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打听路线


小说:功夫神医在都市  作者:朽木可雕
孙大富瞄了这个女子一眼,似乎在警告对方,千万不要将自己说出来。只是对于孙大富的警告,这个女子则是假装没有看到。
“门主,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在这个女子的讲诉下,王潇得知孙大富与顾龙两人在车上发生的事情。这两个废物愚蠢的东西,真是不知死活,在如此危险的峡谷山路上,居然也能闹出这种悲剧来。
“孙大富,你们两人若是不想活了就继续接着打吧。”王潇冷冷留下这句话,然后转身而去。
孙大富心智暗喜,原本以为肯定会被王潇严厉的处罚,但他也没有想到,王潇只是随意说了几句后便离去。对于孙大富这种脸皮厚的人来说,任何话对他都没有效果。
回到车上后,顾龙开着车子,继续朝着山谷上方的道路行驶而去。由于弟弟差一点闹出悲剧,所以顾龙有些没颜面,好在王潇并没有责怪他。
随着车子的行驶,越下一座高大的山村后,只见下山有一户村落。这户村落大约有十几户人家,零零星星的房屋建造得不规律,一点都不集中。
几缕烟雾缭绕,似乎有几户人家在生火做饭。这个村落很偏僻,很落后,建立在一座大山的山脚下,这里水路不通,道路不方便,真不知道这些村民的先祖们,当初为什么将房子建造在这里。
从山上俯视看下去,下面村落最好的房屋也只是一栋不大不小的瓦房而已,余下的全部都是茅屋。看到这个村落时,给王潇的第一感觉就是穷,十分的穷。
事实上,离开宁海省之后,他们见到过的村落都很穷。因为离开宁海省后,王潇等人进入的是西南部的山区,这里由于群峰连绵起伏,到处都是高大的山脉,导致交通不方便,所以无法开发。
总算是见到了一个村落,虽然很穷,但至少能找个人问路。
“潇哥,下面有村落,不如我们将车子开过去问问吧。”顾龙说道。
“好。”王潇点点头道。
众人开着车子缓慢的行驶着,因为山路不好走,所以大家都比较小心一些。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便来到村落口。原本规模不大的村落,因为王潇等人的到来后,立即变得热闹起来。
只见无数小孩纷纷的跑出来,好奇的围观着王潇的这三部车子。或许是因为他们在深山中长大,没有见到过车子的缘故吧,所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些孩童们穿的很脏,看上去都很邋遢。一些原本只有五六岁的孩子,居然穿着十几岁孩子的衣衫。还有一些小孩,居然穿着大人的衣衫。
这些小孩们不但很脏,而且个个都面黄肌瘦,似乎营养不良。王潇没有见到大人,只是见到几个老人而已。或许这些小孩们的父母已经外出,去大城市中务工。
当王潇等人走下车后,这些孩子们有些害怕的后退,似乎很害怕眼前的这群不速之客。
王潇拿出零食,将零食发给这些小家伙们。小家伙们刚开始原本不敢要,可当有人带头后,余下的小家伙们争先恐后的跑过来,将王潇手中的零食全部抢走。
“嘎吱!”
一道开门的声音响起后,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杵着拐杖慢慢的走出茅屋中。见到王潇一行人站在村口,这个老者短暂的惊讶了一瞬间后,便将那些孩子们全部叫过来。
由于这个老者的大叫,所以将村上其他的老者们全部惊动出来,当十几个老人家见到王潇这些人后,他们神色有慌乱。很显然,这些人将王潇等人当成坏人,以为他们是抢孩子的。
走出来的众人中,居然全部都是老者,连一个年轻人都没有。最大的孩子,应该也只有十二三岁而已。看来这个村上只要是有点劳动力的,全部都出去务工。
整个村落中,只留下那些老人与孩子。
“我们不是坏人,不要害怕,我虽然杀人无数,但不会杀老人与小孩。”见到这些老者们个个都很害怕后,孙大富大大咧咧的说道。
听到孙大富的话后,这些老者们更加害怕。
王潇不悦的看了孙大富一眼,这家伙是猪吗,不会说话就闭嘴。
孙大富有些纳闷,因为他感觉到自己没有说错话啊,帮主为什么会不悦的看着自己。
王潇微笑的朝着一个年龄最大的老者走去,走到此人身前后,王潇很客气的说道:“你们不要害怕,我们是过路的,我想请问你老人家,珐琅山怎么走。”对这个老者说话时,王潇尽量语气缓和一些,露出最善意的笑容。
或许王潇本来就不是什么善类的缘故吧,所以尽管他露出善意的笑容,但在这个老者看来,他的笑容一点都不友善。
“你们要去珐琅山做什么?”这个老者好奇的问道。
从对方的眼神中,王潇看到此人有些忌惮恐惧的神色,他似乎知道珐琅山,或许曾经还去过,否则的话,当王潇询问对方珐琅山如何走时,这个老者也不会如此的恐惧。
心中一喜,王潇很礼貌的说道:“我一个朋友生病了,听说珐琅山上有一位神医能治百病,所以我想要去珐琅山找这个神医。”
众多老者们听到王潇原来是去珐琅山求医后,他们终于放心下来。只要王潇这些人不是坏人,他们就不关心王潇这些人做什么,以及是什么身份。
“我不知道,不知道。”这个老者慌慌张张的摇头,转身朝着房间中走去。
由于这个老者不擅长说假话的缘故,所以王潇看得出来,其实对方知道珐琅山在哪里,只是由于某种原因,所以他不敢说出来而已,或者是不愿意说。
好不容易找个知情人士,王潇怎么会轻易的放过对方。这可是王潇唯一的线索,也是他唯一的希望,事关林丹的生死,所以王潇不得不拦截住对方。
拦截住这个老者后,王潇神色严肃道:“老人家,我知道你肯定清楚去珐琅山的路,还请你告诉我好吗?”
