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找蛊师


小说:功夫神医在都市  作者:朽木可雕
“小春,我有一个想法,那样做对林丹会更安全一些。”转身看着小春,王潇神色严肃道。
“什么想法?”小春好奇的问道。
只要是关系到林丹安危,小春都不敢大意,都会配合王潇的指挥。
“那个黑衣人直接能找到这里,看来她事先监视了咱们,只是咱们不知道而已,不如我们将林丹的房间给换了如何?”王潇说道。
“好。”小春很随意道。这件事关系林丹的安全,所以她也不敢大意。
给林丹换了房间后,王潇一直都没有入睡,只是盘膝端坐在床铺上,精神力一监视着四周。只要有一丝风吹草动,王潇都会及时发现。由于林丹之前差一点出事,所以所有成员都不敢大意。
王潇相信,那个黑衣人应该不会来了。天色逐渐明亮起来,王潇等人纷纷起床,休息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大家精神都很不错。吃了早餐后,留下几个人在房间中看东西,其他的人则是跟着王潇去找那个蛊婆。
旅馆的老板要求王潇等人继续付钱,因为王潇这些人还不搬走,似乎还要在他的房间中休息,所以得要重新给钱。对于此人的要求,王潇感觉到有些不合情理。
因为按照大城市中旅馆的约定,退房是在中午十二点后。无论何时入住,在第二天中午十二点之前退房,但这老头大清早就要重新收钱,真过分。
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王潇直接给对方一千元钱。反正这一点钱王潇不在乎,而且他现在有事求对方,要让这人带自己找蛊婆,所以不能得罪对方。
当收到王潇的钱后,这死老头笑眯眯的,就好似打了兴奋剂一样,拍打着胸膛保证,一切都包在他的身上。找到这么爱财的老家伙,还真是王潇的不幸啊。
孙大富骂骂咧咧的的捏着拳头,拉着那个老头子就要痛揍。好在王潇阻止了,若是王潇不阻止的话,估计这家伙真的会狠狠的痛揍这个老者。
用孙大富的话来说,什么尊老爱幼,这些都是屁话。似这种倚老卖老的老家伙,就应该要狠狠的痛揍一顿,最好是打得他跪地求饶。
由于今天不是赶集,所以街道上的行人不很多。老头子带着王潇一行人,快速的朝着街头走去。老家伙一路上哼哼唱唱的,似乎显得很开心。
一些人见到老头子带着王潇这些人后,都用好奇的眼神看着老者。对于那些人的眼神,老家伙显得很自豪,似乎能与王潇这种人行走在一起,确实是值得很骄傲。
“房老头,你是不是又欺骗了这些外来客很多钱,你能不能有良心一点,不要来个外客,你就将人家拼命的整,弄坏了咱们这里的名声。”一个男子看着老头说道。
这个男子口中所说的房老头,就是为王潇等人带路的此人。
房老头很不悦道:“你这个小娃娃知道什么,他们居住在我那里,吃着我的,住着我的,也是用着我的,难道我就不应该收一点费用吗?”对于那个男子的话,房老头很不悦道。
王潇心中暗想着,还他玛德收一点费用,都收成天价了,老人家居然还说只是收一点点。众人跟着房老头不急不慢的朝着前方走去,小春与另外两个女高手则是照顾着林丹。
一路上王潇内心有些忐忑不安,也不知道那个蛊婆的医术怎么样,能否解开宿命蛊。虽然王潇对于蛊毒这些领域不是很了解,但他也知道,蛊婆也有等级之分。
不同的等级,施展出来的蛊也就不同。只希望那个蛊婆的蛊术很厉害,能解开林丹体内的蛊,否则继续耽搁时间,林丹的情况只会很危险。
经过一些小巷,这些小巷的道路不是很宽,很狭窄。有些地方甚至只能容纳下两人行走。这里很偏僻,王潇有些不解,按理说,那个蛊婆应该将药店设立在街道上。
因为这里偏僻的地方,一般人很难找到。若是将药店设立在街道上,不但能方便大家,而且对那个蛊婆的生意也有好处。
房老头似乎看了王潇的心思,于是说道:“这个蛊婆在咱们这里很有名气,整个十里八村无数人,没有哪个不知道她居住这里,所以虽然她居住的位置很偏僻,但大家依然能寻找她的住所。”
“原来如此。”王潇点点头道。这就好比一些偏僻地方的郎中,只要那个郎中的医术好,一传十十传百,要不了多久的时间,方圆十里之内的人,都将会知道对方居住的地方。
蛊婆在这里的名声很高,就算她居住的地方如何的偏僻,那些前来找她看病的人,也能找到她居住的地方。
“切,这是什么鬼地方,真他玛德垃圾,要是我孙大富,早就搬迁了。”行走在阴暗狭小的小巷中,孙大富有些不满道。或许在孙大富看来,他这种身份高贵的人,怎么会行走在这种地方。
