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大哥哥不要死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眼看着白俊逸在宋瑾和一群保镖的包围下离开,林戬的眼神闪烁不定,似乎在考虑一件很严肃的事情。www.hotenshare.com
“你在想什么?”傅凰的声音让林戬回过神来,他转头笑着对傅凰说:“你说他为什么急着要走?”
傅凰深深地看了林戬一眼,说:“或许他的内伤已经非常严重,而他虚弱的时候正是一些憎恨他的人下手最好的机会,所以他必须尽快地离开。”
林戬微微眯起眼睛,傅凰说的话赫然印证了他之前内心的想法……这的确是一个很诱人的计划啊,这个时候要是派人跟过去,杀掉白俊逸的成功率会大很多吧……唯一比较麻烦的是宋瑾那边,宋瑾可是和他在一起的,这要是产生了什么误会,那么就得不偿失了。
对于林戬来说,白俊逸充其量就是一个很讨厌能除掉就立刻除掉的人,但是宋瑾是他乃至于整个林家都非常重视的重要人物,这个人物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甚至能够决定林戬在林家,甚至于整个林家在那么多家族里面的话语权……没办法,宋瑾手上拥有的资源实在是太惊人了,惊人到任何人都舍不得放弃和错过的地步。
也正是因此,要是让林戬冒着和宋瑾翻脸的危险去杀掉白俊逸,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反正他和白俊逸之间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真说有也不过是林戬觉得白俊逸实在太贱了,他活着自己就不舒服。()
也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林戬在犹豫,今晚的事情已经足够让他看出来宋瑾对白俊逸的态度不一般,但是到底重要到了什么程度,林戬不知道,所以他不敢冒险。
……林戬觉得自己很纠结,杀掉白俊逸的诱惑和得罪宋瑾的危险让他左右摇摆,最好的可能就是杀掉了白俊逸,又发现白俊逸对宋瑾其实不是太重要,起码没有重要到要和自己翻脸的地步,那么自然是皆大欢喜,可要是杀掉了白俊逸而得罪了宋瑾,这是绝对不可取的,更差一些,白俊逸没有杀掉,还把宋瑾得罪的死死的,这样的话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就在林戬还在纠结的时候,傅凰忽然说:“也可能他是故意的。”
这么一句话,让林戬悚然一惊。
白俊逸是故意的!
故意露出这个破绽让自己派人去杀他,那么他的目的……一想到之前在白俊逸吃亏的过程,林戬愤怒地发现这个可能性非常非常大!
“这个混蛋实在是太无耻太狡诈了!”林戬狰狞地说。()
此时此刻,他在内心已经认定了白俊逸就是故意的。
看着林戬的反应,傅凰遗憾地摇摇头,同样是男人,怎么就差这么多?
同样是两难的选择,之前那个男人面对明明比自己更强大的敌人能展现出一往无前的霸气,而眼前这个男人却被优柔寡断和女人一样的小家子气给蒙蔽了男儿该有的雄心壮志。
想的多考虑的多固然不是错,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当一个男人做什么事情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还有什么出息?纵使小心翼翼人前风光了一辈子,但到头来又有什么可称道的。
一个男人到了老死的时候都没有什么值得拿出来和自己的子孙跟老友吹牛的资本,这本身就是一种悲惨的失败。
而此时还不知道自己被傅凰完全枪毙的林戬还在洋洋自得,奶奶的个熊的,就知道你个****的白俊逸没按好心,都这会了还想要挖坑给我跳,我是那种见坑就跳的傻逼吗?
普通的家用车驾驶舒适度和乘坐舒适度都不怎么样,高档车驾驶舒适度和乘坐舒适度必然有一样是可以拿得出手的,而顶级的豪车,必然是两者兼顾的。()
此时白俊逸就感受到了这句话的真谛。
他认不出来宋瑾坐的是什么车,但是躺在这车上,好舒服啊……白俊逸靠在宋瑾的肩膀上,舒服得都要眯起眼睛……要是车厢里的血腥味再淡一些就好了。
前面两辆奔驰,后面两辆奔驰,中间是gmc房车,这就是宋瑾出门的排场,豪华得让人仇富值立刻飙升。
而此时宋瑾稍微按下了一些车窗,让新鲜的空气涌进车厢里面冲淡一些血腥味,她担心地看着白俊逸说:“你真的不要紧吗?”
