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白队长的坚持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人活在世上必须要有自己的底线和自己的坚持,尽管白队长在很多人看来完全没有下限,但事实上白队长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有坚持有理念的安静美男子。()
他的底线和坚持就是不能被人打脸。
一张脸是爹妈给的,活给老天爷看的,你上来说打就打,说杀就杀,你的屁股大一些白一些还是你的狗命就比你老子我的命值钱?
白俊逸的话,像是平地一个炸雷,炸得所有人的表情各异。
宋瑾和傅凰摇摇头,露出了早知如此的神色,无论是傅凰还是宋瑾,她们都知道白俊逸完全属于你牵着他倒退,你打他他就跟你急眼的人,说白了就是你不好好顺着他你就……还真没辙。
这样的倔驴脾气,能在这样的时候认怂了还是他?
或许一般人面对这样的情况这口气忍不下去也就忍了,没办法,形势比人强,你还能真的跟人死磕去?拜托,理智一些吧,老祖宗不是早就留了一句场面话给你自我安慰和安慰别人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可别人或许会,但是白俊逸一定不会。
宋瑾的眼神里有些欣赏,也有一些叹息,一个男人必须要有骨气,但是也要分情况和时宜,白俊逸今晚如果认怂了,那么宋瑾会觉得他识时务,但是却没有了那股子男人该有的豪气和霸气,但是如同现在这样的选择,宋瑾会觉得他不愧对一个男人该有的那份豪气,可却太不理智。()
一个懂得审时度势知道进退会低头的聪明男人,和一个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面对什么人都会站出来扛在你面前的男人,身为一个女人,平心而论,你更欣赏哪一个?有答案了吧?所以宋瑾很欣赏白俊逸。因为她在白俊逸的身上看到了现在几乎所有的男人都缺乏的勇气。
斗鹰豁然转身,阴森森地盯着白俊逸怪笑道:“你还真是不缺乏这种白痴一样的勇气啊,陌芷晴,你自己也听到了,是他自己要找死不能怪我了。”
“白俊逸。”陌芷晴皱眉对白俊逸出声道。
“我不习惯做缩头乌龟。”这是白俊逸给陌芷晴的回答。
陌芷晴闻言愣了一下,然后悠悠地叹了一口气,不再多说。
拥有特殊能力的陌芷晴已经从白俊逸的双眼中看出了那种绝对不会妥协的坚强意志,身为一个女人,陌芷晴不明白男人的这种感情和坚持到底是为什么,但是她清楚自己不可能再阻拦白俊逸了。()
白俊逸毫无征兆地一脚挑在脚下的地毯上,那地毯整个儿被掀开了足足两三米直径,好像是被一把看不见的锋利剪刀给剪裁了下来,掀开的这一块地毯铺天盖地地朝着斗鹰笼罩而去。
一边的林戬看到心疼得脸色都发青了,这地毯是正宗的手工地毯,国外那边空运了过来,这么大一块完整的地毯花费了他一个天文数字的金额,但是今晚却像被彻彻底底地给糟蹋了。
这一脚下去,起码好好几十万没有了啊。
斗鹰抬起头眯眼看着整个盖来的地毯,此时这地毯就好像是横亘在两个人中间的一面墙,让两人谁都看不到彼此。
冷哼了一声,斗鹰跨出一步一拳朝着地毯打出。
而好像是约定好了一样,在地毯的另一头,白俊逸同样一拳打出。
拳头和拳头,隔着地毯正好对轰,不差分毫。
无论是斗鹰还是白俊逸都明白对方的意思,像个男人那样战斗一场,华丽的技巧,花哨的招式统统都不要,要的就是拳拳到肉的扎实和沸腾。()
砰砰砰!
地毯虽然厚实,可是完全隔绝不了两个男人比蛮牛还要巨大的力量相互对冲,不断发出的沉闷声响让人不惊动容,这到底要多大的力道?这两个男人的拳头都是铁打的吗?
砰!
