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宋夫人的衣服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大哥哥,大哥哥,谁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最可爱的小姑娘呀!”
“当然是糖果啦!”
“咯咯,大哥哥你真有眼光呀!”
“那是,不过糖果小姑娘的可爱和漂亮就算是没有眼光的人也看的出来啦!”
坐在酒店书房里面看一份实验室发过来的报告的宋瑾听着屋子外面一大一小两个人之间充满童趣的对话笑着摇摇头,站起来打开书房的门对正站在白俊逸的大腿上蹦蹦跳跳的糖果说:“好了糖果,已经晚上八点了,你该去睡觉了。()”
糖果正抱着白俊逸的脖子说些小孩子的心事,闻言立刻就可怜兮兮地扭过头看着宋瑾说:“妈妈,就十分钟好不好,再十分钟我就去睡啦!”
宋瑾看了看手上精致的腕表,摇摇头,说:“不行,这样的话你已经说了三次了,本来你七点半就应该去睡觉了。”
糖果嘟着嘴,耷拉着脑袋哼哼唧唧地不依。
“撒娇也没有用。”宋瑾走了过来,从白俊逸的怀里把糖果抱起来,对白俊逸说:“你先坐一下,我去把糖果哄睡。”
白俊逸笑着点点头。
趴在妈妈的肩膀上,糖果不断地给白俊逸做着鬼脸,一直到卧室的房门砰的一声关上才听见小丫头不依不饶不肯睡觉的声音。
宋瑾自然有办法对付古灵精怪的糖果,而白俊逸则站了起来在酒店的房间里面四处走走……有了白俊逸的强力推荐,宋瑾退掉了之前已经准备好的酒店而过来和白俊逸住在同一个酒店里,想来也是为了方便等明天白天她去开会了好让白俊逸照顾糖果,而同样的户型白俊逸很生气地发现宋瑾的房间居然比自己的大装修还更好。()
这个看脸的世界到底能不能稍微含蓄那么一些了!
白俊逸忽然瞥见了放在房间角落的一个行李箱,这个女人可真是随意啊,行李箱怎么能随意放在地上呢,这要是里头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失窃了怎么办,白俊逸心里想着就弯腰拿起了那个行李箱。
白队长对天发誓,他绝对没有想到这个行李箱居然是开着的。
他还要发誓,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提起了行李箱之后居然从打开的拉链口里掉出来了好几件女人的贴身衣服……
错愕地提着行李箱的把手低下头看着掉在自己叫上的衣服,白俊逸咽了一口唾沫,他是真不知道原来这个行李箱里面还有这样的秘密……知道的话他早来打开了!
白色!
竟然多半都是白色的,我擦,款式这么前卫,居然还点儿镂空……老天,前扣的。
擦擦擦,这是什么……这么小,真的能遮得住吗?
白俊逸咽了一口唾沫,看着铺在自己脚面上的那几件调皮衣服,脑子里忽然出现了宋瑾穿着它们摇曳生姿的模样……擦擦擦,不行,不能想了!
“白……你!”好不容易把糖果哄得睡下,宋瑾刚出房门就见到白俊逸半蹲在房间的一处,而当她的视线落在了白俊逸脚边的时候顿时羞愤欲死!
为了方便洗换衣服,宋瑾习惯于每次都把自己贴身的衣服放在最上面,一般人也没有那个本事和胆子打开她的行李箱,但是这一次,她却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自己的衣服居然全都给白俊逸看了个通透。()
白俊逸僵硬地转过头看着满脸羞愤的宋瑾,时间凝固了。
……不会被赶出去吧?白俊逸小心翼翼地看着宋瑾,发现宋瑾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之后松了一口气……
“糖果睡了吗?”白俊逸忽然挺直了身体,微笑地看着宋瑾说,那模样和表情完全就没有任何破绽。
“睡,睡了。”宋瑾的声音低得就像是蚊子,白俊逸能做到面不改色,但是她却没有办法跟白俊逸的脸皮一样厚,她只是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这样的感觉,都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现在她的身上过了。
“那么好,我就先回去我的房间了,你也早点休息。”白俊逸脸上的笑容就好像是雕刻出来的,甚至连弧度都没有任何变化,说完之后他就转过身去机械地走出了房间。()
一直到白俊逸把门带上,宋瑾这才飞奔过去一把抓起了地上自己的衣服塞到行李箱里。
把行李箱的拉链紧紧地拉上,宋瑾回到书房里面想要用看报告来平复但是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平复不下来,这么多年了,这是第一件打破她心境的事情,身为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很传统的保守女人,她实在没法对今晚发生这样的事情释怀。
幸好,白俊逸的选择让自己不至于那么尴尬。宋瑾用手敷了一些冷水拍在脸上,感觉脸上的火热渐渐消退了一些,而紧张和尴尬忐忑的心情也缓缓地平复下来,她轻轻地出了一口气,要不是白俊逸还算聪明的话,真不知道那么尴尬的局面自己要怎么处理。
感受着自己缓缓平复下来的心跳,宋瑾抬起头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却见到里头的女人脸蛋红扑扑的,因为沾了一些水渍的缘故看起来更加晶莹剔透,就好像是传说中仙果蟠桃的果肉,晶莹剔透,一口都能咬出汁来。
赶紧转过身,不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宋瑾感觉自己要尽快忘掉这件事情,这不过是自己生活里的一个小插曲而已,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么安慰自己的她重新来到了行李箱的前面打开了行李箱,拿出了一件衣服想要去洗澡早点休息,但是她东翻西找却发现自己明明收拾起来的一件最喜欢的白色裤子不见了……
难道自己记错了?再次翻箱倒柜找到了和白色裤子一起买来配套的文胸但是却没有找到裤子之后宋瑾忽然满脸羞红地站了起来。()
“竟然还装一脸憨厚老实的样子欺骗我!可恨!”
