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去珐琅山


小说:功夫神医在都市  作者:朽木可雕
王潇掏出手机,给赵局长打电话。当接到王潇的电话时,赵局长立即安排一个警员,专门给王潇这三部车子留出一条通道,让他们能早些离去。
有关系就是方便,王潇只是一个电话而已,就不需要慢慢的等待查车。行驶出市区后,大家便上了高速路。车子上了高速后跑得很快,加上悍马的速度很很不错,所以三部悍马跑起来,就好似飞的一样。
至于什么罚款扣分之类的规则,王潇一点都不在乎。因为华兴帮有的是钱,而且王潇有人,所以他不担心这些小事。王潇不知道珐琅山在什么位置,就算是林老也不知道。
虽然查了很多资料,但王潇还是没有查到有关于珐琅山的消息。就算是百事通的大百度上,居然也没有珐琅山的信息,而且连导航上也不显示,这可真是很糟糕的事情。
王潇只知道珐琅山在宁海省外东面五百里的位置,其他的便什么也不知道,而且这些信息都是林老提供的,还是当初那个女子告诉林老的。只希望这个消息是真的,要不然的话又要耽搁很多时间。
最糟糕的是,对于宿命蛊王潇一点都了解,没有丝毫的办法缓解宿命蛊的散发。他只是从师傅那里大致得知,中了宿命蛊的人不会那么快的死去,只会在沉睡中死去。
按照王潇的估计,自己应该最多只有五天的时间。一旦超过五天之后,林丹将会有生命危险,所以在这五天之内,王潇不但要找到珐琅山,而且还要找到那个人,让对方解除林丹体内的宿命蛊。
看着窗外的风景,王潇心情很沉重。虽然窗外的风景很美,但他却是一点观赏的心情都没有,满脑子想的都是林丹的事。
“潇哥,你也不要要太担心,凭着咱们华兴帮现在的实力,若是那个人胆敢不给林丹解蛊,咱们将整个珐琅山都夷为平地。”顾龙眼眸中露出杀意道。
或许他真的做得出来,若是那个人真的不给林丹解蛊,他肯定会将对方整个珐琅山都全部夷为平地。
“但愿吧。”王潇魂不守舍道。
他的手机响起,拿出手机看了看,只见是林蕾打过来的电话。王潇按动了接听键。“林蕾,你找我有事吗?”王潇问道。
电话中传来了林蕾有些沉重的声音。“王潇,听说林丹中蛊了,而且很严重,是吗?”
“是。”王潇回答道。看来这件事已经传出去了,居然连林蕾都知道。不过王潇也不担忧,传出去就传出去吧,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凭着华兴帮现在的能力,王潇有信心应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林蕾又问道:“你是不是要带林丹去治疗,据说那里很危险,甚至有生命危险?”
“是,我必须要去。”王潇神色凝重道。虽然他知道,对林蕾说出这些话会让林蕾很伤心,但王潇只能如实回答,,而且他非去不可。
林蕾沉默了,两人就这样拿着手机,相互间都没有说话。
大约十几秒钟后,只听到林蕾说道:“那你小心一些,注意安全。”
王潇能听得出来,林蕾的声音中带有生气的情绪。
“谢谢,我知道,你要注意身体。”王潇说道。
林蕾挂了电话,她没有对王潇说拜拜,便直接挂了电话。看得出来,她现在确实是很生气。
海瑞制药集团的一间办公室中,林蕾拿着手机神色忧愁,她咬了咬嘴唇,喃喃自语道:“王潇,真没想到,你为了林丹愿意付出生命的危险,若是为了我,你也会这样做吗?”
林丹中蛊的消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传得沸沸扬扬。原本有很多合作商以及代理商们,得知这件事后都很惊慌,担心林丹一旦出事后,会对他们的生意有影响。
不少人都打算撤股,但是在林老的主持下,那些集团中重要的大人物们,才逐渐的安定下来。
王潇神色有些担忧,林蕾怎么会这么快知道这件事,难道有人故意泄露出去。只是不知道泄露消息的这个人到底是谁,不过想了想,王潇便打算不去考虑这件事。
因为目前而言,林丹的生命比什么都重要,只要林丹没事,就算整个海瑞制药集团都倒闭了也没事,王潇也能照样将其经营起来。但若是林丹出了事,就算是海瑞制药集团赚到再多的钱,王潇也不会开心。
“哼。”
小春有些不满的看着王潇说道:“王潇,你不是很喜欢林丹吗,林丹现在在昏迷不醒中,你居然与其他的女孩子聊天,一点良心都没有,难道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吗?”
