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郑不负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上帝作证,如果可以的话,郑平安真的想和白俊逸一起同归于尽了。()
在遇到白俊逸之前,他从来都不觉得一张嘴皮子再厉害能厉害到哪里去,但是现在他才发现在有些贱人的发挥下,嘴刀子比一把利剑都要厉害,利剑最多就是白的进去红的出来,而那张嘴,是真的能把你气到活生生的爆体而亡的。
可最最最最气人的还不是白俊逸那张毒舌嘴,而是郑平安悲哀地发现自己被白俊逸气了一通之后还不得不按照白俊逸所说的去做?因为他真的怕死。
自己的爸爸一定有办法对付他!一定有!
郑平安心里这么安慰自己,按照白俊逸的意思打通了电话。
在说了一通之后,郑平安愤恨地把手机丢给了白俊逸,黑着脸坐在病床上没有说话,他撇过头去不看白俊逸,因为他害怕自己一旦看见那张脸就生气。
在打完电话之后他生自己的气比生白俊逸的气还多,他觉得自己太懦弱太没用了,被人随便威胁一下居然就妥协了,他也很想很有骨气地拒绝白俊逸,但是?他不敢。
“如果早这么合作不就好了?你和我的时间都非常宝贵?特别是我的。()”白俊逸舒舒服服地找了个椅子坐下来,对郑平安说。
郑平安闷哼一声,他冷笑道:“我没有看出来你的时间多宝贵。”
“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之前可是放弃了大把在街上看妹子的机会过来找你的,你没胸没屁股还是个男的,你觉得看着你和看着那些水嫩嫩香喷喷的妹子哪个更重要?”白俊逸不赞同地说。
“那么你还来找我干什么?”郑平安愤怒地说。
白俊逸没说话,笑眯眯地看着郑平安。
“啊……求求你,别打了,真的别打了,再打我要死了啊,真的求求你了啊,哥,大爷,爸爸,爸爸,别打我了爸爸!”
浴室里头传来三狗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郑平安的面皮一阵抽抽,他就是怕这个,怕死怕被打,之前两次的惨痛经验实在把他教训够了?他忽然悲哀地发现自己居然有些感谢白俊逸没有让姜不凡来对付自己。
这个念头刚刚产生就被一阵羞愧给淹没了,郑平安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懦弱。
时间就这么过去,当郑叔来到病房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
白俊逸玩着手机里面的游戏,听见开门声的时候回过头见到的却是不慌不忙的郑叔推开门慢吞吞地走进来。()
此时浴室里面的哭喊声已经结束了,姜不凡无聊地在病房外面的阳台上削苹果吃,晒着太阳吃着苹果看着下面偶尔走过的护士妹子简直就是人生一大乐事。
“如果不出所料的话你应该就是白俊逸了。”郑叔慢慢地走进病房,反手带上门之后看着自己的儿子好端端地坐在病床上,然后平静地看着白俊逸说。
“操!”白俊逸的反应慢了一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操作的小鸟一头撞死在钢管上,黑着脸的白俊逸骂了一声,什么傻逼开发的游戏,简直就是******,傻逼才玩!
愤愤地把手机收了起来,白俊逸这才站起来对郑叔笑眯眯地说:“那么你就是郑叔了?你这么不友善地看着我干什么?哦,我刚才不是骂你。”
白俊逸不喜欢被人误会,所以他觉得自己要澄清一下自己刚才说的操不是要操郑叔,他没有这么重口味,一旦被人误会他对郑叔有意思,那才叫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郑叔的脸上露出从容的笑容,说:“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我总觉得我们这样见面的方式有点不太合适,毕竟威胁我的儿子逼我出来和你见面,或许你已经准备了很多个我不可能答应你的条件?被人逼迫和被人拒绝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所以我想我们之间的这一次会面肯定会不欢而散的。()”
白俊逸耸耸肩,无所谓地说:“这没有关系,他只是我找你的一张门票?我的确精心为你准备了好几个要求,你可以全部都拒绝,拒绝一个我就砍掉他的一只手,两只手两只脚,四个要求这样很公平。”
郑叔的嘴角抽了抽,而后略微有些阴沉地说:“年轻人,我觉得做人做事不要太赶尽杀绝比较好。”
“你在跟我谈条件还是在求饶?”白俊逸笑着反问。
“有区别吗?”郑叔淡淡地说。
“当然有了,如果是谈条件的话,我可以稍微妥协让步一下,否则的话大家该说我不尊老爱幼了,如果只是求饶的话?我就可以想办法让你答应我所有的过分和不过分的要求了,因为你已经处于弱势的一方。”白俊逸笑道。
郑叔浑浊的眼睛缓缓地移到了白俊逸脸上,和这个比自己儿子还小一些的男人对视,良久,郑叔叹了一口气说:“后生可畏。()”
“我知道,你一直都觉得我是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不起眼也不值得起眼,我这样的小人物你们随时随地都可以捏死一大片?嗯,就像是捏死蚂蚁一样,你们不会觉得蚂蚁在你们的面前有任何反抗之力。”白俊逸诚实地说,他又没说错,从之前得到的信息来看,无论是郑叔还是林戬都是这么认为的,他觉得这样很好,不高调,低调才是白队长为人处世的风格?为什么想到这里莫名的心口有些疼?