“我真的不知道,你不要为难我老人家,还请你走开。”这个老者有些害怕王潇,所以说话都有些结舌。
“嗨!”
孙大富站在一边大喝一声后,他骂骂咧咧的说道:“你们全部都给我听着,我老大问话你们要如实的回答,若是胆敢隐瞒或者不说,老子我烧杀抢掠无所不为。”
随着孙大富的一声大喝,以及他那些话说出来后,这些老者们以及所有的小孩都被吓坏了。孙大富就是喜欢装逼,尤其是在弱者们的面前装逼。
虽然王潇有些反感孙大富的行为,但他并没有责怪孙大富。
“顾龙,拿钱来。”王潇转身看着顾龙说道。
“是。”
王潇进入车子中,将一个小皮包提过来。这个小皮包中有几十万元现金,他们这次一共带了两千万的现金。走到王潇的身边后,顾龙便将皮包给王潇。
王潇接过皮包,从里面掏出大约几千元。“老人家,只要你告诉我珐琅山怎么走,这些钱就是你的。”
看到王潇手中这么多钱后,这个老者有些心动。余下的那些老总们,也是个个都很心动。
孙大富高亢的声音响起道:“都给我听好了,只要你们说出去珐琅山的路,这些钱就是你们的,先说者得钱,后说者没命。”
那些老者们个个都是摇头晃脑,似乎不知道珐琅山怎么走,或许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王潇见到这个老者只是有些心动,但是并没有说出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后,他又掏出几千元。
还是没反应,王潇继续掏出几千元。这么多钱问路,除非是大富豪,否则的话一般普通人肯定会心动。
个果然,当王潇掏出这么多钱后,这个老者心动道:“既然你想知道去珐琅山的路,就请跟我进屋吧,在这里说话不方便。”
跟着对方进入茅屋后,只见这个房间很小,而且很潮湿,家徒四壁,整个房间中除了一张木床之外,便很只有几个凳子。当见到进入这个房间后,王潇感觉到超级穷。
“年轻人,不是我不告诉你们,也不是我想要你们的钱,而是珐琅山不能去,那里真的不能去。”这个老者有些惊慌的说道。
“你只需要告诉我珐琅山怎么走即可,其他的不用你担心。”王潇面无表情的说道。老家伙若不是看在金钱的份上,他会告诉自己吗,有钱能使鬼推磨,看来这句话是真的。
“珐琅山离这里大约一百里,那里几乎是与世隔绝,而且由于那里十分封闭,所以山中生满了毒虫蛇蚁。”老者说道。
王潇有些喜悦,对方果然真的珐琅山怎么走。
在这个老者的讲诉下,王潇得知他年轻时,因为做生意的缘故,所以跟着一些好友们去过珐琅山上。只是有一次,他们同行中的一个好友,不小心得罪了珐琅山一个女子。
结果那个女子吹着口哨,便出现了无数毒蛇,将他们那一行人活活的全部咬死。这个老者运气好,滚下山崖捡了一条命。若是他当时没有滚下山崖,估计也会死。
自从那件事后,这个老者再也不敢去珐琅山上做生意,而且连远门都不敢出。好在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初那个恶毒的女子可能已经老死了,所以这个老者才稍微的放心一些。
整个珐琅山区域,就算是当地的政府都无法约束他们。因为他们那些人不服从政府的约束,他们只服从的宗族的族长或者长老的约束。
不过由于整个珐琅山区域很封闭,到处都是群峰与森林,而且毒蛇遍地,所以当地的政府们也懒得去。久而久之,那里就成为了无主之地。
原本珐琅山下以前有过村落,但被珐琅山的苗女们用蛊全部逼走,导致房间靠近珐琅山几十公里之内都没有人居住,不过这些都是百年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