的时候你就变成了烧火棍,那样就不好看了,我的本意是让你的血槽着火,让你看着你的手臂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被烤熟的。”
白俊逸一边细心地在凤鸣的手臂上画出一条血槽,一边解释说。
凤鸣听着脸色苍白,刀尖划破皮肤的痛感忽然就被加强了无数倍,因为随着白俊逸那充满了感情的叙述让他不可抑制地在大脑里头脑补那画面……
一直等到白俊逸完成了自己的杰作,要把汽油倒在血槽里的时候,凤鸣忽然惊恐地剧烈挣扎起来,“不,不要!不要这么做!”
只是浅浅的一条血槽,肯定死不了人,但是看着自己的手臂燃烧起来,还是一点点地烧透,这种惊悚恐怖的画面让凤鸣想一想就浑身发抖。()
“你放心,我的手法会尽可能的温柔的,很久没用了不知道会不会变得生疏,以前最好的时候我足足画了八条血槽才把那个人的手臂被烧透,你知道不,那画面,啧啧,当那个人闻着自己手臂的肉香,用左手抽出了还冒着热气却已经乌黑的手臂骨的时候,简直是让人无法直视啊……”白俊逸笑道。
凤鸣眼神惊恐,嘴唇不断地颤抖。
“对了,这样的烧法最大的好处就是能让你保持完全的清醒,而且汽油是有渗透性的,它会渗透到你的血肉里,所以你会慢慢地感受到你的血肉被点燃然后煮熟的感觉,最后你手一动,你手臂的骨头就掉出来了……当然了,不知道我的手法有没有生疏,我尽可能地帮你做的更好。”这一刻,就连姜不凡都觉得白俊逸笑得像是一个恶魔。
不,哪怕是恶魔都没有现在的白俊逸来的可怕。
咽了一口唾沫,姜不凡忽然很庆幸师父让自己活到了现在,多谢师父的不杀之恩……
“不,不要……你杀了我,你杀了我吧,不要这么对我!”凤鸣哭喊着说。
摇摇头,白俊逸拿起了地上的啤酒瓶。
而当他提着装了半瓶汽油的啤酒瓶的时候,忽然转头看着大门的方向。
今天这里,还真是热闹。
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男人,二十多岁,长相很平凡,属于丢到了人堆就认不出来的那种。
他进门来就看着白俊逸,而白俊逸也看着他,眼神凝重。
这个不声不响,甚至还有点木讷,属于那种给人感觉三棍子都打不出一个屁来的男人,带给了他威胁感。
这样的感觉,并不是一般人能带来的。
男人定定地看着白俊逸良久,忽然低垂下了自己的眼睑,说:“白先生,小姐让我给您带一句话。”
白俊逸好像没有听见,扭头继续拎着啤酒瓶朝着凤鸣手臂的血槽上倒汽油。
“小姐说,够了。”男人继续自顾自地说。
白俊逸手上的动作停顿住,然后继续,漫不经心地说:“就两个字还让人传话,她不能自己过来?不会给我打个电话发个信息?”
男人平静地站在门口看着白俊逸,说:“小姐说,如果白先生执意要做什么的话她阻止不了,但是她不会提供任何白先生您想知道的信息。”
白俊逸眉头微微皱拢,看着男人说:“傅凰人呢?”
因为白俊逸直言不讳地说出了傅凰的名字,男人的眉头微微挤拢,随即松开,他说:“小姐很忙。”
“哦?”白俊逸嗤笑一声,耸耸肩,说:“那你告诉她,我要做的事情她的确阻止不了,而我想要的东西,她不给,我也有办法让她乖乖地送上门来。”
话落地,门口爆起一股子惊天的杀气。
这是真正杀过人,杀过很多人才会有的杀气。
杀气中带着一股子浓郁的血腥味,好像忽然来到了一处远古洪荒的狩猎场,到处都是残破的尸体和鲜血。
白俊逸缓缓地放下啤酒瓶,转头看着这男人。
“哎。”一声叹息,悠悠地从门口传来。
随即是一道灵动唯美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叹息传来的时候,男人身上的杀气眨眼之间消失不见,然后又淡定如老僧一样站在门口……微微让出了位置,却不离开进来的傅凰三步之外。
正如同他给白俊逸的感觉一样,对白俊逸,他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高手和高手之间的互相感应就是这么神奇。
傅凰站在门口神色哀伤地看着白俊逸,说:“你一直都是这么强势的吗?还是只针对我?丝毫不让。”
白俊逸嗤笑道:“傅凰,你这么腹黑,你爹妈知道吗?”
白俊逸曾说过,再见面,就是敌人了,而现在,两个人果然再见面了,不可能是朋友,那便是敌人,而傅凰的心一直都没有怀着好意过,眼前这凤鸣,就是她玩的另一个把戏,让白俊逸意外的是她居然能让林戬心甘情愿地配合演戏,差点又真的骗过了他,几次三番地被骗让纯真的白队长真的很不耐烦。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