郑叔淡淡地说:“我承认我看走眼了。”
“不,你没有看走眼,我的确是一个小人物?如果你们不是想方设法地要对付我的话可能我会很安心很舒服地做一个小人物,天天朝九晚五买买菜上上班做做饭,老婆孩子热炕头,不愁吃穿不缺零花钱,这是我对生活最美好的愿望。”白俊逸诚恳地说。
他敢对天发誓这绝对是他的肺腑之言?但是好像从来都没有实现过?一想到自己的财政大权全部被唐女神严格控制着,出个门身边都不会带超过500块钱的零花钱白队长就一阵难过,他觉得这么美好如同桃花源一样的生活注定和自己无缘了。
“小人物咬人可也是很疼的,我郑不负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眼看黄土都埋到了脖子,却还被你一个晚辈教育了做人的道理,哈哈,好吧,白俊逸,不要废话了,告诉我你想要什么?”郑叔,也就是郑不负看着白俊逸说。
他已经没有耐心再试探下去了,因为他发现眼前的年轻人始终严防死守,好像任何试探都会被他不着边际听起来很可笑的话给挡了回来,这让郑不负的心情更加沉重,今天这个比自己儿子还小的对手?却比自己还老的老狐狸都难缠。
白俊逸满意地笑了笑,同时他也松了一口气,因为郑不负总算是放弃了对他的试探?他快要不知道怎么防备郑不负了,而一旦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才能把郑不负的试探挡回去的话他就会不回答,而不回答的话会显得很不礼貌,到时候为了避免这样的尴尬他可能会把郑不负打一顿?让你个老东西这么能bb,搞得白队长哑口无言很得意吗?
“我最喜欢简单直接的人了,跟你聊天果然比跟你儿子聊天有意思多了,他总是需要我大费周章一阵之后才弄明白我想要什么,所以总是弄的我们双方都很不愉快。”白俊逸笑道。
郑平安豁然起身指着白俊逸愤怒地说:“你够了啊!”
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当自己的家长在场的时候他都会趾高气昂很多,现在郑不负来了,郑平安觉得自己有了靠山顿时底气也足了很多,不是那么害怕白俊逸的郑平安听见白俊逸再一次侮辱自己,他立刻就开始反击。
“我说错了吗?”白俊逸莫名其妙地说。
郑平安咬牙说:“你骂我智商低?”
“能察觉到这一点说明还不是很低。”白俊逸诚恳地说。
郑平安深吸了一口气,身体摇摇晃晃一屁股坐在病床上,他觉得自己又一次被白俊逸骂了个狗血淋头,于是他委屈地看向了自己的爸爸?和所有被欺负了的孩子一样,第一时间找的就是自己家长的庇护。
但是他看到的却是郑不负那失望的脸,“好了,年轻人,欺负他不算什么本事,提出你的要求吧,我没有太多的时间。”
郑不负的声音好像苍老了许多。
之前虽然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不争气,但是亲眼看到他完全不是白俊逸的对手几句话就把他玩弄在鼓掌之中,郑不负有一种深深的悲哀,有什么事情比家长发现自己的孩子不如其他孩子?还是一个小了十多岁的孩子更令人难过的?
听见自己爸爸的反应,郑平安面色涨红?欺负他不算什么本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郑平安觉得今天自己心口和后背都插满了刀子,最狠的一把还是自己爸爸插的。
白俊逸看着郑不负,揉着下巴似乎在考虑提什么要求比较好,是让他给自己几千几万块钱充实自己越发干瘪的小金库呢还是去做一些价值更大的事情?不过白俊逸忽然发现这些老东西一个个好像都很不好对付的样子,意识到这一点的白俊逸郁闷的叹了一口气,现在的老人是越来越不可爱了,每一个都要耗尽脑细胞才能对付的了,这也是他为什么这么排斥跟这些老东西说话的原因?很可能你被卖了都不知道怎么被卖的。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