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什么是请帖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红楼,是津城并不为外人所知的一个地方。www.rgstt.com
之所以叫红楼,是因为它的屋顶是用红色的琉璃瓦来铺设的,而这种琉璃瓦的红色几近朱红,所以也有人叫它朱楼,不过因为这个名字实在不怎么好听的缘故,知道它的人多半还是以红楼为称呼。
众所周知在京城有美洲会和中国会,长城俱乐部等高端会所,而红楼却是独立于这样会所之外的特殊地方,相对来说,和之前提到的高端会所不同,它更加代表了一种华夏本土贵族的文化和习惯。
今夜,林家主持的慈善拍卖就在这里举行。
虽然从通知并发放请帖到正式举行仅仅只有一天的时间,任何一个隆重的活动都不会这么草率……因为你很可能面临无人到场的尴尬局面。拜托,现在大家都这么忙,你居然弄个什么拍卖会今天通知明天就要到,谁有这个功夫?
不过林家毕竟是林家,在京津这个不小的圈子里面林家拥有的能量从今晚就看出来了。
豪车云集像是大街上的出租车一样不值钱,这样的地方你开两百万以下的车过来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而社会名流更是数不胜数,如果有记者能够混到这里的话一定会疯掉,一眼看去全都是某些财经杂志上经常会出现的企业高管或者老总,明星更是随处可见。
“那不是安泉吗?听说他上次和任健有了矛盾,两个人还搞得不可开交,怎么现在又像是亲兄弟一样好了?”
“都是为了炒作需要,这些明星一点不炒作点吸引眼球的东西来就浑身不舒服,而不炒作没有争议就没有曝光率,明星不就是靠着曝光率吃饭的?要真说起炒作来,你看见那个穿着黑色晚礼服的女人没有?”
“你是说叶子燕?”
“当然了,这个女人才是炒作的高手,前一段沸沸扬扬的同性恋事情知道吧,就是这个女人一手给自己策划起来的,啧啧,听说她背后还有个干爹支持着,这个人是谁嘛我就不说了,反正就是我们圈子里面的人,要不然她一个出身不好的小戏子也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名气。()”
白俊逸就是在这样的时候来到红楼的。
因为学术研讨会开的晚了一些,宋瑾并没有回到酒店和他一起过来,而是让他带着糖果先来。
本来是不会带糖果来这样的场合的,但是总不能把这小丫头丢到酒店的房间里面,这个小丫头一眨眼就能跑不见,这样的前科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说实话,在这样的地方带着一个孩子出现的确……挺奇葩的。
“对不起先生,如果您没有请帖的话是无法进入的。”一个戴着耳麦穿着黑色西装还打着领带一副很标准保镖打扮的男人面无表情地对白俊逸说。www.jsusj.com
说话之间,他眼神里的鄙视神色毫不保留,这样的地方自然有无数人削尖了脑袋想要进来,各种各样的办法层出不穷,什么请帖忘记带了,丢家里了之类,而带着一个孩子来掩人耳目的还真是破天荒地一遭……虽然这个孩子的确挺可爱的。
穿着公主裙的糖果坐在白俊逸臂弯里,眨巴着眼睛问:“大哥哥,什么是请帖?”
“就是一张能进去的凭证。”白俊逸解释说,他打算在一边等着宋瑾来……毕竟他的确没有请帖,硬闯进去也不符规矩不是,白队长一直都是一个很遵守规矩的人。
“是这个吗?”糖果从兜兜里掏出了一张足足有她小手臂那么长的大红色请帖,问。
白俊逸拿过来一看,晕,是宋瑾的请帖。
“这个是昨天妈妈给我的呢,说要拿给大哥哥的,我给忘啦!”糖果献宝似的说。
为什么这个丫头能把一件很羞愧的事情说的跟邀功似的?白俊逸感觉在她的身上好像有了一种照镜子看自己的感觉……摇摇头,白俊逸赶紧把这个可怕的念头丢出去,他才不会承认自己把糖果给带坏了。
“现在我可以进去了?”白俊逸把请帖递给这个保镖,说。
那保镖狐疑地看了白俊逸一眼,拿假请帖的人也有,不过近些年已经很少有胆子这么大的人敢做这样的事情了……最重要的是眼睁睁地看着白俊逸打了出租车过来的保镖实在不相信这个连正装都没有穿的男人会是这么高端的拍卖会被邀请的嘉宾。()
接过请帖一看,请帖是真的,下面有林家人的亲笔签名,这假冒不了,但是……“对不起先生,你还是不能进去。”
保镖黑着脸拦住了要进去的白俊逸,说话之间按了一下耳麦上的一个按钮,然后就见到呼啦啦一大群保镖围了过来。
这一幕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这就是林家的待客之道?”白俊逸看了一眼周围戒备地看着自己的保镖们皱眉说。
“先生,请您先解释一下这张送给宋夫人的请帖是怎么来的,如果你偷了宋夫人的请帖的话,我们会追究你的责任。”那保镖冷笑说,言辞之间虽然没有带什么侮辱的言辞,但是那表情和语气显然已经认定白俊逸就是个小偷了。
“啧啧,偷请帖来?还真是奇葩啊。”一个穿着妖娆的女人轻描淡写地把自己的请帖递给一个保镖,然后在那保镖恭敬的邀请手势中骄傲地挽着她身边干爹的手臂走了进去。
“不要脸。()”
这句话让女人的脸色一变,她愤恨地转过头瞪着白俊逸怀里的糖果说:“臭丫头,你刚才说什么?”