最后一声沉闷到了极点如同闷雷一样的对拳炸响,斗鹰后退两步,脸色微微发白,眼神里不断闪烁着惊疑不定的感觉,白俊逸的强大力道带给他的是越来越大的震惊。
更震惊的是在足足十多次的对拳之中,这个分明不会内功心法的男人竟然不但没有力竭,反而一拳的力道更比一拳大,到了最后一拳的时候那沛然的力道竟让他的内劲都有了一种难以为继的感觉。
这若不是真实发生在眼前,斗鹰死都不会相信一个不会内功心法的世俗粗人居然能够光凭肉身的力道把一个内家高手打得后退。
但是斗鹰现在不得不相信,因为后退的人正是他。
最后那一拳让白俊逸也踉跄着后退了两步,而他比斗鹰更加不堪,嘴角渗出了鲜红的血迹,垂下的右手微微颤抖,但是脸色却是如同真正疯魔了一般的猖狂和畅快。()
白俊逸哈哈大笑,如同一个酒鬼浮一大白般的酣畅淋漓,他的身体下一秒如同炮弹一般朝着此时还未落下的地毯冲去。
轰。
刹那间爆发的力道如同海水倒卷,整个地毯像是被炸开了一样四分五裂,而爆炸的中心,白俊逸的身体如同出闸的猛虎,此时与他对应的,是斗鹰那羞怒到了极点的面容。
“找死!”斗鹰觉得自己的尊严被严重地挑衅了,现在的世俗都怎么了?随便出来一个人就胆敢这么挑衅自己,既然这混蛋这么想要找死,就让他去死!
彻底愤怒的斗鹰怒啸一声,一双手上竟然覆盖上了一层冰晶般的白霜,看上去好像是戴了一双白色的手套,诡异又玄幻。
两个男人的身体如同闪电一般在交手,砰砰砰的撞击声和不时传出的闷哼声让所有人都能够切身实地地感受到战斗的激烈。
陌芷晴深深地皱着眉头,她是内行人,看的出来在这么高强度的对决下,白俊逸已经慢慢地露出了颓势。
一鼓作气,退则衰。
在底蕴上,白俊逸终究是吃了亏。
“左侧一步,让开腰门要害,打他天门。”陌芷晴忽然说。
白俊逸的身体如同闪电一般反应过来,左边侧滑开来,好像如同剧本写好了一样,斗鹰的拳头忽然滑过了白俊逸的腰腹之间,但是因为这一步让开,让斗鹰的拳头只是打到了空气,而与此同时,白俊逸已经一拳打在了斗鹰的天门上。
斗鹰闷哼一声,嘴角渗出丝丝嫣红的血迹,他盯着陌芷晴怒吼:“陌芷晴,你到底在干什么!”
陌芷晴表情平静得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却丝毫不落下地开口说:“前进两步,屈膝打他膻中!”
砰砰。
斗鹰狂喷出一口鲜血,但是作为代价,白俊逸被斗鹰一掌打在了胸口,整个身体爆推,撞翻了那放着无数食物的餐桌之后爬起来,此时他的鲜血一滴滴地滴落下来,沾得半个身体都是血迹。
“够了!”
这一声是宋瑾说的。
宋瑾表情严肃地走过来,对神色阴晴不定的周复说:“太子,够了。”
周复看着宋瑾,咬了咬牙,说:“宋夫人这是在向我求情?”
“你觉得打下去你就必然能赢?”宋瑾反问。
周复下意识地看了斗鹰一样,此时斗鹰就是他最大的筹码,自己能有多少话语权全看在斗鹰的身上,但是此时的斗鹰虽然一掌把白俊逸打飞了,但他自己也半跪在地上,一只手支撑着地面,手臂不断地颤抖,在他的身下,也汇聚了一潭血迹。
简直就是废物,整天吹嘘自己的内门功夫多厉害,原来也是个窝囊废!
周复在心里冷哼了一声,无比阴沉的脸色忽然就转变成了阳光一般灿烂,他说:“没错,我的确没有优势,那么……斗鹰,我们走吧。”
斗鹰站了起来,深深地看了白俊逸一眼,忽然闷哼一声,他死死地抿着嘴巴不让鲜血喷出来,但浓烈的鲜血却好像是急于寻找一个宣泄口的洪水,从他的鼻孔中喷出了两道血箭……
这两道鲜血喷出来,带着浓郁的寒气,斗鹰的神色怨毒无比,他知道自己破功了,这对于内家武者来说是最严重的内伤,数年都不一定恢复得过来,他颤抖着走到了周复的身边。
周复冷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周复走了,斗鹰也走了,这一次白俊逸没有再阻拦,因为他已经没有力气阻拦了,最重要的是他已经成功地捍卫了自己的坚持和底线……再阻拦,就真的要丢了小命了。
周上皇摇摇头,然后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一声,对白俊逸遥遥地说:“白兄弟,我越来越想和你交朋友了,有空的话一起聊聊,我随时恭候。”说完,周上皇也走了。
今天周复丢了大人,面子里子全没了,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宋瑾走到了白俊逸身边,伸出手扶着白俊逸的肩膀说:“没事吧?”
白俊逸摇摇头,在只有宋瑾看到的前提下摊开了手掌,那手掌中赫然用鲜血写了一个字,“走!”
宋瑾脸色一变,她不知道白俊逸在顾忌谁,但是这里的确已经不是一个久留之地。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