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1章 你感觉如何?


小说:混沌幽莲空间  作者:蔚蓝海
推荐阅读:无上真仙 网游之精灵道士  旧爱来袭,总裁图谋不轨 绯色总裁爱缠婚 二皇妃别太狠 山神的休闲生活 
  随着女子的跑近,她的面在安东尼奥眼中也越发清晰,当女子脸上那枚标志性的泪痣落入安东尼奥眼中时,他的眼睛不由得微微一眯,是她?这个女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是意外还是……
  像是瞬间拉了警报一般,安东尼奥整个人的精神一下子绷紧,毕竟面前这个女人给他的印象可以说不可谓不深,并且他对于刚才那场“大戏”的怀疑也越发地重了。
  “汉克森!”安东尼奥叫了一声。多年同出同行形成的默契一下子就让汉克森明白了安东尼奥在想什么。脸色未变,但是那即使隔着衣服也隐约可见的肌肉线条却显示出这位此时有如一张拉紧了的弦一般,似乎只要安东尼奥一声令下,这位就会立马冲出去将一切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
  或许是没有注意到安东尼奥与汉克森的默契互动,当然,也有可能是那个女子早就发现了,但是却因为其想算计什么或其它原因,而假装没发现,只是一个劲儿地往简儿,不,更准确地说是往站在简儿身旁的安东尼奥那头飞奔而去。
  “帮帮我,求你!”不得不说女子的速度当真不慢,当然了,这也跟一男一女都离安东尼奥与汉克森二人距离不远有关,所以只是几息的时间,女子已经跑到了安东尼奥跟前。
  那女子倒是想扑到安东尼奥身上去求救来着,可是却被汉克森给将她所有可以扑的角度给堵死了。毕竟这位可不是那省油的灯,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一个身份未知,敌我还未明的陌生女人,汉克森怎么可以让其靠近自己所要保护的对象?
  一股子怨毒之意浮现于女子的眼底,但是只是在眨眼之间,那丝怨毒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快得就像是它从未出现过一般,而那女子又恢复到了柔弱无依的表情状态。
  贝齿轻轻咬着下唇,女子眼波儿微微一转,无根本无依的表情再显柔弱了三分,一双含情美目就这么直勾勾地望着安东尼奥。那副模样简直让见者忍不住将自己的心,肺,一切都掏出来,捧到这位面前,以博她一笑。
  “洋鬼子,将那个女人是我婆娘,我跟我婆娘闹别扭跟你们没关系!你们少管闲事,给我走开,如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只是几步之差,那个男子也跟着追到了跟前,可能是因为看到对方这是两个人,而且还是两个个头不算小的洋鬼子,男子也有些顾忌,并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抢夺那女子,而是以语言威胁。
  只是,很可惜,这位表错情了。虽说安东尼奥会说多国语言没错,可是这个“多国”里却恰恰不含z文!所以这位到底说什么,安东尼奥他们根本就听不懂!既然听不懂,那自然就更不会出现照着做这种事了。而与之相反的是,这位的肢体语言还有脸上的表情倒是挺“生动到位”的,以至于汉克森直接将这位的威胁给视作了挑衅了。
  “他骗人,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女人楚楚可怜地哀求道,“请,请不要把我交给他!”