王潇有些不悦的看了看孙大富一眼,这家伙真是找死啊,不愿意行走在这种地方,他完全可以滚蛋啊,没有人人逼着他来。入乡随俗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若是那个蛊婆听到这些话,肯定会有些不悦。
房老头说道:“那个蛊婆的性格有些怪异,你们若是见到了她,可千万不要乱说话,若是得罪了她,就算是我也无法帮助你们。”
王潇神色严肃的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很多有一技之长的人,性格往往都是有些怪异,何况那个蛊婆饲养的蛊,每天都会无数毒虫打交道,心理难免会有些扭曲。
所以对于这种老太婆,在没有必要得罪的情况下,还是尽量的不要得罪对方。见到王潇很谦虚,没有孙大富那么自大后,房老头也是有些放心。
他还真是有些担忧,王潇与孙大富性格一样。穿过无数小巷后,房老头指着前方说道:“前方十米拐弯后,便是蛊婆居住的地方,大家都注意一点,说话时千万不能大声。
穿越了无数小巷,终于要到蛊婆居住的地方。王潇有些期待,他还真是很想看看,那个蛊婆到底长着什么样子。走出十米后,只见眼前一阵明亮,出现一个不大不小的空地。
空地的前方,则是排着上百人。这些人个个神色痛苦,或者脸色十分难看。看得出来,这些人应该是身体不舒服,所以前来求医。蛊能救人,但是也能杀人。
这要取决于施展蛊之人的性格,看对方的心性如何。见到有那么多人排队后,王潇不由得有些惊讶,人真多啊。平时在医院中见到有这么多人排队,王潇也只是有些感叹而已。
虽然有那么多排队,但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今天轮到王潇后,他见到了有这么多人排队时,内心中确实有些不安。若是排着队,等轮到自己时,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最重要的是,林丹现在的情况不能继续拖延,她的脉动越来越弱。甚至连正常人最低的标准的也无法达到,王潇还真是有些担心,若是继续如此发展下去,林丹将会有生命危险。
房老头看出王潇的担忧,于是得意洋洋道:“不是我吹牛,只要我通个话,你们根本不需要排队,马上就会轮到你们。”
“房老,只要你真的能做到,我再多给你一千元钱。若是那个蛊婆能治疗好林丹,我给你十万奖励,若是对方无法治疗好林丹,但能缓解林丹情况,我给你一万元的奖励。”王潇说道。
随着王潇说出这些话,只见房老头激动得身体有些颤抖,麻雀般的眼神滴溜溜的转动着,似乎在幻想着,当自己拿到这么多钱时的情节。
“好,你们给我等着,我现在就进去。”房老头笑眯眯的转身,然后快速的朝着前面的瓦房中跑去。这里是蛊婆居住的地方,三间大瓦房,虽然不是破旧,但也不豪华。
或许因为这里道路堵塞的缘故吧,所以就算是一些比较有钱的人,也无法建立高楼大厦。须知,很多道路通畅的地方,一些有点小存款的人,早就建立高楼。
见到房老头笑眯眯跑进房间中的样子,孙大富有些不悦道:“帮主,你可不要被这老头给忽悠了,我一看他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或许他是在欺骗咱们的。”
“是不是欺骗,等一下便知道。”王潇面无表情的说道。
原本不是很宽大的院子中,只因为又来了十几个人,所以显得有些拥挤。王潇有些焦急的等待着,房老头都进去几分钟的时间,居然还没有出来。
也不知道房老头是有事,还是因为他无法搞定蛊婆,所以没有颜面出来。
只见新来的十几个人中,有一个穿着少数民族衣衫的中年男子,被三个大汉给抬进来。此人全身上下都是鲜血淋漓发样子,似乎受到了很重的伤势。
“蛊婆,我大哥从山崖上坠下,全身多处骨折,还请你老人家高抬贵手,先救治我大哥吧。”扶着全身鲜血淋漓的一个男子,看着瓦房中大叫一声道。
那个周身鲜血淋漓的男子,不断的发出痛苦的声音。看得出来,此人正忍受着击极大的痛苦。
瓦房中,传来一道老婆子的声音。“就算是死了也要排队等着,不想排队就滚。”这道声音很无情,没有丝毫的情绪,似乎人命在她的心中,则就好似草木一样。
“啊啊….”
那个全身鲜血淋漓男子,由于忍受不住身上的痛苦,所以不断的惨叫着。看得出来,此人现在十分的痛苦。四周的众人,也是纷纷同情的看着此人。
此人的弟弟不断的求情,求着大家让他插队,先让他的哥哥治疗。只是对于此人的求情,大家则是无动于衷。有不少人都说,他们已经排队一天,不想轻易的让出位置。
王潇注意观看四周,只见正在排队的很多人中,都是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甚至还有几个身上衣衫破旧的孩子,似乎随时都有生命危险。