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其心可诛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因为太过恐惧,郑平安的脸上到处都是鼻涕和眼泪,一瞬间涕泪齐飞的他是真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才会这么失态,此时的他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自己的父亲郑不负,他不想死,真的不想死,他有大把的钱和每年利润近百万的酒吧,他有权力有地位,虽然不见得多显赫但是已经足够他过上比绝大多数普通人都要舒服太多的衣食无忧的日子,也正是因此他更加害怕死亡。()
人死如灯灭,一切东西都没有了,他的钱,他的女人,他的酒吧,他的权力,全都没有了。
郑平安越想越害怕,他的脸色一阵苍白泛青,他恐惧地看着郑不负,用无比渴求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亲爹。
郑不负皱着眉头,面对郑平安这绝对谈不上有出息的表现,他恨其不争地说:“平安!你的一切都是林家给你的,这么些年来,林家给了你多少,又什么时候指望你付出过什么,现在林家需要你了,你却害怕成这样,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郑平安在巨大的恐惧下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他愤怒如疯狗一般地说:“林家林家林家!你一直就知道一个林家,你从小就告诉我要对林戬恭敬,要把林戬当成自己的主子一样看待!我心里虽然很不满,但是我听你的,把林戬当成自己的主子,我把自己看成是林戬的一条狗,他让我向东我不敢向西!他让我****我不敢喝尿,而这一切都是你让我这么做的,我真很怀疑我真的是你儿子?你至于不至于这么糟蹋我?”
“可是林家对我们有恩。()”郑不负皱眉叹了一口气说。
“有个屁的恩,就算是有那也是对你的,关我屁事****!你知道不知道林戬每一次看着我的眼神?就算是家里养的一条狗有时候开心了都摸摸它的脑袋,但是对待我?那不是看一条狗的眼神,是看一条蛆的眼神你知道不知道!每一次他虚情假意的对我好我都恶心的快要吐了,他的一切都是伪装给所有人看的,伪装给你看,给他老子看,给林家看,给外人看,显示他林戬林世子是一个和善大方的少主,林家的继承人,显示他的宅心仁厚!但是我从他的眼神里看的出来,他看我的眼神不是看一条狗,而是一条蛆!厌恶恶心的蛆!”
白俊逸的表情很惊讶,因为他第一次发现有人居然因为别人不把他当一条狗看而生气成这样的?
“我是你的儿子!你的亲生儿子,你说什么我就听什么,你说要对林家感恩我就对林家感恩,你说要把林戬当自己的主子看,所以就算是他用看蛆的眼神看着我,我都巴结讨好他,就像是一条哈巴狗对自己的主人摇尾乞怜!可是我够了,我真的够了!现在他就要杀了我了,你居然还要我为所有狗屁的林家去死,****啊!林家的好坏关我屁事啊!林家爱死就死去啊!让他和林家死磕去啊!但是我是你儿子啊,我姓郑啊,你真的忍心看着我被这个人杀了?你觉得林家会感激你?不会的!林戬这个人就是一条咬人的疯狗,他不相信任何人,只要他知道了你今天来了医院,和白俊逸接触过了,他会对你有个狗屁的信任!”
不得不承认,在死亡的恐惧下彻底崩溃的人真的是什么话都说的出来,加上之前的郑平安可能真的受到了极大的精神压力,此时彻底歇斯底里的他把所有压在心底的话全部倒了出来,他再也忍受不了了,也无法忍受了,再忍的话?白俊逸真的会杀了他。()
要报恩,是你老头子的事情,我配合你这么多年已经够了,现在要我死,我不答应!凭什么要用我的命来表现你对林家的忠心?
被郑平安的一番话说的怔在原地,郑不负悲哀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这是你早就想要对我说的话吧?”