她原本对王潇没好感,听到王潇与一个女孩子通话后,小春更是有些恼怒。
“小春,你不是林丹的保镖吗,为什么看着她喝下那杯茶也不说话,你真是愚蠢啊。”王潇也是不满道。
“你说什么,你居然说我愚蠢。”小春的身上涌动出强大的真气,王潇的那句话实在是太伤人了,居然说自己愚蠢,这是小春无法忍受的。
对于小春的愤怒,以及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真气,王潇则是不屑一顾道:“难道你不愚蠢吗,就算是智商很低的人也知道,苗女最擅长使用蛊,你却不知道。而且林丹还是在你的眼皮下出事,难道你没有责任吗?”王潇问道。
小春哑口无言,王潇说的确实是有道理。事实上,就算是王潇不说出这些话来,她也早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呜…”
只听到轻微的哭泣声响起,王潇回头看去,只见小春居然流泪了,这丫头居然哭了。王潇有些错愕,小春怎么会哭呢。在王潇的心中,小春就是一个男人婆,这种女人若是也会哭泣,那除非是太阳从西边出来。
原来再坚强的女孩子,她们内心也有软弱的一面。
“对不起,我刚才的话有些重了。”王潇道歉道。
毕竟小春只是一个女孩子而已,所以王潇不能与她计较,不能对她说重话。
“你说的不错,我确实是很愚蠢。若是林丹出了事,我就与她一起死,这样你总该满意了吧。”小春流着泪说道。其实她原本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子,不是那种很容易的哭的人。
只是因为见到林丹此时的情形,以及想到自己的失误,所以小春才忍不住的哭泣。
王潇并没有说话,他知道这个时候越是安慰小春,她内心就越是难受。既然如此,就让小春独自一个人慢慢的伤心吧。
顾龙只是做好他自己本职工作,开着车子快速的朝着前方行驶而去,对于王潇与小春之间的话,他则是当着没有听到。
与此同时,李家的大院中,李佳欣怒气冲冲的朝着李散走去。“二叔,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看着二叔,李佳欣很生气的问道。
李散转过身,当见到李佳欣很生气的看着自己后,他只是微微一笑道:“佳欣啊,原来是你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看把你气得这样?”
李佳欣问道:“二叔,你为什么要将林丹中蛊的消息散布出去,你知不知道这样做,对海瑞制药集团的影响有多大。”
“我知道啊,当然知道。”李散笑眯眯的说道。
李佳欣说道:“既然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李散无所谓道:“正是因为对海瑞制药集团的损失很大,所以我才要散布出去嘛。”
当知道林丹中蛊后,李散便想着如何将这件事给散布出去。凭着林丹在海瑞制药集团的地位,相信这件事一旦散布出去后,将会有无数人会动摇。
反正李家与林家的生意竞争很大,所以他使用这种手段,也丝毫不感觉到卑鄙无耻。
“二叔,你真是太过分了。”李佳欣跺跺脚道。
“佳欣,难道你忘记了,咱们李家与林家原本就是竞争的对手吗,难道你忘记了,你现在已经不是海瑞制药集团的股东了吗?”李散神色严肃道。
“虽然我现在不是海瑞制药集团的股东,但我与林丹这么多年的友情是不会变的。我与她以前虽然因为生意上的事情闹僵,但那是公事。”李佳欣说道。
“佳欣啊,你真的是太幼稚了,就算是你真这么想,但人家也不一定会这么想啊。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不是什么友情,而是金钱,友情值得几个钱啊。”李散苦口婆心的说道。
他很清楚自己这个侄女的性格,虽然李佳欣平时看上去有些高傲,而且唯利是图的样子。但是对于身边的好友们,李佳欣还是很重情义的。
否则的话,当初李佳欣早就趁着海瑞制药集团最艰难的时候撤股,而不是等海瑞制药集团发展起来之后再撤股。至于李佳欣当初想要得到王潇药方,那都是家族给逼的。
王潇等人快速的朝着宁海省外行驶而去,不知不觉中天色黑暗下来,行驶了一天的时间,至少跑了上千里的路程。由于大家有些饿,所以众人纷纷来到一个服务区后,便随意吃了些东西,购买了一些生活用品以及干粮后,大家又继续行驶。
服务区的饭菜很差,而且他玛德超级黑啊。外面十元钱一份的快餐,在这里居然要五十多,暴涨了五倍的价格。这些都还不算,最重要的是超级难吃。
事实上,与这种服务员一样的地方有很多,而且有些地方更黑。孙大富吃得骂骂咧咧,若不是被王潇给拦截住,这孙子估计会将对方的餐厅给砸了。
给车子加满油后,王潇等人继续行驶而去。当行驶出青城市的地盘后,天色又逐渐大亮起来。只见遥远的天际间,一轮火红的太阳缓缓的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