  “你们是谁,是什么关系都跟我无拳头,当然了,我更不会管你们的闲事……”安东尼奥冷淡的声音响起。
  “不,请不要这样!”一抹绝望浮上了女人的脸,那副有若天塌的表情带着一股子毁灭一般的凄美,开始不顾一切地朝安东尼奥扑去,就跟那溺水的人想去抓那根可以救命的浮木一般。
  “泥妹滴,你们两鬼子是死了心要给老子我架梁子是吧?!”男子的脸上闪过一股子阴霾,后一伸往他股间一摸……
  他这是要掏刀?还是掏枪?本能地,汉克森一跃而起,朝着男子冲了过去,手一挥,铁拳照着男子的脸颊就这么砸了下去。
  随着女子的跑近,她的面在安东尼奥眼中也越发清晰,当女子脸上那枚标志性的泪痣落入安东尼奥眼中时,他的眼睛不由得微微一眯,是她?这个女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是意外还是……
  像是瞬间拉了警报一般,安东尼奥整个人的精神一下子绷紧,毕竟面前这个女人给他的印象可以说不可谓不深,并且他对于刚才那场“大戏”的怀疑也越发地重了。
  “汉克森!”安东尼奥叫了一声。多年同出同行形成的默契一下子就让汉克森明白了安东尼奥在想什么。脸色未变,但是那即使隔着衣服也隐约可见的肌肉线条却显示出这位此时有如一张拉紧了的弦一般,似乎只要安东尼奥一声令下,这位就会立马冲出去将一切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
  或许是没有注意到安东尼奥与汉克森的默契互动,当然,也有可能是那个女子早就发现了,但是却因为其想算计什么或其它原因,而假装没发现,只是一个劲儿地往简儿,不,更准确地说是往站在简儿身旁的安东尼奥那头飞奔而去。
  “帮帮我,求你!”不得不说女子的速度当真不慢,当然了,这也跟一男一女都离安东尼奥与汉克森二人距离不远有关,所以只是几息的时间,女子已经跑到了安东尼奥跟前。
  那女子倒是想扑到安东尼奥身上去求救来着,可是却被汉克森给将她所有可以扑的角度给堵死了。毕竟这位可不是那省油的灯,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一个身份未知,敌我还未明的陌生女人,汉克森怎么可以让其靠近自己所要保护的对象?
  一股子怨毒之意浮现于女子的眼底,但是只是在眨眼之间,那丝怨毒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快得就像是它从未出现过一般,而那女子又恢复到了柔弱无依的表情状态。
  贝齿轻轻咬着下唇,女子眼波儿微微一转,无根本无依的表情再显柔弱了三分,一双含情美目就这么直勾勾地望着安东尼奥。那副模样简直让见者忍不住将自己的心,肺,一切都掏出来,捧到这位面前,以博她一笑。
  “洋鬼子,将那个女人是我婆娘,我跟我婆娘闹别扭跟你们没关系!你们少管闲事,给我走开,如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只是几步之差,那个男子也跟着追到了跟前,可能是因为看到对方这是两个人,而且还是两个个头不算小的洋鬼子,男子也有些顾忌,并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抢夺那女子,而是以语言威胁。
  只是,很可惜,这位表错情了。虽说安东尼奥会说多国语言没错,可是这个“多国”里却恰恰不含z文!所以这位到底说什么,安东尼奥他们根本就听不懂!既然听不懂,那自然就更不会出现照着做这种事了。而与之相反的是,这位的肢体语言还有脸上的表情倒是挺“生动到位”的,以至于汉克森直接将这位的威胁给视作了挑衅了。
  “他骗人,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女人楚楚可怜地哀求道,“请,请不要把我交给他!”
