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这就是他和你们的不同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傅凰从小院内走了出来,此时白俊逸和姜不凡早就已经人去楼空,地上剩下了凤鸣和他三个被打的不成人样的同伴。()
傅凰看都没有看地上的凤鸣四个人一眼,好像他们只是路边可有可无的一个垃圾桶一根电线杆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完全就无法引起她的半点注意。
“小姐。”见到傅凰走出来,一直都平静地站在门口的平凡男子也站了出来,他恭声说。
傅凰点点头,正要钻到开过来迎接的车里,忽然她停顿住了,重新站直在车边,对这男子说:“从你一个男人的角度,你绝对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
那男子呆了一下,显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血獒,我在问你问题。”傅凰说。
叫血獒的男子微微低下头,斟酌了良久,但依旧琢磨不到傅凰的心思,只能摇摇头。
似乎对血獒的反应一点都不意外,傅凰没有多说什么,转身上了车。
车子一直开到了九龙山,傅凰来到了枫林亭。
此时,枫林亭内,林戬独坐独饮,背对着傅凰他也知道傅凰来了,笑道:“我要清风共饮一杯茶,有美人相伴,看这江山如画,的确是人生一大快事。()”
傅凰面色不变地走到了林戬的身边坐下,表情没有任何起伏波动。
“似乎发生了一些意外?”林戬看向傅凰。
“他知道了。看出来了。”傅凰摇摇头,似乎有些遗憾。
“这不是你意料之中的事情吗?能被同一个女人连着欺骗两次的男人,想必也不会高明到哪里去吧。”林戬微笑说。
这一次绑架,的确是一出双簧,林戬不过在其中客串了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而已,而之前凤鸣和他小弟“不小心说漏嘴”也完全是剧本安排,不过……想到了这里,林戬摇摇头,他实在不明白身边这个女人的心思,明明自己这一边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为什么还要和那个叫白俊逸的小子玩这样的把戏,能够一次性解决问题绝对不会浪费第二次时间和功夫的林戬不喜欢这么磨磨唧唧的办事方式。
以前的傅凰……不是这样的。林戬微微皱眉,似乎在对待白俊逸的事情上,傅凰表现的格外不同。
“你觉得我的骗术很拙劣?”傅凰看着林戬不温不火地问。()
林戬笑,他说:“不是拙劣,而是我不知道你为为什么几次三番地试探他?你想从他的身上试探出什么东西?”
傅凰摇摇头,看着枫林亭外秀丽如画的景色,说:“他和你们都不一样。”
“哦?”林戬不置可否,如果说真的有什么不一样,恐怕就是有了一张别说男人,就是寻常的中年大妈比不上的尖牙利嘴吧。
林戬冷笑,一张嘴再会说还能开出花来?能说会道一百句不如一个巴掌响亮,在他看来,若不是傅凰一直拦着的话他早就用最雷霆的手段把那个叫白俊逸的小子给挫骨扬灰了,因为……他的嘴真的很贱。
“你说,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傅凰问林戬。
这个完全没有任何征兆的问题让林戬愣了一下,手指缓缓地抚摸着上好陶瓷的杯沿,林戬看着傅凰深情地说:“貌如花,身姿如玉,心如玲珑。”
傅凰闻言冷笑:“这就是他和你们的不同。”
林戬脸上的深情如同被洒了一瓶胶水一样凝固,他慢慢地把茶杯放在桌上,阴沉地说:“他怎么回答?”
“善良。()”傅凰轻轻地说出两个字。
林戬再次愣了一下,他哈哈大笑说:“善良?他真的这么说?哈哈哈,他果然比我想象的有意思多了啊,善良,多久没有听到这样的词了,哈哈,有意思,真的有意思!”
“很可笑吗?”傅凰冷笑道。
林戬耸耸肩,说:“只是觉得很虚伪很做作。”
“不虚伪不做作,你所谓的看透世事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有些东西你可以不听也可以不在乎,但是你不能否认它和看不起它,因为……你没有资格。”傅凰冷淡地说。
林戬的脸色一阵铁青,身为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还是一个他喜欢的女人这么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说了一通毫无疑问是一件非常没面子的事情,普通人尚且会恼羞成怒,更何况是一直以来都生活在无数人的目光和赞誉中心的林戬?