“没关系,就是内伤,家常便饭了。”白俊逸咽下一口带着血的唾沫,说。
“真不去医院?”宋瑾再一次询问。
白俊逸摆摆手,说:“内伤的问题,去了医院也解决不了什么事情。”
宋瑾悠悠地叹了一口气,说:“有的时候真的想不通你们男人的想法,那种情况下你还死撑着要和他打,你知道不知道刚才多危险,连我都看出来你差点就命悬一线了,何必呢。”
“不能在糖果面前丢人啊。()”白俊逸轻笑道。
说话间,白俊逸和宋瑾的眼神都朝着前面糖果坐着的方向看去,却愕然地发现原本活泼如小精灵一样叽叽喳喳一刻都不愿意消停的糖果此时正一脸呆呆地看着白俊逸,白皙可爱的脸蛋上,那双大眼睛此时满是强忍着不敢掉下来的眼泪,通红的眼睛像是小兔子,小手握成拳头正微微地颤抖着。
一定是白俊逸吐血的样子吓到小丫头了,白俊逸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对糖果说:“糖果,怎么了?”
虽然腹内绞痛难忍,但是白俊逸最擅长的就是忍疼,所以他的脸上除了因为失血过多而发白的脸色比较明显之外,几乎看不出什么异常来。
糖果此时才敢出声,一张嘴哇地就哭了出来,小小的身子扑到了白俊逸的身上,一双稚嫩柔弱无力的小手死死地攥着白俊逸的衣服,哭的撕心裂肺,“我不要大哥哥死,呜呜呜……”
白俊逸愕然之后忽然一阵颤心窝的温暖,小丫头年纪还小尚且不懂事,在她小小的认知里面似乎觉得白俊逸快要死了,所以才这么害怕哭的这么伤心,也恰恰是这种纯粹的温暖和关心,就好像是一只看不见的大手不轻不重地握了白俊逸那被杀气笼罩的心一下,就这么一下,就让白俊逸打心眼里温暖。
坐正了身体,白俊逸把糖果抱在怀里柔声安慰道:“大哥哥不会死的,这不是好好的嘛。”
糖果想要说话,但是哽咽却怎么都止不住,她红了眼睛又红了眼眶,坐在白俊逸的大腿上不断地抽噎着,眼泪就好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颗颗地落下来。
白俊逸把糖果抱得更紧,忽然说:“糖果,要不你做我女儿吧?”
有这么个女儿,人生都会变得更精彩吧。
眼眶红红的糖果抬起头来看着白俊逸,抽噎了两下,哽咽着嗓子含糊沙哑地叫了一声,“大哥哥爸爸?”
兴许是小丫头想要问是叫大哥哥还是叫爸爸,又兴许是小丫头自创的叫法,但是谁知道呢,小孩子的心思,大人太愚蠢,往往不会明白。
白俊逸却不需要明白,他咧开嘴大笑,说:“好,我就是糖果的大哥哥爸爸啦!”
见到白俊逸似乎真的不会死,糖果顿时放心了好多好多,她慢慢抽噎着心绪也平复了下来,白俊逸一直都在细心地安慰糖果,不断地逗着糖果说话,最后宋瑾不得不开口说:“好了,大哥哥现在很累,糖果到妈妈这里来,让大哥哥休息一会。”
若是平时糖果肯定不愿意离开白俊逸,但现在小丫头好像一瞬间就懂事了好多,乖乖地跑去宋瑾的怀里趴着。
宋瑾抱着糖果,扭头对脸色越发苍白的白俊逸说:“糖果还小,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也不懂事,都虚弱成这样了还逗糖果,你就不考虑一下自己的身体情况……现在感觉怎么样?”
宋瑾的责备就好像是一个姐姐的细心关怀,白俊逸靠在了柔软舒服的座椅上,因为血压过低的缘故他感受到了一阵阵的头晕和恶心,甚至连呼吸都有些滞涩,深吸了一口气稍微缓解一下,白俊逸说:“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
宋瑾点点头,不再多说,把时间留给白俊逸好好地休息。
因为白俊逸的坚持没有去医院,车队直接到了入住的酒店,而宋瑾下车来吩咐人扶着白俊逸上了酒店的房间,到房间之后宋瑾先去给白俊逸倒了一杯热水然后回头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精疲力尽的糖果放在一张床上先睡着,这才出来照顾白俊逸。
搀扶着白俊逸回到房间躺下,宋瑾很自然地帮白俊逸脱去了鞋子袜子和外衣,然后帮他盖好了被子,又马不停蹄地转身去洗了一条热毛巾过来,轻轻地为白俊逸敷脸然后擦掉他身上的血迹。
做完了这一切宋瑾坐在床边见到白俊逸一直都闭着眼睛,轻轻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这才转身离开房间。
房间陷入黑暗,白俊逸的眼睛却忽然睁开,冒出狼一样的光芒。
转身来到糖果睡着的房间,正打算把糖果抱起来回去自己的房间睡觉,但糖果却一个咕噜转身不搭理妈妈,睡梦中的小丫头梦呓了一句,“大哥哥爸爸,陪糖果玩……”
这丫头……宋瑾笑着摇摇头,忽然脸色一变,随即羞恼地咬牙道:“还是给那臭小子占了便宜!”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