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女人最可爱的特质是善良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有些人会让你觉得很难定位她到底应该被放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做敌人?很危险,做朋友?更危险。()
而这样的人天生就带着周围方圆数米范围之内众生灭绝的气场,任何靠近她的无论是好心还是歹意好像都会被这种无差别的气场给影响到。
傅凰就是其中的翘楚!
面对白俊逸的冷笑质问,傅凰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她平静地看着白俊逸,展颜一笑说:“有兴趣跟我一起去外面走走吗?”
“没有。”白俊逸好不客气地回绝了她,坦白地说,他很少打心眼里讨厌一个女人,傅凰在这方面算是出类拔萃了。
“你!”傅凰身边面目平凡的男子忍不住了,他的双目阴沉如同饿狼一样盯着白俊逸,嘴角抽动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扑杀上来。
“操,你什么你!”见到有人对师父不敬,姜不凡立刻就跳了起来,胆敢对你姜大爷的师父不敬,这不是代表着压根就没把姜大爷看在眼里?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那面目平凡的男人阴测测地看了姜不凡一眼,嘶哑着声音说:“你不是我的对手,滚开!”
姜不凡眼珠子一瞪,底气一弱……他自己也发现了,他还真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被欺负了居然还打不过他,姜不凡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你也不是我的对手。滚。”白俊逸扭头冷笑道。
姜不凡转头感动地看着白俊逸,妈了个蛋的,早就该拜师了,有靠山的赶脚就是不错,一想到有白俊逸撑腰,姜不凡原本萎靡下去的腰杆都挺得笔直。
面目平凡的男人如同看着一个死人一样看着白俊逸,张开苍白的嘴唇说:“可以试一试。”
白俊逸咧嘴一笑就要站起来,最近好久没有好好地打架了,不给这小子松松皮肉他是不知道白王爷有几只眼。
“既然你没有兴趣陪我出去走走,那么……你们都离开这里。”傅凰忽然回头说。
原本都打算来一场轰轰烈烈对决的平凡男子一怔,然后急声说:“小姐,可是他对你……”
“这是我的命令。”傅凰平静地说。
语气平静,却蕴含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平凡男子被打断了的话再也没有说完的机会,他死死地咬着腮帮子,盯着白俊逸良久,然后转头愤然而去。()
“你呢?是不是也应该回避一下?”傅凰含笑看着姜不凡说。
姜不凡哼了一声,说:“你又不是我师娘,我凭什么听你的?”
傅凰笑得很有灵气,那一双很动人的大眼睛就好像会说话一样,她说:“你怎么知道我以后不会成为你的师娘?万一呢?万一要是真的成了,你猜我这个心胸狭隘的女人会不会记仇?”
姜不凡活生生地愣了一下,然后仔细地看了白俊逸一眼,他忽然发现依照自己师父那见到妹子寸草不生的尿性……操,很有可能啊!
再想到师父在唐凝师娘的面前完全无尊严可言的样子,貌似以后万一真的傅凰成了自己的傅师娘,那么想要师父站在自己这边是不可能的……少让自己背几个锅他就该感激涕零了。
于是姜不凡放弃了内心最后一丝犹豫和挣扎,扭头就滚向了门口。
“操!”白俊逸对姜不凡的背信弃义给予了极大的鄙视,师娘?就傅凰这样的师娘?你当你师父我嫌命长啊。
“你们也滚。”傅凰冷淡地对地上的几个人说。
凤鸣和两个大汉脸色一惨,他们清楚自己才是这里最没有话语权的……凤鸣忽然觉得好悲哀,明明是应该掌握了主动的劫匪,居然混的这么没尊严。()
背起了晕倒在地上现在还没有缓过劲来的司机小弟,三个人一瘸一拐地滚了。
白俊逸静静地聆听……
“啊!”
“卧槽!你偷袭!”
“嘎嘎,老子专门在门口守着你们三只土鳖,刚才打老子打的爽吧,嘎嘎嘎,受死吧!”
听见门外传来姜不凡那鬼畜一样的笑声,白俊逸欣慰地点点头,这个徒弟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特别是打闷棍……
“什么样的徒弟就有什么样的师父,他果然是你教出来的。”傅凰看着白俊逸饶有趣味地说,好像外面正在水深火热地挨打的不是她的人一样。
“这叫优良传承,你这样只知道栽赃嫁祸给人倒黑水的女人是不会懂的。”白俊逸没好气地说。
傅凰轻笑说:“还真的是一个计较的男人呢,你这么小气,真的会有女孩子喜欢你吗?”