一想到白俊逸居然偷了自己的内……宋瑾狠狠地跺跺脚,这样的事情偏偏是个哑巴亏,只能便宜那臭小子了,总不能上门去要……这样的事情宋瑾想都不敢想。
房间里,姜不凡正翘着两条腿一边吃葡萄一边看着电视机,而郑平安则一脸萎靡地在旁边端着一杯茶。
葡萄吃的腻了,姜不凡手一伸郑平安就必须立刻把茶送上去,而也不知道两个人之间这样的姿势保持多久了,总之当白俊逸回来的时候姜不凡才一股咕噜翻身起来。
“师父,刚才那个成熟贵妇是谁啊?”姜不凡崇拜地看着白俊逸,他觉得师父太牛掰了,这才出去几个小时的功夫就带回来了一个少妇和一个小萝莉?
要是自己也有这样本事的话……姜不凡愤恨地瞪了一眼郑平安,他觉得自己太没有品位了,居然找了个男的服侍,要是是师父的话,一定会是左拥右抱吧?算了算了不想了,想想都觉得好心塞。
“你不认识的人。”白俊逸似乎有很着急的事情,径直朝着自己的房间走过去说。
姜不凡呆了一下,反应过来立刻翻着白眼说:“肯定是我不认识的人啊,要不然我问你干什么……师父,你急着上厕所?”
“……”
“今天的你为什么废话这么多?”白俊逸不爽地对姜不凡说,说完扭头就要回去房间。
“师父,你口袋里鼓鼓囊囊的是什么?”姜不凡完全没听见……或者说听见了也当成无视掉了白俊逸的话,盯着白俊逸的口袋好奇的说。
白俊逸低头一看,还真的鼓囊囊的。
“你知道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多数人是怎么死的?”白俊逸扭头神色不善地看着姜不凡一字一顿地说。
姜不凡表情一变,呵呵干笑。
“没错,就是知道的太多被人灭口的,现在你还要我告诉你那一对母女是什么人姓什么叫什么住在哪里年纪多大有没有丈夫为什么会跟我回来吗?还要不要知道我急匆匆地回来是不是赶着上厕所?还要不要我把兜里的东西掏出来给你看看?”白俊逸从牙缝里挤出声音冷笑道。
姜不凡一脸惊恐地看着白俊逸,而旁边的郑平安忽然后退了两步表示自己跟之前的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千万不要迁怒到我的身上……
做完了这个动作,郑平安自己都觉得自己好悲哀,什么时候开始自己沦落成了一点话语权都没有反而还要小心翼翼地看着别人脸色的小白菜了……
“不,不用了,我发现其实是我太无聊了,那什么,我看电视……看电视……”姜不凡赶紧回到沙发上正襟危坐,完了还用眼睛的余光小心翼翼地看着白俊逸的脸色,深怕师父一个暴怒之下真的把自己给灭口了……
师娘啊,不是我不给力,是师父太狡猾太凶狠了,小的我完全驾驭不住啊……姜不凡在内心对临走前交代他一定要看住白俊逸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就要汇报上级的唐凝道歉。
哼了一声,白俊逸这才转头回到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门关上了。
等到白俊逸关上房门,姜不凡才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刚才吓死他了,小心肝到现在还扑通扑通地乱跳……
“你看个毛啊!”姜不凡忽然恼羞成怒地对郑平安吼道。
郑平安眼珠子都被吼红了……从一开始到结束,他连一句话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说过,为什么受伤的还是他……
此时,关上了的房间里面,白俊逸小心翼翼偷偷摸摸地四下瞄了瞄,却在自己的房间里现在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私密空间不会有任何人看到自己的秘密之后,他的手在裤兜里摸了摸,然后发出一阵鬼畜一般的笑声。
“嘎嘎嘎,幸好我机智。”
白俊逸的收从鼓囊囊的裤兜里掏出来,手心里头抓着的赫然是一条小巧玲珑的白色小衣服。
宋瑾的小衣服啊……白俊逸眼珠子都绿了,最能勾引男人那蠢蠢欲动的欲念的毫无疑问就是宋瑾这样的少妇了,一颦一笑简直让人恨不得立刻就化身禽兽扑上去哇!
盼了好久终于盼到今天……当初懂事的糖果给他发来她和宋瑾母女俩一起共浴的照片之后白队长就梦想着有这么一天了,只是完全没想到,幸福来的这么突然!
对,对,照片!
白俊逸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找到了小丫头的微信号翻开聊天记录,看着里头那张照片,面色发红眼珠子冒绿光的白队长又发出一阵鬼畜一样的笑声。
“嘎嘎嘎嘎!”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