  “你们是谁,是什么关系都跟我无拳头,当然了,我更不会管你们的闲事……”安东尼奥冷淡的声音响起。
  “不,请不要这样!”一抹绝望浮上了女人的脸,那副有若天塌的表情带着一股子毁灭一般的凄美,开始不顾一切地朝安东尼奥扑去,就跟那溺水的人想去抓那根可以救命的浮木一般。
  “泥妹滴,你们两鬼子是死了心要给老子我架梁子是吧?!”男子的脸上闪过一股子阴霾,后一伸往他股间一摸……
  他这是要掏刀?还是掏枪?本能地,汉克森一跃而起,朝着男子冲了过去,手一挥,铁拳照着男子的脸颊就这么砸了下去。
  随着女子的跑近,她的面在安东尼奥眼中也越发清晰,当女子脸上那枚标志性的泪痣落入安东尼奥眼中时,他的眼睛不由得微微一眯,是她?这个女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是意外还是……
  像是瞬间拉了警报一般,安东尼奥整个人的精神一下子绷紧,毕竟面前这个女人给他的印象可以说不可谓不深,并且他对于刚才那场“大戏”的怀疑也越发地重了。
  “汉克森!”安东尼奥叫了一声。多年同出同行形成的默契一下子就让汉克森明白了安东尼奥在想什么。脸色未变,但是那即使隔着衣服也隐约可见的肌肉线条却显示出这位此时有如一张拉紧了的弦一般,似乎只要安东尼奥一声令下,这位就会立马冲出去将一切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
  或许是没有注意到安东尼奥与汉克森的默契互动,当然,也有可能是那个女子早就发现了,但是却因为其想算计什么或其它原因,而假装没发现,只是一个劲儿地往简儿,不,更准确地说是往站在简儿身旁的安东尼奥那头飞奔而去。
  “帮帮我,求你!”不得不说女子的速度当真不慢,当然了,这也跟一男一女都离安东尼奥与汉克森二人距离不远有关,所以只是几息的时间,女子已经跑到了安东尼奥跟前。
  那女子倒是想扑到安东尼奥身上去求救来着,可是却被汉克森给将她所有可以扑的角度给堵死了。毕竟这位可不是那省油的灯,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一个身份未知,敌我还未明的陌生女人,汉克森怎么可以让其靠近自己所要保护的对象?
  一股子怨毒之意浮现于女子的眼底,但是只是在眨眼之间,那丝怨毒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快得就像是它从未出现过一般,而那女子又恢复到了柔弱无依的表情状态。
  贝齿轻轻咬着下唇,女子眼波儿微微一转,无根本无依的表情再显柔弱了三分,一双含情美目就这么直勾勾地望着安东尼奥。那副模样简直让见者忍不住将自己的心,肺,一切都掏出来,捧到这位面前,以博她一笑。
  “洋鬼子,将那个女人是我婆娘,我跟我婆娘闹别扭跟你们没关系!你们少管闲事,给我走开,如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只是几步之差,那个男子也跟着追到了跟前,可能是因为看到对方这是两个人,而且还是两个个头不算小的洋鬼子,男子也有些顾忌,并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抢夺那女子,而是以语言威胁。
  只是,很可惜,这位表错情了。虽说安东尼奥会说多国语言没错,可是这个“多国”里却恰恰不含z文!所以这位到底说什么,安东尼奥他们根本就听不懂!既然听不懂,那自然就更不会出现照着做这种事了。而与之相反的是,这位的肢体语言还有脸上的表情倒是挺“生动到位”的,以至于汉克森直接将这位的威胁给视作了挑衅了。
  “他骗人,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女人楚楚可怜地哀求道,“请,请不要把我交给他!”
  “你们是谁,是什么关系都跟我无拳头,当然了,我更不会管你们的闲事……”安东尼奥冷淡的声音响起。
  “不,请不要这样!”一抹绝望浮上了女人的脸,那副有若天塌的表情带着一股子毁灭一般的凄美,开始不顾一切地朝安东尼奥扑去,就跟那溺水的人想去抓那根可以救命的浮木一般。
  “泥妹滴,你们两鬼子是死了心要给老子我架梁子是吧?!”男子的脸上闪过一股子阴霾,后一伸往他股间一摸……
  他这是要掏刀?还是掏枪?本能地,汉克森一跃而起,朝着男子冲了过去,手一挥,铁拳照着男子的脸颊就这么砸了下去。
  “泥妹滴,你们两鬼子是死了心要给老子我架梁子是吧?!”男子的脸上闪过一股子阴霾,后一伸往他股间一摸……
  他这是要掏刀?还是掏枪?本能地,汉克森一跃而起,朝着男子冲了过去,手一挥,铁拳照着男子的脸颊就这么砸了下去。
  他这是要掏刀?还是掏枪?本能地,汉克森一跃而起,朝着男子冲了过去,手一挥,铁拳照着男子的脸颊就这么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