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没有灯火


小说:功夫神医在都市  作者:朽木可雕
这个老者的脸色大变,当听到宿命蛊三个字后,他就好似见到鬼魂一样,身体都颤抖了一下,然后便打算离去。不过王潇当然不会轻易的放走他,所以拦截住这个老者。
“年轻人,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宿命蛊是什么,还请你让开。”这个老者神色凝重道。此时的他,说话时再也没有之前那种轻松的神色,以及笑眯眯的表情。
“你若是不告诉我宿命蛊是什么,我就不会让你离开。”拦截住此人,王潇不依不饶道。反正已经向此人打听了,所以王潇也不想换人打听。
“年轻人,我真的不知道,不过你若是再给十包这种好烟,我就告诉你一个去处。”老者说道。
大爷的,这个老人家伙还真是心黑啊。一条这种香烟,得要好几千啊。不过王潇只好割爱了,反正他不缺这一点钱。“好吧,只要你告诉我这个去处,我就给你香烟。”
听到王潇答应自己的要求后,这个老者立即笑眯眯的,显得很开心。
看到对方这面目可憎的笑容后,王潇敢肯定,这个老家伙肯定是想要东西,所以为难自己。
王潇去楼上拿出一条好烟给这个老者,老者笑眯眯的抚摸着,好似当成宝贝一样。“嘿嘿,居住在这种地方,烟酒真是稀罕货啊,尤其是这么好的香烟,应该要很多钱吧,我老人家还没有见到过这种好烟呢。”
一边抚摸着香烟,老家伙一边笑眯眯的自言自语。
“东西给你了,说吧。”王潇直接询问。
收起手中的香烟后,这个老者说道:“在我们这个小镇上,有一个老婆子是蛊师,她专门用蛊给人治病,这个小镇上以及其他村庄的人只要生病,都会带着礼物或者钱找她治病。”
在这个老者的讲诉下,王潇得知,原来这里的人也会中蛊。并不是整个珐琅山所有人都会下蛊,会下蛊者也很稀少,而且有些蛊婆很神秘,没有人知道她是蛊婆。
有些苗寨的人若是不小心得罪了哪个神秘的蛊婆,便会被下蛊。不过整个珐琅山上有一个不成方圆的规矩,那就是对自己的同胞们下蛊,绝对不能出人命,只能给对方一点教训而已。
一旦出了人命,被查出来后,无论是什么原因,下蛊者都会遭受到整个珐琅山同胞们的讨伐。所以当地一些中蛊者,要么躺在床铺痛上十天半月,或者就找其她的蛊婆治疗。
听完这个老者的讲诉后,王潇感觉到这里真乱。没有政府的约束,地方确实是很乱,一点都不安定,而且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也没有人权的保障。
不过这些王潇都不关心,他只关心林丹的安全。“请问那个蛊婆在哪里?”王潇神色凝重的询问道。他打算明天天亮后,便直接去寻找那个蛊婆。
只要对方能治疗好林丹,不管对方要多少钱都行,王潇不缺钱。若是带来的现金不够,他可以继续取钱。
听到王潇的询问后,这个老者伸出三根手指,做出数钱的动作。
王潇的脸色有些难看,玛德,见过很黑的,但是没有见过这么黑的。若不是因为对方很老,王潇真想狠狠的一脚踢过去,居然胆敢要大爷的钱。
王潇掏出一千元给这个老者,免得给的少了,这老家伙不开心。
老人家数了一下钱,然后笑眯眯的说道:“年轻人,看在你给小费很多的面上,我明天早上亲自带着你们去找那个蛊婆。”
“谢谢。”王潇微微一笑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看来带着钱还是有用处的。对方愿意为自己带路,这正是王潇求之不得。因为若是靠问路的话,肯定会耽搁很多时间。王潇不想耽搁时间,所以花费一些小钱也无所谓。
“实话告诉你吧,那个蛊婆与我有些交情。若是一般人去,得要排队几个小时,甚至排队一天,也不一定看病。但只要我带着你们去,由我出面的话,你们不需要排队。”这老者得意洋洋道。
虽然不敢肯定,对方是否在吹牛,不过若这老者真有这本事,就算是多花费一些钱,王潇会觉得无所谓。
顾虎与奎邵宇两人提着大包小包回来,他们两人购买了很多菜,不但有几条鱼,而且还有两只鸡。
“帮主,累死咱们了,为了购买到这些东西,我们几乎是跑遍了整个十里八村的地方。”奎邵宇气喘吁吁道。
王潇有些汗颜,这两个吃货,为了一点好吃的东西,居然跑去那么远的地方,而且还花费了那么多时间。不过由于大家一直吃干粮,所以都想要买一些好吃的。
众人都不会做饭,王潇虽然会做饭,但他没有心情做。所以便交给这个老者,老头子可乐坏了,直接找王潇要一千元钱的费用。王潇有些不爽,大爷的,只是做一顿饭而已,居然就要一千元,真他玛德的黑啊。