“有啊,多了去了,排队都轮不到你。()”白俊逸舒舒服服地靠在沙发上,他想要给自己削一个苹果吃,但是猛地想到了手里的水果刀刚给凤鸣做过血槽来着,一脸嫌弃的他立刻丢掉了水果刀。
“你不想问问我是怎么知道你的那些事情的吗?”傅凰坐在白俊逸的对面,今天的她比往常要多很多。
“不想知道。你知道了就知道,本来就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相比之下我更想知道你打算拿出什么筹码跟我交易你手头上相关的更多资料。”白俊逸看着傅凰说。
傅凰摇摇头,说:“之前给你的资料也不过是我机缘巧合得到的……你知道,在我们这些家族里面,家族和家族之间的交往丝毫不必国家和国家之间来的简单,彼此之间安插一些自己的人手是很正常的,而那份资料恰好是我的家族在周家安排的人无意间得到的。本来我还不知道到底有什么用,差点就被当成废纸给处理掉了,恰好此时我知道了你之前的事情,所以就派上了大用场。不过我想你如果需要更多的话,我就无能为力的了,因为不说现在我家和周家本身就处在蜜月期,光是周家这个庞然大物能量要比我家大许多这一点,想要从周家得到什么信息就已经很难了。”
“哦。”白俊逸平淡地说。
他喜欢这么回应傅凰,因为他觉得在傅凰长篇大论之后自己回答这么一个语气词会显得很高大上。
“你不信?”傅凰问。
白俊逸白了傅凰一眼,这还用问?自己脸上不都写着呢吗?
被傅凰给演了两次,还能轻易地信这个女人就是见鬼了。
傅凰露出早知如此的笑容,浅浅地说:“你不信我是有道理的,刚才的话连我自己都不信。”
白俊逸一脸的气愤,他觉得这个女人欺人太甚了。
“不过,我说的的确是实话。”傅凰诚恳地说。
白俊逸站起来就要走,这个神经病简直就不可理喻,跟这样的女人聊天不是她疯了就是自己被逼疯了。
“我很好奇。”依然坐在沙发上的傅凰微微提高了声音,她转头看着背对着她的白俊逸说,“你知道你的徒弟不会是我保镖的对手,这么放心地把他们丢在一个院子里,你不怕你的徒弟被我的保镖打死吗?”
白俊逸豁然转头,脸上露出了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他说:“你都不怕你自己被我打死了,我怕什么?”
傅凰扬起下巴看着白俊逸,自信地说:“你不会的。”
“哦?为什么?”白俊逸问。
傅凰微微一笑,笃定地说:“直觉,女人的直觉从来都很准。”
话落地,傅凰只觉得身体猛地一轻,然后后背重重地抵在了墙壁上,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已经被白俊逸举着抵到了墙壁上,老天,沙发距离这边的墙壁足足有五六米的距离,这个男人是怎么做到的?
短暂的惊慌之后,傅凰平静地看着眼前这个用手挤着自己的脖子把自己抵在墙壁上的男人,只要他愿意,他稍微用力自己就会死掉。
虽然现在没有感受到窒息的难受,是因为这个男人的手留下了余地让她呼吸,而眨眼之间很可能死亡就会来临。
但是傅凰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依然带着淡淡从容的笑容看着白俊逸,好像她从来没有想过白俊逸会真的你杀死她。
“你知道不,一个女人最可爱的特质是什么?”白俊逸问。
“不知道……难道不是长得漂亮身材好会哄男人吗?”傅凰说。
“不是。一个女人最可爱的特质,是善良。”白俊逸的双目直接看到了傅凰内心深处,他忽然笑了,说:“而你没有任何善良,你的内心全都是愤怒,孤寂,阴谋,你每天在想的是怎么报复那些算计你的人,包括你的家人你的敌人你的朋友……或许你根本就没有朋友,一个心如蛇蝎的女人,是不可能有朋友的,我替你难过,但是我不同情你。”
白俊逸松开了手,让傅凰恢复自由,他说:“我的确不会杀了你,因为杀了你对我来说一点实际的好处都没有,反而我会惹上很大的麻烦……我怕麻烦,很怕麻烦。这么多人里面,说起对人心的把握你说第二没人好意思说自己是第一,但是那又怎么样?你晚上睡得着吗?吃得香吗?你快乐过吗?你不懂什么叫做踏实,不知道什么叫快乐,可悲的女人,以后离我远点。”
白俊逸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傅凰平静地看着白俊逸一直到离开。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