糖果怕怕地看着凶巴巴的女人,抱着白俊逸的脖子扭过头不敢看。
“还要再重复一次?说你不要脸呢。”白俊逸差点没给糖果的三个字给逗乐了,这个小丫头果然在某些方面早熟的可怕啊。
女人咬牙切齿地瞪着白俊逸,刚才第一句不要脸明显是这个低等人怀里的臭丫头说的,而之后的那句话,更是让她怒火中烧。
“下等人就是下等人,没有素质不说还无知的可怕,这是什么样的地方?是你这样的人该来的?居然还偷别人的请帖,我都替你脸红,可笑。”女人尖锐地冷笑道。
“你的胸在哪里做的?这么逼真?”白俊逸好奇地看着女人那显得很高耸的胸脯很感兴趣地说。
女人的脸色骤然大变,就好像是被人发现了自己最大的秘密,那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变幻得极其精彩,而身边甜爹那怀疑的眼神让她立刻就好像是一脚踩在了火炭上一样跳了起来,她怒声道:“你放什么屁?你哪只狗眼看到我做胸了?”
这尖锐的声音和那急于解释的表情让所有人都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看着女人的颜色便立刻暧昧了起来,原本那还算含蓄的眼神也都放心大胆地在女人的身上转来转去……我又不是因为想看才看的,是大家都在看嘛,我也看看到底是不是假的?
大家做这么一件事情都需要一个合理的借口和理由,而白俊逸就给了大家一个很好的理由。
“那么你哪只狗眼又看到我偷请帖了?”白俊逸生气地说,他觉得这个女人实在太不讲道理了,她浑身上下都是人造的假货,怎么能随随便便地就指责自己的不是呢?
因为气愤,于是白俊逸抢在暴怒的女人之前毫不客气地说:“你的鼻子是垫的,下巴是做的,双眼皮是割的,苹果肌是注射的,皮肤是打针的,浑身上下还有哪里是你没有动过刀的?”
女人气的一阵阵颤抖,她现在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白俊逸说的……全部都是真的。
该死的,自己明明是去韩国做的手术,为什么这个男人好像什么都知道。
身边传来的一声重重的冷哼让女人如坠冰窖,相比起对白俊逸的愤怒,身边甜爹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是他给了自己丰衣足食的生活,开着好车住着豪宅的白富美日子……“亲爱的,你千万不要相信他,他只是随口乱说的!”
女人抱着甜爹的手臂哀求道。
甜爹的脸色阴沉,对于他这样的男人来说,花点钱完全不在乎,但是在这样的场合落了他的面子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能来这里的都是圈子里头说的上话的人物,而今天白俊逸的话算是彻彻底底地把他的脸给丢光了。
当然,还有身边的女人。
可身边的女人即便是罪魁祸首,他也不能当众发难,有脾气也要暂时忍下来,要不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会在自己身边的女人是个动过无数刀的假货身上,所以他立刻就把注意力转移到白俊逸的身上。
“小子,饭可以乱吃但是话别乱说,这里的人你得罪不起。”
这话,一股子优越感悠然而来,他的确有资格看不起连请帖都不知道是哪里弄来的白俊逸……同样听到保镖之前的话的他已经知道白俊逸的请帖是偷来的了。
这样的人,若不是在这么一个特殊的场合的话他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不爽了直接派人打残废丢到路上就行了。
来到这里,甚至都还没有进去拍卖会的会场只是在门口就已经拉了这么多的仇恨……白队长看了一眼依然警惕地把自己围在中间还有那对自己怒目而视的一对狗男女,顺带着不远处那些带着嘲讽和戏弄看着自己的人们,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有时候不是我做人喜欢高调,而是他们总不想让我低调啊。
这么安慰了一下自己,正要有所反击的白俊逸刚要说话,一道车辆大灯打了过来,不知道知道是谁激动压抑着兴奋地说了一句:“林世子来了!听说今晚林世子会带着女朋友一起来,不知道是哪个女人有这么好的运气?”
仿佛是为了证实这个人说的话确有其事,一直把白俊逸围绕着的保镖们忽然分开笔直地站好,一个个精神抖擞,就好像是士兵等待着自己的国王来检阅。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