怒哼了一声,林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放在桌下的手紧紧地握成拳,显示他内心的愤怒,只是这种愤怒仅仅持续了片刻就被他强行压下去,随即,他微微一笑,脸上恢复了那风轻云淡而风度翩翩的笑容,他柔声对傅凰说:“好了,我们不争论这个事情了,我争不过你。()”
林戬的语气就好像是一个宽容的男朋友哄着自己撒娇耍性子的女朋友,宠溺的不行。
傅凰没有说话。
“好了好了,还生气呢?我给你赔罪还不行?说起来,今天我家里有个宴会,我妈妈的意思是想让我把你带回去一起参加,你看?”林戬柔声说。
傅凰微微皱眉,说:“我没有时间。”
“没有时间也尽量挤一下吧,上次我说要把你带回去我妈妈就很期待了,而这一次要是再放我鸽子的话我回去可就没法交代了,没有什么其他的人,就是几个我妈妈那边的亲戚,都是阿姨,随便吃个晚饭就可以了。我答应你,要是你想回去了我随时都可以把你送回去。”林戬说道。
傅凰看着林戬,其实她的内心真的很厌烦林戬这种半强迫的邀请,可是一想到目前家族和自己的情况,的确……无法离开林家。
而林家,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林戬的态度。
微微叹了一口气,傅凰说:“我尽量。”
而与此同时,在酒店。
刚回到酒店正坐在大堂里看周围来来往往妹子的师徒俩正在展开一场友好的交流。
“师父,你看你看,那个穿着黑色短裙和丝袜的妹子不错啊!这屁股,这脸蛋,这胸!”一副没见过世面样子的姜不凡热切地对白俊逸说。
看了一会妹子,姜不凡就无聊了,因为他很不爽地发现不管自己看到多养眼的妹子……那都不管他的事!别人的妹子还是别人的妹子!开了房间就巧笑倩兮羞答答地跟着别的男人上楼去啪啪啪去了,他只能跟个吊丝一样地坐在大厅里羡慕嫉妒恨,这让姜不凡很挫败。
“师父,我们干什么去?就在这坐着吗?”姜不凡扭头问白俊逸。
“我们去找老朋友去。”白俊逸揉着下巴笑道。
“老朋友?我们在津城还有老朋友?”姜不凡表示很困惑,他们两个人人生地不熟的……真要说认识什么人也多半是打过架的,这能算什么老朋友?
津城市第一人民医院高级特护病房里。
刚刚拆掉了浑身纱布的郑平安勉力地从病床上坐起来,此时病房里就他自己和西装猥琐小弟。
“老板,您怎么被打成了这个样子。”西装小弟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扶着郑平安凄惨地说。
“把你眼角的辣椒水擦了,看了就一阵犯恶心。”郑平安没好气地说。
西装小弟一脸的尴尬,用袖子把辣椒水擦掉,委屈地说:“老板,虽然这的确是辣椒水,但我心里的确很为老板你担心的,现在看到老板你没什么大事,我也就放心了。”
郑平安慢慢地从病床上站起来,躺了好几天的他终于站直了腰杆感觉浑身都和生锈了一样,他龇牙咧嘴地说:“大事?你当然不希望我被你打死了,就你这样的要是我被打死了你靠什么吃饭?津城除了我还能有谁会把你养在身边?”
西装小弟一脸媚笑地说:“是是是,只有老板您才愿意用我,我的内心对老板的感激简直没法说。”
“没法说就是没话说了……哼哼,说起来也是,养条狗还能去咬人,把你养起来有什么用?屁用都没有,拍马屁不会,干事不会,连上次带着你一起打架你都第一个趴在地上装死,要不是看在你关键的时候给我挡了几脚还算是忠心的话,等我好了第一个对付白俊逸那两个****的,第二个对付的就是你!”
西装小弟小心翼翼地问:“老板,你还要去找他们的麻烦啊?”
西装小弟是真的怕了,他十分想不通面对自己对付不了的人认怂就好了,为什么自己的老板一而再再而三地送上去挨打,想到了那个恐怖的夜晚,西装小弟浑身都打了一个哆嗦……他都想要请假消失一段时间了。
“你的意思是就这么算了?我是那种被打了以后一个屁都不敢放的怂包?”郑平安拉高了声音怒道,一想到被自己丢在枕头下面,他亲爹送来的飞机票郑平安的表情就一阵狰狞,连老头子都不想他插手这件事情,可越是这样,他就越不能算了!
人生第一次被打的这么惨,这要是不报复回来,他就是死都咽不下这口恶气!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