不过在这个老者的算账下,王潇表示真的服了,他还没有见过这么会算账的人。用老家伙的话说,房间是他的。王潇等人虽然租用了房间一个晚上,但只有居住权,没有使用权。
火灶是他的,瓶瓶罐罐以及锅也是他的,水是他的,反正除了菜之外,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所以他的这个收费,其实是合情合理的。
王潇表示投降,掏出一千元给扔给了对方后,王潇便看着顾虎与奎邵宇说道:“你们两人留在这里,一定要好好的帮助这个老人家,为他分担一些事物。”
两人神色凝重的点点头,其实他们知道王潇想要说什么。这里是珐琅山,说不定这个老者也会下蛊,若是对方见财起心,用蛊将自己等人全部毒死,岂不是死的冤枉。
所以当王潇命令两人帮助这个老者时,两人便知道王潇的用意。
这个老者有些不悦了,说什么若是两人留下来帮助他,肯定要分他的工钱。他的工钱原本就没有多少,若是被两人分走了一些,还怎么生活啊。
王潇告诉老头子,顾虎两人是免费的小工,不要他的工钱。
老头一听就乐了,帮自己做事居然不要钱,这天下还有这么好的事情。
王潇转身离去之际,他对顾虎使了一个眼神,顾虎神色凝重的点头。他平时虽然有些大意,而且喜欢与孙大富打闹斗嘴,但对于一些重要的大事,其实顾虎还是很细心。
王潇上楼后,便进入小春的房间中,他原本想要陪着林丹。因为只有看着林丹,王潇才能放心。但小春将王潇给赶出来,因为王潇是男生,一个大男人在几个女孩子的房间中不方便。
至于余下的那两个女高手,由于是王潇麾下成员,所以她们不敢说话,担心得罪王潇。这个年代,就算是得罪了自己的老祖宗,也不能得罪领导啊,要不然会死的快。
等了大约有两个小时后,顾虎跑上来叫吃饭、孙大富这孙子一听到有吃的,于是立即屁颠屁颠的跑下去,就好似饿死鬼一样。来到大厅后,只见一张圆形的大桌子上,摆满大大小小的盘子,虽然这些菜不是很好,但比大家吃干粮好。小春与那两个女高手没有下来,她们要寸步不离的保护林丹。
“哇,真好吃,我都流口水了。”孙大富拿起筷子就要动手,不过王潇不悦的瞪着他,所以孙大富只好放下筷子,这家伙很抱怨,王潇虐待自己啊,连吃个饭也被王潇用眼睛的瞪着。
将那个老头子叫走后,王潇便掏出银针,然后仔细的检查的这些食物。
“帮主,你怎么这么胆小,一个老头而已,就算是给他十个胆子,他也没有那个胆下毒。”见到王潇的举动后,孙大富有些不满道。
顾虎也说道:“帮主你放心吧,我和奎邵宇一直都监视着那个老者,他确实是没有下毒。”
“还是小心一些好。”王潇仔仔细细的检查了饭菜,确定没有下毒后,他将将这些饭菜打出一部分来,然后让孙大富给小春三人送上去。
孙大富抬着饭菜的同时,嘴中还含着一个大鸡腿,似乎担心被吃完了。众人见孙大富这副贪吃的样子后,大家都忍不住的笑出声来。只是对于大家的嘲笑,孙大富则是懒得理会。
因为用孙大富的话来说,只要能吃饱,只要能填饱肚子,就算是被嘲笑几句也无所谓。这些饭菜虽然不是很丰盛,但是很好吃。那个老者的手艺很不错,就算是去一般的大酒店中,也能做厨师。
连续吃了两天的干粮,所以当大家吃到这些新鲜的食物时,众人都是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一点都不顾及形象。若是有人见到王潇等人此时的举动,肯定会嘲笑他们,堂堂华兴帮帮主,居然好似饿鬼一样。
孙大富回来时,见到众人已经开始吃饭,他有些不高兴的抱怨的几句后,便加入了抢食的队伍中。一大桌饭菜,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便被王潇这些人全部搞定。
大家都是打着饱嗝,伸着懒腰,以及抚摸着肚子。看得出来,这一顿饭大家都吃的很饱。
“真舒坦啊,吃饱了好好的休息,这种感觉肯定很舒坦,可惜没有美女,若是有个美女抱着睡,那就更好了。”孙大富一边打着饱嗝,一边喃喃自语道。
那个老头来收拾碗筷,见到满桌子的食物都被王潇这些人全部吃光后,他显得有些惊讶。真是猪啊,他还没有见到过这么能吃的人。不过虽然有些佩服王潇这些人的食量,但这个老者并没有说什么。
天色已经黑暗下来,街道上的行人零零星星,偶尔只能见到三两个过路的人。这里没有灯火,也没有电,到天黑之后,家家户户都是使用煤油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