“是!这的确是我早就想要对你说的话!我真的过够了!我不想平白无故的生下来就是别人的一条狗?甚至连一条狗的待遇都不如!这样的日子我真的过够了,如果他不威胁我要杀了我,我还能忍下去,因为我知道靠着林家的大树的确会有好处,所有人都知道我有林家的关系,会对我客客气气,所以哪我在林戬的面前连一条狗都不如,但是在别的人面前我还能挺直腰杆做人,但是现在我要死了啊!他要杀了我啊!我凭什么用我自己的命去报答你对林家的恩?”郑平安眼睛通红地说。()
郑不负嘴唇哆嗦,然后他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对一个老人来说,最难过的莫过于自己子女的指责,他无法承受。
哪怕是再测算无疑的老狐狸,也总有自己坚持和守护的东西,而郑平安这个唯一的儿子,就是郑不负最软弱的防线。()
“你是故意的?”郑不负眼神看向了白俊逸,苍老的声音带着嘶哑说。
“故意只是让平安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却不杀了他,你就是要让他说出这些话来打击我,因为你知道他活着说出这些话对我的效果最好最有用,而你一开始就雷霆般地杀了他,或者直接把他带走带到我找不到的地方通过电话威胁我?你现在的办法有用的多。”郑不负继续说。
白俊逸点点头,认真地说:“我的确是故意的。否则的话你以为我是不小心留着他?”
郑不负后退了一步,再一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苍老的眼神看着白俊逸,又看看郑平安。
“爸,我是你儿子啊,救救我吧,求求你了,这一次之后,我绝对把你侍奉的好好的,给你养老送终,我绝对不给你惹麻烦了,爸,救救我,你不能看着你儿子死在你面前啊。”郑平安哭喊着说。
郑不负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他干涩的声音就好像两张磨砂纸相互摩擦传出来的,他说:“你赢了,你赢了!我答应你!放过他!”
白俊逸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说实话,这么欺负一个老人的爱子心切,他也感觉很不好意思,于是在郑不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白俊逸立刻就松开了郑平安。
重新恢复了自由,那种被死神趴在肩膀上在耳边吹气的恐惧感也消退了,郑平安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他连滚带爬地爬到了郑不负的脚边,抱着郑不负的大腿说:“爸,谢谢你,爸!”
郑不负低头缓缓地抚摸郑平安的脑袋,苍老地说:“我给了你生命让你来到这个世界上,而现在你也已经过了三十而立的年纪,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这一次之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你都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我希望你成长起来,记住我的话,不要有争执之心,人,平安是福,平平安安,才是最好的,以前的你一直都把我的这话当成耳旁风,你喜欢前呼后拥喜欢权力和地位,希望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之后你能改变一些?改变不了我也没有办法了,以后是福是祸,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郑平安怔怔地看着郑不负,喃喃地说:“爸,你这是什么意思?”
郑不负摇摇头,没有回答,或许真的如他自己刚对郑平安所说的,这是他身为人父对郑平安能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白俊逸或许猜到了什么,但并没有说话,他没有义务去同情别人。
更何况,这样的同情或许伤害到的是自己。
丧尽天良的事情白队长做的多了,但是从来没有一件事是愧对良心的,现在也是,郑家的父子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白俊逸现在用这么恶毒的办法对付他们,白队长敢大声地说我问心无愧。
“我会配合你,那么现在,我可以带着平安走了?”郑不负问白俊逸。
“当然不行,鉴于我们刚刚合作,所以我必须要把他带走,一直到我们的合作完成。”白俊逸笑眯眯地对郑不负说。
郑不负微微皱眉,但是没有坚持,反倒是郑平安听见白俊逸居然还要把自己带走的时候他想要抗争一下,可什么都没说他就放弃了,他很清楚自己说了也没用?
白俊逸的答案并没有出乎郑不负的意料之外,从这一系列的手段来看,郑不负知道白俊逸对人心理的把握已经到了一个极其微妙的境界,怎么可能会犯下这样的错误。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郑不负喃喃地说。
白俊逸微微一笑,招呼了姜不凡一声,让姜不凡抓起了郑平安,于是白俊逸就打算离开。
走到了门口,白俊逸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回头对郑不负说:“之前我听了你的故事感觉很感动,想要好好地回味一下,于是就用手机把我们后半段?特别是你答应我的那一段内容录音了下来,你也知道林戬这个人嘛,唔?参考一下你儿子的意见。所以哪怕是你事后反悔了或者和林家摊牌了,我都有办法把这个感人的故事说给林戬听,你说对吗?”
看着空荡荡的病房门口,郑不负忽然瘫软在了病床上,他喃喃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其心可诛啊!”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